浙商:中印边贸的探路人

http://www.zjsr.com  2006年08月15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乃堆拉,藏语的意思“风雪最大的地方”。

  这是今年一个很热门的地方——关闭了44年的中印贸易通道再次打开,加上青藏线的开通,那里成了一个充满想象的神秘之地。作为我们此次“青藏线浙商寻踪”的最后一站,我们一行——本报、浙江经视和安信伟光木材有限公司共10人,也是充满期待和憧憬地踏上了寻踪之旅。

  如果站在云端往下看,我们此次的行程就像一条细细的、坚韧的曲线,历经西宁、德令哈、格尔木、安多、那曲、拉萨、日喀则——这些都是地图上小小的圆点,最终进入今年7月6日重新开通的中印边贸通道乃堆拉山口所在地——亚东县。

  关闭了44年的通道,并不是想象中冰冷荒芜的小地方。这里更像江西、浙江一带植被丰润的丘陵,雪水从海拔4000多米处顺势而下,到亚东县上已经汇成一条宽阔的溪流。当地人的房子就依水而建,打开窗户,满眼是水,水的尽头是山。

  68岁的浙商朱大梅就住在溪流边,跟他64岁的妻子一起。他们是刚刚从西藏林芝搬到亚东的,租了一个用绿色、蓝色、黄色油漆粉刷过的精致木头房子,每月租金1500元,共有7个房间,还有宽敞的院子,漂亮的植物。朱大梅打算让儿子媳妇也从杭州过来,一起做生意。

  但在这里做生意可不容易。这在记者坐上汽车,顺着山路绕过第一个弯时就明白了。从亚东县到边贸市场,山路14公里,不知道有多少180度的山路弯弯,有多少汽车陷在里面就拉不出来的大坑,有多少车屁股一甩就甩到悬崖外的险况。

  而到了边贸市场,我们一直等到中午11点30分,总共28间店铺只有3间开门。下午1点多,两个印度商人过境,其中穿红衣服的UTTAM KUMARGURUNG告诉记者:他们拿到允许过境贸易的证件要费许多周折,且现在他们能够从中国进口的商品还很少。从7月6日市场开张至今,真正到中国的印度人不多,所以边贸市场并不怎么活跃。

  但是,就像等边境市场开放等了8年的浙江人鲍启秀说的:我们还有希望!

  我们还有希望!尽管鲍启秀在边贸城的两个铺子几乎闲置在那边,他还是认为,开放是必然的。路会修好的,边贸市场会扩建,人会越来越多,货品会越来越丰富,生意会越来越红火……只要坚持,就有希望。

  我们还有希望!这种声音在此次我们的“青藏线浙商寻踪”的行程中依稀听到过。

  也许是建筑老板金崇海,他20年前到拉萨,当时只是个孑然一身的木匠,在冰冷的、拉萨的冬天,他可能说过。

  也许是商贸城负责人冯钶,20多岁的小伙子在不长一棵树的那曲打理家族事业,当时跟女朋友相隔几千里,孤零零站在高原上,他可能说过。

  也许是开照相馆的小程,一个人在不到一万人口的安多经营照相店,守着清冷的生意,在寂静的晚上,他可能说过。

  也许是做纯碱的董利刚,以他居住的德令哈为中心,不管到哪个像样的县城都要几百公里,从绍兴水乡初到“孤岛”一般的德令哈,他可能说过。

  ……

  青藏线上,一路都是希望,曾经的希望,未来的希望……我们的浙江老乡用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坚韧,一颗一颗串着希望,串起来就成了财富神话。

  如今,我们经历了十六天的奔波,回到了我们熟悉的家,整理着一段段的采访资料,翻看着一张张的照片。想起高原上的浙江老乡,我们在心里默默地祝福:愿你们在他乡过得更好!

  青藏铁路开通、中印边境乃堆拉山口重新开放,电视、广播、报纸、网络轰炸式的密集报道,让埋藏于山谷中、仅2000多人口的西藏亚东县突然光彩四射。乃堆拉山口,曾经是丝绸之路南线的主要通道,也曾经是中印之间主要的陆路贸易通道。今年是这条通道自1962年关闭以来首次开放,不断有人不远千里、历尽曲折赶来,欲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这种场合,怎么少得了浙江人呢?

  记者到达仁青岗边贸市场当天上午,就碰到了近20名来这里考察的浙江商人。而之前,只有28个店面的仁青岗边贸市场,已经有10多位浙商在这里做起了生意。

  在边贸市场,肯定能看到这三种人:在当地做生意的浙江人、去考察的浙江人、开着小车的印度人,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来到乃堆拉山口——做边贸赚钱。

  a在乃堆拉做生意的浙江人

  这一天,他等了8年

  人物:鲍启秀

  刚到乃堆拉,就听说当地有个“鲍会长”,资历最老,对当地情况最熟悉。我们让当地商贸局局长推荐几位浙商,她第一个就想到“鲍会长”。

  “正在装修一个宾馆,很忙很忙。”鲍启秀看上去非常瘦,很开心,不过话不多,朴实得很,人家问一句,他就答一句。

  他是乐清人,8年前就来到亚东,为的就是乃堆拉山口开放喝到头口水。

  “最开始在这里开了一个文具店,后来生意慢慢做大了,现在准备开一个宾馆,正在装修。”

  “在山口,我有两个摊位。那边大概有10多个浙江人,大多是近两年来的。我算来得最早,认识的人相对多一些。”因此,认识他的人都叫他“鲍会长”,俨然是当地浙商领袖。

  鲍启秀说,他相信山口开放是大势所趋,所以提前一步过来。尽管现在开放的程度远未达到他所期待的,山口的两个摊位生意也不好,但“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一定要坚持到底。”

  “随着到这边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宾馆、餐饮等行业也会发达起来。所以我决定,先把宾馆做起来。”鲍启秀说。

  争个铺位不容易

  人物:朱大梅

  今年已经68岁的朱大梅,听说有从浙江赶来的记者很兴奋,马上把我们拉到他的店里坐坐。他浑身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儿,似乎跟他的满头银发不太相称。

  “我3月份就到这边来了,人生地不熟的,能占到个铺位不容易。还是隔壁那小伙子机灵,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铺位了,后来跟江苏的一个小伙子商量好,两人合用一个铺位,成本反而低了不少。”

  朱老先生的儿子是做羊毛衫的,他负责在这边卖。

  “我和老伴原来在八一镇边境做中印贸易,但那边都是偷偷地交易,争议太大,所以一听说乃堆拉要开放,3月份我就把八一镇的店铺盘掉,跑来亚东县驻扎。那时候,这里的铺位很受欢迎,500多人抢28个店铺,一个店铺只能分开租给3个人,幸好我们来得早。”

  现在,由于过来的印度人少(在他的一本本子上,每天都记录到这里来的印度人——周一来了15个,周二4个,周三没有,周四6个……)生意不太好,加上10月份就会下大雪封山,朱老先生的脸上有几分忧虑。不过他仍乐观地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崎岖的。”

  “我已经在亚东县租了一套房子,有7个房间,一个月1500元。明年如果能拿到更多的铺位,让儿子、女儿都过来,一家团聚。”

  朱老先生还是非常看好中印边贸,“打算在这里待上个五年十年。这里都关了40多年了,刚开放,要恢复总得一步一步来。”

  坚持开门就是胜利

  人物:蔡岳利

  蔡岳利很早就离开家乡四处做生意:在安徽呆了13年,后来来到日喀则卖厨房用具。得知中印边境开放,他又匆匆赶到了乃堆拉山口,争取到了一个铺位,卖厨房用具,稍带指甲钳等小东西。“当时为抢到一个摊位兴奋不已,现在每天上山就盼能等到几个印度商人,但经常一个都见不到。”

  听蔡岳利介绍,边贸城开业第一天非常热闹,来了百来号印度人,不过大多是官员。第一天他卖了套指甲刀具,合人民币40元左右,“跟内地价格差不多”。第二天,边贸城一下子就冷清了,然后一直维持这样的状况:早上11点开门,2点左右还没人来,大伙儿就关了店铺下山。

  “从边贸城到乃堆拉山口还有17公里山路,现在仍在修,所以一般边贸城只在周一到周四开放,实际营业时间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一个礼拜也就开门做十几个小时生意。印度那边很多货过不去,很多日子一笔生意都没有。但我还是坚持每天都来,就怕哪天不来会错过机会。”

  其实,对于在边贸城做生意的人来说,上一趟山就要花掉几十元,所以很多人宁愿关着门。蔡岳利的心态似乎特别好,没有抱怨,坚持每天上午按时去开门,呆上几个小时按时下山。他相信,慢慢地以后会好起来的。

  b去乃堆拉考察的浙江人

  市场让我眼热,眼下还不成熟

  人物:张孝乐

  到边贸市场,一下车就发现市场外面站了一堆人,再一问发现大部分是浙江人,张孝乐就是其中一个。

  一听是家乡来的记者,张孝乐像碰上了亲人,话闸一下就打开了:大吐苦水,告诉记者这两天感受到的不方便。

  “我们从温州往外运货,用的都是20吨的大车。这里的山路别说大货车,就是越野车也不一定跑得上来,可能还得人下来推车……”

  张孝乐在温州开鞋厂,有一部分出口到印度孟买,其中得给外贸公司支付费用,一听说乃堆拉山口开放,他就跑来考察了。

  “办证不便、车子不便、住宿不便……来了以后发现许多问题。这里的边贸市场很让我眼热,不过眼下看来还不太成熟。

  “我希望这里的路快点修好,能够运货上来。否则这里的店面这么小,生意再好,一天也卖不了多少东西。”

  碰到浙江本地媒体,张孝乐说他感觉特别自豪:看,来考察的是我们浙江人,来采访的也是我们浙江人!“你们回去一定要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大家啊!”他反复嘱咐。

  眼下地方太小,我们会继续关注

  人物:薛国星

  进入亚东县要办边防证,得去日喀则边防站办理。到达日喀则边防站是中午时分,正遇上一群来旅游的上海人从里面走出来,嘴里感叹着:“终于办好了,一大早来的,到现在才好。”听得我们心里慌慌的,日喀则离乃堆拉好几百里路呢,要是半天才能办好,今天就到不了亚东县了。

  这时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应该没办到边防证。一问,原来是温州人,叫薛国星。

  “听说乃堆拉山口有商机,就过来了,不知道还有边防证这回事儿。办边防证要开很多证明,到现在还没有办好。”

  当天晚上我们到了亚东县,第二天上山,在边贸城再次碰到了薛国星,正在冲我们憨憨地笑。

  “办证的时候碰到了好多老乡,他们也办不到边防证。最后,大家一起想办法,通过旅行社办到了边防证。哪有浙江人办不成的事情呢!”

  “这里地方太小了!这么点地方,就算给一个人做,有些浙江人还嫌不够大呢。”

  “虽然这边市场这么点大,眼下也买不到什么东西,但我相信前景是好的,希望你们能继续报道,我们还是很关注的。”

  就看准刚开放的时候机会多

  人物:陈忠法

  得知中印边境开放,作为浙江省瑞安市忠法电器厂厂长,陈忠法就蠢蠢欲动了:“印度是个大国家,还能辐射到很多国家和地区,如果可以在那里站住脚跟……”在美好商机的诱惑下,陈忠法单枪匹马来到西藏。这是他第一次进藏,对乃堆拉山口充满了期待。

  “我是做汽车摩托车配件的,自产自销,现在国内竞争压力太大,所以一直想往外发展。这边市场非常大,对我的吸引力很大,虽然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我还是一个人摸索着跑来了。”

  陈忠法说他之所以不远千里来到乃堆拉,是因为8年前他就在中越边境做过生意,有点经验。“刚开放的时候,机会总是多一点。哪里有机会,当然就往哪里走喽!”

  c来乃堆拉做生意的印度商人

  “我们很希望跟中国人做生意”

  人物:UTTAM KUMARGURUNG

  “山上印度人很少,昨天听说有8个,今天我上去,一个都没见着。”还没上山,我们在亚东住的宾馆里,服务员就给我们打预防针。她是当地边民,当天跟几个小姐妹一起去山口玩,想买点印度货,结果根本就没见到印度人。

  尽管听说当天会有很多印度人过来,但我们只等到了2个。

  当印度商人UTTAM KUMARGURUNG和他的一个朋友出现在边贸市场时,无论是做买卖的、考察的还是记者,都精神一振。UTTAM KUMARGURUNG是个和善的中年人,穿件深红色外套,开着辆白色小车。对于记者出于好奇提的各种问题,他都尽量解释。他带了两袋大米、一些烟叶到海关接受检查,还掏出他的证件给记者看,说获得这样一份来中国做贸易的证件,很不容易:“在锡金邦审批后,还要去新德里审核。到这边做生意困难也很多,因为我们双方并不知道彼此需要什么货物。

  “我们国家(印度)只允许我们从中国进口15种货物,比如羊毛、牦牛、牦牛尾巴、牦牛绒、马、绵羊、绵羊皮、山羊、山羊皮、瓷器、硼砂等,其他像服装、文具这些东西,只能买给自己用,不能大批量买卖。”

  UTTAM KUMARGURUNG非常希望跟中国人做生意,为了表示友好,他送了记者两颗印度产薄荷糖,还留下了自己的地址和电话。

  不过,UTTAM KUMARGURUNG也觉得,在以后的贸易过程中,还会有很多不成熟的因素存在。比如,UTTAM KUMARGURUNG不会讲中文,不知道要驾车通过中印边界几次,才能真正做成一笔生意——他这次买给自己戴的那顶帽子不算。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 张妍婷、钟慧丽  编辑: 傅铮铮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大红鹰F1·2006浙商财富快车”开进平湖 06-08-11 20:15
·浙商欲打造重庆小商品城 06-08-11 09:53
·金信证券更名为浙商证券 06-08-10 11:07
·浙商证券借力浙商精神布局长三角 06-08-10 10:15
·金信证券更名浙商证券沪杭甬注资6亿元入主 06-08-10 09:29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中国制造”低成本之路能走多远?
·绍兴纺织缘何开始出海应变
·长三角经济对投资拉动依赖性减弱
·长三角将如何应对热点区域强势
·长三角:投资推动型增长方式悄悄在变
·上海成为外资心中大陆最理想投资城市
·聚焦:统计新名词折射长三角经济之变
·两岸航空业缘何青睐“长三角”?
·浙江创区域旅游合作新模式
·“长三角”如何领跑新型工业化道路
·专稿:股市回暖 大券商浙江夺“壳”忙
·看中其全国零售网络 浙江中耀接掌三九
·杭州“体检经济”风生水起
·专题:浙江干部考核取消“招商”指标
·浙江民营企业首次英国上市
·摩根大通:未来一年投资首选商品
·中国收入差距大因为一般人太穷
·任正非肯定“床垫文化”
·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陈志武:企业有竞争力国家经济才安全
·广州温州商会百万捐灾区
·温州制鞋企业盯上成都
·浙江中耀接掌“三九”
·浙商欲打造重庆小商品城
·金信证券更名为浙商证券
·“浙江昱辉”在英国上市
·浙商建哈萨克斯坦和平宫
·世界屋脊上的浙江商人
·浙江纺企纷赴亚非拉建厂
·浙商筹建甲类航空企业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专题:浙江干部考核取消“招商”指标
·绿城和南都:同城兄弟不同命
·本网观察:浙商为何掘金农业
·专题:透视浙江经济"半年报"
·国实战赢销七匹狼论剑杭州
·本网策划:浙商海外投资揭密
·特别报道:2006浙江首届理财博览会
·“2006浙商大会”新闻专题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