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民企遭遇接班难题

http://www.zjsr.com  2006年02月21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一直以来,我们在讨论民营企业接班人的问题时,总是会涉及到大企业如何完成代际交替,却很少关注中小民营企业以及那些资本实力具备相当规模的个体工商户的接班问题。其实目前,在中小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中有不少老板的子女都不乐意接班。并且,民企第二代拒绝接班的现象已越来越多,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已经成为一个全新的课题。

  另类接班问题

  “子承父业”历来是浙江民营企业家财富继承的首选。但日前一项针对浙商的调查报告却显示,仅有约14.5%的企业家明确希望退休后由子女来掌管企业。在极为敏感的接班人问题上,浙商所显示出的理性与开明之外或许还有几分无奈,因为一些企业家的子女并不愿意接班,甚至有人对接班持明显反感和拒绝的态度。

  浙江有近40万家民营企业,绝大多数是家族制企业。第一代创业者大的已有70来岁,一般的也有60来岁,年轻的也超过了50岁。新生代浙商接班已经成为一个趋势,必将在接下去的10年时间内,成为浙商群体中的一个大潮。尽管企业的接班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特别是一些大型的民营企业集团,但中小规模的民营企业和那些具备一定规模的个体工商户的接班问题却未能引起重视。

  自从2004年9月被北京大学中国哲学专业录取为研究生后,汤元宋就每天往返于学校和蜂鸟社区之间。在蜂鸟社区,他拥有自己的一套住房,这是父亲给他的礼物。而千里之外,他的父亲正在“中国印刷城”—浙江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为自己的企业寻找着接班人。汤元宋是龙港镇汤家烊村出来的第一个重点大学学生。汤元宋和他的朋友们探讨前程:是继续在北大读博、出国深造还是去外企磨砺?他还没有想好。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他有自己的兴趣和发展计划,不会考虑回去子承父业。

  汤元宋不承父业的想法也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外面人说温州人天生敢闯,但汤元宋的父亲却认为这是为生活所迫,其实心里还是很羡慕铁饭碗,希望儿女们有稳定的生活。和汤家相距不远的苍南县城灵溪,温州康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老板徐余听也正为接班人的问题发愁。徐余听有个梦想:带妻子去西藏感受生活。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必须找到企业的继承者来管理这个刚刚投入几千万元的企业。他有四个孩子,这在当地同龄人中是少见的。30岁的女儿和28岁的儿子都在教书,老三刚大学毕业,分配到浙江规划院工作。老四在上大二,却根本无心继承父业。他只能寄希望在28岁的外甥身上,但“这么大的企业不能拿来开玩笑,更不能随便交给人管理”。他还在股东的孩子中选择后继者,甚至想要找个职业经理人来帮他打理公司。但股东的孩子有的也不愿来经营,有的资质不够,其余家族股东则不太赞成请职业经理人。这样,50岁的徐余听只得暂时搁置梦想,继续支撑着。

  中小企业除了资金积累不够外,还因为产业层次低,对子女没吸引力。对于这些企业,浙江温州生意人中流行一句话:“不是下岗就是转行”。苍南塑料工业协会会长林增标认为,塑料企业的子女不回来接班,是因为这个行业技术含量低,而且附加值低,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如今协会的企业正在商量如何更新换代乃至转产以改变现状。

  截至2005年底,浙江拥有各类中小企业30.41万家,数量占总企业数的99.6%;资产总量35683.81亿元,占全省总资产的82.6%;从业人员1130.71万人,占总从业人数的82.7%。从传统的小作坊起步,很多中小企业仍然摆脱不了低层次发展的模式,这已经成为关系到这些企业传承的重要因素了。与老一辈浙商们相比,新生代浙商演绎着完全不同的创富神话。他们不愿意像长辈那样从生产缝纫机、皮鞋开始慢慢积累财富。他们更希望凭借自己的知识,在知识经济时代使财富飙升。因此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高新技术行业。

  “拒绝接班族”现象正在蔓延

  拒绝接班现象正在民企第二代中不断蔓延,尤其在浙江民营经济发达的温州、台州、义乌等地,这种现象已经呈普遍趋势。

  “30岁是件大礼物,不要浪费它!”通用公司(GE)前任CEO杰克韦尔奇说,“如果你在30岁时就开始做一件一成不变的工作,那太遗憾了。拿出勇气,去冒险吧!”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还真不少。

  温岭是浙江省个体私营企业数量最多的县级市。而大溪镇又是这个市经济最发达的镇。大溪镇商会会长方正春曾做过10年管工业的副镇长,据他介绍,目前大溪镇有80%的企业主不希望子女回来继承自己的生意。他说,大溪的企业家多是35岁到50多岁,一般情况下,50岁上下的人有两个孩子,35岁到40岁的只有一个孩子。这些私营业主最重视的事情便是对子女的教育,即使是上了规模的企业(年产值几个亿)也不希望子女回来接班。他们目前完全有能力为子女在上海、杭州等地买房买车,不再需要他们回来辛苦赚钱。“我希望儿子做简单平淡的人,每月按时领固定工资。”

  方正春认为,这些老板还有一个观念:家庭不可能代代都富下去。“富不过三代”的俗语盘旋在他们脑中,第一代创业成功未必第二代能够做得更好,这是他们现实的担心。大溪镇第二代接班人的问题在方正春的眼里是较为严重的。这些老总自己如今还可以亲力亲为,但过几年年纪大了,孩子不回来继承事业,企业就很可能办不下去了。大溪镇有一个年逾六十的老板,儿子不接班,企业产值已是每况愈下。“这个现象将会在10年后大量出现的”,方正春说。

  作为第二代,首先要做好对企业原有运行机制和文化的认知和熟悉,要能够在具体的企业操作中有选择的进行继承,融合到企业的发展中,获得企业核心成员的认可。同时,企业发展要求创新,因此要做好知识资源的储备工作,能够用现代管理思想去提升企业,实现企业的制度和精神改造。

  老一代浙商创办的家族企业,有着种种弊病:比如混乱的财务体系、任人惟亲的用人制度、模糊的股权安排、苛刻的工资制度、恶劣的生产环境等等。新生代浙商必须明白,企业要做大做强,以上任何一条存在,都将是致命的。新生代浙商接班之后的第一步,应是在若干年之内,完善财务、用人、股权等相关制度,改善生产环境、给工人以合理待遇。总之一句话,他们需要在家族企业里,建立起人性化的现代企业制度。这些弊病和革除弊病所需要付出的勇气使得一些民营企业接班人望而却步。

 [1] [2] 下一页



来源: 《观察与思考》杂志  作者: 袁华明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温岭两企业遭遇不同际遇 财富接力棒由谁来接? 06-02-15 08:40
·布什钦点伯南克 格老有了接班人 05-11-05 15:59
·温州商人“接班”之惑 05-10-26 10:08
·空间紧缩的MP3颓势已现 乱字当头的MP4仍难接班 05-08-27 11:08
·浙江城商行国资退出 民资外资谁接班? 05-05-10 09:20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借梯登高”给浙商带来了什么?
·地方政府应如何应对“两个转变”?
·长三角转轨为了更高远的二次飞跃?
·长三角15城市中有谁愿作“后花园”?
·长三角经济在走下坡路吗?
·长三角何时进入“游艇时代”?
·苏商、浙商较劲20年 胜负如何?
·浙商,何时摆脱慈善体制尴尬?
·宁波五大产业为何可以领军长三角?
·温州十亿元级企业缘何“井喷”?
·农村商业复兴 政府企业诉求错位
·内地首例民企向港资收购控股权
·减税 美国经济增长的基石
·伯南克暗示加息“重挫”人民币
·财经观察:“中国制造”的尴尬
·2006年展望 中国会发生什么?
·美国企业与政府迥异的对中态度
·日韩中三国企业模式差异比较
·钢铁业过剩与不足并存 投资冲动须提防
·MSN利器:多项功能的整合服务提供者
·浙商携手能源巨头中海油
·"洋味"给浙商带来了什么
·浙商办学百般滋味在心头
·浙商开始关注自身健康
·卖鞋浙商欲卖万吨轮船
·温商北上洽购291亿京企
·浙商欲建全国性物流网络
·浙商淘金路径越走越远
·浙商春节结队赴沪整容
·浙商:从蚂蚁到狮王的路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2005浙商:谁在进?谁在退? 浙江经济全景
·浙江经济人物评选 评浙江经济十件大事
·浙商或垄断楼宇电视 聚焦中国GDP"修正"
·浙商沪上收编老字号 浙租被明天系碰撞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能源浙商的财富神话
·自主创新在浙江的实践 个税起征点调整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