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如何从颗粒演变为财富

http://www.zjsr.com  2005年07月10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拥有一座煤矿,无疑相当于拥有一座金矿。”

  这几年在山西等省“淘金”的人很多,在他们看来,每天只要能正常开工,就有了金子,市面上再一流通,就成了大把的钞票。日前,由浙江省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等公布的《关于温州民营企业在山西省投资兴办煤矿有关情况的调研报告》,对于1亿元投资煤矿、两年收回成本的消息不加否认。

  煤矿就是金矿。对此结论,即使是急于对外辩解的“温州炒煤团”也承认煤炭带来的高回报。

  其中所有可能产生的利润到底有多高?煤炭又是如何从颗粒演变为财富的?

  2005年6月初,《小康》记者隐瞒身份,以普通的“炒煤客”身份来到山西东南几个主要产煤地带,深入“炒煤团”及窑主之中,一探“淘金”过程。

  “黑金”就是这样炼成的

  王志(化名),男,38岁,山西人,是记者本次采访之旅第一个遇上的渴望从煤炭颗粒中刨出“黑金”的人。

  “与早几年相比,目前想搞到一座煤矿来承包,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志感慨地说。面对记者的“新人”身份,王俨然以老手自居。

  王虽说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打从父辈起,就开始跟煤炭打交道。也正是因为煤炭,使他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日子,成为具有千万身价的个体老板,过上了足以让当地人羡慕的日子。

  但这并不能让他满足,他常年四处奔波,靠贩运煤炭赚钱,现在有了资本更想搞大,希望承包一个煤矿,获得稳定的高收入。

  包旧矿还是开新矿?

  在山西,转包一个生产能力30万吨的旧矿,需支付500万元左右费用;开一个设计生产能力60万吨新矿,则是1000万元。从目前情况看,包旧矿,可能已经没有多少油水;开新矿,可能永远都批不下来。

  开局并不如王志想象的那样顺利。

  由于煤炭走俏,市场价格高昂,找一家愿意转让他人的煤矿极为困难。在山西,转让承包的一般是乡镇、集体煤矿,设计生产能力大都在30万吨以下,其中15万吨居多。大中型煤矿则基本都是国营。

  为承包到合适的煤矿,王志四处打听消息,但都不满意,那些愿意承包出去的煤矿一般都存在缺陷。因为这类煤矿是乡镇、集体的小煤矿,开采时候不免急功近利,煤矿回采率极低,只有15%左右,导致煤层遭到破坏。在几十米的地下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大煤柱,有些直径甚至达到10米,这类现象被称为“老鼠洞”。而在正规的大型煤矿里,开采过后留下的都是比较小的煤柱。

  在另外几种急欲转包出去的煤矿中,部分是因为煤炭资源几乎枯竭,为捞取最后一桶金,转包他人。还有些煤矿则是因为原先拥有者无法申请到合法手续,不能生产而不得不转包给那些有能力办出手续的“实力派”。

  王志知道,按照国家规定,合格的煤矿必须具备“五证”:采矿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矿长资质证、安全生产许可证,五证缺一不可,尤其是安全生产许可证。进入2005年以来,山西煤矿事故频发,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以及山西省政府都相当重视安全生产问题。山西省南部大部分的煤矿仍然处于停产状态,原因就是5月份晋城地区发生的一起煤矿瓦斯事故,导致9人死亡。

  为承包煤矿,王志四处托关系,筹集资金。据当地传言,承包一座煤矿需要上千万的资金。但钱并不是唯一优势,还需要广阔人脉,尤其是政府方面。虽然煤矿转让采取“挂牌竞拍”的方式,但有实力人群只需要疏通关系,即可轻松获得,“挂牌拍卖”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种摆设。煤矿承包费用基本是一年一付,一座设计年产30万吨的煤矿,承包或转包都采取公开竞拍的方式,费用基本在每年500万元左右。

  王志曾经计划申请开设一座新矿。然而,从山西省相关部门获知,开设新矿的门槛已大大提高,设计生产能力低于60万吨的煤矿不予审批。即使审批下来,申请“五证”也需要大笔费用。据王志估计,要批一个设计生产能力60万吨的新矿所需支付的费用在1000万元左右,其中大部分用于拉关系。而在此之前,则需要近2000万元,后来因为当地媒体曝光,从而导致费用降低。

  但是,山西对新开矿审批目前已控制得非常严格,即使是60万吨设计生产能力新矿,能批下来的也非常少。对此,王志显得也很无奈,因为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从下往上走,“可能永远都审批不下来。”王认为:“除非上面有人。”

  而作为很有黑金色彩的煤矿,不论是转让承包还是申请新办,在操作过程中,总缺乏一定的透明度,只能通过流传于民间的种种说法来猜测,而矿主往往又充满神秘色彩,留给民间的只剩下了一个“黑金”之谜:从煤矿产出的巨额利润究竟会流向何处?  

  [1]  [2]  下一页


来源: 《小康》杂志  作者: 程衍方 秦俊勇 洪芬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没人接盘成房东 温州房客的上海新职业
·罗孚自降身价碰吉利 买家火中取栗?
·房产热潮高烧不退 城市可否经营?
·中信入浙,收购“金通”的台前幕后
·阿里巴巴B2B利润能养活只花钱的淘宝?
·谈判破裂 浙江小企业与国际巨头抢商标
·并未大量流出 温州资本流连上海楼市
·浙块状经济遇困 政府主导能否成功迈坎
·欧盟环保 长三角制造应对还是放弃?
·拍卖会连创记录 浙江艺术收藏风生水起
·煤炭,如何从颗粒演变为财富
·货币政策松动在即 紧缩政策有望转向
·面对国际化,浙企遭遇“三大瓶颈”
·杭州楼市进入“买方市场”了吗?
·面对贸易摩擦,浙商该如何反守为攻?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王国军:自信不是盲目的
·温州炒房客的上海新职业
·浙商资源战略瞄上俄罗斯
·李书福在海南摔过大跟头
·陈金义直面"水变油"质疑
·记者特写:江西浙商印象
·浙商先行新疆,挖宝掘金
·汪力成:我到过溃败边缘
·解读浙商爱做慈善的力量
·宗庆后对话EMBA管理精英
 热点专题
·专题:第七届浙洽会 第四届消博会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股权分置开始试点 10家浙企入选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