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江,从“走进来”到“留下来”,从中心镇培育到小城市试点,新型城市化正不断变化出新鲜画面。

  2010年底,浙江省在全国率先作出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战略决策,2011年起全面实施小城市培育试点三年行动计划。

  而今,两轮试点行动已收官。六年时间,试点小城市转变思路,创新做法,通过推行强镇扩权、财政管理体制改革等方式,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的新型城市化发展之路,涌现出横店、织里、柳市、塘栖、店口、姚庄、云和、开化等小城市(县城)培育试点典型,展现出全新发展气象,成为浙江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新经济增长极,也为小城市建设向全国提供了更多浙江智慧和方案。

  浙江在线推出《小城市大智慧》系列报道,聚焦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实施六年来的新进展和新变化,展现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探索。

浙江第二轮小城市培育试点收官 由“镇”向“城”转型蝶变
  浙江在线5月2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黄云灵)  三年又三年。

  自2010年浙江省率先在全国作出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战略决策,2011年全面实施三年行动计划以来,以三年为一个轮次的试点工作已完成第二轮。那么,这项被认为是推进浙江新型城市化小抓手、大战略的工作,经过六年实践,取得了哪些成效,又呈现出哪些特色?

  近日,浙江省发改委公布了2016年度小城市培育试点考核结果。43个试点地区(36个中心镇和7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城)无论从综合实力、转型发展、特色提升或是制度创新方面都取得了良好成效,向着由“镇”到“城”转变的目标加快推进。

八种模式各显“身手” 试点小城市个性发展

1464852428873.jpg

诸暨市店口镇

  走在诸暨市店口镇,你会发现,五金广场围墙已被拆去,新铺的小石子地面,在雨水的洗刷下泛出油亮。每当夜幕降临,这里便成了广场舞大妈和小镇居民聚会的首选场所。

  据了解,店口镇“城中崛起、城西拓展、城南保护、旧城调理”城市发展四大战略已经确立,正实现由镇向城的阶段性跨越。

  而在这个过程中,“以人为本”的城市化始终是店口镇坚持的核心理念。

  “小城市培育试点,一定要有特色。”省发改委副主任翁建荣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采访时强调,这个特色是根据当地的历史文化、区域位置、经济基础等来定位的,“这个特色就是你的底蕴、你的魅力。”

  记者了解到,在小城市培育试点过程中,全省小城市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大胆探索,涌现了八种典型模式。

  除“以人为本”的店口模式外,还有“民资建城”的横店模式、“产城融合”的织里模式、“小县大城”的云和模式、“建管并重”的柳市模式、“古镇新城”的塘栖模式、“生态主导”的开化模式以及“均衡发展”的姚庄模式。

  试点镇中,以织里模式为例,织里的产城融合以童装产业竞争力提升与城市空间布局优化同步推进为重点,改变了传统产业低小散的分布状况,强化了外来市民高效管理和公共服务提升,实现了产业升级与城市建设的互促互荣。

  这一模式,对全省工业经济较为发达,特别是“一镇一品”特色明显的地区借鉴意义显著。

20150917094423uBdA.jpg

衢州开化县

  试点县城中,以开化模式为例,围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开化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和生态旅游业,走出了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文明”的生态经济发展之路。

  这一模式,对于全省重点生态功能区来说又是一条出路。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推进小城市培育创新发展,关键是注重培育模式借鉴推广,鼓励小城市培育模式不断创新,促进小城市健康可持续发展。”翁建荣说。

经济社会超速发展  由“镇”向“城”转型蝶变
  小城市发展,究竟有多快?

  来自浙江省发改委的数据显示,36个试点镇三年新增上市企业49家,实现了“投资17.3%的增速、财政11.0%的增收、地区生产总值9.9%的增长”,分别高出全省同期3.7、0.8、2.5个百分点。

  7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城则呈现了生态指标“降”,和发展指标“升”的态势。7个县三年GDP综合能耗、主要污染物(COD)排放总量分别下降19和7.9个百分点,PM2.5日均浓度不达标天数减少76天,但又实现了投资12.6%的增速、财政11.2%的增收、地区生产总值8.7%的增长。

  如此快的速度,如此大的投入,钱从哪儿来?这正是小城市培育的政策优势和发展魅力所在。

  数据显示,三年来,通过政府推动、政策促动、改革驱动和投资拉动,第二轮小城市培育三年45亿元的专项资金带动了7550亿元投资,撬动了5700亿元的非国有投资,发挥了百倍效应。

  仅2016年,36个试点镇社会资本投资就达到1890亿元,占全部投资比重为76.5%。

  瓜沥镇引来了湖北浙商投资20亿元的七彩小镇项目,一揽子解决了镇区交通、商业、居住、文化与公共配套等问题;楚门镇引来在外浙商投资2.7亿元的飞龙家具广场项目,实现了传统市场的升级换代;嘉凯城城市客厅落户多个试点地,在活跃当地商业气氛的同时,调动城镇文化和风俗民情的创造力……

  另一方面,“人的城市化”也是小城市培育的目标之一。

timg (2).jpg

嘉善县姚庄镇桃源新村

  嘉善县姚庄镇桃源新村,占地838亩,作为嘉善县最大的城乡一体新社区,2008年以来,已累计引导超过2000户、8000余名农村居民“带地进城”,农村居民集聚率达40%以上,走出了一条农户自愿集聚的新路子。

  数据显示,36个试点镇三年承包地流转率提高11.4个百分点、达67.1%,农民收入年均增长12.7%,超出全省0.4个百分点;7个县城农民收入与全省差距缩小7.8个百分点。

  户籍改革制度也使得小城市活力不断被激发。三年来,36个试点镇集成区新集聚本地户籍人口18.2万,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高了4.3个百分点,达55.1%;7个县城新集聚了2.1万本地户籍人口,户籍人口集中度提高了0.7个百分点。

  更为重要的是,试点小城市功能配套正日臻完善。43个试点三年新建成了6个医院,新增医疗机构床位数2529张,部分镇级亿元实现由市级亿元托管,加快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新建成了一批等级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新增中高级职称教师3276人……根据调查,43个试点居民对教育、医疗和问题服务的满意度分别达到96.39分、96.96分和96.49分。

从城乡一体化到小城市培育 浙江“城市细胞”不断壮大
  2003年,在总结浙江经济多年来的发展经验基础上,浙江省委提出“八八战略”,其中一个“战略”谈到,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

  2007年5月,浙江省下发了一份名为《关于加快推进中心镇培育工程的若干意见》,首批选定141个省级中心镇,按照“依法下放、能放就放”的原则,赋予中心镇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涉及财政、规费、资金扶持、土地、社会管理、户籍等10个方面。

  2010年12月,浙江省启动小城市培育试点。彼时发布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通知》指出,省财政将从2011-2013年,每年下拨10亿元专项资金,支持27个试点镇的发展。

  从中心镇培育,到小城市试点,浙江省的“城市细胞”不断壮大。而这背后,是产业结构的提升、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和基本公共服务的覆盖。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城镇化促进会会长蒋正华此前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的战略决策,赋予经济强镇以现代小城市管理体制和管理权限,破除其“成长烦恼”和管理困惑,通过财政资金的引导,带动地方政府和民间资金投入,助推浙江新型城市化战略取得实质性突破,这对于全国推进新型城镇化战略,都有很强的典型示范意义。

  蒋正华认为,小城市培育试点工作,浙江人走在了全国的最前列,走出了富有特色的培育之路。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去年在浙江调研时也指出,浙江通过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工作,不仅为区域经济发展夯实基础,快速推进升级转型,而且带来有效投资增长、推进新型城镇化、加快城乡一体化等多项“溢出效应”。

  “如何实现由镇到市的转变,浙江实际上已在全国做出了一些探索,如推进小城镇特色产业发展,提升产业附加值,鼓励创业创新带动就业,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城乡协同发展,扩大小城镇的事权、财权、人权。”辜胜阻表示。

                         

                         浙江在线经济中心出品 监制:范波 记者:黄云灵 编辑:潘洁 设计:钱恒

相关报道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