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原创新闻 

冯根福:创新提升滞后于经济导致我国高速增长期突然结束

2017-05-18 15:34:56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石潇俊

  浙江在线-浙商网杭州5月1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石潇俊)中国经济历经多次起伏,目前下行压力如影随形。学界辩论的焦点集中在经济走势到底是呈现“U型”还是“L型”,但不可否认的是,改革开放走过近4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暂时告一个段落。

  随着经济改革的不断深入,中国经济降速是否已经“触底”,是否有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机?5月18日,在2017中国(杭州)科技金融西湖峰会上,长期研究科技金融的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院长、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冯根福给出了自己的“经济药方”:解决好科技创新的问题,完善科技自主创新产业体系。

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院长、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冯根福

  经济高速增长期突然结束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中国的人均GDP达到了8280.09美元左右,已处于中等收入偏上阶段。国际经验表明,人均GDP在8000美元—10000美元的阶段,既是中等收入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的机遇期,又是矛盾高发期,即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目前学术界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中国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经济结束高速增长步入中等增长水平是一个自然过程。但在冯根福看来,这样的观点有失偏颇。

  冯根福从不同国家的横向比较进行说明。以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结束高增长时的GDP为分界点,按当时汇率计算,日本在人均GDP相当于美国43%的发展阶段时结束高速增长,这个数字在新加坡和韩国分别是39%和44%,而中国在2015年结束高增长时,人均GDP只相当于美国的15%。

  冯根福形象地用了一个“早产儿”的比喻来形容当下的中国经济。“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经济一直存在下行压力,这一定和改革开放前30年的过程中积累的问题有关,我把他称为‘早产儿现场’。”

  那究竟是什么问题不断累积,最后导致世界次贷危机之后的中国增长后劲不足?现场,冯根福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现在出现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企业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滞后于经济发展。”

  政府要解决好好四个方面的问题

  在保持其他条件不变(如技术水平不变)的前提下,增加某种生产要素(如资金、土地等)的投入,当该生产要素投入数量增加到一定程度以后,增加一单位该要素所带来的效益增加量是递减的,这在经济学上被称为“边际收益递减规律”。

  而在冯根福看来,2011年后的中国经济就出现了“边际收益递减”的情况,同时经济底部徘徊压力大,走出困境很艰难。“有人问我L型尾巴多长,我的回答是,对科技创新的改革政策不调整,‘L’的尾巴就还有好几年。”

  冯根福所言并非危言耸听。从社会资源分配角度来看,效率不高的国有企业占据了银行大量的贷款份额,而创新活跃的一些初创新型企业,却苦于得不到“金融血液”的支持。“如果银行能拿出一半的资金,以给国有企业同样的价格给予中小企业,国家科创能力相信一定能有很好的提升。”冯根福说。

  另一方面,虽然国家在完善资本市场体系的建设上不遗余力,中小板、创业板等平台日臻成熟,但离建立一个灵活、高效的资本市场体系还有一段距离,“以前国家倾向于培养成熟产业,现在转而扶持创业创新型企业,这中间有一个适应过程,客观地说,中国资本市场还不成熟。”

  如果说资本是企业创新的血液,那么产业集群则是企业创新的土壤。科技创新能力的整体提升仅靠一个行业并不现实,而是要靠产业集群来相互支持和带动。论坛上,冯根福特别提到到深圳的创新发展,认为创维、中兴等一群在科技创新方面做得很好的企业,构建了深圳地区完整的产业创新集群。

  如何提升我国的科技创新能力?冯根福谈到了四个方面:合理分配国家科技创新资源;完善中国科技自主创新产业体系;完善政府支持企业科技创新机制;构建灵活高效的支持企业科技创新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责任编辑: 潘洁
相关新闻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