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企业新闻 

穿梭在武汉城里的志愿者司机:一群每天出门的普通人

2020-02-19 19:40:24 来源: 中国网 记者 辛文

  1月23日,武汉“封城”,整个城市按下了“暂停键”。至今,武汉整个市区依然空荡荡的。

  而这段时间,却有一群人每天开车频繁穿梭在武汉的各个社区,成为大街上最常见到的风景线。他们便是由上千名网约车司机组建的医务人员和社区保障车队。这其中,T3出行在“封城”当天成立了武汉特别行动车队。

  黄旭、魏伟、容冰三名志愿者司机,既是武汉特别行动车队的成员,还是地地道道的武汉人。他们充当起保障城市基本运转的“摆渡人”,为家乡抗疫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14天后,如果我没事,我只要求返回岗位”

  2月10日,解除隔离前的最后一天,黄旭照例将电子体温检测仪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并写道:“14分之14。今天最后一天,我申请返回岗位。”

1.png

(黄旭2月10日发布的朋友圈)

  黄旭加入武汉特别行动车队时,并没有预料到志愿服务工作会结束这么快。

  1月26日,是黄旭做志愿者司机的第一天。他在所服务的祥和社区接下第一个任务,是“送一位老婆婆去武汉市第七医院复查肺炎”。

  “她当时只是常规复查,没有说疑似或者是冠状。公共交通停运了,她没法过去,正好我们司机都在社区大厅里面坐着,听到她需要用车我便说我去送吧。”黄旭说。复查结束后,他又把老婆婆送回了社区,此后未再接受任务。

  不料第二天下午5点,社区打电话通知黄旭:老奶奶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社区要求黄旭立即隔离。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肯定害怕,同时反应就是心慌。”这是黄旭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感受。随后,黄旭又跟公司说明了情况。

  车队领导问他有什么需要的,黄旭发了这样一条微信:“领导,我没别的要求,如果我没事,如果14天以后还有志愿者名额,我只要求返回岗位。”

  隔离期间,除了每天在家测体温以外,他时刻关注着特别行动车队的微信群,随时提供场外“支援”。

  成为网约车司机之前,黄旭曾经做过医药代表。得知酒精等医用物资紧张后,他托熟人购买了5升医用酒精,送到祥和社区。“尽管不能和大家一起并肩战斗,我也要尽自己一份力,帮助战友们做好防护工作。”黄旭说。

  14天隔离期满,黄旭并不想“宅”在家里,他期望继续回到抗疫“前线”。

  “吃饭可以将就,抗疫不能将就”

  从大年初四到现在,魏伟每天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生活:早晨7点,出发前往朝阳社区接送居民出行;晚上六七点,返回位于洪山区的“家”中。

  “就是想为抗疫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1月23日,魏伟成为一名志愿者司机。为避免给家人带来感染的风险,他独自去亲戚家空置的一套房子里借住。

  魏伟被分到了朝阳社区。大多数情况下,他的工作是为出行不方便的居民提供生活用品采购配送、买药、去医院做检查等服务。有时候,要跑100多公里去汉口的医院拿药。

  让居民孙婆婆印象深刻的是,魏伟的服务耐心细致。孙婆婆刚做过手术,需要去医院复查,坐车不能受到颠簸。得知这一情况后,从去程到回程,魏伟驾车时全程保持低速。“虽然花费的时间长了一些,但能让老人感觉更舒适,要尽力服务好每一位居民。”魏伟说。

  由于突发需求较多,不少志愿者司机这段时间饮食都不太规律,魏伟便是其中之一。

2.png

  1月27日上午,魏伟接到了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的紧急用车需求。当天,该所接收了一个新设备,必须第一时间去调试。他把工作人员送达目的地后,一直等待到下午3点返回社区,才吃上了一口午饭。

  而为了能随时响应居民的用车需求,魏伟特地在车上准备了一箱方便面,饿了,就拿泡面充饥。这么多天,他吃得最多的食物,是方便面。“吃饭可以将就,抗疫不能将就。”对此,魏伟这么说。

  “我做的这些,都是应该去做的。每次坐完车,乘客们的一句‘谢谢’,让我有更大动力做好‘摆渡人’的工作。”魏伟说。

  “没想过放弃,相信武汉会变好”

  除夕夜,容冰报名成为一名志愿者司机。“报名的原因挺简单的,我是一名退伍军人,当兵是保家卫国,现在作为网约车司机,想着为抗疫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说。

  要是没有这次疫情,容冰原本的计划是和往年一样,带着18岁的儿子陪老婆回娘家过年。他刚刚准备请假的时候遇上了封城,就参与了志愿工作。儿子理解他的决定,叮嘱他“做好防护,注意安全。” 为了降低风险,他一直把自己和家人分开住。

3.png

  每隔一天,他会接送一家社区医院的医护人员上下班。与医护人员的亲身接触,让容冰更能理解他们的辛苦。“我接送过的医护人员,几乎都放弃了休假,冲在抗疫第一线。交谈中也从来没有抱怨,更没有退缩。因此,每次接送工作,都尽心尽力做好。”容冰说。

  最忙的一天,他接送了十几名医护人员,跑了近三百公里。

  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容冰一度有点担心自己,但他说,“我从来没想过放弃,会做更严格的防护。通过所有人的努力,相信武汉会变好。”

责任编辑: 范国飞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

1月23日,武汉封城,整个城市按下了暂停键。至今,武汉整个市区依然空荡荡的。黄旭、魏伟、容冰三名志愿者司机,既是武汉特别行动车队的成员,还是地地道道的武汉人。2月10日,解除隔离前的最后一天,黄旭照例将电子体温检测仪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并写道:14分之14。黄旭加入武汉特别行动车队时,并没有预料到志愿服务工作会结束这么快。1月26日,是黄旭做志愿者司机的第一天。不料第二天下午5点,社区打电话通知黄旭:老奶奶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车队领导问他有什么需要的,黄旭发了这样一条微信:领导,我没别的要求,如果我没事,如果14天以后还有志愿者名额,我只要求返回岗位。通过所有人的努力,相信武汉会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