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企业新闻 

被隔离的阿里安全工程师们:11天造出疫情AI防控系统

2020-02-19 15:53:24 来源: 浙江在线 通讯员 云谷

  浙江在线2月19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 云谷)直到航班落地,书芮才知道同机有武汉籍乘客需要排查,5天后他开始反复发高烧。

  大年初一这天,南歌带着妻儿离开襄阳的丈母娘家,硬卧车厢里,他搂着孩子15个小时没敢合眼。

  荆州人尘埃按惯例把父亲接到杭州过年,一家人被隔离两周之后,老人至今还没出过楼门。

  湖北、疫情、隔离……除了这些相同的关键词,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阿里安全工程师。

  经历了恐慌、高烧的反复之后,他们比常人更深切地感知到病毒带来的究竟是什么,也更能深刻体会“安全”二字的意涵。

  被隔离在家时,他们觉得控制疫情最重要事就是不出门。但随着复工季来临,人群更需要安全流动。

  他们决定干一件事:从自己从事的专业领域出发,试着为疫情防控贡献一点力量。

  不期而遇的疫情隔离

  1月29日下午1点20分,吉隆坡飞往杭州的D7302在萧山机场降落。

  书芮从座位上起身就听到通知:“所有人不能下飞机”。

  他一时有点懵。

  两个月之前,书芮就定好了1月21日去巴厘岛的机票,忙碌了一年的他想带全家人出国过年。

  出发的前一天,看到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确定“新冠病毒确定人传人”的消息后,书芮心里有点慌,但想着只要不去湖北,风险应该没那么大。

  于是,书芮按原计划带着家人去了巴厘岛。在忐忑中度过了春节假期,他带着家人从吉隆坡中转、降落杭州。

  在机舱里等待的时候,书芮习惯性的在手机里刷有关疫情的新闻,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1月27日,亚航航班落地西安后才为机上19名武汉籍乘客测体温,此前未做任何防护说明遭到质疑。

  书芮突然有种感觉,自己一家人的处境和媒体报道的情况极其相似。

  等待了5个多小时之后,乘客们被获准走下飞机。这时候书芮才知道,他们的机舱内也有16名高危人群需要排查,其中包括武汉籍的乘客。

  回到家中,书芮和主动向社区申报了情况。在团队的钉钉群里一问,同事尘埃一家早已被隔离近一周。

  同样是安全工程师的尘埃,在杭州已经定居10多年。1月20日,他的父亲按惯例从湖北荆州老家来杭州过年。

  3天后,浙江省启动了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社区在排查信息后,一家人开始居家隔离。

  痛苦经历萌生的创意

  尘埃和妻子都是湖北人,很多亲戚朋友仍然身处湖北。尽管没有人被感染,但相隔千里仍然不免时刻挂念。

  17年前非典爆发时,书芮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的大四学生,学校被封闭管理、不能回家的记忆还未走远,当年班上40名同学,如今有半数留在了武汉。

  两个身处隔离期的人都觉得,自己应该能用自己的专业做点什么。

  2月1日,阿里安全天眼工作室负责人铁匠在钉钉工作群发了一条消息:能不能把能力应用到一些公共场景中,用无接触的方式减少感染风险?

  这个想法立刻得到团队成员的响应,同处隔离期的南歌,对此更是深有感触。

  他是大年初一连夜从襄阳返回杭州的。

  南歌的妻子是湖北襄阳人,夫妻二人1月20日带着两个孩子回到襄阳陪岳父母过年。

  眼看着疫情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23日凌晨,武汉封城的消息一出,他坐不住了。

  “我跟老婆商量大年三十晚上连夜走,但被岳父母劝住,最后决定大年初一早上坐飞机走。”南歌说,在去机场的路上得知所有航班全部取消,迅速改买了火车票。

  火车是公共场所,车上有没有被感染的人?南歌和妻子一路未眠,尽可能的给两个孩子做好防护,经过15个小时的颠簸,第二天凌晨5点到达杭州。

  也正是在火车上惊恐的一夜,让他感知到在公共场所提前发现、预警高危人群的重要性。

  回到家后,南歌发现物业、保安都很尽责,但小区安排众多人力防控疫情,同样有交叉感染的风险,“如有自动化识别工具,意义就很大。”

  因疑似感染被送入院

  书芮、南歌和尘埃分享了各自经历和对疫情的感知,团队也很快明确了研究的方向:通过热成像识别等技术,在社区、机场和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实现对佩戴口罩和体温的“无接触监测”。

  “算法可以无接触完成,但上线到产品中还需要与硬件进行结合才行。”深处杭州的“三个火枪手”中,尘埃最早被解除隔离,能出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硬件设备。

11.jpg

阿里安全高级算法专家书芮在家隔离期间进行产品研发

  疫情实时发生着变化,复工大潮也可能说来就来,留给团队的时间并不多,必须加快研发进度。

  “我们只能以远程电话会的方式讨论很多细节,要综合考虑口罩佩戴、人流密度等因素,方案必须足够轻量化,现实中还要能快速部署。”南歌每天除了吃饭时间,基本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马不停蹄地推进研发。

  书芮是团队算法能力的负责人。然而,在隔离的第5天,也就是项目正式开始的第3天,他突然病倒了。

  2月4日,书芮开始发烧。“我以前从来不发烧的,只有一次急性胃溃疡的时候才发烧,这时候就真的开始慌了。”

  2月6日,120把他送到了杭州市新冠病毒定点收治医院。在这里被隔离了两天,咽试纸核酸检测做了两次。

  最终,书芮被确诊为普通感冒,拿着两盒消炎药被送回了家。             

  回家之后,书芮又接着烧了两天。虽然内心充满了“我可能被感染了”的恐惧,但作为整体算法能力的负责人,他还要全力以赴的工作,“进度不能拖,要让更多人尽快受益。”

  “让人群安全地流动”

  2月12日,阿里安全技术总经理钱磊对外披露了团队的研究进展。从2月1日开始,被分别隔离的三个人和团队一起,只用了11天的时间,赶在复工季之前打造出了疫情AI防控系统,目前已经在盒马门店上线使用。

22.jpg

阿里安全算法专家南歌与团队成员在隔离期间11天开发出疫情防控系统

  据了解,这一系统还可以快速部署在社区、商场、机场、火车站等人群密集场所,能同时对多人进行精准测量体温、佩戴口罩识别、帮助预警和追踪高危人群。

  在工程师们看来,安全AI的技术之力,不仅能解决疫情防控的危机,也在化解人们内心深处对未知的恐惧。

  尘埃感叹说,这是自己第一次做跟社会切实相关的事情。

  南歌在被隔离期间,社区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体温和身体状况,他认为,控制疫情最重要的就是在家隔离。

  曾经抱有相同观点的书芮,最近对疫情防控有了新的看法:停止人群流动,可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何让人群安全的流动,或许才是我们这项工作最大的意义。”

  三个安全工程师,一个是湖北人、一个是湖北女婿,还有一个曾在湖北上过大学。他们在疫情期间和这片土地再次发生关联,也用他们独特的方式诠释了安全的真正含义。

  书芮说,当年在武汉求学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老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叔子说的一句话:“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残缺的。”他希望能在疫情结束后,回到武汉吃碗地道的热干面。

  尘埃在杭州待得久了,已经不太会讲湖北话。村里的老房子多年没人住了,过了这段时间,他想陪父亲回去,一起看看屋后长成林子的那棵老树。

  南歌的愿望很简单,只想带着孩子在小区的草坪上狠狠地打个滚。

责任编辑: 连晓佳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

2月12日,阿里安全技术总经理钱磊对外披露了团队的研究进展。从2月1日开始,被分别隔离的三个人和团队一起,只用了11天的时间,赶在复工季之前打造出了疫情AI防控系统,目前已经在盒马门店上线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