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企业新闻 

从破产重整到纳税大户 庄吉起死回生的奥秘是什么?

2019-04-15 07:43:48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钱祎 戚祥浩 通讯员 陈如良 汤婧婧

一身笔挺的西服,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庄吉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邦东每天穿梭在位于温州市平阳县昆阳镇的工厂里这家曾经年销售额20多亿元的温州民营企业,正重现往日的生机。吴邦东从前没有想过,从辉煌到破产,再从破产到重整,这段传奇经历会发生在自己打拼了23年的企业上。

zjrb2019041500008v01b003.jpg

庄吉的智能化车间,工人们正在繁忙劳作。

  浙江在线4月1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钱祎 戚祥浩 通讯员 陈如良 汤婧婧)一身笔挺的西服,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庄吉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邦东每天穿梭在位于温州市平阳县昆阳镇的工厂里,为产品生产销售等事宜忙碌。从各地源源而来的订单,通过智能化配件,成为各具特色的个性西服,一周左右就能送到顾客手中。

  这家曾经年销售额20多亿元的温州民营企业,正重现往日的生机。吴邦东从前没有想过,从辉煌到破产,再从破产到重整,这段传奇经历会发生在自己打拼了23年的企业上。

  对于这家温州老牌服装企业,许多人并不陌生。4年前,这家曾经响彻大江南北的“明星企业”因负债18亿元无力偿还,已递交破产申请,案件进入司法程序。4年后的今天,在历经政府果断出手、法院精准对接、企业创新自救等一道道艰难曲折的关口后,庄吉依然活跃在温州的大街小巷和全国不少城市,不仅开出了一批全新概念的旗舰店,还大力发展“互联网+”销售,自重整成功后的2016年起就一直是平阳县民营企业中的纳税大户。

  这段经历,亦被写进了“全国破产审判十大典型案例”,为其他破产民营企业提供了转型借鉴。不久前,温州中院公开披露了自该院2015年被确定为全国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法院以来创新审理的破产典型案件,庄吉集团4家公司的破产重整案就在其中,再度引发社会的热烈关注。

  春日暖阳中,记者来到正火热生产的庄吉公司,并一路走访温州中院和温州相关政府部门,探寻庄吉起死回生背后的奥秘,希望能为正在大力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的地方和部门提供有益借鉴。

zjrb2019041500008v01b007.jpg

2017年10月,最高院、省高院、温州中院和温州相关政府部门调研庄吉破产重整情况。 本版图片由温州中院、庄吉公司提供

  第1关

  抉择

  千钧一发之际政府救或不救?

  3月下旬,记者见到吴邦东时,他正在生产车间里认真察看。这里灯火通明,劳动场面一片火热:自动化的流水线旁,工人们正在为西服定制个性配件,制作完的成衣整齐码好,等待快递配送……

  “庄吉的重生,经历了好几个重要关口,每次都惊心动魄。”话虽这么说着,但讲起过去的故事,如今的吴邦东已十分平静。他从容地坐下喝了一口茶,向记者缓缓道来。

  上世纪90年代,提起庄吉,在温州几乎无人不知。大街小巷看到服装店,走进去看到款式新潮的西服,翻吊牌,基本就能看到庄吉两个字。从1993年进入服装行业后,庄吉成为国内十大男装品牌之一,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庄吉主推的商务休闲西服概念,曾为企业带来20多亿元的年销售额。

  随着服装主业不断壮大,庄吉开始拓展其他业务,投资了并不熟悉的造船产业。但这种盲目性,为之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就在如今庄吉的工厂,吴邦东等人见证了7年前的那场“生死战”。受整体经济下行影响,庄吉投入造船业的资金血本无归,更引发了银行信用危机,陷入资金链周转困境。

  一时间,社会上流言四起,庄吉濒临破产边缘。在立即开展自救的同时,庄吉求助温州市政府,请政府帮忙协调银行。然而,18亿元的巨额欠债,终让自救行动无力回天。

  2015年2月,温州中院受理了庄吉集团4家公司的破产案件。吴邦东第一次感到茫然失措:庄吉真就这样完了?

  同样的问题也抛到了当地政府的面前。由温州市金融办牵头的风险企业帮扶和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办,紧急召集了税务、公安、国土、住建、工商等10余个部门召开联席会议:庄吉,救还是不救?

  “大家都觉得,庄吉品牌传承了26年,是温州服装形象的老牌子,没了太可惜。”对那次联席会议,处置办综合协调组组长卓朝华记忆深刻。

  况且,庄吉服装主业经营良好,是涉猎造船业拖垮了整个企业。“优质资产或许还能盘活。”因此,会议成员达成了“破老板不破企业”的共识。

  要救,就得先定下制度。通过4次联席会议的热烈讨论,4个会议纪要相继形成,对重整企业信用修复、政策帮扶、银行账户变更、涉税业务办理、工商登记等一系列问题制定了操作指南,并通过竞争方式选拔企业破产重整管理人,帮企业渡过难关。

  就在同一年,温州中院成为全国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法院,成立了专业的破产审判庭。看完卷宗后,新上任的庭长方飞潮提出:“庄吉负债很高,关联公司之间关系复杂,要快速推进破产程序,必须在保持优质资产的同时,对不良资产同步割离。”

  随后的3个月内,庄吉4家关联公司中的3家被合并重整,一家被注销清算,庄吉组建了债权人委员会,37个债权人集结到位。庄吉破产重整之路迈出的第一步,也打破了温州民营企业破产重整机制创新上的“空白”。

  在这期间,没有债主上门逼债,没有员工聚众闹事。相反,庄吉的管理层和上千名员工基本都留了下来。默默关注着企业破产重整进展的吴邦东,眉心也渐渐舒展。他明白,只要保住了品牌,保住了员工,庄吉还会迎来曙光。

zjrb2019041500008v01b004.jpg

2017年4月,温州乐清法院法官到破产重整企业了解相关情况。

  第2关

  博弈

  利益错综之下如何抽丝剥茧?

  现在和记者交谈时,吴邦东十分感慨。去年3月6日,庄吉集团有限公司4家公司破产重整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破产审判十大典型案例”。同年11月23日,他代表浙江经历破产重整的民营企业负责人,赴北京参加了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破产重整企业座谈会,在来自全国的法院和企业代表人面前,分享了这一路走来的坎坷与经验。

  债权人委员会组建后,工厂没有停工,员工依旧上班,破产风波似乎已如过往云烟般淡去。实际上,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博弈才刚刚开始。

  破产重整程序中,最核心的内容是制定企业重整计划。这个计划,需要债权人委员会半数以上人员表决通过,且这些人能代表的债权额要占总债权额的三分之二以上。

  2015年5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当时的会议室里,围坐在一起的37个债权人吵开了——有的不同意重整,有的不发表意见,还有的不理解为什么要破产。政府指定的庄吉破产重整管理人、京衡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任一民坐在席间,仿佛脑袋上挨了一记闷棍,他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无比艰辛的博弈”。

  “最多只有9个月的时间!”熟知破产相关法律的任一民很清楚,如果在破产申请提交9个月之内,重整计划不能顺利通过,企业将直接进入清算程序,庄吉将彻底从市场上消失。

  面对每一个债权人不同的诉求,要协商一致谈何容易?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接一个令人苦恼的敏感问题:庄吉还有多少资产?企业重整后能否继续维持正常运营?

  若要保住庄吉,招募新的投资人,此刻迫在眉睫。质押了土地、房产后,庄吉的资产仅为4亿元,让许多企业望而却步。

  任一民团队在尝试多种方案后,把目标紧盯于曾注资庄吉的济宁如意投资有限公司。紧接着,他和团队多次往返山东,与对方公司高层进行一次又一次深入的洽谈,最终说服对方成为重整投资人,注资合并重整庄吉被保留下来的4家关联公司。

  然而,一些债权人仍反对重整计划。“主要是一些制度上的碰撞。”温州中院执行庭庭长陈成荣说,破产法出台后,相关部门的配套制度却没有跟上,“债权人中有18家银行,地方上没有审批权限,比如温州市一级的银行要到省行报批,省行要到总行报批,流程上十分复杂。”

  “还有一个原因是,破产程序进展较慢,即便企业重整成功,也要冒很大风险。”一名长期接手破产案件的法律界人士说,“因此,金融机构的债权人普遍倾向于直接对资产执行拍卖。”

  为说服这部分债权人,任一民团队与各家银行代表等前后召开了几十次沟通会,对问题层层抽丝剥茧,并为他们明确算出了一笔“明白账”:若企业直接拍卖资产,清偿率只有0.6%;重整后,清偿率至少在6.5%以上。

  使所有资产公开透明、对重整未来科学研判、合理权衡多方利益……是任一民等人最终谈判成功的筹码。2016年3月,温州中院裁定庄吉重整计划通过。

  多方合力之下,庄吉走过了破产重整最危急的时刻,等待它的新考验也开始了。

zjrb2019041500008v01b006.jpg

破产重整后,庄吉开出多家全新概念的品牌旗舰店。

  第3关

  重振

  脱胎换骨之后守业还是创业?

  如今,走在温州的大街小巷,依然可以看到“庄重一身、吉祥一生”的广告语。这个传承了26年的西装品牌,自重整成功后的第一年,即2016年,就一直成为平阳县的第一纳税大户。截至2018年底,庄吉已缴税9000多万元,在当地民营企业中名列前茅。

  涅槃重生后,守业还是创业?面对这个问题,庄吉的选择是:二次创业,重振声誉。

  记者跟着吴邦东参观了庄吉1万多平方米的自动化智能工厂。这里的智能数据运营中心能监控生产的每一道工序和细节,使高端定制的个性西服也能实现批量化生产。每名一线员工的手中,还有一张智能卡,可根据订单细节进行服装自动配件,大大节省了劳动力。公司还把主要销售业务拓展到了互联网上,产品出口10多个国家,销售额每年都在增长。

  这些年的磨砺,已让庄吉人更清醒,更沉着。

  重整后的庄吉,不断自我“闯关”,盘活优质资源,专注主业,坚持创新,改造提升了全国200多家品牌专卖店,还在温州市区开出了多家全新概念的旗舰店。

  新店展示了庄吉最新的品牌形象,产品层次丰富,时尚元素更多,其中智能定制成为一大亮点。消费者只需在专卖店或网店打开智能电脑系统,就能自己选择服装面料、款式等,还能标注名字等独属个性符号,体验更直观、立体。

  “如果我们只以恢复‘老庄吉’为目标,固守老‘家业’,走的还是老路子,难以创业创新。”吴邦东说,新时代的传统服装产业不仅要专注主业,也要与时俱进,跟上“互联网+”“机器换人”“腾笼换鸟”的脚步,积极探索转型升级。

  在重拾信心的同时,庄吉人也清醒地认识到,要彻底实现脱胎换骨,还有很多坎要迈,面临不少新挑战。

  庄吉服饰有限公司财务经理林宝颖,一直忙碌着新旧公司交替过程中的资产过户、设立会计账簿等事项,新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还面临交割问题。“名称和税号是一样的,法人和股东不一样,如果原公司的涉税业务没有依法办理,会直接影响新公司的下一步经营。”林宝颖说。

  此外,银行征信问题也是新公司的担忧之一。企业重整前的不良记录,会记录在重整成功的企业上,造成新企业难以融资、不能进行项目招投标等。“这些问题,还需要通过府院联动机制来协调解决。”方飞潮说,目前经过温州市政府和法院的协调,中国人民银行已为包括庄吉在内的破产重整成功企业在征信系统中备注“大事记”,相关信息更灵活变通,原有的失信记录被隔断。

  温州市政府同样关注着庄吉的发展。“庄吉是温州民营企业中的重点企业,也是‘明星企业’,为当地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它破产重整的成功案例,将为其他企业提供借鉴。”温州市委相关负责人说,“我们将持续深入开展‘三服务’活动,为企业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员工们的热情,如今随着企业不断创新而高涨——

  “原来一套高端定制的西服要做35天,品质更精细的要做半年,科技投入后只要7天就够了。”

  “以前工作费时费力,现在生产方便智能,大家的待遇也提高了。”

  ……

  在众人的期待中,庄吉的未来已一点点亮起来。

责任编辑: 徐光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