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产经新闻 

清库存、缩减订单 暖冬里的羽绒有点冷

2020-01-10 10:00:46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潘婷婷 实习生 周雨菲

  前几天,杭州遇到超级大回暖,温度一路飙到25.5℃,还打破了1951年以来1月上旬的历史同期最高纪录(20.8℃)。

  火热的天气,让不少人换上了轻薄的夹克、大衣,不过这样的情形也让羽绒服商家增添了几分“寒意”。今年入冬以来,杭州天气一直偏暖,作为抵御寒冷的羽绒服会遇“冷”吗?

  羽绒服低至150元一件

  年前商家们花式折扣清库存

  “羽绒服亏本大甩卖,150元一件!150元一件!”“羽绒服买一送一,进来看看!”距离春节还有半个多月左右,乔司一带的服装市场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商家店门口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羽绒服。

  到了年末折扣季,除了批发市场,各大商场的商家们也拿出花样促销清库存,尤其是羽绒服。

  这几天,记者在武林银泰门口看到SMITHPOLOV休闲男装品牌正在做羽绒服促销,一名服装营业员表示,以前一件羽绒服打8折已经很大折扣了,现在部分款式做促销,现场打3折,专柜价是3000多元,打完折价格在1000多一件,买的人也不是很多。

  武林银泰B馆二楼,价格部分服装品牌羽绒服折扣力度较大,在5-6折的样子。不少商家还推出折上折,比如FEIZI菲姿女装品牌的羽绒服在8.8折基础上,叠加折扣,购买满400元减100元,还有些羽绒服折扣比较坚挺,比如波司登,折扣在7-8.5折,“天气暖,羽绒服卖的就不好,冷一些,买的人就多了。”武林银泰某品牌的一销售人员说。

  每年到了快过年前夕,商家们都抓紧时间清库存,乔司批发市场一工厂店负责人说,“之前羽绒服特价特别多,这几天估计员工都放假了,都没了,这眼下马上要过年了,这是最后一波清存货的机会,卖不掉囤在手里,到了明年就是旧款存货,很难卖。”

  清库存,不少都是亏本卖的,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件羽绒服一般需要120克到150克的羽绒原料,根据市场浮动,按照30万一吨的进货价,一克3毛钱,成本在40元左右,人工费每条羽绒服80-90元,加上面料、内胆、里布、拉链、辅料等成本,远远超出150元。

  服装品牌商提前缩减羽绒服订单

  羽绒原料价格同比下跌近四成

  暖冬来了,消费者不买账,整个羽绒行业都会受到了冲击,服装品牌商、原材料商首当其冲。每年服装品牌会根据市场反馈、天气等各种综合因素,对部分产品做预测销售,做下一年度产品生产计划。

  杭州简悦服饰有限公司陈发介绍,华丹尼女装品牌2019年羽绒服的打版和生产有调整,版式上从原来流行的大毛领改成了中长轻薄款,生产量上从5万件缩减到4万件,比2018年少了两成。

  同样,国内某休闲服装品牌男装部的负责人也介绍,2019年在服装生产上,对羽绒服生产的比重进行了缩减,占比在5%左右,目前,销售情况跟预期差不多,库存比较少。“暖冬羽绒服销量肯定大不如前,生产数量少也是为了防止压货,有大量库存,相反,如果供不应求,他们可以再增加补货订单,相对不会太被动。”

  市场“遇冷”,对原料供货商来说是最致命的打击,也就意味着服装品牌商进货量会大大锐减,羽绒价格卖不起来,一路走低。

  杭州萧山是世界羽绒之都,市场上70%的羽绒原料出自这里。浙江三星羽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三星)就是其中一家原料商。

  浙江三星是一家老牌羽绒企业,1988年创办,扎根羽绒行业31年,其中企业七成业务是销售羽绒原料,三成是羽绒加工、自主品牌销售。

  浙江三星常务副总经理毛凤伟介绍,2019年市场价有不小的波动,鸭绒价格300元/公斤,鹅绒价格在600元/公斤,相比2018年,下跌不少,去年鸭绒价格在420-460元,鹅绒价格在720-750元。

  价格一降,采购的品牌商最敏感,陈发说,2019年的采购价明显便宜了,25万元一吨,2018年是40万元一吨,成本少了近四成,对于他们来说省了很多钱,但同样,随着市场变化,2019年采购量也随之减少了。

  有业内人士透露,面对一路看跌的羽绒原料价格,不少生产企业都保持着谨慎的态度,表现在不愿大量囤积羽绒原料、大量签单。一些采购商把一次性下单的订单改成一批一批下单,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羽绒制品企业接单的积极性。

  原料商提前抢占羽绒被市场

  羽绒服品牌企业走时尚、年轻路线

  面对这样的市场行情,羽绒行业的部分企业也开始布局起了新市场。

  作为羽绒原料供应商的浙江三星,把目光放在了打造自主品牌的羽绒被上。“这是一块没有被开发的新蓝海!”说到这个话题,毛凤伟非常激动,他举了一组例子,“羽绒被在国外普及率很高,像在日本,羽绒被的拥有率高达120%,简单来说,就是每个日本人都有超过1条羽绒被;在美国羽绒被霸占了87%的市场份额,欧洲也高达70%,但是在中国还不到5%。”

  早在几年前,浙江三星就开始做羽绒被的线上销售,“2017年,在众多原料供应商中,我们的羽绒被销售拿下天猫冠军,但相比寝具市场,我们的销量远远不够。”毛凤伟说,他把这个原因归结于品牌知名度不够。

  为了打开羽绒被市场,他们打算从线上转到线下,把羽绒被搬进深度睡眠体验中心,“我们将在今年4月推出850平方米的深度睡眠体验中心,模拟家中20平方米的卧室,在这里,不仅可以提供全方面的睡眠方案,还可以购买各种寝具、床垫、全套的智能设备、睡眠医疗课程等。”

  不少家纺行业也加入了这场抢夺战,罗莱家纺就是其中一个,罗莱家纺羽绒被用无人机运输创造了最长纪录的无人运输的最新吉尼斯纪录,也成了时下的热门话题。

  与此同时,像不少羽绒服品牌企业也在转型升级、布局新市场。在我国羽绒服市场中,排名前五的品牌分别是波司登、鸭鸭、雪中飞、雅鹿和雪伦。国产老大哥波司登带头转型,2010年曾推出“四季化产品”战略,但经过几年调整却屡屡遭到碰壁,这几年重新推出新战略:清理库存、调整业务重点、主力品牌年轻化转型,品牌向时尚化、个性化、多样化方向发展。

  产业提档、上下游企业转型 中国羽绒市场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对于中国羽绒行业如何发展得更好?不少国内羽绒行业资深专家也提出不少观点。

  中国羽绒工业协会信息部负责人祝炜说,中国羽绒市场中,羽绒服装占比很大,可以说它的好坏起了决定性因素。这几年中国羽绒服行业受到了不少外部环境的影响,国外高端羽绒服品牌的热销,带动了国内羽绒服市场的转型和消费升级。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市场,但我们看到国内消费者对于羽绒服的品质和价格都有了新的认知,对高端羽绒服市场有消费热情,整个羽绒服产业迅速提档。”祝炜说。

  据中国服装协会数据统计,2018年我国羽绒服市场规模约为1068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0%以上。随着消费升级,预计2020年中国羽绒服的市场规模将达1382亿元。

  外部冲击的同时,消费群体和需求正在发生变化,“消费主力是90后、95后,他们对时尚追求远大于保暖,市场上的羽绒服款式也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变得更个性、更轻薄、有设计感,消费市场发生改变,市场的服装品牌也在转型,除了传统的羽绒服品牌,快时尚、体育品牌、休闲品牌,都挤入羽绒服市场,推出能满足多种生活场景和功能的服装。”

  整个行业都在往高质量方向发展,在企业转型过程中,实力较强、品牌效应较好的大型企业不断调整产品结构,市场份额持续扩大;实力较弱,创新能力较低、依靠价格竞争的中小品牌市场份额逐步被吞食,陆续退出市场。

  除了服装品牌,像原料供应商也在谋求企业破局向高品质发展,浙江三星就在此前发布了一套“绒佳”羽绒追溯系统(DOWN PLUS),这套系统汇聚在一个小小的缝标上,扫一扫二维码就能看到羽绒的批次、产地、认证、品种、护理等信息,就像读一款产品“说明书”一样。

  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秘书长蒋于龙介绍,2018年中国羽绒原料的年产量超过40万吨,年出口创汇近40亿美元,占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国外知名品牌的羽绒服装、羽绒寝具很多都是在中国生产,以2018年日本进口羽绒被的数量为例,中国制造占89.7%。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海关数据来看,我国羽绒市场的出口稳中有升。

  “除了全球市场,中国国内羽绒市场随着主力消费群体及需求的变化,市场潜力愈发增强,比如高品质的羽绒服装、羽绒寝具,市场仍有很大的开发空间。”蒋于龙说,为了维护行业的健康发展秩序,中羽协近年来重拳整治市场乱象,推出了多项团体标准扶优限劣,或针对高品质产品,或针对行业出现的新型造假手段,对国家和行业标准起到很好的补充和完善作用,有效推动并引领了羽绒市场的高质量发展。。

责任编辑: 庞舒青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

前几天,杭州遇到超级大回暖,温度一路飙到25.5℃,还打破了1951年以来1月上旬的历史同期最高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