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产经新闻 

从买买买到租租租 一位90后杭州姑娘的消费观

2018-06-22 08:27:00 来源: 都市快报

用的是iPhone X出门背的是PRADA。去年秋天,童夏开始尝试共享租衣App,在一个名叫“衣二三”的应用上,她每月花499元,一个月租3至4次衣服,平台会负担来回的运费并清洗衣物,她不用担心花钱租来的衣服会过时过季,更重要的是这解决了她焦虑的衣物收纳问题。专家:在童夏所代表的“租一族”消费群体的背后,是围绕“租”展开的创业企业,它们如雨后春笋一样地在发展,成为一个热门的创业方向,越来越多的行业加入到信用免押租赁的服务场景,包括租房、租车、共享单车、便民服务、服装、数码设备租赁等多个行业。

rB4AiVssEgGAXqO1AAEbNnsfppc242.jpg

  住的是高档单身公寓

  用的是iPhone X 出门背的是PRADA……

  但这些都是租的

  我在长租公寓采访时认识了一名租客——94年生的漂亮姑娘童夏,她意外地给我打开了另一个新生代消费观的话题——童夏的朋友圈里全是光鲜亮丽的生活,但一切都是租来的。她租住在一个月5000多元租金的高档单身公寓里,摆弄的那些数码潮品、手上的iPhone X、用的奢侈品包包、穿的衣服都来自各个租赁平台,并且每月为此花费在3000元以上。

  童夏所代表的“租一族”,只是多元化90后中的一部分人,他们“花费两三千过得像月入三五万”,但就是这一部分人的需求,背后催生出围绕“租”展开的创业企业,正如雨后春笋般发展,成为当下热门的创业风口。

  凯文·凯利在其《必然》一作中,谈到人类未来的一个重要趋势,即未来的人类对于商品只需要更多的“使用权”,而非“拥有权”。从这个角度来看,正在与老一辈消费观碰撞的这些年轻人,只是提前到达了未来?

  租衣服: “解决了我焦虑的衣物收纳问题。”

  对于买衣服,童夏已经有了收纳恐惧症。

  在大学时做过网络模特的她,对衣物非常挑剔,对买买买非常狂热,但大部分衣服穿了一两次就被她嫌弃,每个月为此的花费都在数千元。“买买一时爽,收纳火葬场”,就为了收纳那些闲置的衣物,童夏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专门作为她的私人衣帽间。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去年。她租到了滨江的“群岛”网红公寓,租住在这里的大多是艺术青年,根据房型不同,租金在3500-6000元/月不等。“房间只有50多平米,但我花了很多精力把它布置得非常梦幻,舍不得用那些无尽的衣服把这里塞满,于是我扔掉了那一屋子的衣服,却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童夏的书桌上放着一本日本山下英子的《断离舍》,书里面她最受用的一句话是,“断舍离在行为上要先学会‘舍’,也就是把不需要的东西全部扔掉。舍的秘诀,就是完全地以自己为中心,并且以当下为时间轴。”

  去年秋天,童夏开始尝试共享租衣App,在一个名叫“衣二三”的应用上,她每月花499元,一个月租3至4次衣服,平台会负担来回的运费并清洗衣物,她不用担心花钱租来的衣服会过时过季,更重要的是这解决了她焦虑的衣物收纳问题。“比起以前购置衣服的大开销,499元确实很划算。”

  放弃租衣服:

  “遇上喜欢的衣服,我还是想要拥有。”

  但在使用了半年共享租衣后,她最近打算放弃租衣服了。我第一反应是她担心衣物的卫生问题,而童夏倒是把这个看得很淡,“在商店里买的衣服也可能是别人试过呢。”让她放弃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喜欢的衣服经常已经租出去了,这让她的选择余地小了很多;二是因为有一次她点开一件衣服的用户评价,有一个用户的照片是童夏不喜欢的长相类型,“一想到我可能和我不喜欢的人穿了同一件衣服,我对这件衣服的好感度也降低了”;第三个原因是,断离舍真的没那么容易,“遇上喜欢的衣服,我还是想要拥有”。

  租奢侈品:

  “满足我的虚荣心嘛,又不用担心负担。”

  从事时尚行业的童夏对奢侈品也很痴迷,但以前重金购置却换来快速过季,所以大牌包包、手表的租赁也是她非常着迷的,“满足我的虚荣心嘛,又不用担心负担”。最近,童夏刚租了一个PRADA的贝壳包,“这款包包的市场价在12000元左右,租金是一天50元,我下周要参加一个朋友的派对,租了一个星期350元。” 童夏还告诉我,芝麻信用超过670分及以上是能够免押金的,否则是需要支付商品市场原价的押金。

  租数码产品:

  “那些数码潮品如果统统买一遍,

  我肯定要破产了。”

  在童夏租赁的商品中,使用率最频繁的是她手上的iPhone X,“iPhone X刚上市还租不到,三四个月后,我在‘享换机’上租的,拿到手的是一台新机。” 一台iPhone X的市场价为8388元,租赁价格是488元/月,一年起租,每个月还要支付28.25元的意外保障服务,一年总租金为6195元,对每年都换苹果新品的童夏来说,这中间还有2000多元的差价。“租赁让我不用为一台手机的残值费心,很让我心动。”至于手机里的个人信息安全,童夏说,恢复原厂设置就可以了。

  “那些数码潮品如果统统买一遍,我肯定要破产了。”童夏的另外一些数码产品的租赁都是有针对性的。比如,最近她请了一些朋友来家里看世界杯,租了一台VR一体游戏机和任天堂switch游戏机供朋友们玩;正准备出国旅游的她,租了一台Lumix 单反相机、GoPro运动相机,还有移动Wi-Fi。

  每月3000多元的商品租金和5000多元的房租,童夏觉得并不算多。除了自己的收入不错,她也非常习惯于“信贷消费”。跟老一辈相比,童夏所代表的这一代年轻人特别不怕贷款:贷款旅游、信用卡消费,几百元的网购都能用支付宝花呗、京东白条,“花明天的钱,享受今天的生活”。

  不管是“租”还是“贷” 都是冲动型消费

  专家:

  在童夏所代表的“租一族”消费群体的背后,是围绕“租”展开的创业企业,它们如雨后春笋一样地在发展,成为一个热门的创业方向,越来越多的行业加入到信用免押租赁的服务场景,包括租房、租车、共享单车、便民服务、服装、数码设备租赁等多个行业。日前,品牌家电租赁平台“淘租公”宣布完成1760万元Pre-A轮融资、互联网租赁平台“白租”日前宣布完成百万美元Pre-A轮融资,在此之前,专注于智能硬件租赁的“机蜜”获得了66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在这个风口下,一个主要的推动力就是信用免押金。

  点开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如果你的信用达到一定的数值,能实现免押金租赁的行业涵盖方方面面。那么,到底是哪些人的选择?谁正在过着“租”来的生活?他们又喜欢租什么?芝麻信用之前作过一份有趣的调研,发现有73%的用户对租赁持开放态度,其中一、二线城市的人更乐于接受租赁。在选择租赁的用户中以女性居多,女性从“买买买”转型到“租租租”。这些“租客”以95后、学历高、未婚无房的学生和白领居多。他们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紧跟潮流时尚。互联网租赁平台“嘿租”的数据显示:租赁的用户年龄层在18到25岁;教育程度中本科占比65%;Iphone X、switch游戏机是最受欢迎产品。

  “从动荡、物资匮乏的年代出来的一代人,不太会有这样消费观。而这一代年轻人比较有安全感,他们一直生活在物资富裕时代,所以他们不会为长久考虑。租和贷都是把现在的快乐最大化,看似花费更少,实则都是冲动型消费。”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系主任周欣悦表示。

  上个世纪60年代,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米切尔做了一个考验儿童耐心和意志力的“棉花糖实验”,成为心理学界最著名的实验之一。

  当时研究人员告诉孩子:“盘子里有一颗棉花糖,如果马上吃,只能吃一颗,如果等十五分钟后再吃,我会再奖励你一颗,你就可以吃到两颗,这个由你自己决定。”

  说完,工作人员就出去了。

  房间门关上后,三分之二的孩子迫不及待地把棉花糖吃了,只有三分之一的孩子忍到了最后。

  这个实验最吸引人的部分,是研究人员对这些孩子进行了几十年的追踪和研究。

  他们发现,那些能够为获得更多的棉花糖,坚持忍耐更长时间的小孩要比那些缺乏耐心的孩子成绩更优异,有更清晰的人生规划,与朋友相处更融洽。直到2010年,结果还是像之前一样令人惊讶,那些没吃棉花糖的孩子仍旧具有更好的人生表现而且获得了成功。

  让小孩子在美味的棉花糖面前等待十五分钟,其痛苦程度堪比成年人的购物瘾犯了却忍着不买,烟瘾犯了却忍着不抽烟一样。对任何年纪的人来说,自控都是一项挑战。

责任编辑: 庞舒青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