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经济报道 > 产经新闻 

浙北小镇“一张床”年创税14万!到底用了什么妙招?

2018-03-27 08:37:52 来源: 温州网 记者 吕进科 谢宾祥 文 王诚 图

上月,温州市委市政府召开温州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暨全市旅游发展大会,并出台《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和《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2018年实施计划》,明确总体要求、发展目标、主要任务等。

  上月,温州市委市政府召开温州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暨全市旅游发展大会,并出台《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和《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建设2018年实施计划》,明确总体要求、发展目标、主要任务等。

  建设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民宿产业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定位“国内著名休闲度假目的地”的温州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如果要在民宿产业发展寻找一个“标杆”,浙北小镇“莫干山”就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温州现状民宿产业发展势头良好 但仍存证照不全等问题

  近日,在温州举行的2018中国两岸民宿高峰论坛透露了一组有关温州民宿发展现状的数据:自2012年乐清开出温州市首家民宿以来,截至去年底,全市共有民宿774家,拥有餐位23691个、床位10376张,其中投资100万元以上的民宿达97家。

  温州民宿产业起步不算早,但发展势头良好。温州市目前已出台了《温州市民宿产业专题规划》,各县(市、区)陆续出台各类扶持政策。比如,乐清市出台了《乐清市民宿管理办法(试行)》,永嘉县出台了《永嘉县民宿管理暂行办法》,洞头区出台了《关于促进民宿发展的若干意见》,在政策方面对民宿产业发展给予引导和支持。

  目前洞头、永嘉、苍南三地已成为温州市民宿发展集聚区,民宿数量占全市的78.83%。除了本地农户投资外,近两年随着工商资本投资迅速增加,台湾101民宿、墟舍民宿、岩海山居等一批商业性、个性化的民宿品牌也陆续在温州市落地。

  但温州民宿产业发展也存在不少问题。根据温州市旅游主管部门的信息统计,截至去年底,温州市仅有503家民宿证照齐全,仅占总量的66.55%,距离行业的规范化管理仍有较大差距。另外,公共服务配套设施、交通、与当地村民如何共存等问题,在实际经营过程中越发凸显。

  温州大学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市旅游联合会常务副会长金海峰认为,近两年,温州的民宿产业正逐步进入深度调整期,经过优胜劣汰,个性化品牌的民宿正在引领该行业的发展,温州的民宿也逐渐从景区走向了广大农村,并逐渐形成乡村包围城市的局面,且正在与农业、文创、运动、康养、会展等行业深度融合。

  委员感受:莫干山民宿创新、品牌、坚持等值得学习

  市政协常委徐亮此次随采访小组一同到德清莫干山调研乡村旅游和民宿产业发展。他最大感受是——莫干山的民宿整体水准,比温州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徐亮认为,莫干山的民宿值得温州学习的地方,一是创新有特色,无论是原生态的,还是时尚设计感的,还是结合户外休闲的,各种不同品类的民宿都能在这里找到,而且民宿的档次相对较高。这可能和当地不少民宿是由上海、杭州以及国外的设计师设计有关,而即使是本地人开设的民宿,也会借鉴学习这些优秀的民宿;其次是形成了自己的品牌。莫干山的“西坡”“裸心谷”“法国山居”等,都已形成在民宿行业的品牌价值,变成可复制可推广的产业,这就使得单个民宿可以继续做大做强;三是对这个产业的坚持。莫干山这些年涌现了不少民宿,一些民宿做了不少年,而且坚持下来了。如果一阵风式地做民宿,民宿产业也做不起来。四是做大规模和体量。莫干山的民宿面积几十亩的不少,甚至整个村都在做民宿。如果一个地方只有几家民宿,特别是游客旺季时,很难容纳和消化大量游客,这样就很难做大产业。

  他山之石

  相比之下,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镇的民宿产业可以说是蓬勃发展。这个浙北小镇到去年底拥有约690家民宿,去年全年旅游人数246万人次、旅游收入24.51亿元。其中“裸心谷”民宿,去年一张床贡献税收14万元。

  莫干山被CNN称为“除了长城之外,15个你必须要去的中国特色地方之一”、被《纽约时报》旅游版推荐为“全球值得一去的45个地方之一”。发展乡村旅游、民宿产业,莫干山镇究竟是怎么做的?我们走近当地两个民宿老板以及主管单位有关负责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德清80后白领辞职回乡开民宿2年间收入翻了两三倍,把生活过成喜欢的样子

  蜿蜒的山间小路,串连起连绵的竹林与村落,路上不时驶过挂着“浙A”或“沪字头”车牌的外地车辆。三月的莫干山,有些微冷。午后,莫干山镇仙潭村一处民宿内,碧绿的游泳池清澈见底,休闲的躺椅一字摆放,鲜绿的草坪生机勃勃。沈晓琳缓缓从躺椅上爬起来,伸了伸懒腰,开始准备接待下午的客人。

  2016年3月,27岁的仙潭村人沈晓琳辞去在德清县城的工作回乡创业,将父亲开的毛笋加工厂改建成精品民宿——“莫干山·清栖”。

  “开民宿和在企业上班,真的差别很大。”沈晓琳说,她2011年毕业就在企业做财务,朝九晚五,偶尔加班,生活过得波澜不惊。2016年,她看到很多同村朋友都回老家开民宿,而且生意十分红火,她也有点心动,于是和家人商议决定将家中开了20多年的毛笋加工厂改建成民宿。

  沈晓琳的父亲筹措了500万元的改建资金,沈晓琳从上海请来设计师为民宿设计专属风格。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毛笋加工厂被推倒,一座现代简约的民宿拔地而起。

  2016年国庆节,清栖开始试营业。简约清雅的清栖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游客,越来越红,甚至吸引来了不少明星前来体验,清栖的前台上摆放着一张沈晓琳和明星李治廷的自拍。沈晓琳回忆,“去年5月份,李治廷带着团队来住过一天,包下了所有房间。10月份,东方卫视的《青春旅社》综艺节目经过多方挑选后,最终决定在我们这里拍摄。”

  红火的民宿生意为沈晓琳和家人带来了不错的经济回报。清栖目前共有15间房,每间房价在1000元左右,淡旺季会有微调。沈晓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周末基本满客,大致三四年时间就能收回成本。以前我在企业一年工资只有5万元,现在收入比之前翻了两三倍。”

  近几年,源源不断的人气唤醒仙潭村的活力,民宿产业方兴未艾。目前,仙潭村共有120多家民宿,其中30家左右是高端民宿,成为浙北地区民宿集聚度最高的地区之一。仙潭村当地人开的民宿已占八成以上,一半以上的村民经营民宿或从事与民宿相关的工作,大量村子里原本走出去的年轻人回村就业创业。

  上月4日,2018莫干山年俗文化节期间,德清莫干山镇仙潭村旅游景区集散中心和返乡创业基地正式挂牌成立,全国首个村级返乡创业协会由此诞生。“这里有清新的空气,也有如画的风光,有家人相伴,做着一份我喜欢的事业,生活的幸福感前所未有,我终于把生活过成了喜欢的样子。”沈晓琳说。

  上海姑娘在莫干山间建起一座“可居住的博物馆”

  随着民宿业的兴起,轻奢而带有艺术感的民宿也在莫干山出现,芝麻谷艺术酒店就是其中一家。

  该酒店位于莫干山镇筏头乡姜湾村,酒店依山伴水,独占一个小山谷,如同一颗珍珠散落在四季青笼的山林中,这家酒店也被称为“可居住的博物馆”:从大堂那幅流失国外的清朝道教组画、四兽八方案、清迈背回来的上世纪50年代的门板,再到房间内诸多艺术家的摄影作品、油画......从公共区域到房间内,5000多种家具器物,每一件都是“芝麻”姑娘费尽心血从世界各地搜罗回来的私家收藏品,或是设计师为芝麻谷量身定制的家具。

  冯阳阳是芝麻谷艺术酒店的年轻主管,一个来自河南郑州的90后小伙。据他介绍,芝麻谷坐落的这个小山谷,原本是一个竹笋罐头工厂,后来为了保护自然环境而停产闲置。2016年,一个叫“芝麻”的上海姑娘,无意中看上了这里的安静和开阔。

  芝麻谷艺术酒店的设计师王健历时1年,绘制了300多张手稿,1900多张建筑设计图纸。芝麻谷有61个房间,每个房间主题各不相同,就像是精心准备的61个时空穿越的门廊。

  冯阳阳带着记者走进主题为“不争”的房间,古旧的地毯,由伊朗家庭全手工编制,房间颜色极其淡雅,“不争反映的是一种心态,与世无争,与人无争,所以颜色不能太喧哗。”冯阳阳解释。

  “我们的美女老板最初是在丽江创立了第一家‘芝麻开门客栈’,之后在双廊和香格里拉开了两家‘芝麻开花’。”冯阳阳说,莫干山的芝麻谷艺术酒店是当地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当地政府希望我们老板能够把这个品牌带到莫干山。于是2016年花了6000多万元打造,2017年芝麻谷艺术酒店正式开门迎客。”

  从1.0到3.0,这个小镇的民宿产业业态已升级产业发展几点经验:生态保护、有担当的政府引导

  莫干山镇面积185.77平方公里,从面积来说,比永嘉县岩头镇还要小一点。去年,德清县设立莫干山国际旅游度假区,与莫干山镇政府合署办公,作为主管莫干山国际旅游度假区旅游发展的县政府派出机构。

  莫干山镇如何发展民宿产业?如何在发展产业的同时做好环境保护?未来的莫干山民宿产业如何继续升级?德清县莫干山国际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党工委委员、副主任沈耀腾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莫干山的民宿产业在超过10年的发展历程中,不断进阶升级,现在已进化到“3.0”版本。

  1.目前莫干镇有多少家民宿,目前发展情况如何?

  答:莫干山范围内约690家民宿,其中包括10多家度假酒店。莫干山的民宿,最早发源于南非人高天成在这里建的”裸心乡“民宿,他来莫干山骑车户外锻炼时发现了这个山村,当时老百姓都搬光了。于是改造了一个民居,方便自己度假。后来,来的朋友越来越多,高天成也发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就租了几栋房子,建起了“裸心乡”。再后来,他做了“裸心谷”,2017年他又做了“裸心堡”。

  从“裸心乡”“裸心谷”“裸心堡”,可以说是莫干山度假业态从1.0到2.0到3.0的版本升级。这其中的变化在于,过去莫干山的民宿讲究原生态,木头结构,甚至没有空调。再后来,民宿不光要环保和设计感,硬件也要提升了。这几年,莫干山的民宿形成自己的品牌,比如西坡、大乐之野等都形成了自己的管理团队,按照酒店标准来管理民宿,并开始做品牌输出。另外,这几年还有个新特点是新兴的民宿除了设计感,而且越来越具有鲜明的特色。比如芝麻谷艺术酒店内挂满了艺术品,还有个叫“莫干山居图”的民宿,它是一个老的大会堂改造而成,民宿内就有一个大的图书馆,大会堂的舞台改造成了一个书架,放满了书。

  2.莫干山的民宿产业和乡村旅游发展,现在有没有新的亮点和业态出现?

  答:到莫干山来的游客,相对比较高端,比较注重体验,对户外运动也比较看重。这几年,除了民宿以外,莫干山的户外活动项目也发展得不错,包括三个户外基地,一个是Discovery美国探索频道在全球落地的第一个户外运动品牌项目和户外运动基地;莫干山有个胡润山浩,这是胡润投资的户外运动基地,接下来规模要扩大,打造一个全域的户外体育小镇;第三个是久祺雷迪森庄园,属于山地越野的骑行公园。

  3.怎么保证民宿的品质,莫干山的品牌怎么保护?

  答:作为主管部门,首先我们会提高民宿的门槛,消防、环保等方面的标准提高,民宿的房子必须合法,不能超面积、超高。二是消防、食品安全等,我们的要求也很高。消防要拿到特种许可,和酒店一样,拿到特定许可后,才安装治安登记系统。

  前段时间,我们出台了《德清西部地区保护与开发控制规划》,就是它给你一个生态容量,你这个地方多少生态容量,适合开多少家民宿,多少个床位,你这个村只应该有2000个床位的,现在已经饱和了,原则上不得新增的。但另一方面,好的业态我们还是不排除。

  4.莫干山原来是个偏僻小镇,如何把它变成全世界最值得去的45个地方之一?

  答:莫干山和其他地方是有区别的,它的旅游发展主要是市场驱动,而不是政府主导。政府做的事,第一是环境保护,莫干山从2002年、2003年开始就退二进三,企业关的关、搬的搬,先把生态保护好,没有生态,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第二是当这个产业出现时,我们是以开放包容的态度,政府也积极出台一些奖励的政策,有些也是第一个吃螃蟹,比如“裸心谷”建设时,土地供地是点状供地的。项目如果整块拿地,可能要100万一亩,如果是点状拿地,只需要支付建房子所在的土地地价,减少投资商的成本,这属于政策优惠。而且有一些审批无据可依的,当时由领导牵头,做了一些规范性的程序。第三是把基础设施做好,以前“裸心谷”没有路,有了这个项目,我们把这个路做起来。

  5.莫干山的民宿产业主要的优势在哪里?

  答:主要是区位优势。我们这里到上海2个多小时的车程,上海人普遍有“莫干山情结”。莫干山上的别墅,不少都是民国时期上海的名流来建设的。解放之后,莫干山作为国有企业的疗养所,上海表现好的国有企业职工才有机会来莫干山疗养。包括前几年,民宿、度假酒店,很多都是上海人来投资、设计。除了区位优势以外就是生态的优势和一定的历史文化底蕴。

  6.莫干山镇从民宿产业起来之前就开始保护生态,2003年就开始“退二进三”,为什么会这么早重视生态?

  答:莫干山是重要的水源地,有两个水库,一个是对河口水库,它是德清县全县人民的饮用水源保护地,还有一个是老虎潭水库,它是湖州市城区的饮用水源保护地,这两个水库都在莫干山镇,都在莫干山镇的下游,主要的集雨面积就在我们这里。

  德清就这么一块饮用水源,而且发展旅游的地方。保护好生态,这是大家的共识。

  以前一度有过水质不好的时候,后来保护之后,水质就好起来了。后来,民宿发展起来,我们要求莫干山的民宿经营者,七个房间以上的民宿,安装独立的污水处理系统,7个房间以下的统一截污纳管,接到农村生活污水的管网当中。今年莫干山镇在修一条污水的主管,这条污水主管建好之后,沿线所有的农村生活污水、民宿排放的污水,都要接到这个管网当中,再通过这个主管接到县城的污水处理厂,沿线争取做到零排放。

  莫干山也在全省较早实行生态补偿机制,企业关了,老百姓增收减少了,我们通过县财政补助给镇财政来发展当地的事业。从全县来说,公益事业、道路建设等方面,都是向西部倾斜的。然后,我们有个生态补偿基金,这个钱发到老百姓手头。

  7.除了保护生态,莫干山的民宿产业发展还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答:一是借力宣传。莫干山的宣传片在美国时代广场向全球发布过,2016年还在米兰世博会上亮过相。我们有意识地去国外宣传,因为莫干山曾被CNN和纽约时报旅游版关注和报道,所以莫干山在国外有一定的口碑,做国际宣传也有优势。二是政府引导。我们推进“退二进三”,把莫干山的污染企业关光,留下来基本是零排放的企业。去年最后一批竹扇厂,其实没有多少污染也关掉了,没关的也在推动转型。现在一般项目,莫干山不让落地了,会优先考虑国际、国家级的大项目。

  8.莫干山镇的乡村旅游、民宿产业发展,给当地人带来了什么?

  答:当然是带来了增产增收。以前莫干山镇是工业为主,老百姓一部分是靠山吃山,毛竹产业,很大一部分在外打工为生。民宿产业起来之后,他们到民宿打工,或者从事和民宿相配套的产业。

  以“裸心谷”为例,“裸心谷”位于兰树坑村,整村人口700多人,有约三分之一人在“裸心谷”工作,“裸心谷”在这个村发工资一年可能有好几百万,还有三分之一在从事“裸心谷”配套产业,这是一种溢出效应。老百姓要有工作岗位,解决就业,才能增收。除了增产增收,莫干山的生态环境良好,生活宜居,老百姓住在这里也感觉到幸福了。

  现在,莫干山镇要打造“全域美丽大花园”,让每个村都是景区。接下来,我们要对乡村的一些细节继续完善。我们今年要实现3A景区50%的目标,也就是莫干山镇的18个村9个要实现创建3A景区。

  记者札记:“一张床,撬动税收十万元”温州能否出现下一个莫干山?

  从德清高铁站出发,打车约40分钟就能够到达莫干山镇。3月的小镇沿街整洁有序,建筑古朴,依稀透露着民国时期的历史韵味。

  当地的一位“万事通”钱女士给我们当起了司机。她说,2007年夏,南非人高天成从上海来到莫干山,租下4间老房子,改造后开出了第一个以“裸心”为概念的度假屋,莫干山第一代“洋家乐”就此诞生。2011年“裸心谷”正式对外营业,客房爆满,平均房价约4000元/天,平均一张床年贡献税收能达10万元。

  我们在惊讶的同时,更是感叹:不同寻常的“一张床”,背后是迅速发展起来的民宿产业。“点绿成金”,成为乡村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而目前温州地区这种量级的民宿几乎没有!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如何“变现”成为一道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考题,而发展民宿无疑是一种答案。

  3月12日至20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周江勇在永嘉县蹲点调研时指出,目前温州市民宿产业发展面临的“三道题”:乡村民宿如何跟上时代步伐、持续增加人气?民宿产业如何实现多方共赢?乡村民宿如何坚守乡村特色、彰显乡村魅力?在采访中,我们逐渐了解到,在莫干山民宿崛起的路径中,除了其自身经历的市场化进阶与蜕变之外,政府的引导与规范管理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2014年初,在当地民宿遍地兴起,回报率最高时,德清县政府颁布了《德清县民宿管理办法(试行)》,重点对民宿的建筑标准、消防配套、卫生环保等多个领域进行了详细规定。可以说,当地政府出台的这一规范恰逢其时,避免了低质量的民宿大量涌入。

  莫干山的民宿发展经验或许能给温州带来不少启示。温州能否出现下一个莫干山?让人期待。

责任编辑: 谢劼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