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天下浙商 > 浙商新闻 

《东方启动点》出版:记录真实的浙商故事

2018-10-03 09:31:18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潘卓盈

《东方启动点》近日出版,它不仅是一部浙江改革开放史,也是一部可读性非常强的浙商进化史。浙商为什么被称作“中国第一商帮”,他们为什么是浙江最宝贵的资源?

  《东方启动点》作者:胡宏伟 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记录浙江40年改革开放史(1978-2018)

鲁冠球在车间检查万向节的生产质量


  

  在32年长期追踪研究的基础上,记者出身、有着记录浙江改革开放“第一人”之称的胡宏伟,历时3年梳理写作完成《东方启动点》。这本书中,他以大量第一手史料,依循浙江改革实践的主线,在独立客观的叙事中清晰还原和解读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先行地的浙江40年变革历程。

u=1177208987,1359896059&fm=173&app=25&f=JPEG.jpg

  《东方启动点》不仅是一部浙江改革开放史,也是一部可读性非常强的浙商进化史。浙商为什么被称作“中国第一商帮”,他们为什么是浙江最宝贵的资源?胡宏伟为众多浙江改革开放40年中出现过的浙商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既有我们熟悉的马云、鲁冠球、宗庆后等成功大人物,也有很多几乎被人们淡忘的人,他们的故事组成了浙商群体真实的群像。

  1980

  鲁冠球和他的万向节

  1980年年初,钱塘江畔是满目枯黄的芦苇,江边风大,极冷,鲁冠球的心却从没有这么火热过。

  后来,鲁冠球回忆说,那一天,他作出了自己近50年经营生涯中可能最重要的决定:将厂门口的4块牌子摘掉3块,只剩1块——宁围万向节厂。

  被摘掉的3块牌子分别是:宁围农机厂、宁围轴承厂和宁围铸钢厂。

  那一年,鲁冠球35岁,他的工厂已经开办11年。他的办厂方针还是接到什么活练什么摊,凡是和铁沾上一点边的,自己的能力又可以达到的,通通都干。犁刀、轴承、铁耙、万向节,产品让人眼花缭乱。大门口的招牌终于也挂到了4块,猛一看,很是威风。

  到1980年,鲁冠球的工厂已经从7个农民增加到400来号人了,年产值也达到了令人吃惊的400万元左右。

  在浙江,1980年时包产到户已暗潮涌动,政策松动引发的变革,开始萌发出第一颗嫩芽。

  一向有着极好“嗅觉”的鲁冠球感觉,大干一场的机会来了。

  干什么?怎么干?问题还是没解决。左思右想,鲁冠球认定必须清理门户,捏紧拳头搞专业化生产。

  几乎决定了鲁冠球此后创业史全部命运的“万向节”又是何物?这个看上去并不神奇的貌似十字架的东西,是汽车传动轴与驱动轴上的连接器。因为它在旋转中可以任意地变换角度,所以被称为万向节。正是这个看上去并不神奇的万向节,将鲁冠球推上了走向世界的通天大道。

  当时还是草根创业者的鲁冠球何以这么灵光地一步登天?作出咬定万向节决定的那一刻又发生过什么?

  其实,在1980年前,鲁冠球生产万向节已经断断续续有5年多,但都属内销的低档货。真正让他痛下决心的,是那次千里迢迢的首都之行,也是他第一次首都之行。

  硬着头皮,鲁冠球迈进了北京中国汽车工业公司的大门。

  关于万向节的生产情况,老同志说,全国此时已经有56家工厂在生产万向节,产品差不多呈现饱和状态了。

  鲁冠球心里一惊,失望地夹起皮包。快要出门时,老同志突然随口说了一句话:“目前市场上饱和的万向节,是供应国内汽车生产的。国外进口汽车上所需的万向节技术要求很高。而且利润又薄,所以许多厂家不愿意生产,也生产不了。”老同志迟疑了片刻,“如果你们愿意试试,那么,无疑是为国家填补了空白,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啊。”

  鲁冠球听了这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馅饼了。

  他毫不犹豫地说:“行,我们来搞吧。”

  这下,要轮到人家老同志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在遥远的南方,在一个不知名的棉花地中的小厂子里,一个关键的决策在几秒钟内产生了——他们准备大干一场了。

王荣森

  1996

  失败的炒油客王荣森

  王荣森原名王月香,是温州最穷的文成县的一名普通女子。在温州卖过皮鞋,后来和丈夫一起跑到西安做服装批发生意。一次旅途中,她遇到了因口袋空空而陷入困境的陕西地质学院屈茂稳老师。不由分说,她硬塞给对方1500元救急。事后,为了表示谢意,屈老师告诉王月香,陕北有石油,开采利润肯定比卖服装高。再说政府鼓励民间到贫困地区投资,产出的石油国家也全部回收。

  王月香的命运就此改变。

  1996年11月18日,王月香拉上屈老师包车赶往延安甘泉县。3个月后,终于在东沟乡李湾村一带找到了出油较为稳定的油层。经专家测算,最初的3口勘探井需投资480万元。但王月香夫妇多年辛苦攒下的积蓄仅250万元。一咬牙,她跑回老家动员亲朋好友入股,费尽口舌总算凑足了480万元。

  高高的井架矗立起来了,日夜难眠的王月香干脆就把铺盖搬进钻架下的临时帐篷。

  1997年5月12日,因劳累过度中暑,丈夫蔡高锡倒在了井架旁,当天下午4时,蔡高锡即撒手离世。

  丈夫倒了,王月香没有倒下。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王荣森,她需要像男人一样坚强。

  守寡一年零两天后,王荣森的油井喷出了黏稠浓黑的原油。但欣喜若狂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竟是昙花一现。由于技术等原因,这3口井出油仅两三天便油层凝固,成了枯井。紧接着与温州一家鞋业公司联合开发的第4口探井,又因接错管子而在出油后不久变为废井。这几口井的直接损失达700余万元。

  为了翻本,为了还债,2000年,王荣森辗转来到与甘泉相邻的靖边县继续开采石油。先是投资280多万元打了一口井,油层还挺好的,不料管子被压破。再砸进148万元将井修好,但出油量少得可怜。此后的几度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接二连三的厄运,使王荣森背上了山一样沉重的近千万元债务。百般无奈之下,这位曾经的百万富翁只能到当地人家中做保姆,每月收入300元。

  王荣森最牵挂的是自己才13岁的小儿子:“我已经没钱供他读书,只能靠我70多岁的老母亲到处借钱撑着。”2002年,王荣森偷偷摸回老家一趟。等待她的是更大的打击——她的宝贝儿子早在4年前就已溺水身亡,老母亲一直瞒着她。

  2003年,据一位浙江记者报道,王荣森孤独地躺在甘泉县的一家小医院里,憔悴得几近枯槁。此后,她与所有人失去了联系。

  故事还没有完。2008年6月,当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气氛在温州愈来愈浓的时候,多年杳无音信的王荣森居然又在当地一家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出现了。这是一档关于她一个人的节目:《超越生命的力量——王荣森的故事》。她说,她已经回到温州,做些小生意,有生之年必须把欠下的钱全部还清。她没有告诉大家自己曾经过得有多苦,她说得最多的仍然是她和她丈夫的油井和梦想。

  几十分钟的节目中,王荣森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王荣森的故事并不能代表所有的浙江商人。但可以肯定的是,无数已经成功或曾经失败的浙江商人都品尝过王荣森式的辛酸与血泪。

责任编辑: 潘洁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