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250

亚运会夺金 中国电竞产业变革中迎来体育化大市场

2018-09-03 16:47:44

  历经3小时50分钟的鏖战,中国小伙在英雄联盟表演赛上以3:1的总比分力克劲敌韩国,一举夺得电竞项目的第二枚金牌。至此,中国电竞国家队在本届雅加达亚运会上的表演全部落幕。三个项目,两金一银,首次为国出征的中国电竞国家队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电竞入亚,是官方对这项运动的一种关注和肯定,更是让电竞朝体育化之路迈进了一大步。资本注入,市场扩大,行业规则日渐成熟,在中国,电竞行业如一艘巨轮平稳前进,但其究竟能否继续保持这股热潮,“远航”到何种地步,仍需要不断的努力和完善。

踏入主流体育赛事大门

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决赛现场

  一场8分钟,一场9分钟,中国电竞国家队在AoV决赛场上以兵不血刃之势,成功将本届亚运会电竞项目的第一枚金牌收入囊中。隔天,皇室战争项目选手黄成辉,经历12小时鏖战夺得我国首枚个人电竞项目银牌。8月27日结束的英雄联盟表演赛,五位小伙以3:1的成绩挑落韩国,为中国队拿下了第二枚金牌。至此,三个项目,两金一银,首次出征的电竞国家队可谓风光无限。

  与韩国的决赛前,英雄联盟官微放出了一个纪录片,题为“来自Uzi的一封信:让我告诉你电竞和游戏的区别 伤病是顶级运动员的标签”。信的开头,他说道:“能够参加亚运会,我真的很激动,这不仅是对自己的正名,更是中国电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代表国家出战。”看过比赛的都知道,作为队长,Uzi在决赛中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连拿三场MVP。

  和他一样,“为国争光”“改变固有认知”被每位选手反复提及。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第一次穿上国家队统一服装,也是一次证明电竞“正规军”身份的机会。

  今年五月电竞入亚的消息传出后,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在微博上激动地写下“电竞运动终于成为一件被主流社会认可的正经事,一切还不是太晚” 引得无数电竞粉感叹。回顾电竞在我国的曲折发展,2003年被承认为第99号正式体育运动项目,隔年却因一纸禁令重回谷底。从无人知晓到被主流认可,今年恰好是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重新定义为第78号体育运动的第十年。

  说到底,电子竞技运动是一种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本质上和其它体育项目一样,电子竞技考验选手战术策略和抗压能力,也兼具公平性、竞技性、观赏性和不确定性。

  本届亚运会上,电竞虽然还只是表演项目,但已经吸引了官方的广泛关注。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在接收采访时就曾表示,“我们想搭好一座桥梁,把刚刚成长起来的电子体育,带到主流体育的范畴里来,让电子体育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电竞产业撬动千亿级市场

  与赛场上两队间争金夺银的火热相比,雅加达亚运观众席多少显得有些冷清。据到场媒体描述,“现场大概也就一百来人,一半中国观众和一半韩国观众(当时是一场中国队和韩国队的比赛),谁的喉咙响谁的气势就大。”

  但在中国,电竞的生存环境完全不同。

  对于不少年轻人而言,电子游戏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影视明星,网红直播之后,“粉”上电竞职业联赛选手在年轻人中成为一种新潮流。截至8月31日,在新浪微博发起了“亚运会中国健儿加油榜”活动中,首次出征的电竞队队员在十强中占了七席。中国国家电竞队英雄联盟队队长Uzi更是以45万的票数,远远超过孙杨、朱婷、樊振东传统体育项目的国民选手,高居第一。

  去年,《英雄联盟》世界赛S7决赛在北京国家体育场举行,几百块的门票价格最高被炒到了上万元;今年,KPL春季赛总决赛搬进可容纳1.8万观众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创下联赛历年规模之最。数据统计,2017年 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直播观赛人次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内容观看浏览量双双突破了100亿人次。

  “粉丝经济”仅仅是职业电竞赛事收入中的一部分。依靠资本投入、市场的高度关注,电子行业产业链正趋于完善,愈发多元化。据伽马数据(CNG中新游戏研究)发布的《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预计2018年规模将超过880亿元。

  一般而言,电竞产业以赛事为中心并逐渐扩散到整个行业。相对应的,商业模式同文化产业也有些相似,依靠生产赛事内容吸引流量,通过门票、周边产品和版权费用、广告、赞助等形式完成变现。

  QGhappy电竞俱乐部创始人朱博提到,“最早的电竞赛事,赞助商多半是电脑外设和数码产品厂商,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传统品牌加入了进来。”雪碧、欧莱雅、奔驰,快消品和传统领域赞助商的加入,意味着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逐渐得到了更多的认可。腾讯集团首席运营官任宇昕也曾透露,今年KPLde的赞助总额已超过1亿元,单笔商业赞助规模高达5800万元,广告主同样来自游戏行业之外。

 电竞体育化尚存“暗礁”

LGD杭州主场电竞官方比赛场馆

  亚运会进入“杭州时间”。四年后的杭州亚运会,电竞将作为正式项目,列入奖牌榜和金牌榜的统计之中。

  去年,作为省内首个电竞小镇,杭州电竞数娱小镇正式落地下城区,吸引了浙江网竞科技、浙江互星文化等多家相关企业和国内著名电竞俱乐部LGD的入驻。按照规划,到2022年杭州亚运会开幕,小镇将形成以电竞产业发展为核心,打造集产业+文化+旅游+教育于一体的电竞全产业链和电竞场馆赛事品牌。

  像杭州这样的电竞小镇,正在“遍地开花”。2017年以来,重庆、安徽、江苏、河南、辽宁等地相继宣布加入电竞小镇的建设队伍,打造“电竞+赛事”“电竞+工业”等多种业态。借助这股政策东风,电竞产业得益有规模有规划地从线上落地线下,向体育化之路迈进。

  虽然市场前景一片大好,但也面临着不少“暗礁”。

  去年LPL春季赛落幕后,官方宣布将建设俱乐部的主场制。今年年初,杭州、重庆、成都三家线下场馆先后投入运营,正式宣告LPL步入地域化和联盟化的新阶段。

  长远来看,主客场设置利于电竞俱乐部培养粉丝,建立起自身的地域标签。但就从目前而言,选址偏远交通不便,前期动辄上千万的投入,非赛事期间场馆的利用率……这些都是推行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和传统体育主场不同,电子竞技本身并没有形成城市化的运营体系和偏好,主场“空降”意味着本土化粉丝培养几乎得从零做起,将耗费不小时间和精力成本。

  另一方面,电竞产业的蓬勃发展也加速行业分工走向成熟和专业化,巨大的岗位空缺,人才稀缺问题正成为行业发展的新瓶颈。

  当前的电竞教育,同样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中传、上戏两所高校开设的课程主要是在原有专业基础上加入垂直电竞领域特色进行尝试,和其它专业比起来并没有特别浓的电竞风格;普通中专中职和培训机构,虽然以培养电竞选手为己任,但一来教师队伍不足,二来师资力量与教材并不十分专业。蓝翔电竞战队在今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次级联赛(LDL)春季赛里,就没能赢下一场小组赛,培训效果可见一斑。

  不可否认,越来越多人和机构投身电竞教育领域,但在鱼龙混杂中如何制定相关行业门槛和标准,能否完成从职业教育到高校教育的全线普及,仍是一个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



  据新华网、浙江在线、杭州网等

80*80
本期编辑 赵明杰 浙江在线经济中心
背景新闻

电竞入亚,是官方对这项运动的一种关注和肯定,更是让电竞朝体育化之路迈进了一大步。资本注入,市场扩大,行业规则日渐成熟,在中国,电竞行业如一艘巨轮平稳前进,但其究竟能否继续保持这股热潮,“远航”到何种地步,仍需要不断的努力和完善。

260*150img 260*150img 260*150img

电竞入亚,是官方对这项运动的一种关注和肯定,更是让电竞朝体育化之路迈进了一大步。资本注入,市场扩大,行业规则日渐成熟,在中国,电竞行业如一艘巨轮平稳前进,但其究竟能否继续保持这股热潮,“远航”到何种地步,仍需要不断的努力和完善。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