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250

消费观察|从线下火到线上 中国人为啥如此热爱K歌?

2018-01-09 16:19:02

  一群人的周末该去哪玩?虽然我们的娱乐方式日渐丰富,但有一个选项却从学生时代一直伴随我们到参加工作,那就是去KTV唱歌。

  从早期的卡拉OK,到传统量贩式的KTV,再到以唱吧为代表的手机线上KTV,中国人民对于K歌的热情始终没有减弱。2016年我国年轻人日常娱乐消费结构中,KTV以47.57%的比例,名列前茅。根据阿里巴巴集团旗下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公布的2017线下消费数据,整个2017年,K歌在口碑平台的消费额增长了4倍左右。

  数据显示,在杭州,口碑用户在传统量贩式的KTV单次平均消费在200元左右。一种新的K歌模式也成为2017年线下消费的三大热点之一,即迷你KTV,这种像电话亭一样几平方米的玻璃小房子,频频出现在热门商圈、交通枢纽和其他人流密集的场所,杭州的口碑用户单次在迷你KTV的平均消费大约在17元左右。详细>>

  据了解,KTV全称Karaok TV,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之后在中国和韩国迅速普及流行,可以说,卡拉OK是东方娱乐的王者。但在普遍更爱表现自我的西方,卡拉OK的势头却弱了很多。一向腼腆含蓄的中国人,在K歌面前却“豪放”了起来,这项与音乐有关的活动,究竟有怎样的魔力?

  KTV在中国大陆的起源

d439b6003af33a873ac84a23cd5c10385343b566.jpg

  卡拉OK的名称是日语和英语的组合体。卡拉是日语“カラ空(KALA)”,指“空无”的意思,OK是英语的“ORCHESTRA”,原意是“管弦乐团”,在这里引申为伴奏,两个词汇组合,就成了“无人伴奏”。

  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图像清晰的激光影碟取代了影带,简单的显示屏、麦克风和VCD就可以组成卡拉OK,为演唱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与此同时,KTV作为卡拉OK的延伸,开始出现在台湾和香港地区,它由Karaoke的首字母“K”和电视的英文单词“TV”组合而成的,指有一定的隐私和封闭空间的独立消费场所。1995年1月,台湾钱柜KTV(上海静安店)进驻内地以来,KTV产业正式在中国内地萌芽。此后,台湾的量贩式KTV陆陆续续进入大陆市场。“量贩”一词源于日本,指大量批发的超市,经台湾传入中国大陆,由此引出的量贩式经营,实际体现的就是透明,平价和健康的消费方式,量贩式KTV又称“自助式KTV”。

  KTV为什么能如雨后春笋般在90年代的中国大陆茁壮成长?首先,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以大众趣味为宗旨的音乐文化得以迅速发展。KTV改变了传统用耳朵听的音乐接受方式,把音乐流动过程扩展为视听、唱听相结合的形式,并且,不同年龄、职业的人们都可以在KTV找到满足个人需求的歌曲。再有,KTV满足了中国人作“局”的价值,是圈子文化的一种体现。诸多的原因,使得KTV成为20世纪末音乐的一方新天地。详细>>

  移动互联网时代 传统量贩式KTV面临寒冬

DFD5DB174CB40015227EEFB4EE331703.jpg

  传统KTV迅速发展的背景,使得这种娱乐模式在大陆一经出现便迅速进入黄金时代。以钱柜为例,进入大陆后短短十年间,钱柜便在北京、广州、杭州、西安、长沙等地建立起近20余家门店,成了行业知名高端品牌,十分火爆。

  不过,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传统KTV依然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2015年2月1日,钱柜北京朝外店关门歇业,引起业内震动。此前,钱柜已经先后关了首体店和雍和宫店,仅剩惠新东桥店幸存。从“黄金时代”到“跌入谷底”,钱柜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而它的命运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是大陆整个传统KTV行业的缩影。

  互联网造就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大时代,互联网提供丰富的娱乐活动导致消费者分流以及消费者对资源多元化需求增加,同时线下实体店店铺租金、人力成本,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等问题上涨导致线下KTV逐渐走向式微,“大歌星”“钱柜”等第一品牌纷纷面临歇业。详细>>

  KTV由线下向线上转移 “社交+娱乐”成互联网时代K歌新模式

W020140122408733522335.jpg

  虽然传统KTV显示出疲态,但大家的K歌热情却没有减弱。2012年5月,一款名为“唱吧”的手机应用软件进入大众视野,这款在手机上唱卡拉OK的软件,上线仅四天就登上了APP Store免费排行榜第一的位置,发布10天后用户数量达到100万,单首用户作品收听量超过500万次,到2013年10月12日,“唱吧”正式宣布其用户量已超过1亿人。

  “唱吧”软件的首要功能,即是将KTV“移植”到手机上,除此之外还加进了社交因素,用户可以在自己的主页上发布演唱作品和专辑,还可以点赞评论其他用户的作品,通过定位功能找到所在地点附近的“K歌达人”。由此,用户也许会成为“唱吧”世界中的“明星”,聚集起很多的“粉丝”。

  “唱吧”的诞生恰逢中国移动互联网爆发元年,这种“社交+娱乐”模式的手机应用,在2012年-2014年几乎处于“沸腾”状态。移动互联网实现了音乐传播的平等性、互动性、参与性、广泛性,也让“草根文化”成为今后一段时间的社会热点。详细>>

  迷你KTV遍地开花 孤独经济还是资本驱动?

2017072510261065.jpg

  不到两平方米,外观酷似电话亭,玩法集点、唱、录、分享于一体,进入2017年,迷你KTV像上世纪90年代的量贩式KTV一样,瞬间遍地开花。

  仅杭州而言,入驻商场的迷你KTV品牌至少有五个,包括咪哒、友唱M-bar、聆嗒等。在全国,负责制造和推广迷你KTV的商家已经超过10家。业内认为,这种类似共享模式的迷你KTV,可以提供传统KTV中最重要的话筒和场景灯光体验,且具有成本低,时间更加碎片化等优点。

  也有人将迷你KTV的合理性归结到孤独经济上。有观点称,未来的城市化会导致独居青年和单身人士越来越多,一人吃饭、一人看电影、一人购物等“一人份”的消费需求也将越来越突出。而迷你KTV这样封闭的一人空间,正象征着“新孤独主义”的生活方式。

  不过,之所以能迅速发展,资本依然是主要推手。2017年以来,迷你KTV俨然成为资本的小风口,在杭城较火的两家迷你KTV都已经获得千万级融资。不过,就杭州来看,迷你KTV的运营状况却不是那么理想,代理商透露,半数迷你KTV处于亏损状态,对于年轻人来说,K歌也并不是刚性需求,更多人只是抱着尝鲜的心态玩一把,回头客少。并且,迷你KTV门槛低,使得不同的品牌在外观、功能、内部设施上大同小异。由于扩张过快,眼下一些迷你KTV已经出现维护不力的情况,比如垃圾无法及时清理,耳麦和桌椅被人为破坏等,影响消费体验。详细>>

  线上KTV布局线下市场 回归实体的KTV发展在何方?

1513568295_719799.jpg

  2017年11月,与“唱吧”同样火爆的手机K歌软件“全民K歌”在杭州开了全国第四家线下自助店。这家店占地80平米,分为消费区、娱乐区和等位休息区,核心设施为7个不同规格的自助KTV格子房间。

  提到与市面上迷你KTV的区别,全民K歌自助店负责人严秋朴表示,迷你KTV大多分散于商场社区的各个角落,目标是解决用户零散的等位时间,消费具体有随机非黏性的特点,而全民K歌自助店则意在解决用户以唱歌为核心和基础的泛娱乐生态需求,消费趋向主动性。

  线上K歌软件布局线下实体KTV已经不是新鲜事。早在2014年,唱吧就联手其控股公司、KTV连锁品牌麦颂推出线下第一家唱吧麦颂KTV,目前全国签约门店数量已超200家。

  目前,市场上有三种互联网+KTV模式:第一种是传统KTV自身转变打造反向O2O;第二种是传统KTV与线上KTV合作,跨界融合;第三种是线上KTV布局线下,打通线上线下。处于成熟期的KTV行业,需要综合分析行业发展现状及消费者的消费特质,以确定未来发展方向。细分人群、定制化服务、满足个性化需求,也许是KTV转型的出路。详细>>


据中国知网、杭州网、凤凰网、央广网等

80*80
本期编辑 申思婕 浙江在线经济中心
背景新闻

KTV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在90年代由台湾传入中国大陆,迅速流行起来。传统的量贩式KTV从“黄金时代”到“跌入谷底”用了差不多20年,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现在,线上K歌软件也开始布局线下,与迷你KTV一起,探索未来的“互联网+KTV模式”。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