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250

谈资 | 自如甲醛事件 焦躁资本浇灌出的恶之花

2018-09-02 17:51:32

  壹/First

  近日,“阿里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住‘自如房’被指甲醛超标”一事再次把长租公寓推上了风口浪尖上。

  37岁的阿里王姓员工在租住链家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出租房后,因急性髓性白血病于2018年7月离世,其妻怀疑因居住的自如公寓甲醛超标引起,目前其妻已将自如起诉至法院,杭州市滨江区法院已立案,并将于9月27日开庭审理。

  甲醛超标,这是以“自如”为代表的长租公寓在房租暴涨、金融风险之后,短时间内被贴上的第三宗罪。

VCG111164724037.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17日,针对近期一线城市房租价格大幅上涨,胡景晖在电话会议中对媒体表示,除了供给、需求、季节的因素外,资本大幅度进入长租公寓也是推高价格的主要原因之一。胡景晖认为,像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价格争抢房源的行为是严重违背市场规律的。

  8月20日,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家”)的长租公寓运营商宣布,因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已停止运营。一时间,数千租客及房东蒙受损失,并且深陷与消费金融机构的纠纷漩涡中。

  在长租公寓圈子里,用资本杠杆撬动房源、回笼资金,已经是行业内的游戏法则。以鼎家为例,鼎家与多家借贷平台合作,租客向借贷平台一次性借贷租金交于鼎家,鼎家获得全年租金,汇集的庞大资金池用于继续“开疆拓土”;租客则每月分期还款。

  而在这三宗罪被揭露之前,长租公寓是资本的香饽饽。

  2014年,小米创始人雷军投了1亿元人民币给you+国际青年公寓,同时随着政策鼓励,租赁市场被看好,中国资本对长租公寓的追捧愈发热情。

  如上文提到的“自如”于2018年1月获得40亿人民币A轮融资,这是中国长租公寓行业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另一长租公寓品牌“蛋壳公寓”在2018年2月完成1亿元B轮融资后,于6月再获7000万美元B+轮融资;魔方公寓也于2016年4月获得3亿美元的C轮融资。

贰/Second

  资本不做慈善,资本的注入必定力求经营者的快马加鞭。快,并非原罪,但当这种“快”涉及老百姓“吃穿住行”基本生活诉求时,审慎是一种底线。

  自如、蛋壳这类长租公寓属于轻资产式运营,通过收揽分散的房源,以“二房东”的模式赚取租金差价。然而,根据某长租公寓品牌高层对媒体透露,这种模式的底租成本(支付给房主)约占总成本60%,再加上20%左右的装修和维修运营成本,目前回报率在1%-2%,甚至更低。

  潘石屹也于8月中下旬公开表示过,长租公寓租金回报率最高超不过1%,是不赚钱的生意。

  那么资本下重注的这门生意,要怎么赚钱?答案很简单——快速装修和入住效率。

  新华社一篇名为《自如房甲醛超标 谁来保障房客健康?》中提到,自如母公司链家的工作人员曾说“我们自如有专业装修团队,一个月足够”“为了控制成本,装修好的房屋一般最多放置三天,然后就挂牌出租了。”

  发布于2017年年底的这篇稿子,源于2017年年中“自如”的一次“甲醛超标”风波,然而彼时并未有生命的离世敲响警钟,事件曝光后也已有多人获得了经济赔付,金钱抚慰了受伤的心灵,舆论并未发酵至如今的现状。在租赁市场供需不平衡的当下,面对类似权益侵害,当时更多的人只能选择忍耐。

  除了让租客分期付款,利用杠杆撬动积累资金池外,资本自然也在做别的方面的努力。目前国内长租公寓还有ABS(用应收房租款向机构放债)和REITs(以租金+资产为底层标的,向公众募款的基金形式)。然而作为“二房东”,长租公寓无法享有房产增值带来的收益,因此其金融产品仍处于尝试阶段。

  所以,最终的归途,还是回到入住效率上,赚取租金差。

  你说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资本说:excuse me?

  资本世界没有情怀。

  长租公寓,正是焦躁资本浇灌下开出的恶之花。

80*80
本期编辑 南希 浙江在线经济中心
背景新闻

8月31日,一篇来源自媒体“呦呦鹿鸣”发布的《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刷屏。9月1日,自如对此发声明称,公司十分重视并立即安排与王先生家属联系,跟进相关事宜。

甲醛超标,这是以“自如”为代表的长租公寓在房租暴涨、金融风险之后,短时间内被贴上的第三宗罪。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