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250

谈资 | 回不去的乐视 回不来的贾跃亭

2018-01-28 14:56:57

  在过去半年时间里,贾跃亭的人生轨迹可以用一条抛物线来形容。曾经他满怀激情,是桀骜不驯的“贾布斯”;如今却滞留异乡,负面缠身,巨大反差令人唏嘘不已。

  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贾跃亭从投资人手里拿了700多亿,但花钱的速度更是惊人,7年疯狂烧钱1500亿。有人说他是冒险家、有人说他是梦想家,还有人不甚客气,直接称呼他为疯子。

  贾跃亭不缺梦想。从互联网视频起步,横跨手机、电视、版权、汽车等多领域,试图构建一条完整的生态链。梦想的反面永远是无情的现实,只是这一次,贾跃亭的梦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1.jpg

壹/First

  近一年处在风口浪尖的乐视,最近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口。借用一句流行语:留给乐视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1月26日,乐视网股价收报11.18元,全天成交1136万元。复牌后的乐视网,以连续三个交易日一字跌停惨淡收场。

  对于复牌后乐视的股价走势,市场观点普遍悲观,网络上甚至还有“乐视控股=庞氏骗局”的论调。当神话被现实击碎,现在围绕乐视的话题都是会有多少个跌停板。

  据乐视网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持有公司10.2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5.67%,但其中10.195亿股已质押给金融机构。若股价持续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已质押股权。

  或许是因为梦想太过沉重,“疯狂奔跑”的贾跃亭已不堪重负。只是埋下失败伏笔的人不是别人,恰恰是贾跃亭自己。追求多元化发展无可厚非,只是膨胀太快,没有深厚的技术积累,那也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

  与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不同,乐视虽然有贾跃亭的个人魅力吸引高人气作为流量支撑,但在互联网创新的核心技术层面还差那么点意思。反观BAT,经过一代又一代工程师的不断研发有今天的地位。“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在陌生的路上跛脚奔跑,结局只是跌个人仰马翻。

2.jpg

贰/Second

  贾跃亭赴美超过200天,似乎仍没有回国的迹象。更准确地说,贾跃亭能不能自由出入,本身已经是个问题。2017年12月12日,他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从种种迹象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贾跃亭在乐视出现财务危机之初,是想过调整策略挽大厦之即倒。当时贾跃亭找来了山西老乡孙宏斌,不过融创在拿出百亿元后发现,乐视的窟窿其实很大。

  孙宏斌用了36天投资乐视,却用378天愿赌服输。在乐视网2018年1月23日召开的线上投资者说明会上,已成为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面对投资者无奈表示:“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

  从乐视董事席上站起来的贾跃亭,转身就去了美国继续追逐自己的“造车梦”。 2017年12月13日,贾跃亭出任法拉第未来公司CEO,并成功完成了超10亿美元A轮股权融资。巧的是,就在此前一天,他刚刚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贾跃亭曾经说,“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有可能成就颠覆。”“为什么叫梦想呢,很多你做出来的梦,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等你讲起来,人家会认为你是在做梦。”

  一些事过去,才渐渐明白,梦想注定与现实有那么一些不着边际又不可消除的距离。所谓现实残酷,大抵就是如此。

  附上一首北岛的诗,以此作结:“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80*80
本期主笔 记者 石潇俊 浙江在线经济中心
背景新闻

在过去半年时间里,贾跃亭的人生轨迹可以用一条抛物线来形容。曾经他满怀激情,是桀骜不驯的“贾布斯”;如今却滞留异乡,负面缠身,巨大反差令人唏嘘不已。

260*150img 260*150img 260*150img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