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那面钱墙惊到你了吗?
现实中贪官“花样”更多
编者按

  《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该剧真实震撼地演绎了荧屏“打虎”,开播以来引起强烈反响,不但收视告捷,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剧中不少内容取决于真实题材,一些腐败分子的案情离奇到连作家都难以想象。

  是电视剧尺度大还是现实如此?其实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官员的真实记述。网站上的一档栏目《忏悔与剖析》,推出3年以来已经披露了多名违纪违法者的忏悔录。

 

“交友不慎”,朋友圈不是私事


  梳理22份忏悔录可以发现,总计有12人提及“交友不慎”,同时将这作为自己蜕变腐败的原因之一。


   广东“电老虎”吴周春,经人介绍认识了商人贺某,进而结为“朋友”。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文介绍,贺某文化程度不高,但因仪表堂堂,出手阔绰,在广州电力系统圈内颇得人缘。贺某通过请吃喝、陪吴周春的家属旅游等手段,很快被吴周春视贺某为“铁杆盟友”。据统计,仅在广东电网招标的物资供应这一块,4年内,贺某及其企业获得的采购合同额度就达17.19亿元。当然,贺某也成为了吴周春不折不扣的“提款机”。


  重庆市城口县人大原党组书记、主任于少东,则是老板们通过攀亲附友与其成了“好朋友”。


  于少东在忏悔书中说:“在抓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我与老板们的接触渐渐多了起来。老板们的热情和对我的支持让我十分感动。”【详细】

 

“攀亲带故”,直系亲属一起下水


  在一些官员的受贿案件中,通常不是官员一个人在“战斗”,他的妻子、儿子等直系亲属,情人、同学或老乡等特定关系人,往往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成为台前幕后的贪腐“亲友团”。


  北京市一中院刑二庭法官江伟说,“亲友型受贿”案件占官员受贿案件的比例比较高,“如果再加上情妇、老乡、同学等,就我的经验来说,这类案件约占官员贪腐案件的30%左右,尤其是在级别较高、数额巨大的贪腐案件中。”江伟解释,由于证据的原因,很多家庭成员可能并不能被认定为官员贪腐案件的共犯,因此,实际中的比例可能会更高。


  在这些案件中,与官员关系特别密切,或官员信任度高的人,如妻子、儿子,往往是主要参与者,而实际掌握财产的也是他们。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案件都有前妻的参与。“不过,并不好断定是因感情破裂离婚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因为有些案件中,离婚是为了转移财产或是保护家人。”江伟说。


  除了亲戚以外,还有官员的情人、同学、老乡等特定关系人,在一些案件中,也出现过情人掌握或部分掌握财物的现象。【详细】

 

“花样百出”,买房卖房、持干股……


  官员受贿,最直接也最普遍的方式直接给财物,以“红包”、感谢费、过节费等名目。不过,近年来,官员犯罪越来越往隐蔽化发展。据北京市一中院刑二庭法官江伟介绍,有的官员身边人成立公司,官员利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工程项目分给这些关系公司,通过抬高价格,把公款揣入自己兜内。“我们把这样的方式称为‘扒皮’,这种行为根据细节的不同,有可能被认定为贪污或者受贿犯罪。”


  2012年,原金华副市长朱福林“落马”。这位做过副教授的落马官员,教育别人时常讲“情怀”: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熟悉他的人称,朱福林为人谦和,做事喜欢“动脑子”。


  这个专家型的官员如何“动脑子”呢?中纪委透露,朱福林通常不赤裸裸地收受钱物,一般都要通过“借用车辆”“订房炒房”“低价买房、高价卖房”“转让预期投资收益”等名目,大肆受贿敛财,甚至在某房产开发公司中持有干股。2000年至2012年,朱福林收受贿赂共计1500余万元。2014年3月,朱福林被判处无期徒刑。【详细】

 

悔之不及,看看贪官们的忏悔录


  温水煮青蛙型——第一次收钱,我安慰自己就当是借的


  回到家,我默默坐在楼下会客室,一连抽了五根香烟。我很犹豫,因为家里经济困难,这点钱确实能解燃眉之急,可这毕竟是犯法的事,何况拿人手短!但转念一想,我也看到过别人拿钱,不也没事吗?又一想,被抓的人其实也很多……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沈某,说这个钱我不能要,但他再三劝说,就当是借给我的,我只好安慰自己就当是借朋友的吧。——原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办事处社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朱勤新【详细】


  心理失衡型——掌握资金大权工资却只有几千块


  从部队艰苦环境出来,我起初也遵纪守法、勤恳踏实。后来看到一些企业老板通过科技项目争取到成百上千万专项资金,而这些钱都从我手上批下来。他们有的住豪宅、开豪车,我虽掌握着这些项目资金的“生杀大权”,却只能每个月领几千块工资。这让我心理极度不平衡。——原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科技局副局长贡强【详细】


  剑走偏锋型——感到升迁无望心理开始失衡


  我被明确为副处级后,感到职务升迁无望,心理上发生微妙的变化。跟前来投资的老板们相比,自己这个处级干部显得十分寒碜,心理失去平衡。我对老板们也进行了分类:对本地老板保持戒备心态,一般尽量减少与之交往;而对外来的老板则全无顾忌,觉得收他们的钱没事,因为工程完工他们就走了,不会留下后遗症。——原江苏省东台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东台市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顾文强【详细】


  朋友圈陷阱型——所谓交情,不过是商人放下的诱饵


  见我有所迟疑,徐某许诺给我“好处”,并对我说:“你为别人辛苦了半辈子,也该为自己考虑一次了。”这句话仿佛成了开启罪恶之门的钥匙,那些求我办事的人衣着光鲜开着豪车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他们的财大气粗与我清贫的生活形成了鲜明对比,化作一柄利剑刺在我的心上。我突然想,工作以来的累累战功又给我的老父亲和小女儿带来过什么呢?那一纸荣誉也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丝毫无法改善家中经济的窘迫。人的欲望和贪婪是腐败的温床,那一刻我丧失了立场。——原四川省古蔺县委政法委书记欧鹏【详细】

 

双管齐下,根除“围猎”官员现象


  要根除商人“围猎”官员现象,必须双管齐下,既要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岗位的监管,严惩索贿受贿的官员,也要坚决打击行贿行为,严厉惩治那些“围猎”官员情节十分恶劣的不法商人。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发剖析贵州省水利厅原党组书记、厅长黎平严重违纪问题的文章,呈现了一个被“围猎”的故事。浙江人王某到贵州做生意和黎平认识。王某一心想通过黎平承揽一些水利工程项目获利,但一直没能拿出让黎平中意的“表示”,黎平也没给过他什么大的帮助。后来王某意外地发现,平时很难约到的大忙人黎平,只要听说是在娱乐场所聚会,都会匆匆赴约,而且乐在其中。于是,王某动起了歪脑筋,频繁约黎平到夜总会唱歌,并将包括邓某在内的不同女性介绍给黎平认识。在声色诱惑面前,黎平忘记了廉耻、忘记了家庭,更忘记了党纪国法,最终成了王某的“网中之鸟”。


  这种“围猎”现象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污染了政治生态,危害极大。要根除商人“围猎”官员现象,必须双管齐下,既要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岗位的监管,严惩索贿受贿的官员,也要坚决打击行贿行为,严厉惩治那些“围猎”官员情节十分恶劣的不法商人。 【详细】


 

综合浙江在线、新华网、澎湃新闻网、正义网等

《浙商观察》2017年第16期
编辑:郭涛
 
【浙商观察】长三角同频共振 G60科创走廊将给浙江带来什么
【浙商观察】长三角同频共振 G60科创走廊将给浙江带来什么
【浙商观察】花式偷票房 公开的秘密VS隐秘的黑洞
【浙商观察】花式偷票房 公开的秘密VS隐秘的黑洞
【浙商观察】资本热恋下的共享单车来势汹汹 如何走得更远?
【浙商观察】资本热恋下的共享单车来势汹汹 如何走得更远?
【浙商观察】从万达到银泰 中国商业经历私有化变局
【浙商观察】从万达到银泰 中国商业经历私有化变局
弘扬工匠精神和企业家精神 浙江代表委员有话说
弘扬工匠精神和企业家精神 浙江代表委员有话说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主办
Email: ezjsr@8531.cn   QQ群: 13597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