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图说财经 > 跨界财经 正文

版权费以亿计 唱片公司不卖唱片却舒服多了

2017-03-29 20:55:08 来源: 凤凰网   编辑 张清直

  “1995年,我高中暑假认识了一个主唱,我跟他要了一个电话,他竟然给我了。这个人后来出了张乐队专辑,专辑特别好听,名字叫做《好极了》,那个人就是沈黎晖。”日前举行的2017东方风云榜·“真音乐”论坛上,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和台下的在线音乐平台负责人、投资人以及独立音乐人们分享了一段往事。曾经的音乐唱作人,如今的音乐产业代表,摩登天空唱片公司的创始人沈黎晖就坐在台下。二十年多年的光景,这个行业早已变了模样,如今大街上,几乎难觅实体唱片的踪迹,但唱片公司的日子却比过去舒服得多了。

  2015年,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要求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架。16家音乐服务商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220多万首。自此,版权领域作为音乐产业的核心,近年来成为各家在线音乐公司争夺的重要阵地。

  “过去人们认为数字音乐平台把整个传统唱片行业都毁掉了。在我看来,说它是唱片业的拯救者,一点不为过。”王磊在论坛上为数字音乐平台们正名,称各家一年向唱片公司支出的版权费以亿来计算。沈黎晖坦言,由于播放平台付大量的版权费给唱片公司,现在唱片公司拿的钱比以前翻了好多倍。

  歌曲版权是中国音乐行业打破盗版乱象的砝码,也是整个音乐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如今,越来越多的在线音乐公司意识到,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可以始于版权,却不能终于版权。“这两年整个版权市场已经趋向于正规化,大家更应该重视的是共创全新音乐生态圈。”王磊说:“可是好作品在哪儿?好音乐是一个链条里面最重要的基础,如果根基没了,其他一切都是空的。”

  独立音乐人异军突起

  在音乐市场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的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见证了音乐产业几度浮沉,从盗版猖獗到下载风行,再到后来的版权大战,曾提出“唱片已死”的他如今认为这个行业还是有前途的:“三年前如果有人说让咱们早上七点爬起来开会,不可能,十二点开会还差不多。这证明这个行业不是衰落了,要不然谁起那么早。”

  不过,在宋柯看来,在线音乐平台变现难的问题一直没能解决。根据他的估算,腾讯、阿里、网易三家在线音乐平台加起来,去年一年的数字专辑销售额大概在2亿元左右。他认为问题的关键除了版权费用高之外,平台本身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我一直觉得互联网平台这几年没干好,还是一个传统工业,除了播放器以外,我们有没有给消费者提供新的产品和服务,满足他们的需求?,到今天没有拿得出手的音乐产品。”

  2013年成立的网易云音乐作为后起之秀,却常有令人刮目的动作。近日,网易云音乐把点赞数最高的5000条歌曲评论,印满了杭州地铁1号线,戳中了不少看客的泪点。自上线后,网易云音乐努力在QQ音乐、虾米音乐等老牌的播放平台占据的市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一方面,它以活跃的乐评内容吸引了一批忠实用户,另一方面,作为中国最重要的独立音乐人平台之一,也抓住了不少铁杆粉丝。目前,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总数达到2亿,去年一年,付费会员增长了9倍。

  今年2月4日,随着节目《歌手》的播出,民谣歌手赵雷和他的《成都》刷爆了许多人的朋友圈。在网易云音乐上,收录《成都》等10首原创曲目的数字专辑《无法长大》,销量突破15万张,目前,单曲《成都》的评论数是22万。“这个数字意味着它的互动性非常强。”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透露:“现在很多演出界的朋友选择独立音乐圈的艺人会登录网易音乐看他的评论数,一首音乐评论数超过999条的话,说明这首歌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热度。” 2016年,网易云音乐发行数字专辑销售额最高的是周杰伦的《周杰伦的床边故事》,为774万,其次就是赵雷的《无法长大》。

  数万条评论量背后是庞大的粉丝群体支撑。丁博拿出一份原创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的粉丝数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是“好妹妹乐队”,粉丝量达到199万,其次是李志,前十名中,粉丝量最低的也有37万。“我们从唱片公司时代走过来,如果一个歌手有一万个铁杆粉丝,我们感知这个人已经红了,如果他有五万忠诚粉丝,那他已经是一线了。”丁博认为,独立音乐人在这个时代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关注和热度。

  音乐付费方式的多元化使得独立音乐人能够通过创作产生收入,虽然这个阶段绝大多数独立音乐人的收入并不算丰厚,但也有自己创业当老板的案例。因民谣《理想三旬》走红的独立音乐人陈鸿宇创办了独立音乐厂牌众乐纪,通过网络征集到经纪人与合作者,签约了8位歌手,提出搭车巡演,巴士巡演等演出的创意,市场反应不错。他对音乐创作有自己的一套理念:“一张专辑如果有粗制滥造的作品,可能会让大家觉得垃圾。不要以专辑的概念再去做音乐,要精耕细作做一首歌。一首歌出来以后,用专辑的方式对待,结合创作故事、伴奏、视频、吉他谱等物料,与新的平台跨界合作,每次新的露出都是一种宣传。”2016年2月,陈鸿宇的“众乐纪”获得了十三月文化200万元的天使投资,总经理卢中强曾说,他在陈鸿宇身上找到了音乐创作能力和商业头脑的“中和”。

  更多元的音乐生态圈

  十三月文化总经理卢中强曾是不少民谣歌手的幕后推手,制作发行过万晓利、苏阳乐队、马条、钟立风等歌手的专辑,创办了“民谣在路上”等音乐项目。十年前,他预言民谣会是下一个流行趋势,“民谣在路上”五年来上百场演出带来千万级收入,捧红了一批此前默默无闻的民谣歌手:“最早推的是周云蓬,好妹妹乐队的第一场也是在民谣在路上,当时他们俩只要了一千块钱。”

  卢中强认为,民谣之所以大火,是因为民谣之外,实在没有好作品,作品荒现在还在延续,原创力依旧匮乏:“整个音乐的制造流程是一个减分的制作流程,沉淀出来的一些demo(样带)比较粗糙,原发性反而显得比较有质感,所以民谣的胜利更多是demo的胜利。”

  事实上,独立音乐人作为中国市场上的新兴体系,不少歌手的音乐素养和创作水平相比于实体唱片时代,仍有不少的差距。曾因《南山南》走红的民谣歌手马頔,近日发行的单曲《大雁》,因为填词中不伦不类的古风而遭到不少人的抨击。此前,关于民谣歌手千篇一律无病呻吟,充斥“远方、青春”等模式化歌词与旋律的歌曲,被乐评人嗤之以鼻。

  “他们打包自己的时候,看中的是独立自由,给自己的作品赋予更多自我的东西,没有把更严谨的体系纳入自己的发展规划,这会对他们中后期产生影响。”丁博强调,好的作品是一切的基础:“首先把你的作品写好,有好歌了,你就有价值,没有好歌,所有价值都是碎片。”

  原创文化管理集团总裁臧彦彬总结了一项数据,2016年全年,中国音乐产业有59起融资的事件,音乐企业的融资事件在不断的增加,但是音乐类项目仍然是不是资本关注的重点。他认为音乐产业自己没有抓住内容这一核心:“无休止地翻炒经典,看似繁荣的背后,是内容的匮乏。现在大量讨好粉丝,以粉丝经济为重,吃软饭,重颜值,轻内容。”

  卢中强也有同样的感受,音乐产业总在号召制造头部内容,结果整合变成了大头娃娃:“从彩铃过渡到神曲广场舞,小鲜肉、男团、女团等等。以我特别狭窄的音乐风格来看,投资的内容变成了无聊。”他曾对媒体表示,音乐应该是彩虹合唱团这样的:“这才叫真正的牛逼和解构。“他希望音乐能形成更丰富的生态,这个生态重有独立思考、怀有童心的音乐人,他们创作的音乐能够被更多认知:“现在民谣火了,如果是把流行做火了,把电子做好了,也有回报。”

  “新乐府”是继“民谣在路上”之后,十三月文化推出的最新音乐项目,在原生态音乐与传统戏曲的基础上,用现代音乐元素重新挖掘和包装,使它们的形式更加符合现代音乐审美,比如在昆曲与评弹的演出中,添加一些打击乐的元素,让它变得更有趣,也更吸引年轻的听众。卢中强说:“我们身边充满了好东西,这些东西今天看起来是没有意义的,可能明天就不一样了。内容维度非常多,并不局限于我们现在对头部内容的眼光,只要跳开这样的眼光,会发现身边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惊喜。 ”

  资深音乐人沈黎晖1997年成立的摩登天空唱片公司,签约过民谣艺人,做过地下音乐,去年又进军嘻哈领域,签约了陈冠希。从唱片公司开始,摩登天空像一个细胞一样不断裂变,产出多元产品形式,这几年从版权到艺人经纪,有了场地运营,也有了草莓音乐节和音乐平台,刚刚成立了摩登天空的媒体公司。他认为,在今天的大环境里,资本与行业都忽略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音乐行业特别单纯和简单:”好的音乐非常重要,你的审美的选择也特别重要。虽然现在没有赚到大钱,但是音乐是需要精耕细作的事情。音乐产业可能到了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我们要回归最原始的音乐行业内容创造,这个是我看好的未来。”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杭州楼市限购升级 且买且珍惜

杭州楼市限购升级 且买且珍惜

此次《措施》贷款方面趋严,名下已拥有一套住房或无住房但有...…详情
揭开“超级网红”背后的小秘密

揭开“超级网红”背后的小秘密

记者昨日专访到了站在这一职业顶端的两位“超级网红”——张...…详情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主办
Email: ezjsr@8531.cn   QQ群: 13597585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