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首页 > 经济评论 正文

虚实之争与新旧之争不能混淆

2017-03-06 15:41:20 来源: 证券时报网  黄小鹏 编辑 郭涛

  中国经济的虚实之争又起烽烟。眼下各界都在大力呼吁“脱虚向实”,振兴实业。“死亡税率”之争、宗庆后“唯新技术有用论”、董明珠“90后开网店国家隐患论”,都是这场争论的产物。

  实体经济无疑需要振兴,但何为虚拟经济、何为实体经济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从国民经济核算角度,经济分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第二、第三产业又大致对应着制造业、服务业的概念,在国民经济核算里是找不到虚拟经济部门的,那么,何谓虚拟经济呢?虚拟经济一词没有明确的内涵外延,并不是一个严谨的经济学名词,目前主要是中国人在使用。它有两个所指,一是指虚拟经济行为,二是指虚拟经济部门。前者主要是指投资炒作以图获利的行为。具有回报期限长、回报率不确定特点的特殊商品都可以称之为资产,它与普通商品有重大差别,其价格取决于投资者的预期和心理,很多时候可以脱离基本面形成自我运动,炒作行为因此很“虚拟”;后者主要是指房地产部门和金融部门(特别是股市)。

  房地产和金融行业提供相应服务,是产业结构有机构成部分,但这两个行业又非常特殊,它具有量与价同向运动的特点。量价同升的结果是,房价上涨吸引炒作,房地产服务业在GDP中占比上升,股价涨炒作多,也带动金融业在GDP中占比上升,其结果是大量资金、人力和其他资源过度流向了这两个部门。

  按理,大量资本进入会导致供给过剩和回报下降(正如在实体经济部门那样),将自动调节这两个部门的规模,但资产价格可以较长时间脱离基本面,房地产和金融行业就可以长时间获得超额回报,结果是资金、人力等资源持续流入这些部门,进而挤压实业,导致其各项成本上升,利润下降,出现不景气。

  如果资产价格大致反映实体部门利润状况,它就是合理的,金融资产回报与实体部门的回报也就大体一致。如果炒房与做实业回报相当,那就不会有太多人去炒房,如果IPO价格反映企业内在价值,那么就不会有如此多老板无心实业,一心想着上市圈钱了。脱实向虚的唯一原因,就是房价股价脱离基本面,而房价股价脱离基本面主要是政策造成的,一是货币长期大量超发,二是政府对资产价格上涨提供隐性担保。所以,让社会资源再度流向实体部门,唯一办法是让资产价格回到正常水平上来,使投资资产的回报与从事实业的回报大致相当。

  之所以如此繁琐地辨析概念,是因为当前出现了很多混淆新旧经济之争与虚实之争的舆论。最突出的是,把互联网经济部门视作虚拟经济部门,把实业不振的原因归结为互联网经济的破坏。

  产生这种观念,原因之一是狭隘理解了实体经济,把实体经济理解为实物经济。互联网行业不生产有形产品,但提供服务,属于服务业。服务业比重上升是经济的发展,在中国的GDP构成中,第三产业占一半,第二产业只占40%左右,其中制造业仅占30%左右,而德国、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制造业比重更低,分别只有21%、19%和13%左右,可见,服务业占比越来越大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互联网行业本质上属于实业,虚拟经济繁荣可能意味着经济失衡,互联网业属于相当高端的服务业,占比越高基本上等同于产业结构越高级。

  产业革命的标志,就是产生了一个具一定规模的新产业,同时传统产业被新产业渗透和改造。人类历史上出现过蒸汽机革命、电力革命、计算机革命,今天出现的互联网产业同样符合产业革命的条件。中国的四大互联网巨头百度、阿里、腾讯、京东(BATJ)分别雇佣十几二十万高薪员工,创造了巨大的增加值,提供的税收也相当可观,例如,光阿里在2016年平均每天就纳税1个亿。互联网公司除自身对就业和税收方面贡献巨大,还改造了传统产业,如OTO模式,同时它带动上下游产生大量就业和税收,其意义与历史上产业革命是一样的,与虚拟部门凭空炒作带来的虚假繁荣性质完全不同。

  原因之二,互联网产业在发展过程中受资本市场的传导出现了一些浮躁现象。资本市场是新兴产业的助推器,但资本市场炒作也使得一些互联网从业人员不是一心一意谋求创造价值,而把追求资本增值当作首要目标,一些人割断新旧经济之间有机联系动辄颠覆这个颠覆那个,不切实际地夸大互联网的功能,也有人打着创业创新旗号,实际搞的是毫不创造价值的胡乱试验。这是资本市场的问题,是政策导向被误用的问题,不是互联网这个产业本身有什么问题。

  原因之三,新旧经济之间存在固有冲突。当产业革命发生时,除了渗透到传统中促其升级之外,还有可能会取代一些传统产业,导致新旧产业之间关系紧张,这在历史上曾反复出现过,例如,蒸汽机取代工人,汽车取代人力车,铁路的延伸取代水运码头。新商业模式同样也会导致冲突,沃尔玛席卷美国大大小小城市的十几年里,曾导致传统夫妻店、小商铺大量倒闭,出现了很多批评的声音。直到今天,一些国家对现代化大规模商业仍然采取限制甚至抵制的政策。由于互联网在效率上的革命性优势,冲击了传统行业,同时它又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故而极易瓦解原有利益格局。如何既获得新经济带来的效率优势,又减小它带来的社会震荡,这是政策制定者要思考的问题,抵制高效率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只会给全社会造成损失。

  总之,重视实体经济、振兴实业很有必要,但要先理清大思路。要从虚拟经济畸形繁荣的根源着手,为实体经济创造公平有利的环境。同时,不能把互联网等新经济范畴与虚拟经济相混淆。不发展新经济肯定不行,新与旧有矛盾也有不可割裂的联系,新旧经济协调发展、相互促进才是健康的。协调发展的关键是政策导向上要注重公平,在税收、土地等资源上不能过度向任何一方倾斜,对新经济不能不顾规律拔苗助长,振兴实业也不能越俎代庖,过多介入个案(如对万科和格力采取不同的“保护”措施)。政府的职责是创造公平环境,让新旧经济平等竞争资源,再由市场力量决定哪些成功、哪些淘汰,同时,对新旧冲突可能带来的社会不适,进行适当的救济。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杭州楼市限购升级 且买且珍惜

杭州楼市限购升级 且买且珍惜

此次《措施》贷款方面趋严,名下已拥有一套住房或无住房但有...…详情
揭开“超级网红”背后的小秘密

揭开“超级网红”背后的小秘密

记者昨日专访到了站在这一职业顶端的两位“超级网红”——张...…详情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主办
Email: ezjsr@8531.cn   QQ群: 13597585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