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虎:借道"智造" 企业应肩负"浙江制造"大任

  9月28日,“中国人工智能技术与应用发展研究报告会”在杭州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伯虎就智能制造领域内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做了报告。


  全球制造业的现状如何?中国如何改变“大而不强”的局面,向价值链中高端进发,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智能制造又在其中起什么样的作用?对此,浙江在线记者专访了李伯虎院士,听听他对制造业现状的理解和建议。


  人物介绍:李伯虎,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期从事系统仿真、制造业信息化研究与应用工作。历任北京计算机应用和仿真技术研究所所长,北京仿真中心主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仿真专业组组长,国家863计划自动化领域专家委员及现代集成制造系统(CIMS)主题专家组长,中国系统仿真学会理事长等职。研究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2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个、二等奖3个;部级科技进步奖16个;个人或合作发表论文300篇,书14本、译著4本。

中国制造面临“大而不强”难题
  “当下,全球制造业正面临新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挑战。”李伯虎表示,飞速发展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取得重要突破的人工智能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正引发制造业制造模式、制造流程、制造手段以及生态系统等重大变革。

  李伯虎把这个状态描述为“新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二次变革的前夜”。为此,全球各国家已纷纷为制造业制定国家计划,重塑其竞争新优势。如美国的“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德国的“工业4.0计划”,英国的“智能制造计划”,日本的“未来新工业和新市场的研究计划”等。

  “上述国家战略发展规划的核心内容是积极发展智能制造的技术、产业和应用。”李伯虎解释。

  在他看来,目前中国正面临从价值链低端向中高端,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关键历史时期。

  “大”在何处?数据显示,从2010年起,中国制造业产出占世界比重的19.8%,超越美国的19.6%,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同时,我国已建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产业体系,如22个大类中,我国在7个大类名列世界第一,220多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第一位。

  “问题在于不强。”李伯虎指出,我国制造业多数处于附加值较低的“生产-加工-组装”环节,产品创新能力不强。此外,工业基础薄弱。产品产业链的集成、协同和优化能力低、制造业信息化水平低以及产品结构不尽合理,产品制造能耗高,并对环境污染严重都是“不强”的表现。

借道“智造”,浙江打造“制造强省”
  2015年5月,《中国制造2025》印发,此后,《“互联网+”行动计划》、《国务院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及《“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等战略规划相继发布,为中国制造业布局了突围路径。

  李伯虎告诉记者,总体上讲,我们的战略路线是以创新发展为主题,以增加效益为中心,以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主线,以推进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实现中国制造由大变强的战略目标。

  具体到智能制造,李伯虎表示,智能制造的模式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互联化、服务化、协同化、个性化、柔性化、社会化的智造产品和服务用户;其手段是基于泛在网,深度融合制造科学技术、智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科学技术、及制造应用领域的技术,构成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人/机/物/信息融合的智能制造系统;智能制造业态则为泛在互联、数据驱动、共享服务、跨界融合、自主智慧、万众创新。


浙江大力推行“机器换人”。资料图

  “国内正在积极发展智能制造的技术、产业和应用。”

  据记者了解,在浙江,以“四换三名”为代表的一系列工程,正是浙江省委、省政府为了实现浙江制造业结构从中低端为主向中高端为主转变打出的系列组合拳之一。在《中国制造2025浙江行动纲要》规划中,浙江将通过深入推进制造业提质升级、加强质量品牌建设及培育大企业大集团和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完成这一升级。

  在此之前,浙江省委、省政府于2012年底作出了全面推进“机器换人”的决策部署;2013年10月,国家工信部正式批准浙江为全国第一个“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国家示范区”;2015年10月,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布《浙江省加快推进智能制造发展行动方案(2015-2017)》,3个月后浙江省政府印发了《浙江省“互联网+”行动计划》……所有这些“智造”,都为浙江打造“制造强省”夯实了基础。

企业应肩负“浙江制造”大任


正泰新能源杭州智能工厂

  根据智能制造“高效、优质、节省、绿色、柔性地制造产品和服务用户,提高企业(或集团)市场竞争能力”的目标,李伯虎建议,要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为主,充分发挥“政、产、学、研、金、用”的团队力量,进而逐步实现浙江成为制造强省的战略目标。

  “以增强企业市场竞争能力为目标,由企业要解决的问题来牵引智能制造系统的建立,通过系统建设带动技术/产品研发,新技术/产品的发展进一步促进系统的改进完善,改进的新系统进一步推动新的应用,如此周而复始的良性循环。”李伯虎说。

  同时,李伯虎认为,应由企业一把手挂帅,建立系统工程的观点,按复杂系统工程内涵实施智能制造系统。

  “要坚持‘效益驱动,总体规划,突出重点,分步实施’的指导思想;密切结合各个企业的实际需求与情况,制定好向‘数字化、物联化、虚拟化、服务化、协同化、定制化、柔性化、智能化’的智能化制造新技术手段发展的规划与阶段性实施方案;要重视企业产品研制全系统、全生命周期活动模式、手段和业态的转型升级;要重视全系统、全生命周期活动中的人/组织、经营管理、设备/技术(三要素)及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知识流、服务流(五流)集成优化。”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智能制造已取得了阶段成果。根据2016年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全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经验交流会的讲话,企业研发设计、生产装备、流程管理、物流配送、能源管理等关键环节的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重点行业数字化设计工具普及率超过了85%。

  浙江在这方面也有突出表现。在报喜鸟的“未来工厂”里,每件服装都有一个芯片,顾客可以用微信定制自己的服装,定制需求通过这个芯片传送至每位工人的数字设备中,让定制生产像流水线生产一样精准、快捷,同时实现企业生产、核算、监控全线智能化;在正泰的“智能工厂”里,从备料开始,经过自动上玻璃、激光刻码、自动摆串、自动包装等27道工序,光伏组件最终完成入库,整个过程实现了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间的高效对话。

浙江在线经济中心出品  监制:范波  记者:黄云灵 俞亦赟  编辑:谢劼  设计:钱恒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主办
Email: ezjsr@8531.cn   QQ群: 13597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