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创业频道 > 创新闻 

高晓松借《矮大紧指北》试水付费音频 知识付费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2017-06-14 09:18:28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梁应杰

  “原来高晓松其实长得还挺帅,后来越长越咧巴了,咧巴了以后,干脆现在大家都叫我矮大紧,就不是那个高晓松了。虽然我其实也不矮,我有1米78。然后大也不知道哪儿大,反正就叫矮大紧呗。”

  带着特有的慵懒语调,高晓松摇着扇子给新节目站台。他用“悲惨”来形容自己的一生——20多年的创作生涯,没有一家平台给他付费。等到跑到阿里音乐变成平台方,却发现大家已经开始拼命给音乐版权付费了。

  于是,在新节目《矮大紧指北》里,他首次尝试收费。这是一档主打冷知识的音频节目,目的是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一周播出3期,一年总共156期,需付费200元。

  在慢慢习惯为音乐付费后,越来越多网民正在为更多互联网内容慷慨解囊,其中就包括了“知识”。

  一顿饭钱让你不在姑娘面前露怯

  在高晓松看来,“知”很简单,就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个没什么可付费的。但“识”是一个人踏遍千山万水寻找的、最终形成体系的东西,当然值得付费。

  《矮大紧指北》目前分为三大块:每周一《指北排行榜》,周三《文青手册》,周五《闲情偶寄》。每个板块的时间都很短,10来分钟聊一部电影,一张唱片或者一本书。上线第一期,主题是“十大美人”。用他的原话说,是“我心里那口井10米深,曾经到过8米深的美人们。”

  提供付费知识,高晓松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甚至都算不上第一批。

  徐洁是一名职业声音教练,任何人听到她的声音都会叫好,但他们却不愿相信,这副好嗓音是从沙哑嗓一步步训练出来的。她的《如何练就好声音》音频节目上线头一天,销量就达到了190万元。

  在她前面,75后音乐学院教授田艺苗曾上线过一档古典音乐节目《古典音乐很难吗?》,去年8月至今,付费总播放量超过了781.5万,预计课程年收入千万级。

  更别说和高晓松有着类似经历,靠着一档脱口秀节目变成“网红”的罗振宇。今年3月,他在演讲时透露,自己和团队所开发的知识付费应用“得到”已经聚拢了558万注册用户,卖出了144万份专栏。按照每份199元计算,收入接近3个亿。

  目前,知识付费的形式有两种,一种类似于微博和分答,用户主动向某些对象付费提问,价格因人而异。另一种和《矮大紧指北》一样,采用付费订阅的形式,基本上也就200元上下。

  这个价格贵吗?“罗振宇老师在教育你变成富一代,这事儿我不行,但可以教别人怎么成为一个文青。”高晓松说,“用一年时间养成‘文青’,在姑娘面前绝不露怯。”

  知识付费风口来袭

  就在《矮大紧指北》在蜻蜓FM上线前一周,竞争对手喜马拉雅FM推出会员日,围绕知识内容付费推出会员服务,3天召集会员342万,销售额达到6114万。

  根据企鹅智库《知识付费经济报告》的数据显示,去年有付费意愿的用户暴涨三倍,付费用户达到近5000万人;截至今年3月,用户知识付费(不包括在线教育)可估算的总体经济规模达到100亿-150亿元左右。今年随着市场教育的日趋落地,这一数字有望达到300亿-500亿元。

  对于知识付费风口的到来,高晓松认为有两个原因:平台和人。眼下,包括微博、微信在内的大型社交平台都有付费或打赏机制,后者也正在加快推出微信公众号付费订阅功能。在它们之后,分答、得到、果壳、蜻蜓FM等平台正在跑马圈地。

  其中最明显的动作就是绑定像高晓松这样的人,包括科学家、文学家、经济学家、各领域的意见领袖等。在知识付费浪潮下,他们都成了一个个独立的IP(知识产权),将个人的知识、阅历和经验转化为商业价值。

  2016年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早期的知识付费更像是小部分意见领袖变现的特权,像李翔、马东、罗振宇等,一开课就能获得百万及以上级别的收入。到了现在,越来越多像徐洁、田艺苗这样细分领域的“大拿”登台表演,进一步检验风口的成色。

  与视频内容相比,音频内容的门槛也相对较低。就像高晓松所说:“不用面对观众,不用化妆,仅以声音示人,自己会更自如,更舒服。”

责任编辑: 潘洁
分享到:
版权说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稿件,均为浙商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并保留"浙江在线·浙商网消息"的电头。联系电话:0571-85311044
新闻热线:0571-85311044 业务热线:0571-8531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