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透露投资新风向:不看数据 看成长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理查德·哈蒙(左)在该公司股东大会上站在沃伦·巴菲特造型的画框里拍照。 新华社

  尽管远在美国,但巴菲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中国投资者的心。

  5月的第一个周末,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小城奥马哈市,3.5万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股东齐聚这个平时不热闹的小城,只为聆听巴菲特与芒格这两位投资界的黄金搭档与股东6小时的问答。

  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满头白发的83岁亿万富翁巴菲特受到了摇滚歌星一样的待遇。在20万平方英尺的大厅里,股东与敬慕者簇拥着巴菲特,将手机与iPad高举在空中,给巴菲特拍照。

  巴菲特不仅开设推特加V账号,喜迎股东大会,在一开场的宣传片中,他居然和自己的老搭档芒格跳起了江南style的骑马舞。有人说巴菲特这是在卖萌,扎着红领带、吃着巧克力、喝着樱桃可乐,但没有人会因此轻视巴菲特的判断。

  谈接班人

  “更有头脑、更有精力和激情”

  几乎每次巴菲特现身的场合,都逃不过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接班人到底是谁,尤其是在巴菲特去年患上前列腺癌之后。在这次股东年会上,一位自称86岁的二战老兵请求83岁的巴菲特别吃太多汉堡包,提问者解释,股东希望巴菲特留在工作岗位上。

  对接班问题,巴菲特依旧是卖关子。他表示,即使他不掌权,这家公司也不会发生改变。报纸经常会说没有他的公司会不一样,但他向与会者保证,“一切都会一样。”他表示,在过去的岁月当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创造了强势的“文化”,会拒绝外来者试图对公司进行不符合其经营之道的改变。

  他同时指出,尽管没有公布具体名字,但董事会已就万一巴菲特突然离世或不能行使职权时的CEO继任者人选达成了“牢固的一致”。巴菲特表示:“关键问题在于保持文化,确保一位甚至比我更有头脑、更有精力和激情的继任者来担任CEO。”他希望,他离开之后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仍能成为受困企业的伙伴。

  巴菲特的话似乎给了大家满满的信心,中银国际杭州营销发展部首席理财顾问项坚认为,如果巴菲特真的不在了,对公司小的影响肯定会有,但巴菲特打造的团队比较成熟了,磨合的时间也比较长了,加上巴菲特也在逐渐淡出,所以大的影响不会有。

  而长年研究巴菲特投资方式的杭州私募人士金先生则认为,自从巴菲特病了以后,他这几年收购的项目已变得保守。如果巴菲特真的不在了,未来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巴菲特了。他离世后伯克希尔帝国可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倒塌,没有了他掌舵的伯克希尔公司业绩可能会大幅下降,股价可能会出现暴跌,就像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一样。最美好之后,往往就是最痛苦,像个循环。这可能就是成长的宿命。

  “伯克希尔公司A类股16万美元左右一股的股价,再往上走很困难了,甚至可以说到了风一吹就会垮的地步。当伯克希尔这个过高成长的公司,在老巴离世后疲态初现但仍然以高价格交易时,这些粉丝也会果断地实现其价值,就看谁跑得快了,就像苹果。”而确实有报道说,伯克希尔不少股东在16万美元上开始兑现,成交量也开始上升了。

  方正证券财富管理中心高级投资顾问王忭也认为,巴菲特是不是掌舵人对伯克希尔公司会有所不同。如果是新人上任,会有自己的风格手法在里面,巴菲特可能会在一些大体的思路上、做事的原则上给接班人宗旨和意见,但行为模式很难一样。

  谈投资

  浴缸中决定如何投资50亿

  在所有问题中,应邀与会的老资格空头道格·卡斯的问题吸引了最多注意力。卡斯第一个抛出的问题便十分尖锐,他认为伯克希尔已经规模巨大但仍在寻找“大象”而不是“羚羊”,它是否已在成为指数基金的风险中?

  巴菲特回答说,尽管伯克希尔的利润不会像以前那样“疯长”,但它仍带来巨大的价值。而在市场不好时,规模可以成为优势,因为伯克希尔有能力提供流动性和稳定性。“小子,你还是没有说服我卖股份,加油哦。”他幽默而又霸气地说。

  不过,金先生分析指出,虽然巴菲特手上很多企业每年要向他贡献很多利润,所以公司能够在危急时有很多现金,但伯克希尔公司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高速增长了,他的继任者很难再超越他。

  王忭也说,公司规模做大后,巴菲特现在的成绩不如他巅峰时的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环境在变,公司规模也不一样了。公司规模大,从安全性来看,有很大优势;但从成长性来看,有很大劣势。公司规模从小到大还相对容易,但到了一定的规模再往上走,难度就会加大,特别在投资界,此外还要格外注意防范风险。

  确实,诚如芒格说的,当他和巴菲特事业起步时,竞争不是很激烈,他们占得先机。“但目前的竞争激烈多了。”

  虽然股神年龄大了,但他依然很热爱自己的事业。当卡斯质疑股神是否还像以往那样在投资前审慎研究,比如像投资美国运通就请了咨询顾问,而2011年50亿美元投资美国银行过程中,巴菲特承认自己当时正泡在浴缸中,觉得是一个好主意,然后就打去了电话。

  巴菲特反击道,他始终对伯克希尔公司的投资决策抱有同等的热情,“你必须对某些事情热爱才可能做好。如果你对所做的事情绝对热爱,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很自然的是,专注度将提高你的产出率。我投入了所有热情,虽然有时候看上去不明显。”

  “我热爱思考伯克希尔的问题,我热爱思考它的投资,我热爱评估它的经理人,我喜欢思考公司的业务,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他专门解释了2011年投资美银的细节,“的确这一想法是我在浴缸中想出来的,但浴缸不是问题最重要的部分。我最关注的是,伯克希尔的投资是否对公司有益。”

  谈选股

  “别理会经济学家”

  大会上一位股东向巴菲特和芒格提问,挑选股票有什么标准和方法,二人均表示他们的确不关注数据。

  巴菲特指出:“我们考察企业的角度很简单,我们就是假设是否会有人看上它,然后向我们要求买下整家公司,买企业时大家都会想知道未来10年它会怎么样。”

  芒格的回答更为直白:“我们不知道如何通过数据来买股票。我们就知道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在过去多年中都有竞争优势。我们不知道未来苹果会怎样。买股票你必须能理解这家公司及它的竞争地位。这些都不可能通过数字显露出来。”

  巴菲特接话道:“如果只能依靠数据来管理资金,我根本就不会。”芒格打趣道:“你不是不会,而是会做得很差。”

  “确实,企业数据好但未必有持久性。巴菲特不会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公司,他一是看公司的价值,二看公司的成长性。”项坚解释。

  而当有股东问:“未来几十年市场回报将会下降,伯克希尔股票的回报也将下降,你是否有同感?”

  巴菲特回答:“我通常不理会宏观预测。无法想像在一只正发生宏观讨论的股票上作出决定。为什么要花时间讨论一些你并不了解的事情?我们谈论的是生意。经济学家怎么想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对美国有一个总体感觉。你要知道的就是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将运送更多车皮的货物,这一服务不可替代,其资产重置价值令人难以置信。这并不十分复杂。”

  对此,金先生认为,巴菲特之所以说经济学家怎么想对他影响不大,是因为他是宏观经济方面非常厉害的高手,对宏观经济非常有把握才会这么说的。经济学家的逻辑思考有可能是对的,但“投资”永远是走在前面的,投资者要有自己的判断。

  “另外,大家一直希望找到一条轻松的赚钱方法,不用每天来研究,能够买进后长久持有来分享它的成长的投资方法。但是,巴菲特的投资法完全不是普通股民可以学到的。他从遇到困境的企业家手中获得与二级市场非同价的可以分红并且将来可转换成流通股的优先股,拿的是超级折扣价,于经济繁荣时在二级市场卖出,是非对称交易法。没有市场暴跌,他就没有办法在多数人恐惧时‘贪婪’。他这个盈利模式普通人学不了,也没办法学,所以中国很难出巴菲特。”

  谈未来

  未来世界将是中美称雄

  在今年的伯克希尔公司酒会上还多了很多东方面孔。许多美国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会不远万里飞来这个不知名的美国中部小城,也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会对这个会炒股的美国老头这么感兴趣。

  一位中国代表解释说:“这远不止是个股东大会,这是一个美国式投资文化和生活文化的展示。”在她看来,做研究,不急抛,不跟风,不短浅便正是中国投资者应该学习的。

  令人振奋的是,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未来中国和美国将是超级经济大国。“中国在遏制泡沫方面比美国更成功。”芒格表示。

  巴菲特则表示,未来中国和美国将是超级经济大国。而芒格则指出,即便美元被取代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历史上没有一个超级大国能一直保持第一。

  股东大会临近尾声时,一位来自中国上海的投资者询问巴菲特是否有新计划投资中国,巴菲特表现得比较保守,认为在中国没有竞争优势,现在主要投资美国市场。

  精彩语录

  这次股东大会,时间好像过得非常快,几小时的股东问答阶段,似乎刚开始就结束了,然而,很多精彩语录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大家纷纷传阅。

  如巴菲特是这样论自己的人生乐趣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比给伯克希尔添置一些家当更有乐趣。我希望未来10年都是如此。”

  还有人问起了子女的教育问题,一位股东问:怎样做才能不毁掉自己的孩子?巴菲特回答,更多的孩子是被父母的行为毁掉的,而不是被遗产。孩子是通过父母的行为学习的,这是很重要和严肃的工作。富人留下财富的数量并不是子女变成什么样子的决定性因素。子女们应该在父母去世之前就看到遗嘱,以了解义务和继承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