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困境

http://www.zjsr.com  2007年10月08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人民币升值下的厦门样本

  汇率上升,劳动力成本高涨,产能过剩,转型艰难,转移不易,中国制造业何去何从?

  为此,《证券市场周刊》专门派出记者前往以食品、服装和电子产品为主要出口业的厦门。受访的企业涉及电子、电池、服装等行业。

  在人民币升值逐渐加速的前夜,闽南的制造业企业,无论是国有、民营还是外资工厂,都遇到了不小麻烦。而这些或大或小的企业,正是支撑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最主要力量。

  让我们来听听这些企业主怎么说,经济学家又如何给出应对之策.....

 

  酷暑将尽的厦门,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烦躁的意味。在翔安区一家国有企业的代工厂门口,一张贴有一段时间的招工海报上,写着待遇从优之类的内容。根据工厂负责人的说法,目前厂里仍旧缺人,这张招工启事依然有效。

  这是2007年7月31日,《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在厦门调查时见到的一幅场景。再普通不过的企业招工背后,是厦门乃至整个中国制造业面临的劳动力短缺问题。而招不到工人,更招不到“任劳任怨”的工人,这个看似就业方面的问题,其实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推手——始于两年前的中国汇率制度改革。

  瑞银集团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Jonathan Anderson研究发现,“汇率变动总是能够和土地以及劳动力价格的上升息息相关。”

  2005年7月汇率改革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达到了8%。但是,同期,中国的出口依然在强劲增长,贸易顺差也从当时每月100多亿美元的水平翻了一番还多,达到每月200多亿美元。中国出口的竞争力似乎并未受到任何损害,出口企业也认为,这两年他们总能通过提高出口报价和自身消化来克服人民币汇率升值的负面影响。但进入2007年之后,升值问题开始逐渐清晰——除了直接的汇兑损失,相伴而生的还有劳动力短缺、产能过剩、土地涨价等。

  一位企业老总承认,如果人民币汇率升值到7.3(对美元),企业将无利润可言,更有企业断言,如果汇率低于7,那么闽南所有电子行业的公司都将破产。但是,人民币升值的进程不会停止,目前人民币对美元已经达到7.5的水平,达到7.3甚至是7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届时,厦门会有多少出口企业受到冲击,整个中国的制造业出口又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一些厦门的企业想到了外迁,还有些企业试图转行,但是更多的企业选择忍耐,而这正是当前中国制造业整体困境的一个缩影。中国的制造业必须转型,而转型之路是那么艰辛。

  汇率究竟有多痛?

  “对于我们企业来说,汇率问题在今年比较明显,但还不是眼前最大的问题。”厦门三圈电池有限公司(下称“三圈电池”)总经理王荣恩在带着记者前往位于同安的工厂参观途中表示。据悉,原材料一路走高是该公司最难于面对的问题。生产电池最重要的原材料锌,价格在2006年和2007年已经多次创造历史最高价格。

  三圈电池是幸运的,因为全世界80%以上的电池都在中国制造,而三圈电池目前的主要出口市场是中东和非洲,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占其出口市场的份额并不高。这种情况下,企业目前依然可以通过提高出口价格来抵御成本增加对利润的侵蚀。

  数据似乎也支持王荣恩的判断。仅仅是2007年前5个月,厦门的出口总额就达到了92.91亿美元,同比增长21.7%。厦门的贸易顺差扩大到40.19亿美元,为历史最高水平。

  但是就在光鲜的数字背后,隐含的是一些更为实质性的问题——出口企业的业绩在下降。根据福建省统计局的说法,“厦门市制造业受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和部分拳头工业品出厂价格下降,以及汇率变动等因素的影响,加上一些大企业因产品结构性调整、企业减产,企业的盈利水平大幅下降,我市工业经济效益延续着下滑的趋势。”根据统计局一位工作人员的说法,“出口企业遭遇到的问题最大。”

  事实上,在进入“金猪之年”后,三圈电池的日子也开始变得艰难。三圈电池大部分出口是以代工的形式进行,这部分以人民币结算,而自营出口部分虽然不到一半,其中的汇率升值造成的损失让公司管理层越来越痛苦。三圈电池的汇兑损失期为开列信用证到收款这段期间,周期为3个月,损失比例基本上为每100万美元产品损失20万-30万人民币。因此,三圈2006年因为汇兑带来的损失大概在200万元左右。由于公司计划今年扩大出口,其汇兑损失必然随之上升。

  “我们确实尝试着在订单中加入可能因为汇兑造成的损失,但是目前看有些难度,因为我们企业内部很难预测人民币升值的准确幅度,我们没有专家。”王荣恩说道。

  中国有不少产业部门占据了全球产能的绝大部分,相关企业也开始想办法转移汇率造成的成本增加,避免形成损失。但并非每家企业都能从容应对。闽南的电子企业星罗棋布,多以小企业为主,以记者采访的厦门声星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声星电子”)为例,这家产品出口比例达到100%的企业,全年销售总额仅有7000万元人民币。声星电子董事长蔡珑就自称深受汇率问题的困扰。他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尽管2006年人民币已经有一定幅度升值,但是他们的经营还算顺风顺水。然而在2007年农历新年过后,各种问题集中爆发:因为产品受到一些原因的影响,出厂价被迫压低,利润率也不断摊薄,而在这种情况下,汇率的压力也得到了体现。蔡珑说,由于竞争过于激烈,音响设备出口行业本身科技附加值太低,在汇率升值之前,企业经营已经不太理想,“汇率升值的打击就像雪上加霜。”

  蔡珑也认为,在签订新的订单时他们还能向境外买家部分转嫁汇率升值成本。但现有的订单基本上都是2006年年底以前接到的,产品定价已经确定。因此,现在的不少产品几乎无法赢利。根据蔡珑的说法,从事电子产品出口的企业非常分散,但是相互之间的沟通还是非常良好的,记者在厦门期间就曾经参加了“南平籍厦门企业家联谊会”。根据与会企业家的说法,在厦门类似的联谊会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企业家们也就依靠着各种非官方的渠道保持着密切联系,同行之间对于合作伙伴和对手都了如指掌。因此,同类企业通过共同行为来提高价格和转嫁成本,是完全可能的。

  但汇率升值是单向和持续的,中国的出口企业转移成本的能力未来将受到考验。“国际买家已经厌倦了在谈判中一次又一次地接受中国商业伙伴的加价。”一位厦门出口企业老总告诉记者。很多企业老板也认为,如果人民币汇率再连续上升,会严重削弱出口产品的竞争力。

  “我不知道什么是我们能够承受的汇率极限,但是我知道我们已经到了极限。”蔡珑表示。他在听说有投行经济师预测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可能在2009年底达到6.8时,感到非常震惊。他语气激动地表示,“我敢说如果汇率低于7,那么闽南所有电子行业的公司全部破产,都非常有可能。”即使是认为汇率影响不是太严重的三圈电池,也认为7.3的汇率是他们企业所能接受的极限。

  在厦门当地企业家的一次聚会中,记者了解到,厦门出口的主要产品是食品、服装和电子产品,这和中国其他地区也没什么两样。瑞士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Jonathan Anderson就认为,包括服装在内的轻工业产品和科技附加值不高的电子产品是中国出口的最主要力量。厦门的制造业可以说是全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

  “无论如何,这是厦门出口企业的宿命,大家都在苦苦地撑。”蔡珑有些无奈,但又转而说道,“我相信电子产品绝对不是最糟糕的行业,技术含量更低的服装业一定比我们更艰难。”记者在联谊会上,确实听到了不少服装业企业家的抱怨。

  对抗升值负面影响能力有限

  在人民币汇率上升的时候,提高出口报价无疑是一种危险的选择,相比这种损害企业竞争力的举措,很多家企业正尝试不同的路径。闽南的合资企业在当地出口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记者调查发现,企业凭借着灵活的手段,很好地对冲了汇率变动带来的风险。如改变付款方式,由离岸付款转变为到岸付款,减少汇兑损失,其实质无异于变相提价。再就是从低利润率的来料加工中退出。

  “人们都总是认为服装企业在人民币升值压力下是最弱势的产业,但就我们企业而言,企业并非如此。”协生制衣有限公司(下称“协生制衣”)总经理斯东游不无骄傲地告诉《证券市场周刊》。但是斯东游还是坦承,像协生制衣这样的企业比较特殊,闽南绝大多数的中小服装企业都面临着生存危机。

  斯东游也谈到了中国企业的定价权问题,“中国的服装行业还是很有优势的,因为它能够有效地向境外买家转移成本。但汇率和劳动力成本的变动是缓慢而渐进的,我们不可能每天调整定价,因此我们必须支付大部分升值的代价。”

  “服装行业近年来利润已经相当低了,因此汇率压力很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斯东游告诉记者,之所以协生能够从容面对2007年人民币汇率上升带来的经营风险,首先是因为协生获得了美国绝大多数进口商和百货公司的资质认证,而具备这种资质的在闽南地区也绝对不会超过10家。

  其次,要归功于协生的未雨绸缪。协生这家台资背景的服装企业,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人民币的外汇掉期交易。“很早以前,我就认为人民币将会启动兑换美元的结构性升值。”斯东游谈到了他们公司的大股东是台湾商人,基于台湾出口型企业曾经的经验,对于今天人民币升值的到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其实外汇掉期交易给斯东游带来的并非全是幸福的回忆。2003年,协生每年年底都会提出大约500万美元作为特别款项,投资外汇远期交易进行对冲。而三月期的美元掉期交易也足以满足他们抵御汇率风险的需求。只是那时人民币升值的进程还没有开始启动,因此协生从事外汇掉期基本上都是在亏钱。

  记者到访的那天,协生正在进行400万美元,汇价为7.62的外汇掉期交易。“掉期交易确保了我们在2007年的利润,但是不足以让我们一劳永逸。”说到这里,斯东游也有些忧心忡忡。因为汇率造成的影响主要是在一次产品交付的生产销售周期中,掉期交易只能对冲部分汇率损失,因此企业家们对于汇率始终保持着高度关注。他也表示,“尽管我们已经想尽一切手段来对冲汇率造成的威胁,但如果汇率升到7.3,那么我预言闽南所有的服装行业将会陷入全面亏损。”顿了一顿之后,斯东游说,“我甚至认为,中国整体可能会因为出口部门的竞争力下降而爆发更严重的问题。”

  其实自汇改以来,人民币在对美元升值的同时,对欧元却一直在贬值(见图2),不过记者在厦门调查时发现,很多企业依然是以美国为主要出口地区,或依旧以美元结算,因此难免会发生一定的汇兑损失。

 [1] [2] [3] 下一页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  齐忠恒  编辑: 潘洁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2007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名单 2007-09-01
·捍卫中国制造温企成典型 龙永图盛赞康奈 2007-08-29
·从“中国制造”到“俄罗斯制造” 2007-08-11
·“中国制造”遭遇妖魔化 2007-08-09
·是什么令中国制造涨价 2007-07-25

 浙商网-《浙商邮报》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温商在常德总投资约30亿
·温州模式是对解放思想的最好诠释
·达能娃哈哈法律战有望和局?
·跨国梦,浙企的终极理想
·中国银泰北京地产业务布局生疑
·小商品城:钢丝上的舞蹈
·浙江织造再临九月危机?
·城商行上市热潮的背后推手是什么
·宁波之变:块状经济的升级和突破
·长三角的反攻
·9月CPI预测高企 调控力度料加大
·中国制造困境
·全球五大新高助推中国牛市
·港股投资 你准备好了么?
·第八期《浙江理财周刊》新鲜出炉
·中小企业的成长战略
·出口退税率逼近中小企承受临界点
·气候变暖 全球每年损失3000亿美元
·民营企业要理性面对外资并购
·人口红利加速枯竭
·解读新疆“温商现象”
·长假里义乌商人争学英语
·红蜻蜓邀港星莫文蔚代言
·40万浙商助安徽经济崛起
·温州人常德总投资约30亿
·温商济南造"温州鞋城"
·30万浙商在川豪掷500亿
·“馥莉慈善基金”成立
·七百温商乌鲁木齐觅商机
·温州特色工业园在郑奠基
 热点专题
·2007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
·2007中国宁波人才科技周
·特别策划:2007浙股半年报
·看全国和浙江经济半年报
·特别策划:股票之外的投资选择
·湖北咸宁市“黄金”地块杭州推介会
·策划:浙商创富新路—市值管理
·专题:宁波银行上市 改变中小板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