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民企尼日利亚历险记

http://www.zjsr.com  2007年06月22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哈桑在尼日利亚的厂房

  2004年下半年,双合盛鞋业、哈杉鞋业和鲁宾斯鞋业等先后设厂尼日利亚,海外办厂的案例在国内广为流传,风光无限。

  三年的时间,这些温州老板亲身经历境外投资的冷暖。与国内投资相比,境外投资面临更大风险和不确定性:东道国政府政策或政局的不稳定,乃至政府干预经济的行为等风险,单凭企业一己之力,实在难以规避和抵御。进也罢,退也罢,每位企业家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本账。

  “如果下次去国外办厂,我会做一些运作上的调整。”“地球这么大,如果有做生意更好的地方,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在非洲做”……当时投资非洲的温州老板今天已表现出异常的冷静。

  “我把尼日利亚的工厂关闭了。如果下次去国外办厂,我会做一些运作上的调整。”温州鲁宾斯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章耀光表情沉重地对记者说。他在尼日利亚投资创办的鞋厂,曾经是温州老板海外投资办厂的重要案例。

  在尼日利亚商业城市拉各斯的市郊,一座占地近2000平方米的厂房,这是鲁宾斯2004年底租下创办尼日利亚社邦实业有限公司的地方。章耀光嘴角微微扬起说,这个悬挂着尼日利亚前总统奥巴桑乔与他的巨幅合影照片的鞋厂,“牛”得连当地的税务官都不敢进入。

  2004年1月,尼日利亚政府发布了“禁止进口商品名单”,包括男式皮鞋在内的41种商品禁止进入尼日利亚市场。不愿眼睁睁丢掉这个非洲大市场的温州人,最先出手。2004年8月,温州双合盛鞋业有限公司和哈杉鞋业有限公司在尼日利亚的鞋厂先后启动。当年年底,鲁宾斯的尼日利亚社邦实业也开始进入运作阶段。

  而这个时候,全市有近30万家民营企业的温州,到海外投资办厂的,寥寥无几。哈杉、鲁宾斯等温州民营企业海外办厂的案例,开始在国内媒体上鲜花一般盛开。

  为规避策略而办厂

  2004年1月,“禁售令”发布后,在拉各斯的温州鞋只好在尼日利亚政府规定的90天“清理期限”内抓紧处理。

  章耀光回忆说,当时在尼日利亚批发销售的合成革面温州鞋,平时每双售价一般为四五十元;但为了使鞋子早点脱手,差不多20元就把鞋子贱卖了。据了解,除了生产成本,从温州运一双鞋到拉各斯,仅仅运费平均就要十几元。

  温州鞋在尼日利亚似乎山穷水尽。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年2000多万元的市场说没就没了。”章耀光着急了。市场销路很好的中国鞋运不进来了,鲁宾斯的那些尼日利亚经销商也急了。他们就整天在拉各斯串街走巷找房子,帮章耀光物色厂房,并且承诺包销鲁宾斯的鞋子,游说章耀光在拉各斯办鞋厂。

  决定办厂后,除了在拉各斯找地,章耀光还两次跑到距离拉各斯较近的加纳共和国特马开发区,洽谈投资办厂意向。反复权衡后,社邦实业最后选址拉各斯市郊。3个月后,社邦实业制鞋所需的一条生产线设备,从温州漂洋过海运抵拉各斯。成品鞋进不了尼日利亚,章耀光就从温州运半成品的鞋子过去,夹包、复底(粘鞋底)、定型、后处理等制鞋工序,就在社邦完成,“等于把鞋厂的成型车间,从温州搬到了尼日利亚。”

  2005年5月,社邦生产的“鲁宾斯”牌合成革面鞋,开始在尼日利亚的鞋店销售。好久没痛痛快快卖过鞋子的经销商,动用各种关系,堵在社邦车间门口,争着要鞋子。

  真想带一批工人到温州来做鞋

  社邦筹备期间,章耀光从温州鲁宾斯精心挑选了10名熟练技术工人,给予他们包吃、包住、包机票、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待遇,派到尼日利亚,培训从当地新招的工人。

  回想当初尼日利亚社邦招工的盛况,章耀光呵呵大笑:“告示一贴出来,工厂门口就天天排队。”他补充说,每年被“技工荒”逼得神经脆弱的温州鞋服企业老板,很难想像,在尼日利亚招工是何等的容易。不到两天,百里挑一的社邦,就招齐了一条生产线所需的80多名当地工人。

  社邦招收的80多名尼日利亚工人,每月平均工资折合人民币,大概只有500元。“这样的工资待遇,在那里已经很高了。”章耀光感慨地说,那些工人真的很听话,如果公司要开除他们,马上就下跪求情。有一次,一名当地工人“不怎么听话”,公司决定开除他。十几个工人听到消息后,一起跪下来求管理人员:“他家里有4个孩子,求你不要开除他!”

  前天下午,章耀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好几次出神地望着茶杯,缓缓地说,那些工人做鞋很认真,与温州的工人比较,工资也很低,“真想带一批到温州来做鞋!”但想想每个工人来回机票、签证要花几万元,最终,章没有把这个“大批引进非洲工人”的想法付诸实施。

  厂里挂着总统合影

  税务官都不敢来

  由于是把半成品的鞋子“组装”成成品鞋,工艺相对简单,社邦每天能生产1200-1500双合成革面男式绅士鞋。每双鞋子带给工厂的利润,约为20元。

  章耀光这样告诉记者,在拉各斯,一条重0.5公斤的野生黄鱼,售价只有10元,而一条一米长的鳄鱼,剥皮后的售价是四五百元。也就是说,社邦平均每天可以为他赚来两三千斤野生黄鱼,或者五六十条一米长的鳄鱼。

  在尼日利亚办厂,不仅有丰厚的物质回报,而且精神上也很享受。尽管这些对章耀光来说都已经成为过去,成为那些并未完全冷却的往事。

  章耀光回忆说,2005年4月,时任尼日利亚总统的奥巴桑乔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点名要在北京会见在尼日利亚投资办厂的温州老板。会见后,章耀光就把与奥巴桑乔总统的合影照放大,挂在社邦厂里。尼日利亚对章耀光投资的鞋厂,免税3年。“虽然有这个政策,但如果税务官要过来‘看看’,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章哈哈大笑,“厂里挂了与总统的合影后,连当地的税务官都不敢进入了。”

  哈杉加大本土化求生存

  “地球这么大,如果有更好做生意的地方,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做在非洲,”同样在尼日利亚投资办厂的哈杉鞋业董事长王建平,拨动手边的地球仪说,尼日利亚无论在法制、治安还是贸易、投资环境等方面确实都不尽如人意,加上环境艰苦,鲁宾斯的撤离很容易理解。

  正在做第五期投资可行性报告的哈杉鞋业,显然不仅接受了王建平所言“不尽如人意”的现实,而且还必须适应这些。于是,王建平讲起了那些尘封的往事。

  货柜危机

  2005年中的货柜危机,是哈杉,也可能是刚刚萌芽的尼日利亚制鞋业遭遇最大的危机。

  由于禁止进口成品鞋,2004年后,温州双合盛、哈杉以及鲁滨斯等在尼日利亚市场开发较好的鞋企纷纷抢滩尼日利亚,在当地投资建厂。由于尼日利亚当地产业极不发达,这些企业采取的策略都是,在国内完成大部分工序,制成半成品后出口到尼日利亚,在尼日利亚的工厂完成最后一道工序,为了生产方便,将作成成品的配套半成品装入同个货柜运输。温州鞋暂时避过了尼日利亚禁止进口的限制。

  2005年5月,尼日利亚海关开始扣押所有编号为31类(鞋)的产品货柜,无论是成品还是半成品,一概认定禁止进口的成品。一共有200多个货柜被扣押在海关的仓库,其中5个是哈杉的。无奈之中,王建平只好找到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奈娅迪E尤斯曼女士,了解哈杉的尤斯曼签署了一道命令,给哈杉的5个货柜放行。同时,尤斯曼表示,自己的能力范围仅止于此,这样做也是因为和王的“私人关系”。但令王建平恐惧的是,正在路上和即将进港口的还有41个货柜,“几百万美元的货,如果被没收,不仅在尼日利亚的工厂要陷入困境,温州本部也要受到严重的影响。”

  公关

  在了解到很多尼日利亚本地鞋企也在这次事件中损失惨重后,王建平马上联系尼日利亚国内的20多家鞋企,成立了临时制鞋工业协会,聘请律师,就鞋类产品进口政策对尼日利亚政府进行游说。

  “在执行中,禁止进口成品鞋的政策经常殃及半成品,这对尼日利亚制鞋业的发展是不利的,我们希望能够改正。”王建平从商务部长、外交部长、财政部长到贸促会会长,与尼日利亚的高官进行会谈。

  同时,哈杉在尼日利亚的工厂的总经理也开始在尼日利亚的上、下议院开始游说。王建平给尼日利亚总统写信反映鞋企的意见,议员们也向总统反映实际情况,部长们联合给总统写信。

  不久,王建平记得是个周四的晚上,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发表电视讲话,对“哈杉”等鞋企对尼日利亚的制鞋业发展做出的贡献表示肯定和感谢。

  第二天,扣押在海关的货柜陆续被放行,尼日利亚海关也对成品鞋和半成品编码重新分类。

  本土化才能发展

  但在货柜事件解决不到半个月,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再次发表讲话,为了扶持本土制鞋产业的发展,要求原辅料必须在当地进行采购。“虽然明显不符合当地产业的现实,也没有操作性,但制鞋业必须本土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王建平分析。

  实际上,从一开始,在哈杉的投资战略里,就将本土化作为重要的目标。“争取在3—5年,能为当地培育出一定规模的产业链,原辅料当地的采购率达到30—50%。”王建平这样说,也这样做。

  2006年哈杉尼日利亚工厂的报表显示,他们在尼日利亚的采购率为22%,而在刚刚进入尼日利亚的2004年,哈杉能在当地采购的原辅料不到1%。

  一家专门为哈杉尼日利亚工厂做外包装的当地企业,2004年只有3个人,现在已经发展到17个人的规模,不仅可以满足哈杉的要求,还可以给其他同行提供产品和服务。

  在中国企业到当地投资之前,以当地的制鞋厂一般只有2-3人的,现在大多数有20-30人的规模。虽然哈杉在当地的工厂有300多人,但几年来,哈杉为当地培训的技术、管理和营销人才等超过了400人,甚至哈杉在当地的技术中心大部分时间不是在为自己解决问题,而是在为同行解决问题。现在,中底、内外包装、线、针等都能在当地进行采购。

  “鲁宾斯虽然退出了尼日利亚,但应该说他们也为尼日利亚的制鞋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总之,走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王建平说,“想在非洲投资你必须热爱非洲,抱着为了非洲经济发展和建设非洲的理念才能坚持下来。”

  1/2出口市场在尼日利亚

  2002年,鲁宾斯在拉各斯批发鞋类、锁具等产品的龙城商场,花20万美元租下5楼半个楼层200平方米店面,开始设立尼日利亚办事处。当年,鲁宾斯出口尼日利亚的鞋子有20多万双;2003年则有40多万双,销售额近2000万元人民币。到了2004年,尼日利亚市场已占到鲁宾斯出口总额的近50%。

  章耀光说,在尼日利亚卖鞋很简单,鞋子不需要鞋盒装的,“像卖柴一样,拿绳子捆起来卖。”而且,鞋子的材料越便宜越好,“只要像鞋子就行。”据称,鲁宾斯、哈杉等十几个温州产的革鞋牌子,在当地算是相当好的鞋子了。几十家台州鞋厂的鞋子,档次更低。有着1亿多人口的尼日利亚,鞋的销路很好,一双在国内成本30多元的鞋,运到尼日利亚,差不多可以卖到100元的好价钱。

  当地办厂压力大

  但在风光的背后,鲁宾斯在政策环境多变的尼日利亚,同时承受着诸多方面的压力。

  最令章耀光头疼的还是2006年下半年尼日利亚政府出台的禁止鞋类半成品进口的法令。在尼日利亚创办社邦,章耀光规避的就是成品鞋的“禁售令”,以期通过把半成品运到尼日利亚“组装”成成品。而禁止鞋类半成品进口,无疑是掐住了社邦做鞋的咽喉。

  另一个方面是,资金周转期长,需要8-9个月,有时候甚至长达10个月,是企业到尼日利亚办厂最大的压力之一。“实际上,钱通过政府的银行几乎汇不出来,90%以上的钱需要通过私人钱庄汇出来,资金很不安全。”

  而派往尼日利亚工人的人身安全,也是令章耀光和工人家属相当担忧的。自去年以来,尼日利亚频发绑架事件和武装袭击,近200名在尼日利亚的外国人被绑架,虽然其中的大多数人被囚禁几天或数周后被释放,但对人身安全的忧虑,却很难让人挥去。鲁宾斯、双合盛、哈杉等温州企业,都从国内派了十多个人到当地工作,但由于当地治安不怎么好,这些人没有安全感,“夜里一般都不出门,大多数的休息时间只好呆在厂里打发时间。”章耀光无奈笑笑,“这些工人的家属也很担心,天天催他们回国。”

  退出尼日利亚市场

  去年年底,章耀光最终决定,关闭在尼日利亚的鞋厂。章很无奈地说,日前关闭鞋厂的时候,一些尼日利亚的工人都哭得特伤心,“央求我们带他们到中国来”,因为他们没事情做了。

  章耀光表示,虽然在当地办厂生产鞋子,成本降下来很多,但由于政治环境不稳定,做起来很辛苦,风险也大;而关闭社邦,也意味着,鲁宾斯将就此退出尼日利亚市场了。他认为,像那些档次很低的,而且通过灰色清关进入尼日利亚市场的台州鞋,在那里可能还有钱赚。

  “办厂只是一个过程,经历很多挫折,也学到很多东西。如果下次去别的国家办厂,我会做一些前期的调整。”在结束采访时,章淡然笑笑,这样总结。



来源: 温州商报  作者:  编辑: 潘洁    [发表评论]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中国车出口屡遭“碰撞门”
·浙江海宁家纺业竞争之惑
·“温州模式”黯然失色?
·浙江出招破解无地困局
·“登峰”末路
·老字号“触网”能否迎来“第二春”?
·浙江环保产业如何走出“玻璃缸”困局?
·娃哈哈事件是谁的商业标杆?
·“疯狂”的阿里巴巴谜底
·上市公司为何携重金进军婚介行业?
·策划:浙商创富新路——市值管理
·特别策划:2007浙股半年盘点
·特别报道:本网记者体验浙港零距离
·人大常委会修改个人所得税法
·7月起出口退税调整 影响哪些浙股业绩?
·行业网站 怎样才能赚大钱
·出口退税大考长三角发展模式
·企业社会责任 工具理性VS市场规范
·企业品牌之路如何打造?
·是否还有“人口相对红利”
·乐清侨企建非遗博物馆
·七甬企联合出击投资邢台
·浙商瞄准重庆基础房地产
·杭州药企将进入喀麦隆
·温商黄河上游兴建水电站
·杭丝绸商人在港创业17年
·温商张跃任石油商会掌门
·浙商中缅边贸找商机
·海外温商面临转型升级
·沪温州商会回乡投64.2亿
 热点专题
·"跨越杭州湾"-主流媒体海盐行
·本网记者眼中的“徽商故里”
·五·一新股民速成班
·聚焦一季度浙江经济运行
·个税自行申报为何"羞答答"
·专题:杭萧钢构暴涨悬疑
·娃哈哈与达能“联姻”之困
·沙龙:他们抢摊杭州城东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