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资企业文化整合:谁牵着谁的鼻子走?

http://www.zjsr.com  2007年04月04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均富企业金融(Grant Thormton Corporate Finance)新近一份报告显示,从2005年7月到2006年6月间的一年中,有价值140亿美元的中国内地公司为境外企业所并购。一时间,各种关于该不该并购,是不是贱卖,有没有产业危机等问题被理论界业界在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然而,不知您是否注意到在并购后管理方面出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现象,任何企业都有自己的企业文化,但很多国企与外商合资后,不知不觉中企业文化跟着外方公司的文化走,说不清楚是为什么,该公司负责企业文化的领导也很困惑。许多企业高喊“变是不变的唯一真理”、“学习国外的先进管理思想和经验”等口号,现实中又总跟不上趟儿。在国企将隐性福利向公开收入转变的同时,外企在中国却将公开收入转变为隐性福利;我们学人家把单位的食堂卖了,人家却建起了食堂;我们刚刚取消企业的社会功能,人家又开始在为员工建宿舍、托儿所……这不禁让我想起一段关于乡下人进城后的感慨的笑话:俺们刚吃上肉,你们又改吃素了;俺们刚娶上媳妇,你们又独身了;俺们刚拿白纸擦屁股,你们又用它擦嘴了;俺们打工春节才能回家,你们过节又开始出门旅游了;俺们刚能歇会不用擦汗,你们又去健身房、桑拿房流汗了;俺们刚吃饱穿暖,你们又开始减肥了;俺们都想往城里跑,你们又到乡下来建度假村了……引用这段笑话并非嘲笑中国企业,国企越来越像外企,外企却越来越像国企,我们真是迷茫啊!更多的,是为中国企业在合资企业文化整合中,认不清管理的本质,盲目跟风而着急。

  国企在改制中引入外资,除了资本本身的吸引力,更多是怀着学习先进企业先进理念的美好愿望,想要用外资企业的先进管理模式、经营模式和文化理念来武装自己。因此,借引入之契机,当然要对旧有的不适应市场的文化要素做大的变革,还往往唯恐改得不彻底。——劳工关系一律聘用制;待遇要公开化,取消各种隐性福利待遇;要“以岗定薪”,体现不同岗位之间的待遇差别;那些“工龄”、“资历”不适合再提了,要取而代之以“能力”、“绩效”,将员工和企业的关系界定为“市场化的劳资关系”;原先的企业内部培训机构——党校、政校、职校职能弱化甚至被取缔,老“三会”(党委会、职代会、工会)退位,代之以新“三会”(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企业办社会?不成!企业是企业,社会是社会,学校、医院、食堂都要市场化!(以上表述在阅读时请参考《大腕》台词。)——文化氛围有种全盘西化的趋势,全面从原本宗族型企业文化向市场导向型企业文化转变。正如有位负责企业文化的国企领导说得那样:“与外商合资后,不知不觉中企业文化跟着外方公司的文化走”。

  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国企向外企学的这些东西,都是管理的表象,是外在的做法,并非本质。管理的目地是为了提高效益和效率,所有可以达到管理目的的做法都是好方法。中国有特殊的国情、民情和文化,我们以前在管理上做得不够好,并一定是手段错了,也许是更为综合的原因造成的,外企的管理做法是建立在外国的文化土壤之上的,我们应分辨清楚,再拿来所用。在这一点上,外企做得很好,他们时刻不忘管理的本质和目的,进入中国后,会跟据中国的国情和文化调整做法,让管理出效益。

  此外,在企业并购中,双方企业合并后会产生文化的交汇、冲突乃至融合,企业文化发生变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合资方有文化强势方和文化弱势方之分,决定强弱势的因素包括:哪种文化在社会中占了主流、合资双方的股权比例、谈判地位、管理变革的话语权是谁(例如,谁是董事长,谁是总经理)、人员构成比例如何等等。在文化的融合中,强势方的文化因子会更多地被保留下来,而弱势方的文化则往往要进行大幅度的变革。当然,除了双方力量的对比之外,管理层的经营意图及对文化有意识的引导也对文化汇合后的变革趋势起着重要的作用。无论如何,在并购过程中,如果不对文化进行有意识的整合和引导,往往会出现强势压倒弱势的情况。

  为什么国企文化相对于外企文化成了弱势一方?我们的“弱势”甚至不仅仅体现在与别人的对比上。而今在很多管理者、学者看来,国企文化成了“不适应发展”的代名词。笔者曾经做过一个非正式的调查,让被调查者在1分钟内分别说出对于“国企”和“外企”的印象,用一个或几个词汇来表示。调查对象有几十人,其中不乏国企、外企内部的人。结果出人意外的集中,对于“国企”的描述多围绕着“垄断”、“管理体制僵化”、“缺乏活力”、“懒散”、“大锅饭”、“落后陈旧”等等;相对应的,对于外企却不吝于冠以各种美好的词汇,“积极”、“高效率”、“市场化”,甚至有人给出的回答是“让人向往”!虽然在经过思考后,人们也能想起很多成功的国企,以及国企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但对国企文化的第一印象无疑是令人遗憾的。前文提到的对自身文化一竿子打死、全盘否定的现象,其中决不仅仅存在与外资参与的国企改制中,而是存在于所有形式的改制中。

 [1] [2] 下一页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作者: 王吉鹏  编辑: 潘洁    [发表评论]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杭萧钢构耐人寻味的冷与热
·"老板班":象牙塔里能否成就精英?
·娃哈哈与碧桂园:保身总相宜 姿态大不同
·货代隐形链条再调查:义乌风险
·娃哈哈与达能合资之困
·合资企业文化整合:谁牵着谁的鼻子走?
·谁来拯救娃哈哈?
·达能VS宗庆后:阴谋并购图穷匕现
·谁是股市的“管道工”
·从油烟四起看市场的“脱排机制”
·胡润慈善百强榜 浙商占据20席
·台湾经济转型对浙江的启示
·杭萧钢构发布“特别风险提示”
·证监会封杀高管违法买卖股票
·股市“六连阳” 3400点触手可及
·带着《孙子兵法》去商战
·谢国忠:最伟大的套利
·从一家拉面馆看小企业的管理经
·让新财富观引领中国摆脱尴尬
·老太太买李子的启示
·万家浙企投身西部开发
·"风云浙商"细说创业门道
·德法两国来杭邀浙企上市
·风云浙商与大学生讲择业
·浙商亿元整购"奥北商街"
·浙商忠告:招商防"三乱"
·慈善家王振滔华丽转身
·浙商成立慈善种子基金
·浙商上亿元整购奥北商街
·温商纷搭奥运经济快车
 热点专题
·盘点2007两会经济热点
·专题:杭萧钢构暴涨悬疑
·沙龙:他们抢摊杭州城东为了什么?
·各方热议央行“3·18”加息
·“315”在线访谈 汽车 房产 专题
·“两税合并”及其带来的影响
·最畅销的十大的财经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