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中国家庭资产结构不利于财富升值

http://www.zjsr.com  2006年09月23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经过800年的发展,金融证券、基金和保险品种已是成千上万,真正的金融超市已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今天,世界上的流动财富或者说“钱”的数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证券金融的发展使“钱”的供给大大上升,这也使理财的机会与挑战同时出现。

  从表面看,财富管理,即关于创造财富成功之后如何理财的问题,似乎再简单不过,在一个人拥有财富之后难道理财还难吗?—其实,中国的俗话—“富不过三代”—本身就说明,理财之道远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否则,怎么会“富不过三代”呢?不管是对已成功或者是未来会成功的创业者,还是对基金管理、理财业者,增进对现代财富管理的理念和工具的了解,无疑都是很有必要的。

  发财致富当然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到今天,人类创造财富的能力确实登峰造极。按照法国凯捷公司(Capemini)与美国美林公司最近的统计,2006年个人净金融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富翁在全球范围内有870万人,比十年前翻了一番,共拥有财富总值33.3万亿美元。当今世界首富是美国的比尔·盖茨,其财富500亿美元,在中国也有施正荣、江南春、李彦宏等超过或接近10亿美元的富翁。

  多数人的财富当然没有这么高,但是不管怎样,理财的问题是每个人所无法回避的,保值、增值、养老、保险等等这些是每个人要考虑的现实问题。那么,该如何管理财富呢?今天的理财手段跟过去有什么差别?

  过去的财富载体

  在古代,百万美元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会是不能想象的天文数字,更不用说亿万美元。比如说,在800年前的蒙古部落时代,虽然成吉思汗能收服中国、中亚以及中东,但游牧民族以温饱为生,没有固定的土地财产、没有房产,更谈不上股票、债券、基金、保险、对冲基金、创投基金等这些金融证券化了的财富载体。即使有了这些证券投资品种,游牧时代的生产力也无法高到让人们有任何剩余财富积累,谈不上有什么财富管理问题。当时,蒙古游牧人的财富是以马和女人的数量来衡量,财富载体很原始。那种时代,人的生活真是过一天算一天,顾不上为明天的风险和生活需要而理财了,他们只能依赖部落和家庭这些社会组织来达到规避风险、实现经济互助的效果。

  随着人类进入农业社会,从被动的游牧摘取转变到在同一块地重复种植,特别是由于家禽的出现,人们的食物供给一下子从被动变为主动,生存的挑战一夜间发生突变。这样一来,生产力上升了,财富积累速度加快了,同时土地的价值也大大增加,并成为自然的投资品种和主要的财富载体。农业社会开始有财富管理的问题,有保值、增值这类挑战。但是,以中国为例,直到150年前,富农也好,中农也好,他们能挑选的理财工具非常有限,买土地出租、放贷、盖房产,参股合伙企业,或者从事商品贩卖,不外乎这五种投资方式。由于农业社会的正式法治往往不发达,产权保护与契约保障体系不可靠,这些可行的财富载体基本以有形的实物为主,而不是以金融契约为载体,这当然限制了投资品种的流动性和投资规模。另外,投资交易的范围也基本不超出亲戚朋友和同乡的范围。因此,农业社会的理财空间很小,增值保值的机会也相当有限。

  特别是过去周期性的农民革命,还有社会的仇富心理,从根本上让人们不敢大胆地去投资增值,宁愿选择将财富以金银通货藏在家里、埋在地下。

  今天的理财工具

  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工业社会,工业技术的广泛采用带来的不只是财富创造速度的加快,使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就能成为亿万富翁,而且也带来了金融技术革命,财富载体日益丰富,理财手段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到今天,除了大家熟悉的股票、政府公债、企业债、项目债、银行储蓄、黄金、商品、房地产、土地、企业创业之外,还有开放式基金、对冲基金、私人股权基金、创投基金等等,还有人寿年金、人寿保险、财产保险、医疗保险、汽车保险等等金融品种。有境内人民币品种,也有相对应的港币、美元品种,等等。这么多的选择当然令人眼花缭乱,理财本身已是一种专业化的学问,但这些丰富的选择已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整体福利,使我们每个人能够更好、更巧妙地规避未来各种可以预见和不可预见的风险,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体面,使我们通过金融投资的合理配置让自己一辈子的自尊达到最大。

  金融技术革命早于工业革命,但受到1780年开始的工业革命的进一步推动。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的欧洲,货币技术要落后于中国,比如,中国在宋朝即发明了纸币。但是,在证券类金融技术上,中国则落后700多年,直到19世纪末期,才出现股票市场以及更后的债券市场。

  在投资票据品种方面,12世纪之前的西欧跟当时的中国一样,土地、以某种有价物或收入流为抵押的债据是人们的主要财富投资手段。跟中国不一样的是,从那时开始,意大利的城邦国家由于战争开支的不断上升,必须拿未来的政府税收做抵押向民间借债,当时的这种政府公债往往是强行分摊到富人家里的,是他们必须购买的短期“爱国债”。可是,到13世纪中期,威尼斯、佛罗伦萨和热那亚这三个城邦国已发行太多短期政府公债,靠简单的到期再借、一次接一次地把短期债务延续下去的做法已经难以奏效,它们必须推出长期债,把利息和本金的支付压力平摊到未来许多年,逐年支付。1262年,威尼斯政府第一个把众多短期债合到一只意大利文称为“Mons”的长期债券基金中,然后再把该基金的份额按股份证券的形式分售给投资者。这种股份的意大利文称作“Prestiti”,它可以在公众市场上随便交易。这算现代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以及公众基金的前身。当时的意大利当然没想到这一创新的意义所在。

  开始时期,威尼斯的Prestiti只有威尼斯人可以买卖。到14世纪中期,已扩展到外国人也可买卖。这些债权基金股份一时间成为西欧人特别欢迎的投资理财品种。

  由政府以未来多年的税收做质押向大众发行公债这项证券技术,13-14世纪开始从威尼斯、佛罗伦萨和热那亚往西欧其他国家传开。法国的赛力散、荷兰的弗里敦城邦政府于13世纪末发行年金债券,为公共设施建设和战争融资。到16世纪中叶,意大利、法国、荷兰、德国已发展出有相当规模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公债市场,为当地老百姓提供了多种固定收益债券投资和保险品种。

  随着债券市场在16世纪的进一步发展,期货和期权交易开始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证券交易所、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交易所出现。

  相对于债券交易市场,公司股权市场发展得较晚些,关键的一点在于外部股东对公司的债务责任是否有限。如果一个企业的所有股东对企业所欠债务都享有无限责任,“老子还不了,儿子还;儿子还不了,孙子还”,那么,除了参与日常经营的公司管理者之外,可能没有几个人愿意入股。换言之,在企业股份成为外部投资者愿意选择的证券投资品之前,股份所包含的必须是有限责任并可随意转手,因此,支持有限责任的法制体系必须跟上。传统的合伙企业股份都是无限责任,这也说明为什么以前的合伙股东一般都是亲戚朋友,这种亲戚关系让彼此对于潜在的无限责任不至于太担心,但这也限制了个人的创业投资范围,只能在本地、本族的范围之内投资创业,十分不利于个人的理财安排,限制了财富载体的选择空间。

  在12世纪的佛罗伦萨和威尼斯,首先出现了现代股份有限公司的雏形。这种不同于合伙企业的公司形态叫做“compagnia”,相当于英文“company”(公司)的意思。这种公司的股东分“有限”和“无限”两种。可是,那些早期意大利公司的股份是不能在大众市场上交易的。

  现代股票的出现最早应该是英国于1555年创立的“莫斯科公司”(The Muscovy Company),其目的是组建船队,探索从大西洋往北穿过俄罗斯、然后走向中国与印度的航线。第二个是1584年成立的“弗吉尼亚公司”(The Virginia Company),它从700多名股东手中融到大量资金,其招股书(可能是世界史上第一份招股书)声称,公司目的是开发北美洲,展开横跨欧洲、亚洲、非洲与北美洲间的贸易。该公司后来确实成功占领了今天美国的弗吉尼亚州等殖民地。其他诸如“麻省公司”(The Massachusetts Company)、“非洲公司”等以海洋贸易为业的公司也都在那个期间相应成立,但这些早期英国公司在商业上基本都不成功。真正成功的是1599年成立的英国“东印度公司”(The East India Company)。该公司的创始股东有80人,他们选举产生了15人的董事会。到1600年12月,公司股东增加到218人。

  第一个向公众发行的现代股票基金,是1924年在美国创立的“麻省投资者信托基金”(Massachusetts Investors Trust),一年之后其投资者增至200人。到1951年时,全美的共同基金数量差不多为100家,持有基金股份的人数为100万左右。到1960年初,全美共同基金数为155家,所管资本共158亿美元。十年后,基金数目增至269家,共管资金483亿美元。到1980年初基金总数为524家,共管资金945亿美元。到今天,美国的开放式基金数超过一万,所管理的资金超过10万亿美元。

  对冲基金的发展历史更短。虽然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并不是第一家对冲基金,但1968年成立的“量子基金”的确为对冲基金的广泛认同和知名度贡献非凡。从1968年成立到2000年4月关闭的31年间,“量子基金”平均年回报率超过30%。如果在1968年成立时将1万美元放入该对冲基金,那么到2000年4月时,则变成了4200万美元。这一过程中,其创始人索罗斯的财富当然也激增到70亿美元。有了像“量子基金”、“老虎基金”这些成功故事之后,20世纪80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对冲基金行业也逐渐增长,到今天,对冲基金的数量已不低于8000家,所管理的资本达到1.5万亿美元。

  中国理财前景

  人类在过去几千年的“致富”努力,到今天真是成功至极,不仅个人创造财富的能力空前,而且,证券金融的发展使人们能轻易将未来收入流提前证券化,变成现金,从而让我们今天手中的钱不仅包括过去积蓄下来的收入,也包括将未来收入提前变现得来的钱。于是,今天世界上的流动财富或者说“钱”的确是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证券金融的发展使“钱”的供给大大上升。理财的机会与挑战也同时出现:这么多“钱”往哪里投?

  好就好在正如我们刚才谈到的,经过过去800年的发展,世界上的金融证券、基金和保险品种已是成千上万,真正的金融超市在全球范围内形成。

  那么,今天中国家庭的理财投资结构如何呢?根据2001年中国人民银行对50个大中城市家庭的金融资产结构的调查,中国家庭84.5%的流动资产投在银行储蓄账户上,7.7%在股票,5.8%在债券,1.7%在各类保险上。相比之下,美国家庭23.6%的流动资产投在银行储蓄账户上,70.8%在股票(包括退休金基金投资),5.2%在债券,2.8%在各类保险上。由此可见,跟美国家庭相比,中国家庭的资产结构非常不利于升值(因为股权型投资太少),也不利于规避未来风险(因为保险和退休金投入比例还太低)。

  这种差别当然跟总体金融发展水平相关,但跟人们对理财的认识程度也不无关系。正因为这样,专业的理财服务就更有必要了。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本土机构同样面临着巨大的机遇,他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整合资源,提供更丰富的金融工具和更合理的资产配置,满足迅速增长的中国家庭对财富管理的旺盛需求。



来源: 新财富  作者: 陈志武  编辑: 沈莹茜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财富巨人为何是纳税侏儒 06-09-05 09:06
·中国十大新地标31日出炉 北京财富中心入选 06-09-01 08:15
·建德新安财富城奠基开工 06-08-22 08:13
·业界看点:财富都砸向住房 竞争力必然下降 06-08-03 10:22
·照耀《财富》三大建筑央企同时进入世界500强 06-07-21 09:39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长三角"接轨"上海三大误区需要反思
·长三角“接轨热”的冷思考
·东阳世贸城能否分得一杯羹?
·最低工资考验长三角经济转型
·婺商为何不愿以金华人自居?
·长三角铁路蛋糕 民资外资怀财难入?
·长三角产权大市场再升格
·苏泊尔并购案折射民企第二代抉择
·浙江老字号“金字招牌”下的喜与忧
·中外运化工物流"旗舰"布局长三角
·报喜鸟现象成温商普遍之痛
·段永平、丁磊4000万美元捐赠浙大
·保尔森赞浙商像政治家
·美财长在浙倾听民企声音
·浙江12个集团资产超百亿 新座次排定
·陈志武:中国家庭资产结构不利于财富升值
·马骏:央行可能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绿色GDP加速刷新中国发展观念
·福布斯称油价将回落到30美元
·牛根生:给儿女钱不如教他们赚钱
·均瑶·吉祥航空25日首航
·青海浙商来杭面试大学生
·浙商兴起"投资移民热"
·一温州财团瞄准四川资源
·郭广昌列资本控制榜第十
·温商参股沈"新上海广场"
·均瑶航空引进首架飞机
·浙企首次出征澳门展会
·新浙商"不务正业"出书忙
·互联网上焕发浙商精彩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独家:2006民企科学发展浙江之旅
·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化纤会议
·张荣坤与上海社保基金漩涡
·观点碰撞:法国SEB并购苏泊尔起争议
·浙商亲历莫斯科爆炸
·专题:浙江干部考核取消“招商”指标
·绿城和南都:同城兄弟不同命
·本网观察:浙商为何掘金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