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营浙商与吴营苏商文化交锋

唐伯虎点秋香

http://www.zjsr.com  2006年09月15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唐伯虎点秋香实际上就某种程度上就能折射出吴营的文化和我们越营的文化的一个不褪。唐伯虎是浙江人,秋香是江苏的,江苏人。

  头脑风暴节目节选

  主持人袁岳:非常头脑,非常风暴,欢迎我们的观众再次来到头脑风暴的现场,自古就有吴国和越国,我们很多人如果你是读过历史书的话,都知道有一个吴王夫差,越王勾践,其实吴国和越国这两国自古以来是有战火也互相往来,今天我们就把江苏的商人和宁波的商人汇在一个锅里面来看一看,吴商和越商他们的特点以及他们的经营之道。下面让我们来通过大屏幕来了解一下吴营和越营的大将。

  吴营大将之一:红豆集团董事长周海江

  吴营大将之二:好孩子集团董事长宋郑还

  吴营大将之三: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

  越营大将之一:红蜻蜓集团董事长钱金波

  越营大将之二:亚龙集团董事长张文荣

  越营大将之三:挺宇集团董事长潘佩聪

  本期风暴特约观察员:

  《苏商》杂志主编俞文勤

  《浙商》杂志社总编辑朱仁华

  主持人袁岳:在我们开始的时候,请两边列出一个题目,就是浙商和苏商相比较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一人写一个你认为最大的不一样,在你们做作业的时候,我们请现场的观众说,你觉得浙商和苏商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观众:我觉得浙江的商人比江苏的商人更有勇气,他们总是在第一时间反映,好象比江苏快一步。

  主持人袁岳:比江苏快,你从什么里面得出来的。

  观众:就是从我们自己做生意来说,我们租的铺位是温州人买下来的,我们江苏人租下来的。

  主持人袁岳:你是江苏人吗?

  观众:对。

  主持人袁岳:好这一位。

  观众:我的一个感觉,可能因为是文化底蕴有点不一样,所以就是说先不管三七二十一。

  主持人袁岳:就是说吃相不好但人家就吃到了。OK,还有谁?这位。

  观众:苏商他们有一种习惯,是先做工厂再市场,浙商是先市场再工厂。所以我自己把它概括就是说,我觉得浙商是倾向于一种投机商人,而苏商是一种投资商人。不是说投机商人就一定不好,我对投机商人怎么理解?就是想好一个事情我先去干,干完之后再想办法跟你政府搞关系或者打你批示怎么样,而苏商不是,苏商首先想到政府要全程批准或者是国家批准然后我再开始干,不批准就像投资一样的,不干了,这个风险投资我就不冒了,而浙商绝对不会这样,先硬着头皮上,上了以后有什么结果再看。

  主持人袁岳:好,谢谢,后面这位。

  观众:我觉得对我最大感觉是浙商特别累,苏商特别潇洒。还有一个是苏商特别会作秀,还有就是浙商特别纯朴。

  主持人袁岳:你怎么觉得苏商就潇洒了?

  观众:可能是因为两个商人吧,第一个就是王均瑶。

  主持人袁岳:累死了,还有一个谁?

  观众:还有一个我觉得严介和特别潇洒。

  主持人袁岳:你拿这两个人一比较,一个累死了一个还没累死,谢谢。

  主持人袁岳:我们下面来看看,苏商这边先说一个,然后浙商这边说一个,我们来一个一个对着来说,车总你来第一个,第一会合。

  车建新:我认为两个不同的是浙商是有勇敢、有闯劲,像李自成闯天下一样的,铺天盖地,像洪水一样,到处都有,就是勇敢。那我们苏商应该说是儒,书读得多,像中国的院士有300多个,有一半以上都是江苏的。古代所有的读书人都是举人什么的,江苏都是最多的。

  主持人袁岳:这个意思有点好像是说你们浙江商人不太读书啊,我们看看潘佩聪第一个出马。

  潘佩聪:对,有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界限比较难分,但是从总体上来讲的话,这个浙商就是冒险的精神。

  主持人袁岳:有点和他说的这个勇差不多。

  潘佩聪:对,差不多,但是它注重团队作战,因为浙江人不如江苏人有底气,江苏人敢单打独斗可以应付这一切,但是我们浙江人我觉得,他首先会考虑,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我多找一个帮手大家一起上。另外一个呢,苏商我觉得有一个特色,就是说,还是刚才在座的好多人都说到,因为读了很多书,我觉得也很儒雅,但考虑问题我觉得他都很周全,所以做事就比较规范。

  主持人袁岳: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来说你赚江苏人的钱是比较好赚的。

  潘佩聪:不好赚,太精明了、太精明了,不容易赚。

  主持人袁岳:我一般想规范就是比较傻的意思。

  潘佩聪:在商业上做得规范的话,我觉得已经做得无懈可击了,没有漏洞了。我估计,我就觉得我要跟袁岳做生意我觉得估计赚不到钱。

  主持人袁岳:怪不得你老不找我。刚刚车总提了一个,讲我们江苏人都是儒雅,读很多书,那意思就是说浙江商人他不怎么读书,是这样子吗?

  潘佩聪:不读书也不绝对,咱也多少都读过书,小学都毕业了是吗?

  周海江:我说说,其实江苏人并不缺团队精神,他看,你看他为什么可以搞成那么大的工厂,实际上他的集体意识,他们意识是很强的,他很容易就走在一起,走成一个大的企业,浙江人喜欢每个人自己都做生意,他自己的团队不是很强,他就希望能够改变其他人,因为他毕竟形成不了一个团队

  主持人袁岳:所以这好像是两个不同的,江苏人建一个像宝塔型的,自己建一个小帝国这样子,浙江人自己都是一个小诸侯,一点点小,然后他跟其他诸侯能够联盟。

  周海江:对。

  主持人袁岳: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潘佩聪:我同意这观点。

  主持人袁岳:好,第一轮好像还基本能达成共识。第二回合,宋总。

  宋郑还:我认为江苏的商人和浙江的商人的区别,实际上是时间、空间的一个区别,其实,苏南模式当时主要是搞乡镇企业,你像很多就是从一个校办企业,我们没有去想过自己要去经商。

  主持人袁岳:而且江苏的文化里面是不是也不讲,好像大家都要出去做生意。

  宋郑还:对,是的,好像有的靠,都是靠大企业,靠上海,有的靠,而浙江呢,平原上的很少,那么资源又比较少,所以需要、需要闯。那么从民营的规模来讲呢,因为我觉得浙江人,真的是全民皆商,江苏到现在为止,还是有很多正统思想,都不以为,还是有很多,我接触的,还是有很多认为官为上,学为中、商为下。所以像这种的,就是还没有到全民皆商这样子一个程度。

  主持人袁岳:你是讲渗透性、数量。

  宋郑还:对的,但是我想最终发展,它应该是殊途同归。

  主持人袁岳:你认为我们江苏将来也会全民皆商?

  宋郑还:没错。

  主持人袁岳:站在这个角度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浙江商人是我们江苏商人的先行者?

  宋郑还:没错。

  主持人袁岳:搞半天,你们干了半天是给我们江苏人当先锋的。张总您的观点。

  张文荣:浙商,成功。就是创业的时候成功率是相当高的,但是苏商成功之后的就远期的规划率是比较高的。

  张文荣:假如苏州和温州两个城市比,那么苏州应该说不管是外贸也好、不管是企业也好,不管是城市的规划也好,应该都比温州要好。但是,苏州的这种老百姓的消费,我估计只有温州老百姓消费的一半。就是浙江有可能这种企业非常大,非常正规,国际级的并不多,但是这种几百万、上千万的老板实在是太多了,温州老百姓肯定要比苏州老百姓有钱。

  主持人袁岳:但是会不会是我们苏州的有钱人比你们温州人,最有钱的比你们的大?

  张文荣:这个是会有的,但是总体的这样,应该说差距比较大。第二个问题是什么问题呢?浙江的财政,递增的速度大家想想看,就每年都是200亿、300亿,连续五、六年的净涨,这个在我们中国的省份上没有的。江苏他本身就是老大哥。

  周海江:这个我补充一点,刚才你讲的我觉得不同意你的看法。浙江的平均的富裕程度,要比江苏高,但是贫富的差距,这个江苏不会比浙江高。

  主持人袁岳:为什么?

  周海江:因为你可以看到浙江普通富裕程度比较高,但是他也有比较贫穷的浙西地区。江苏呢,整体的富裕程度不如浙江,但是由于他规模企业,形成总体的差距并不是很大的。

  主持人袁岳:张先生你怎么看?

  张文荣:我不是这么认为的。

  张文荣:现在浙江的商人,江苏很多土地,把浙江的给买下来,江苏到浙江去买地,大家看看有没有。最近我们温州有好几个团队,把祁东、把海隆的土地。

  主持人袁岳:都买下来。

  张文荣:都在团购,为什么呢?现在在造大桥,如果到了海隆、到了祁东一个钟头车程,它的土地只有10万,但是这种灵感性讲到底,江苏这样的企业家他不可能有,但是这去买的并不是大老板,都是家里只有几百万,他就去买地,这个就说明就像宋先生讲的很对,就是浙江市全面皆兵。

  主持人袁岳:全民皆商。

  主持人袁岳:好,我们来请钱总,你来做第三轮,你写的是什么?

  钱金波:我们发觉到他们苏商的这种包容心和整合力是值得我们浙商学习的。

  主持人袁岳:你这个什么意思?

  钱金波:就说由于地理环境的优势、资源的丰富,从引进外资,从引进外来的江苏比浙江,这个比例大得多。我们深深感觉到整合力是今后苏商和浙商,决胜与未来商业模式的胜败的要点。我们浙商的特点,他在于他的智商和情商。这个智商也就是说他最容易发现商机,没有商机不要紧,他可以创造商机,是全国其他地方是没有这种基因的。第二个情商方面,浙江人到了哪儿,不认识的,比我大的比我小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可以搞定。

  主持人袁岳:通吃。

  钱金波:因为他这种情商也是与生俱来的,是由于我们浙商他的核心理念非常明确,就是对财富的欲望。只要他能够获得利润,他就可以把自己一切都忘掉,然后可以把自己修鞋子、做鞋子,任何事情都可以起步,但这一点的情商,是全国包括苏商是没有的。

  主持人袁岳:只要有钱挣,当孙子无所谓。

  钱金波: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主持人袁岳:OK,你先直接评论一下。

  周海江:他讲的基本上还是对的,因为他讲的跟我这个总结。

  主持人袁岳:那你赶紧给我们看看你的总结。

  周海江:浙商我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叫活,苏商我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叫实。为什么苏商实呢?因为他做的是实业,另外的话在做人上面比较稳健、低调,就是这个是他的一种特点。浙商的话呢,他是以贸易起家,实际上只要这个生意做成,只要能赚钱,就是正像我们钱总讲的很有道理,只要能赚钱,哪怕我给你擦皮鞋,什么事情都能干

  主持人袁岳:我们今天有在座的两位苏商和浙商的杂志的总编,你们有什么特别的补充?

  俞文勤:一个中国的古代词,也是传唱至今的,唐伯虎点秋香。唐伯虎点秋香实际上就某种程度上就能折射出吴营的文化和我们越营的文化的一个不褪。唐伯虎是浙江人,秋香是江苏的,江苏人。唐伯虎为了追秋香,从杭州来到了无锡,并且卖身作为一个奴仆,这个总的来讲就是苏商跟上了秋香,兰心慧质,确实也是酒好不怕巷子深,她这个确实是肚里有货、有才情、有才貌。那么浙商实际上他有一个精神,就是唐伯虎那种死缠烂打的那种精神,雷打不息,这个当然是开一个玩笑。实际上应该这样说,就是浙商的文化和苏商的文化,根本上来讲,江苏的问题是一种自耕农的文化,是一种农民的文化。那么浙江的文化,浙商的文化,实际上是一种渔民文化,或者说大一点,浙商的文化更像海洋性文化,而我们苏商的文化更像一种大陆性的文化。那么自耕农的问题,大家知道中国自古以来,农民是自己有自己的一亩地。

  主持人袁岳:守着这个地。

  俞文勤:他守着这个地,他这个地上他就可以得到他所有要的东西,我没有更多的需求。所以老子讲得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讲的就是这种自耕农的文化。江苏呢,更多因为土地肥沃,7主持人袁岳:韧性是不是有不一样?你说韧性是什么意思?

  车建新:你比如说我们江苏人这个读书,很有韧性,从小孩开始。

  主持人袁岳:说做生意的韧性,你这个读书的韧性是不一样的。

  车建新:然后上班,你看帮人家打工了。

  主持人袁岳:你看,还是不一样的。

  车建新:像苏州、无锡、常州帮合资企业打工,它也是有韧性的,并不是没有韧性,他把活干得很好。

  主持人袁岳:但做生意呢?

  车建新:干得很漂亮。

  车建新:你比如说我,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我当时只有19岁。我第一次做生意就全部亏掉的,当时几十块钱。

  主持人袁岳:那个是做什么生意?

  车建新:就是我把自己做的那个板凳和那个碗厨,用那个船,运到常州去买,买得亏本了,我回去了。后来第二年我又做了,所以我觉得这个韧性,像我这样的人很多,并不是说没有韧性。

  主持人袁岳:好,我们其他两位老总。

  宋郑还:其实苏商的韧性和活,这些到处都可以看得到,但是真正的软肋,我感觉还是阵容的问题。因为你现在谈到整个苏商,江苏的商人,其实真的是。

  主持人袁岳:数得出来的。

  宋郑还:数得出来的。这个长期以来,假如说不能很快的去改变的话,那机遇会丧失,就是苏商的成长会。

  主持人袁岳:这个有点跟打仗相似,就是说,比如说越营折了五员大将,后面有五百员等着,咱们这折了五员大将,后面总共有八个,再一折没了。

  宋郑还:会有这样的问题。

  周海江:我可能发表一点不同的看法。因为实际上我倒是同意我们红蜻蜓的老总讲的我们的缺点,我们宋总讲的也对的,为什么呢?我们江苏人不缺韧性,对于我们这些江苏的成功的企业家来讲,他们在整个的成功过程中间确实是不缺韧性,但是我们讲的是这个面上面的,成千上万的人群中间,就是他整体的能够在,从事商业的过程中间,能够不怕挫折,屡败屡战,这种精神。

  主持人袁岳:作为一个群体特性。

  周海江:整体的,我们江苏的,我觉得我们也有这种勇气去承认的。

  主持人袁岳:好,我们接下来就分析分析越营的软肋,车总您有什么观察。车总老早憋着。

  车建新:两个字。

  主持人袁岳:快。

  车建新:快,但是快的话,我觉得,就是我们江苏人做生意叫先思而行,但是浙江人我觉得他是看到就做。你比如说原来就是,当然还有第二个就是跟。我觉得这两个意思有点相同,跟风。你比如说炒房。

  车建新:跟着炒的,你股票上来他马上也进去了,我觉得他的软肋就是太快了不行,XX讲了,太快就是慢,我觉得不一定是好事情。

  主持人袁岳:我们先问问你们怎么看,同意这个看法吗?

  潘佩聪:不同意。

  主持人袁岳:不同意,您说说。

  潘佩聪:我觉得你在商业领域上,这种敏感度是很重要的。

  车建新:那种就是机遇。

  潘佩聪:对啊,是啊。

  车建新:那个机遇不可能一直有的。

  主持人袁岳:但问题这样,他炒得快溜得也快。你们其他两位有什么补充?

  张文荣:我感觉这个快字是非常好的事情。现在是21世纪的今天,如果你慢半拍你就落后了,你就落伍了,不管是在技术上慢半拍也落伍了,不管是在有一些信息上,不管是有一些在管理上,不管有一些创新上,你一绊就慢半拍,就落伍了。

  主持人袁岳:总而言之是快,很重要。

  张文荣:对,非常重要。

  主持人袁岳:钱总。

  钱金波:宋词有一句叫小荷才露尖尖角,当荷花含苞欲放的时候,蜻蜓就飞过来,停在上面,老有蜻蜓立上头。

  主持人袁岳:所以您是蜻蜓。

  钱金波:捕捉市场信息,就贵在快字。

  周海江:我插一句,其实我们车总是逗他们玩的。

  主持人袁岳:为什么?

  周海江:这个他讲的是种表面现象的快,他的软肋就在快的背后。快的背后什么呢?因为他的总的精神是什么呢?就是干了再说,就有机会。干了再说的话,在市场经济的早期,他能够抓住先机,能够先崛起来。那么等到市场经济成熟之后,那么你没有长远的谋略,没有周密的考虑,在打大的战役。

  主持人袁岳:有一点盲动。

  周海江:就是你体会,大了之后,作为一个集团性的战役,就是大的战役性的东西的话,你容易,一旦败下来的话,那就不容易了。

  主持人袁岳:他败下来你正好有机会。

  钱金波:因为在快的前提下有很多不确定,如果等他都确定了你再去那就慢了。

  潘佩聪:没机会了。

  钱金波:这个就是说敢为天下先,敢不敢?所以在前一个阶段,在苏南模式它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浙江人,他不摸石头。

  主持人袁岳:石头让江苏人摸去。

  钱金波:领先、快也成了我们的核心优势。

  主持人袁岳:这个也挺有意思,苏商还在摸石头,人家已经过河了。

  周海江:我觉得他讲的是有道理的,因为实际上,他可能条件不一定具备,但他敢于去干,这个应该讲他抢了先机,丰厚的利润也得到了。但是我所讲的意思是指什么呢?就是说在市场经济成熟的阶段,他那个市场机会不是那么多的,而是靠这种大的集团军在竞争,而是这种打大的战役的时候,可能需要周密的考虑。

  主持人袁岳:所以要过快的话,是不是死亡率也会提高?

  周海江:有可能的。

  张文荣:我感觉不管是国际上发生变化,不管是国内的宏观经济发生变化,就是浙商的失败率比例是最低的。

  主持人袁岳:原因是什么?

  张文荣:浙江商人做事情是非常扎实的,假如浙江商人去买土地,去买房子,去买企业,但是浙江企业去买股票,或者是这种资本运作这种宏观性空的东西,一般是不做。如果我们都是占有这种看得着、摸得着的东西,你就高科技,很高科技的东西他也都不做,为什么?搞看不着、摸不着的东西,它就危险越多,可能效益好,但是浙江人不做。。

  主持人袁岳:宋总您的观察。

  宋郑还:其实这些问题都是临时。假如说我们苏商因为前一个阶段,我们没有浙商那么有经商的细胞,丧失了一些机会,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干?怎么样子超过他们,那我想呢,可以这么来说,就是我们赶紧到走正路,走大路。

  主持人袁岳:就不走他们走的那个路了。

  宋郑还:对了,不走了。走正路,有大路,很多民营的企业,经营强、管理弱,我们输呢往往是输在管理上,做大了就不行了,一做大就不行,没有强就想大,然后一个不专,再某一个方面没有做专、做实、做强的时候呢,就要去多元化的发展,等等各方面的问题呢,我们要看清楚,我们不能那么做。然后呢,在这个上面呢去超越。

  主持人袁岳:如果这个超越,我看可能有机会,因为你们看你们说了半天都是要学MBA什么的,我一看宋总人家那个名片上,教授,周总的名片上,教授。

  钱金波:因为我们小学本科,一毕业就到市场上来了。

  主持人袁岳:好,自我表扬完毕,下面请我们浙商的代表,你们自己觉得,真正的软肋其实在哪里?保密?

  钱金波:不是,我是公开的,绝对不保密。我们的软肋,整个浙商的商军队伍,还是一支野马。他虽然有野性,随草而居,跑得非常快,但是我们方向的准确度,规划性、远景在哪儿?这是我们今后需要考虑的。我们已经在准备从野马向战马转变,当我们既有野性又会听号令,那么我们肯定是未来商业模式的领先者。

  主持人袁岳:好,谢谢。

  张文荣:这个弱点呢,我想起了两年以前。两年以前,有一个全国性的荣誉,上海把我推荐上去,后来把我给淘汰掉了,就是重要的评委呢,他说张文荣,这个人确实不错,意思说党性也很好,企业也做得不错,待人接物都不错,但好像文化底蕴还是不怎么高,说我从来也没有听他唱过歌、弹过琴,什么艺术之类的或者是发表。

  主持人袁岳:秋香会的你都不会。

  张文荣: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呢,我的中层干部里面召集开会,我说我们今年年底过年,要在上海音乐厅搞一场艺术节。我自己在三个月里面学会了萨克斯风。

  主持人袁岳:厉害。

  张文荣:我们浙江人,如果一旦,连文化也懂了,连艺术也懂了,这个浙江肯定是领军人物。

  主持人袁岳:我听着,本来是让他们说软肋,说了半天都是硬肋。

  主持人袁岳:好,我想这次给大家一个投票的机会,你觉得这两个商业群体,谁更具有竞争力?我们选项的A呢,代表苏商群体,B呢代表浙商群体,这个C实际上是讲各有自己的长处,不能简单对比,这个D是说不清楚,拿起我们的投票器,一、二、三。

  主持人袁岳:第一次投票,大家好像对于浙商的信心要高一点。

  主持人袁岳:那么在这个部分呢,我想请双方作为一个小组,你们商量一下,觉得对方到底在哪一方面东西特别值得我们学习,请每边写出两条,然后我们在现场,请我们的观众给我们提示,你觉得在苏商和浙商中间,哪些企业是特别值得我们学习的。好这位。

  观众:我觉得我同意江苏这边的,就是读书太多了,你看大家都去当中国的院士去了。而浙江这块,又读得太少了,都当小老板,看到盈利就赚,吃了就跑,不长久。所以喜欢哪个企业,应该说是决定在阿里巴巴,毕竟和国外那个对打,为国人争点光。而江苏这边,还是太平洋集团,为中国人民做点实事。

  主持人袁岳:谢谢,你是湖南的?

  观众:四川的。

  主持人袁岳:还有哪位?OK,这位。

  观众:我觉得刚刚就提到一个,就是刚才是张总说的那个,就是高科技,非常高科技的一些东西您不做这样就没有风险,对吗?我想只要有了一个很好的调研,不盲目,高科技的或者是一些资本运作,看上去不是很实在的那种也可以做,这也是我想浙商可能将来发展能够上一个台阶

  主持人袁岳:谢谢,我们后面还有一位。

  观众:我也是来自浙江省,其实我想纠正一个错误。其实浙江省他每年,就是现在的综合院士里面,浙江省也占了很大的一个比例,也是100多位。

  主持人袁岳:所以不仅产商人,也产院士的。

  观众:其实浙江省在高科技这一块,也是发展得非常好,根据我的观察,像一些现在发展得非常好的网络公司,很多都是浙江人当老板

  主持人袁岳:好,我们这边最后一位。

  观众:我拿江苏的苏北吧,就是那个穷乡僻壤里面,一个企业举例,就是悦达集团,它虽然是一个穷乡僻壤里的企业,但是它能把东风和起亚整合起来,现在的话年产30万辆,达到几百亿的销售,我觉得这是大手笔。所以我们今天探讨的一个主题,不是说哪个地方商人多与少,我们是看什么样的一种商业精神它能引领未来的时尚,所以我觉得就是100头羊也比不上一头雄师。所以我们今天要谈的这个领袖精神,应该是苏商莫属。

  主持人袁岳:谢谢,现在让我们看看双方写的,我们来这边,谁来做代表,张总。

  张文荣:我感觉呢,江苏人这种生活的方式,应该值得我们浙江人学习。

  主持人袁岳:什么意思?

  张文荣:江苏的总体这个生活的要求,生活的幸福指数要比浙商要高多了。

  主持人袁岳:听起来好像是批评的意思。

  张文荣:是这样的,我们MBA读上刚刚两个礼拜一期的教授我学什么?勤劳致贫,我们从小我爷爷教我勤劳致富,他有一个题目叫做勤劳致贫,为什么叫勤劳致贫,他列了50多个国家,就是像美国和我们中国来比,他们的工作量是我,是少我们总工作量要比他们高两倍。

  张文荣:但是我们的GDP创造是他的三分之一。

  主持人袁岳:好,第二位。

  潘佩聪:第二个我觉得就国际化,国际化的进程要比我们浙江快得多,平时我觉得一些国际大的品牌,他可能在两者选择的时候,他可能会选择江苏,比如说我就觉得包括IBM类似于这样的企业,我觉得这点我觉得是一个氛围的问题。

  周海江:这个我来补充一下,这个我想正因为我们张总也是浙江的经营者,他这个也是在麻痹我们,所以我们的生活,那个会生活肯定不是我们浙商的特点,因为讲,他也肯定不想对不起我们这一点,他不告诉我们。

  主持人袁岳:学什么他也不告诉。

  周海江:这是他的厉害,所以,我想我们实实在在的呢,提出了某几个浙商的灵活值得我们苏商学习,按照市场的变化,按照各方面经营的整个时间的变化,能够不断去抓住机会,不断的来应变,能够适应外面的变。

  主持人袁岳:第二个点谁负责来说?

  车建新:我来说。

  主持人袁岳:好。

  车建新:如果我觉得我们也商量一下,我们是灵活和四海为家。

  主持人袁岳:不过日子了,咱就四海为家。

  车建新:不是。就是说,浙江人确实是这样,他到处去做生意,到处去销产品,这一点我觉得也是值得我们江苏人学习。

  主持人袁岳:真心的。

  车建新:我们江苏成了学习型江苏。虽然文化比较的多,但是我觉得我们还要。

  主持人袁岳:还继续学习。

  车建新:像我们企业也是学习。

  张文荣:我们学你的时候也是真心的。

  周海江:我补充一下,在我们太湖边,无锡,有这么一块石头,上面郭沫若写了四个字,叫包孕吴越。这是什么呢?吴越实际上很多文化都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一体的。它有什么共同点呢,它首先共同的是水文化,这个性质都比较温和,都吃鱼。第二个都是一个移民文化,他的老宗族都是从西安啊、长安啊,陕西这些内地迁过来的。第三个,他都是一个开放文化,因为我们江浙都是以皇权中心比较远,它受到的束缚比较小,所以这个江浙一带,应该讲千古年来都是历史上比较开放的

  主持人袁岳:好,谢谢。如果我们站在从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看,苏商的模式和浙商的模式,谁更具有市场的竞争力?所以我们再给大家第二次投票的机会。A,代表从长远来看苏商更有长远的竞争力。B,代表浙商。C、平分秋色。D、说不清。拿起我们的投票器,一、二、三。

  主持人袁岳: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有意思,真正的平分秋色。当然这是一个现场很有意思的结果,吴越两家最后没有谁输谁赢的问题,好像各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这个我想也是说明了一个地方的文化,包括他的商脉以及他的这种商业竞争力,很多时候你换一个角度看,在某种情况下就有他的特殊的意义,不过现代商业它也不是一个绝对的,说浙江人就浙江人的干法,江苏人就江苏人的干法,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想振兴中国的经济,包括长三角的继续的腾飞,都需要我们浙商和苏商一同的努力,共同的学习、相互的学习,来完成这个辉煌的事业,谢谢大家,感谢各位的参与。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编辑: 何德军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浙商兴起"投资移民热" 06-09-15 09:00
·优势显著风险低 浙商兴起一股"投资移民热" 06-09-15 08:57
·7亿次级债首发 浙商银行增资扩股进程启动 06-09-14 09:15
·永康“锅王”折射浙商新思路 06-09-13 15:32
·互联网上焕发浙商精彩 06-09-13 15:31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长三角“接轨热”的冷思考
·东阳世贸城能否分得一杯羹?
·最低工资考验长三角经济转型
·婺商为何不愿以金华人自居?
·长三角铁路蛋糕 民资外资怀财难入?
·长三角产权大市场再升格
·苏泊尔并购案折射民企第二代抉择
·浙江老字号“金字招牌”下的喜与忧
·中外运化工物流"旗舰"布局长三角
·温州线业现状 服装"线"索:产业链
·杭州清理长期“亏损”避税企业
·浙江19市入选最佳商业城市“百强榜”
·出口退税政策15日起重大调整
·越营浙商与吴营苏商文化交锋
·信任危机再度“笼罩”万科地产
·马骏:央行可能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绿色GDP加速刷新中国发展观念
·福布斯称油价将回落到30美元
·牛根生:给儿女钱不如教他们赚钱
·铝市场怪现象 企业亏本出口换取高退税
·浙商兴起"投资移民热"
·一温州财团瞄准四川资源
·郭广昌列资本控制榜第十
·温商参股沈"新上海广场"
·均瑶航空引进首架飞机
·浙企首次出征澳门展会
·新浙商"不务正业"出书忙
·互联网上焕发浙商精彩
·温商3.9亿建沈外事大厦
·乐清电器渐走俏海外市场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独家:2006民企科学发展浙江之旅
·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化纤会议
·张荣坤与上海社保基金漩涡
·观点碰撞:法国SEB并购苏泊尔起争议
·浙商亲历莫斯科爆炸
·专题:浙江干部考核取消“招商”指标
·绿城和南都:同城兄弟不同命
·本网观察:浙商为何掘金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