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炒团”并非已经偃旗息鼓

http://www.zjsr.com  2006年07月17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流动活跃、投资领域广泛的温州民间资本出现了大规模回流的现象。这是记者从7月14日召开的温州市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了解到的信息。

  温州银监分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份,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2763.63亿元,比年初增加354.65亿元,其中人民币存款余额2647.58亿元,比年初增加了379.21亿元,同比增加233亿元,创存款增量历史新高。

  温州银监分局的分析认为,储蓄存款大幅增加,一方面反映出温州居民的投资意愿减弱,另一方面,国家对一些高利润行业进行调控后,一些热钱开始逐渐回流。

  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认为,温州民间资本的回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宏观调控的影响,但这不能说明温州“炒团”已偃旗息鼓。

  储蓄存款大幅增加温州民间资本回流

  本外币存款增量创历史新高储蓄存款大幅增加

  今年以来,温州出现部分民间资金回流新动态。据统计,截止到5月底,温州市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2661.96亿元,比年初增加308.6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14.5亿元,创存款增量历史新高。其中储蓄存款余额182.92亿元,比去年还多增118.61亿元。温州的储蓄存款大幅增加,反映出居民投资和消费意愿有所减弱、社会货币供应宽松、外出投资渠道收窄等迹象,这就促使资金回流逐步加快。

  出于全国房地产市场发展趋稳和煤矿业“关停并转”调控政策等关系,温州流向外地的资金回流进一步加快,民间持币观望气氛浓厚。今年以来,温州民间借贷活跃程度也有所减弱,利率水平明显下降,间接借贷逐步减少,民间资金供大于求,民间借贷利率逐月回落。

  据有关调查资料表明,截至2005年末,全市民间借贷加权月利率从年初的12.11‰下滑至9.608‰,降幅达20.66%;今年3月末,民间借贷加权月利率再度降至9.062‰。市场经济较为活跃的乐清市,民间借贷利率月利率也由上年的12.15‰下降为8.10‰;苍南县今年3月末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利率水平为7.956‰,分别比上年同期和年初下降0.734个千分点和0.08个千分点。

  据温州银监分局调查,温州的民间流动性资本估计在1900亿元左右,其中至少有400余亿元资金常年跨区域流动。充裕的温州民资,引起当地政府的关注。为吸引流向外地的民资踊跃投资家乡建设,从5月1日起,温州市政府实施《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暂行办法》,以此扶持并规范民间投资行为。

  有关部门还宣布,对于可市场化运作的项目,温州将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引进多元化投资主体,积极鼓励民间资金和外资投入,尤其是鼓励民间资金和外资投向重点工程建设。

  另外,诸如污水处理、道路建设、围垦等,也都欢迎民资介入。有关人士分析,这些举措,也是促使资金回流逐步加快的原因之一。

  策略转变新一轮投资热温州炒房团坚守待机

  国家新一轮的宏观调控,对一些投资者来说是末路,而对那些转变策略的投资者来说,是新一轮投资热的开始

  “我们不会撤离北京,现在就看谁能扛得住了。”丁志表情轻松地吸了一口烟,虽然最近关于温州炒房团内部分化、游资返乡的消息不断传出,但丁志表示,只要资金足够雄厚,新一轮的宏观调控并不是温州炒房团的“末路悲歌”。

  丁志的自信,源于去年面对“国八条”时的教训和经验。去年“国八条”的出台,上海首当其冲的成为“重灾区”,大批房产投资者退市,在上海有房产投资的丁志也颇受影响,“但我们当时迅速改变了战术,由过去快进快出的投机模式,调整为长线持有的投资模式。”丁志说。正是因为这一转变,使他掌舵的炒房团没有被淘汰。

  与炒股一样,炒房也分为短、中、长线三种投资方式。短线行为是指从楼盘预定到正式公开发售之间短短两三个月内出手,即“炒楼花”;中线则是办完按揭后等入住前出手;长线则是入住后出租收取租金。

  随着“国八条”的出台,丁志与炒房团中的其他成员商量之后,开始将上海的住宅出租给一些中小公司做办公用房以获取利润。“但现在这样的做法显然是不可行的,因为北京刚出台了住宅禁商令,这使得写字楼升值成为必然,巧的是刚好符合我们目前的投资方向。”

  呼声载道

  从1999年开始,温州的民间资金开始进入上海、杭州等地房地产市场,并开始逐渐形成规模,2001年开始受到关注。

  2001年8月,第一支火车炒房团前往上海。据当时曾参与组织这个炒房团的一位温州媒体人士介绍,这个团共134人,创下了过亿元成交额。几天后,另一支火车炒房团前往杭州,当年10月,第一支飞机炒房团前往上海。

  由此开始,不断有大巴、火车、飞机炒房团从温州出发,目的地也从最初的上海、杭州,拓展到全国的省会与中心城市、二级城市,甚至县级城市。东起辽宁大连、西至新疆伊犁,南到海口,北达内蒙,都有温州炒房团的足迹。温州炒房团所到之处,往往大批量采购,甚至整栋成片购买。

  “2001年,我买了上海的一处房子,首付时,售楼先生一看我的身份证便主动说,先生您是温州人,可以享受我们折扣优惠。”丁志回想起当初炒房的情形,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时,我还非常纳闷,但对方向我解释说,温州人买房要特别优惠,因为会有带动效应,只要一个温州人买了,其亲朋好友也会陆续来买房。”

  几个月以后,那处房子让丁志轻松地大赚了一笔。尝到甜头的他在2002年又甩出将近400万元,在杭州买房3套,在上海买房6套。2002年末,丁志在杭州的房子悉数脱手,在上海的房子也买出去一半,这让他又大挣了一笔。

  2003年,丁志温州老家的5个亲朋好友看到他轻松炒房便能大把赚钱,于是跟丁志商量,由他牵头组成了一个炒房团,专攻上海。同年底,这个炒房团发展到10人。

  凡温州炒房团到过之地,房价往往出现了明显上涨。在许多城市,房价的上升超出了当地人的购买力。大家纷纷将怨气出在了“温州炒房团”身上,全国各地的媒体也发起声讨,称“温州人炒高异地楼市”。在一些城市,温州人购房不仅没有了优待,还遭受抵制,有的地方楼盘开盘,开发商明确表示不愿卖给温州人。

  此时,温州人的炒房之举,不仅成为了一种现象,还被业内人士当成一项课题来研究。于是,一项项抵制投资者炒房的政策,出现在一轮轮的宏观调控之中。

  游资返乡

  在新一轮的宏观调控背景下,有关温州游资返乡的消息不断传出。

  有消息指出,温州有炒房者已有彻底放弃房产投资的打算,将在各地投资房产的数百万元资金陆续划回在温州的账户上。而此次温州民间资金的返乡,可谓温州历史上第一次对外投机资金大规模回流。

  “我身边的老乡也有将资金撤回到温州的。”丁志说。

  除了温州游资返乡外,有关“温州炒房团内部分化”和“温州人投资的别墅隔成7个单间出租”的消息,也预示着此轮宏观调控,对房地产投机行为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温州资本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了宏观调控的力量。

  “确实,如果资金实力不够雄厚,就会被套牢。”丁志说,“但宏观调控也创造了更有利的投资机会。”

  战略发威

  按照丁志的说法,国家大力发展小户型的调控政策,意味着今后有着较大户型空间、优良绿化环境等的楼盘会越来越少,而在投资层面上,供应的“少”则意味着未来升值空间的“多”。

  而由住宅转投商业地产,是丁志通过实践经验后得出的可行“战略”。他分析道,“这几年中央的宏观调控措施几乎全都集中在住宅市场,商业物业的政策相对稳定,这对投资商业地产的人来说,相当于吃了颗定心丸;另外,北京出台的限制住宅楼内开公司等政策,将使商业地产的升值空间越来越大。”有业内人士分析说,商业地产一旦投资成功,会越‘老’越值钱,不像多数住宅,会有折旧、设备设施落后等之说,因此,商业地产是今后投资的一个方向。

  尽管房地产市场的政策一变再变,但相对前几种投资渠道,对有充足资金的温州人而言,“关键问题是,我们的投资方式需紧跟政策走。”丁志总结道。他掌舵的炒房团将不改变对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房产的投资。

  看来,国家新一轮的宏观调控,对一些投资者来说是末路,而对那些转变策略的投资者来说,是新一轮投资热的开始。

  温州炒煤团转战股市政策资金双收紧下抽身而退

  政策严格与资金收紧导致“炒煤团”紧急撤离

  在世界杯开幕前,包辉抛光了他手上的股票。这位温州煤老板在转移到股市后,同样感觉敏锐:“部分涨幅过大的个股出现跳水,风险临近。我觉得这波行情已尽,世界杯期间不做了。”

  从2001年以来,包辉一直辗转在山西、内蒙古、浙江三地,他的投资包括煤炭销售以及煤炭开采。现在他在股市中的资金在50万元到200万元间,虽然量并不很大,但却是温州炒煤团将资本从煤炭行业撤离的一个典型符号。

  双重打压下抽身而退

  在煤炭供销链条上,包辉主要从事销售环节。而在涉足煤炭销售之外,包辉还将资金投入到开采领域,他笑着说:“其实我也属于这个投资群体(炒煤团)的一员。”他曾经在陕西榆林一个小煤矿拥有20%的股份。

  而在包辉的炒煤团圈子里,“最起码有十人以上目前都进入了股市,资金量多达上千万,最少的也在30万以上。”包辉说,他自己就是去年跟着一个林姓煤商进入了股市。

  林原本在山西大同与内蒙古乌海等地参股了五家煤矿,股份在15%到60%之间。林进入股市要追溯到去年8月。他将手头原本投资云南一煤矿的60万元资金买了股票,又于今年3月,把内蒙古乌海一煤矿的30%股权脱手。资金全部进入股市后,利润翻番。

  炒煤团为什么要从煤炭行业抽身而退?

  2004年,国家安全监管风暴狂袭煤炭行业,9万吨级别以下的煤矿都被列入清理行列,致使这些投入小煤矿的资本遭遇窒息的困境。

  而在2005年,山西出台了淘汰重点产煤县年产量9万吨以下矿井,以及关停30%煤矿的规定,这更是对小煤矿产生重压。

  而在温州炒煤团的资金中,来自银行的信贷资金不在少数。据央行温州平阳支行一位官员透露,自2003年开始,在“炒煤团”的投资资金中,来自银行的信贷资金存量曾高达40亿元。

  央行平阳支行官员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银行贷款风险已凸现,必须严加重视”。

  政策的严格和资金的收紧,导致温州炒煤团紧急撤离。

  从银行系统的监测上,第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资金回流。上述央行官员还透露,以投资者最为密集的平阳县为例,2005年前10个月,该县银行系统各项存款增加2.34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0.5亿元。与此相反的是,各项贷款比年初下降了0.05亿元。

  “这主要是因为该县在外的煤炭行业和房地产行业投资者受到国家调控影响,收缩了投资。”当地信用社一名姓金的信贷员分析。

  撤离与留守

  而在温州炒煤团大举抽身而退背后,是不少炒煤者血本无归的结局。

  温州当地一位投资者表示,2004年在山西投资煤矿的收益率能达到100%。但到2005年,不仅进入门槛增高,收益也远远降低。搭上面临关停的煤矿,“想收回投资已经很难”。

  而股市似乎是炒煤团资金的一个不错的避难所。

  从煤炭行业撤离的林先生为记者算了一笔煤炭和股市的获利对比账。他说,由于政策愈来愈严格,煤矿准入门槛越来越高,从2005年开始,一个小煤矿启动资金起码在1000万元以上,以吨煤的成本费157.95元,均价314.35元计算,吨煤净赚约为150元。如果一个煤矿日产150吨煤,煤商每天进账2万多元,3个月的收益约为180万元。

  而目前股市势头上攻凶猛,据其推算,假如近3个月以利润率30%计,1000万元资金可达到300万元的利润收益。实际上,近期的牛市中,林先生的利润收益大多在40%-50%之间。

  民间资本投资于煤炭与股市二者间,显然已经拉开利差。

  “煤矿在重组过程中,一些投资资本被闲置。为了滚动这部分闲资,在这个重组过程中,开始向其他领域逐利,这就是民间资本纯粹的逐利性。”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分析道。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人愿意把钱用来炒股。林先生说,他的朋友中,也有去买楼的,因为毕竟股市风险比较大。

  而温州当地一名证券公司的负责人透露,有一批数亿的炒煤资金,正向证券市场渗透,目前正跟一家ST的上市公司洽谈收购事宜。

  当然,在炒煤团撤离的过程中,也有一部分投资者选择留了下来。

  对于一些有生产能力的煤矿来说,“国家新的规定给温州煤老板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一位煤炭投资者表示。

  他说,尽管新的政策规定对温州煤商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温州煤老板也做出了应对。

  这位温州投资者在山西原平县段家堡承包的煤矿原产量只有6万吨,而通过改进技术,扩能增产,现在煤矿的产量已经达到15万吨。“其实作为投资人,政府也不可能让我们这么走人。”他表示当地政府在其中给了他不少的帮助。

  而与他类似,在孝义承包煤矿的温州老板张先生则通过重组联合,将几个煤矿合并成一个煤矿,同样成功地突破了9万吨的限制。

  “关停压产,是要通过资源整合,减少资源浪费和保证生产安全。”山西省煤炭工业局行业管理处的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关停小煤矿并不是针对温州煤商。“在打击私挖滥采和进行资源整合后,煤炭市场将会更加规范,这对于正规经营的温州煤商来说,其实是有好处的。”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沈锡权 汪林义 银信 叶正积 王娜 李伊琳 姚峰  编辑: 傅铮铮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温州“炒团”高调进入股市 06-06-15 11:06
·温州“炒团”开始转战股市 06-06-15 09:35
·温州炒团真能“吃遍天”? 04-12-09 09:57
·温州炒团真的能“吃遍天”? 04-12-07 14:48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长三角经济快车的新出路在哪里?
·牛奶价格战引发行业洗牌?
·我国长三角“轻纺城”运动令人忧
·长三角上演商务成本“AB剧”
·外资争购长三角机场意味着什么?
·“眼球经济”里为何没中国
·民企投资“禁区”何时成“乐园”?
·解读温州民资回流“新”路径
·长三角“轻纺城”运动令人忧
·风险投资:浙江游资下一粒“维C”?
·6月金融数据:加息 一只没有放下的靴子
·倾听富豪们的临终遗言
·LED产业看上去很美
·“绿城中国”首日上市 逆市上涨6.44%
·住房结构调控细则悄然出台
·浙江锁具业如何寻求产业突围
·外资以专利包抄中国汽配业
·谢国忠:2007全球经济可能陷入衰退
·近亿美元纺织品新劫难
·温州民间资本开始回流探因
·浙商自愿赴重庆风险勘探
·浙商"升级"中俄边贸市场
·温州人买下阿联酋电视台
·“第三拨”浙商进藏采矿
·15万浙商在黑的财富故事
·温商扎堆淘金中印丝绸路
·浙商喝到中印边贸头口水
·浙商齐鲁"复制"义乌模式
·浙商进军手机搜索新领域
·浙商叩问“天路经济”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本网策划:浙商海外投资揭密
·“2006浙商大会”新闻专题网站
·第八届浙洽会、第五届消博会专题
·直播:长三角民营经济研究会成立大会
·[策划] 浙商与外资是如何握手的?
·抵御商标抢注 保护知识产权任重道远
·专题:湖湘文化与浙江精神首次交锋
·独立观察:长三角兴起城市轨道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