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万浙商的黑龙江财富故事

http://www.zjsr.com  2006年07月11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到处都是俄式建筑、俄语招牌,俄罗斯人也随处可见……

  一出哈尔滨机场,一股强烈的“俄罗斯”味扑面而来。

  正是有着对俄贸易独特的优势,黑龙江已经成了浙商投资的热土和通往俄罗斯的桥头堡。据统计,目前,在黑龙江的浙商已超过15万人,累计总投资200亿元。投资的主要领域有国企改制、粮食合作以及对俄贸易等。

  6月下旬,浙江日报联合本报以及钱江晚报组成采访团对黑龙江的哈尔滨、牡丹江,以及绥芬河等地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采访。

  采访中,我们接触了众多浙商。他们在黑龙江经商二十几年或几个月不等,各有不同的故事。我们试图通过两则故事向读者展现他们在黑土地上的财富生活。

  国企改制中的浙商机会

  黄卫峰:多换思想少换人

  “以前在温州的时候,工作是真的,喝酒是假的;不过到哈尔滨之后,工作和喝酒都是真的了,入乡随俗嘛。”

  采访黄卫峰的前一天,哈高科(600095)的股改方案刚刚获得通过。这位曾任温州市副市长、国企高管、上海市金桥出口加工区管委会副主任的哈高科董事长,一年多来引领哈高科资产重组,总算以股改成功而告一段落。

  一向低调的他们带着股改成功的兴奋和酒精的作用,话匣子也渐渐打开。

  因“比较干净”而收购

  离开温州市副市长的岗位之时,黄卫峰并没有引起公众太多的关注。去年3月,黄卫峰入主哈高科着手进行改制。用他自己的话讲,对于1998年离开副市长岗位以来,只有来到已经转制的哈高科的这一天起,才算是真正“下海”。

  哈高科成立于1993年底,其三大主业是生物制药、房地产和大豆深加工,在1997年成功上市。但是后来政企不分、大股东占款等因素让哈高科走上了下坡路。

  2004年末,就有消息传出,浙江新湖集团以2亿元买下了黑龙江省上市公司哈高科29.99%的国有股份,从而以大股东身份控股这家企业。

  说起当初为什么收购哈高科,黄卫峰表示,其一就是新湖集团想进入制造业,当时觉得在国内大豆深加工方面没有航母,而哈高科能够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另外一点就是觉得哈高科是一家上市公司,各方面都比较干净。

  要“多换思想少换人”

  很多时候,民营企业入主国有企业,都会对国有企业进行较大的手术:人员大换班、制度大改革、产业大调整……仿佛不这样就不是重组。

  不过黄卫峰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说,对于病入膏肓的企业可以进行大手术,否则企业就会死掉。可是这样的大手术对有着一定基础的企业来讲,却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如今,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明确的界线已经模糊了。民企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完善,不断规范,国企在发展中不断改革,不断注入活力,最终,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标签就会逐渐淡化,最后终会走到一条道路上去。

  他说,治大国如同烹小鲜,治理企业也一样,不能加大火猛烧。“多换思想少换人,妥善安置职工,择优上岗,改革分配制度,确定企业发展目标不变,迈小步不停步”才是他们目前最应该做的。

  正是这种理念的引导,一年多来哈高科实现了平稳过渡。如今,哈高科大豆食品公司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产品销售量最大、大豆利用链最长、开发能力最强、销售产品种类最多的大豆深加工企业。而制药业将聚焦重点产品,突出拳头产品;房地产业则借助新湖品牌,做好工业厂房的开发。

  链接

  参与黑龙江的国企改制是浙商投资黑龙江的主要方式之一。除了新湖集团收购哈高科之外,还有温州商人蒋贤云收购哈尔滨的百年老字号“秋林”等等。在刚刚结束的哈洽会上,我省与黑龙江在国企改革与装备制造业方面共签订了合作项目24个,合同金额60.35亿元。

  边陲小城寻找大市场

  一个台州人的俄罗斯生意经

  “外地人到义乌一定去小商品城,而俄罗斯人来绥芬河也一定不会错过一个地方——青云市场。”在青云市场的正门有一个眼镜摊位,摊主是温州人蔡庆辉夫妇。俄罗斯人来了,老板娘就用熟练的俄语和客人交谈。生意成了就收进一张张卢布。每到吃饭时间,丈夫回到出租房做饭,再拿到市场两人一起吃。这是青云市场300多个浙江小老板的生活写照。

  “绝大多数在绥芬河的浙江人,生意都在这里起步。”绥芬河浙江商会副会长冯济堂表示。

  一个得意的发现和两次挫折

  11年前,台州人冯济堂也和蔡庆辉夫妇一样,在青云市场租了一个摊位,不过卖的是服装。现在的他在绥芬河、老家和牡丹江市已拥有好几家制衣厂,手下好几百号员工。

  “我18岁开始跟着姐夫在湖北襄樊做床上用品生意。刚开始还赚钱,后来做的人越来越多,纷纷打价格战。这样一来,就没什么利润了。后来听老乡说做边贸有钱赚。”冯济堂来绥芬河看了一趟,也找了一些老乡,最后的结论是:绥芬河虽小,但对准的是一个大市场——俄罗斯。“1995年我带着老婆一起过来了。”

  说到当初选择做服装,冯济堂有一个得意的发现——俄罗斯人体型偏大,国内还没这样的型号。“就想做人家没做过的,专做适合俄罗斯人体型的衣服。要知道,这个选择比其他服装商家成本高不少:一卷布料少做1/6衣服。”不过,这个发现为他打开了一扇成功之门,现在俄罗斯人每年要从他这里买走30万件服装。

  可没想到,在头三年里,冯济堂就挨了两记大“闷棍”。一次是1997年,青云市场一起大火,他摊位上的货化为灰烬,损失4万多元。另一次是1998年卢布大贬值。

  “当时没有生意人关心汇率风险,更不会想到卢布大贬值。”冯济堂回忆说,因生意忙经常会没时间去将卢布兑成人民币,他当时手头有1亿多卢布(合人民币13.5万元),半个月后,这笔钱只换回2.5万元的人民币。当时就有浙商抱着大堆的卢布哭,也有人因此破产回了老家。

  就在想放弃绥芬河的那一刻,冯济堂突然想到一点——大家都亏了大钱,这意味着市场上的货接下来会大幅减少,于是他回台州老家借了10万多元,这样他手里的“子弹”比其他人要多,很快他就又“活”过来了。

  冯济堂的秘密武器

  冯济堂还向记者展示了他的秘密武器:在一个成衣间,记者看到了30多款服饰。“这些都是最新款式,我自己设计的。”冯显得甚是得意。他的这些服装都有一个很靓的名字——丽扎,这是两年前他注册的一个俄文商标,而目前国内服装注册俄文商标的很少。“就有一些新客户是拿着‘丽扎’的商标找上门来订货的。”

  在冯济堂的市场计划中,下一个目标是进入俄罗斯超市,然后再扩展到中亚五国。目前他在莫斯科有了总代理,在俄各州府也都有代理。眼下,冯济堂最为苦恼的是找不到好的俄罗斯服装设计师,至今他还得兼做设计师。“国内懂俄罗斯风俗和服装的人才很少。”

  “你只要肯弯腰,遍地都是钱。”以前绥芬河因这句话吸引了许多浙江人。如果现在还有人想来发展,有无机会呢?和俄罗斯人打交道有没什么绝招?冯济堂听到问题笑了,“绝招是没有的,机会当然是有的。我们的建材、服装、床上用品、鞋类、家具等商品在俄罗斯都很有市场。不过现在来,首先要有一定的实力,其次不要盲目投资,要了解俄罗斯的政策和风俗。”

  链接

  绥芬河市在黑龙江的东南部,紧临俄罗斯滨海边疆区,边境线长27.5公里。全市辖区面积只有460平方公里,人口仅10万。1992年,该市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沿边扩大开放城市。据绥芬河浙江商会会长祝琦云介绍,当地活跃着近8000名浙商,占绥芬河注册工商户总数的60%以上。绥芬河的边贸每年在100亿元左右,交易的有六成多是浙江商品。

  



来源: 今日早报  作者: 刘芫信、余广珠  编辑: 傅铮铮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浙商圆桌”再次开场---听老板讲招人的故事 06-07-11 08:49
·一名浙商外地投资遭遇留下教训 06-07-11 00:16
·引领浙商进入新HR时代 06-07-10 16:47
·人力资源巡回论坛落脚杭州 引领浙商进入新HR时代 06-07-10 16:47
·六成浙商对未来无明确规划 06-07-10 12:39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牛奶价格战引发行业洗牌?
·我国长三角“轻纺城”运动令人忧
·长三角上演商务成本“AB剧”
·外资争购长三角机场意味着什么?
·“眼球经济”里为何没中国
·民企投资“禁区”何时成“乐园”?
·解读温州民资回流“新”路径
·长三角“轻纺城”运动令人忧
·风险投资:浙江游资下一粒“维C”?
·长三角需要进一步增强自身创新能力
·浙商抢滩西藏矿业
·“浙江模式”的方向性意义
·“第4次石油危机”逼近中国经济
·杭州商业用地拍卖上演拉锯战
·中行A股上市 全天收报3.79元
·近亿美元纺织品新劫难
·温州民间资本开始回流探因
·揭开温州人成为富翁的秘密
·厉以宁对浙商投资房地产的忠告
·盖茨淡出中国民企可资借鉴
·温商扎堆淘金中印丝绸路
·浙商喝到中印边贸头口水
·浙商齐鲁"复制"义乌模式
·浙商进军手机搜索新领域
·浙商叩问“天路经济”
·浙商到黑土地深加工粮食
·浙商淘金北京“木樨园”
·十万浙商提前布局青藏
·浙商加速在北京商业投资
·马云入选最具影响力商人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本网策划:浙商海外投资揭密
·“2006浙商大会”新闻专题网站
·第八届浙洽会、第五届消博会专题
·直播:长三角民营经济研究会成立大会
·[策划] 浙商与外资是如何握手的?
·抵御商标抢注 保护知识产权任重道远
·专题:湖湘文化与浙江精神首次交锋
·独立观察:长三角兴起城市轨道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