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行善” 乐清民企:慈善捐助的草根势力

http://www.zjsr.com  2006年03月10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换上休闲装,开着保时捷,胡成中去了福溪乡。这位45岁的温州富豪、德力西集团董事局主席,到乐清最贫困的地方做起了扶贫调研。那一次,除了捐助外,他还几乎“无条件”从这些地方招收了100名工人。

  温州,无疑是全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之一,而乐清又走在温州的前列。数据显示,乐清有1.4万多家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的产值占该市工业总产值的97%以上,去年全市的财政总收入为31.46亿元。

  与此相对应的另一组数字是,2005年全市民营企业对本地慈善事业的投入至少已达5000万元。此外,乐清企业在外地的扶贫济困数额,则是这个数字的1.8倍。

  胡成中一直希望,自己能从外界得到这样评价:“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而越来越多的乐清民营企业家,也和胡成中一样,希望用慈善家的面孔,为自己和企业社会形象加分。

  草根民企的济困动力 财富与社会责任的双赢互利

  南存辉补过鞋,胡成中当过裁缝,温州商人从不避讳自己的贫苦出身。乐清商人屠昌忠有时也会想想自己当年摆地摊、炸油条的日子,现在他已经是拥有一家有8个控股公司、3000多名员工的大企业。

  “温州人‘能睡地板,能当老板’,他们创业通常伴着艰辛的付出,”扶贫总会常务副秘书长叶逢林说,“草根性,成为他们乐善好施的原始动因,‘富不忘乡邻’的传统在这里表现得最为明显。”

  已然富甲一方的乐清,116万的总人口当中,贫困人数的比例其实不算小。乐清市民政局局长詹必华说,全市还有13个贫困乡镇,贫困人口近23万。

  2003年1月9日,在当时市委市政府的极力倡导下,162家乐清市的民营企业,组成了“民营企业扶贫济困总会”(以下简称“扶贫总会”),成为全国首家由民营企业建立的慈善机构,当时的认捐总额高达2.59亿元。

  作为这个民间慈善组织的“管家”,70岁的叶逢林详细地记录了近两年来每一笔的捐助支出。2004年,捐助380万元,帮助云娜台风中受损的灾民重建80套安居房,2005年,开展大病救助211人,支出188万元;资助了75名贫困大学生,支出32.1万元……他说,接下去扶贫总会还将启动“个十百千万”工程,大面积扶贫帮困,将慈善之举铺得更广做得更深。

  从单一零散的捐助行为,到成立统一规范的慈善机构,温州民企又一次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扶贫总会”的两名主要发起人,胡成中和他的小学同学南存辉,在最新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分别列130和134位。

  南存辉说,企业家赚钱是第一的,但不是唯一的。“创造财富是一种责任,使用财富也是一种责任。”胡成中则公开过这样的观点:“富而好礼,关注民生,承担责任,让财富从社会中来,到社会中去。”7年来,德力西在慈善方面的投入超过7000万元。

  “行善得善,事业振兴”,“扶贫总会”的宗旨里有这样一句话。那里的工作人员希望,这会对企业做慈善有一定的激励。

  这句话在天正集团董事长高天乐那里得到数据的支撑。高天乐引用了他看到过的一份研究报告,一个对社会负责的企业能获得很多利益,包括降低业务开支,扩大企业品牌的影响,增加销售额,提高用户忠诚度等等,“其中业务增长率是其他企业的4倍,就业增长率是其他企业的8倍”。于是高天乐相信,“企业担负一定的社会责任,不仅有利于社会的进步,而且也有利于企业自身的发展”。

  叶逢林说,乐清商人们,想追逐一种“高雅的回报”。

  捐赠文化与制度缺位 一个民间组织的“5%”探索

  实际上,叶逢林承认,他的手里从来没有经手过2.59亿这样大的一笔款项。

  各家民营企业认捐的金额,是在纸面上一个象征性的数字,真正的钱依然留存在企业里。根据《乐清市民营企业扶贫济困总会资金管理办法》,“各企业认捐的本金坚持动息不动本的原则,本金由会员掌握,以后每年按本金的5%陆续接收会员交纳的资金”。

  这意味着,像认捐数额最高的正泰集团和德力西集团,对他们来说,按照2000万元的本金计算,每年需要向“扶贫总会”缴纳100万会员费。其余的企业,认捐数从1000万到几十万不等。而真正需要其付出的,也只是在认捐数额基础上的“5%”。

  5%的“乐清模式”,被看作是一种探索。

  企业普遍欢迎这样的做法,它们需要发展资金,慈善机构也能藉此得到一笔稳定的收入。市民政局长詹必华也肯定了这种市场化运作的尝试,“将资金放在企业里,实际是将企业资金投入再生产赢利的一部分转化社会救助资金,使捐款具有持续性和稳定性,能够更好地发挥效益”。

  为了鼓励捐赠,扶贫总会允许会员单位在征得总会同意后,自己选择捐赠方向,并将捐赠的发票交给总会作为凭证,冲抵当年的会费。同时,所有缴纳的会费,都可以开具相应的慈善发票抵扣所得税。陈向东副市长证实,政府方面专门就这个问题,召集税务部门开过协调会,对慈善捐款实行税前全额列支。

  5%的模式,也碰到过现实的问题。

  由于当时的认捐很多都是口头上的承诺,此后便更多考验企业的诚信程度。有20家企业3年来分文未交,已被清除在名单之外。有一些企业则因为遇到了经营或其他特殊困难,它们的会费则得到了适当的减免。

  尽管如此,3年下来,实际到账的会费已达到1800万元。

  由于扶贫总会无法对所有的慈善行为大包大揽,于是他们建议“有条件的企业,可以成立慈善部或慈善分会”,屠昌忠一手创办的“慈善部”成为一个先例。这个有时皮鞋上还会沾点泥巴的富商,据说很快将拥有一架自己的私人飞机。去年11月,他的一开集团设立了全国民营企业内部首个专司慈善事业的部门,屠昌忠的想法是,“把慈善当作一项日常工作来做,并纳入企业的文化”。

  一开集团的慈善部设想,今年下半年推出一个“心理脱贫”的项目,组织专业的心理咨询队伍为贫困人群做心理帮扶。除了持续性的物质资助外,屠昌忠似乎更看重这种精神上的帮助。原本设想每年100万元的慈善投入,成立3个月便花掉了超过40万元,屠昌忠有点刹不住车。他说哪怕是100万,对整个社会来说还只是九牛一毛。

  拿出100个工作岗位给贫困山区,是胡成中的做法。他称自己更看重贫困地区的劳动力就业问题,很多事企业家都有实力做,但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胡成中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多出台一些规范性文件对企业做慈善进行政策上的鼓励,解决当前捐赠文化与捐赠制度缺位的问题。

  他承认,“乐清是一个典范,但解决不了全国的问题。”

  “抱团行善”做大抓小 财富三次分配构建和谐愿景

  跟退休前一样,每天,叶逢林还是照样“到政府里上班”。

  “扶贫总会”的办公室就设在乐清市政府大院内的档案局二楼,所有的财务委托市民政局统一管理,按照章程,“接受市民政局的业务指导、监督管理”,这一民间组织的背后有相当力度的政府支持。

  “很多时候,政府的强势引导十分重要。”胡成中说,通过宣传教育培育中国的捐赠文化与捐赠市场,这会对企业特别是民企带来很大的信心,让他们回报社会的行为更加“自愿和自觉”。越来越多的乐清商人们发现,在名片上印上某一慈善组织的头衔,不仅显示企业实力,还能提升他们的社会形象,他们很想要这份尊重。

  在传统社会,企业的社会责任仅仅在于创造社会财富。而现代企业逐渐意识到它的第二层面的社会责任——对员工的社会责任,以及第三层面的社会责任——对社区和社会的公益责任,企业应该是民间捐赠的主体之一。

  乐清市副市长陈向东更愿意把慈善看作社会的“第三次分配”。经过了市场的首次分配,政府通过税收机制实施的第二次分配,企业捐赠就是在自愿性基础上的第三次分配。第三次分配的价值与贡献不仅在于它有助于缓解贫困、缩小贫富差距,还可以提升社会的凝聚力,促进社会和谐。“因此,基于民间自愿捐赠实现的第三次分配大有作为。”

  在去年年底举行的“2005年中国公益事业发展论坛”上,“乐清经验”受邀在人民大会堂作了主题发言。乐清民企“扶贫总会”已经赢得了全国性的影响力。

  温州商人又一次出名了,这一回是因为“抱团行善”的缘故。

  “企业做大了以后,有的要外迁,有的则希望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詹必华承认,民企的“抱团行善”也面临着很多现实的考验。为此,由民政部门正式牵头,乐清在去年成立了市慈善总会,仿照国际通行的做法,把整个社会的慈善力量,包括日益成熟的民企“扶贫总会”都纳入到一个统一的构架上来。

  除了“做大”之外,另一方面,乐清人做慈善的思路也在“抓小”。

  詹必华说,乐清已经出现了若干个打某个企业品牌的慈善基金会,由应大集团设立的雁湖乡的“应大教育基金会”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在他看来,这样的基金会很有生命力,他甚至希望,今后在乐清市慈善总会下面可以出现多个这样的“某某村基金会”、“某某乡基会”,“一个企业帮扶一个乡村,以这样的方式形成群体性的优势。”

  他说:“民企参与慈善事业,需要不断的探索。”



来源: 浙江日报  作者: 周建国、蒋蕴、陈绍鲁、金新安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浙江慈善事业全国领先 职业化运作方式引起关注 06-02-26 09:25
·浙商,何时摆脱慈善体制尴尬? 06-02-07 23:11
·浙商,何时摆脱慈善体制尴尬? 06-02-06 08:57
·浙商“买”座慈善年夜饭 06-01-28 11:35
·慈善年夜饭 浙商一万元“买”一个座 06-01-28 11:29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浙闽粤三大制鞋基地结盟反击
·浙江人如何迈人均GDP3000美元"坎"?
·温州财团北京之行收获了什么?
·商业地产:如何走进三线城市?
·高油价时代 给我们带来什么感受?
·三大病症困扰长三角民企自主创新
·如何从轮胎销售下降看长三角经济增长?
·长三角发展方式该转弯了
·同比增长54% 长三角私企领跑国内外贸
·863计划将给浙江民企带来什么?
·跨国银行“狩猎”中国富人
·关注:浙商在海外开连锁店
·百大控股股东易主 银泰还有戏吗
·雅戈尔整合渠道 瘦身重组
·浙江民间金融现象引起高层注意
·"好孩子"如何成长为最大童车制造企业
·“盛大”想要当网游二道贩子
·分众传媒3千万美元收购手机广告商
·宜家低价策略抢得中国市场
·Google投资人来华"扔钱"
·浙商3·8聚首南宁论创富
·浙商看好沪企业信息平台
·浙商"充电"突破管理瓶颈
·浙商打造“布码头”雄风
·杭六月召开首届浙商大会
·浙商正式进驻"平壤一百"
·政协委员走访浙商听意见
·浙商"健康工程"全面启动
·蒋伟华:让老外给我贴牌
·南京日报推出"走近浙商"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2005浙商:谁在进?谁在退? 浙江经济全景
·浙江经济人物评选 评浙江经济十件大事
·浙商或垄断楼宇电视 聚焦中国GDP"修正"
·浙商沪上收编老字号 浙租被明天系碰撞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能源浙商的财富神话
·自主创新在浙江的实践 个税起征点调整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