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炒煤后的大手笔?温州民资的“国企猜想”

http://www.zjsr.com  2006年03月08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2月24日至26日,受北京市国资委与北京产权交易所的邀请,温州商团首次对北京国企改制项目、高科技项目进行了集体考察。

  此次进京,是继去年12月底北交所到温州推介国企改制项目后,温州民资对北京国企改革的一次积极回应。

  不过,这次交流,却引起了全国各大媒体的极大关注。有人猜测,这是温州人“炒房”、“炒煤”、“炒油”后一次更大的手笔“炒作”;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意味着温州民资正在谋求提升产业层次和更大发展空间的新机遇。

  温州考察团此次进京,究竟意味着什么?带着疑问,记者走近了这个温州商团。

  破解资源瓶颈温州民资抢先接住“橄榄枝”

  “温州并不是北交所推介北京国企改制项目的第一站,但是温州人却最先接住了北京抛出的这根‘橄榄枝’。”

  北交所总裁熊焰至今仍惊讶于温州人对项目表现出来的热情。“之前三个月里,我们转战了北美、日本、东南亚及港澳台地区,然而在温州引起的反响是最为强烈的。起先我们在会场准备了100条椅子,但是来的人太多,根本不够坐。”

  作为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担任了此次温州商团的领队。他告诉记者,到温州开项目推介会之前,北交所已经在杭州、宁波、萧山、台州等地进行过一轮集中推介,然而温州却成为了北京国企引进民资的第一个“撬点”。

  “土地资源严重短缺,是导致温州民资积极回应北交所进京考察的关键因素。”温州市政府经济研究中心处长李伟力表示。

  土地,一直是温州人胸口的一块“心病”。在温州,目前有30多万家中小企业,拥有6000多亿的民间资本。然而这些令人羡慕不已的数字,却因为无法得到土地指标而面临窘境。

  拥挤不堪的温州本土,急需新的发展空间。

  “走出去,向外发展,是温州民资实现资本增值的现实选择。”李伟力说。

  180多家资产超过300亿元的北京国有企业改制项目的出现,无疑让急于寻找投资途径的温州人眼前一亮。

  让周德文没有想到的是,推介会后先后收到了70多家企业的报名,最后只筛选了40多家已有初步目标、实力较好的企业参加此次考察。

  兴乐集团总裁虞文品此次进京带了三名销售、技术、财务人员,还有两名法律顾问。他说:“我是带着极大的诚意去北京的,就是想为手上的资本尽快找一个好‘婆家’。”

  有别于短期投资参与国企改革不是“炒作”

  在温州商团入京之前,各界就有议论认为,这是温州人继“炒房”、“炒煤”之后,又一次调转方向,转而进京“炒国企”。对于这种说法,北交所总裁熊焰在说明会上首先向媒体进行澄清:“国企不能炒,也炒不起来。”

  他表示,此次推出的项目,涉及资金动辄几千万、数亿元。与“炒房”、“炒煤”、“炒油”这些短期投资相比,企业家购买的是企业的产权,国企改制进入和退出的周期很长,产权本身的流通性比较差,因此不具备炒作的条件。

  周德文则从组团成员的身份入手,为温州商团排除了炒作的嫌疑。“与过去温州的一些考察团不同,此次参加进京考察的成员,全部都是真正在做实业的企业家。他们是靠做实业发家的,今后也将仍是他们的主要投资方向。”

  浙江三科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熙文对记者表示,对于他们这些做实业的企业家来说,他们绝对不会愿意把资金用于“炒作”。“这样做会把企业的流动资金捆住,太不明智了。”

  事实上,温州企业家早已不是第一次参与国企的改制。按照上海温州商会的不完全统计,近400家温州会员企业里,有近50%的企业参与兼并或收购了破产的上海国有企业;上海胜华电缆集团从1997年起先后收购、并购了“上海海新电缆厂”、“沈阳电缆厂”等国有大中型企业;温州兴乐集团在2002年、2003年斥资购买了安徽、江浙一带的多家国企。

  周德文介绍说:“这些被收购的国企均没有出现炒作的现象,目前的经营情况都很不错。”

  由于中驰财团之前涉及过国内房地产业,因此中驰财团董事郑志荣成为了媒体关注的人物。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温州人收购国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于国企原有业务来说,企业也许想炒的是企业所在的地皮。有一家北京国企的老总甚至在见面会上一再强调:“我们这两个项目,一个项目在三环之内,还有一个项目光占地就有3000多亩。”所有这些条件无非是想向温州企业家们传递一个信息——不管这个项目如何,地价说明了一切。

  然而,就在大家都在猜测中驰此行的意图时,郑志荣却出人意料地把“绣球”投给了一个汽车记录仪的高科技项目。“中驰下属的一个东新密封公司和这个项目在业务上关联度很大,是属于企业的一个下游产品,而且具有国家法令背景的支持,我想回去之后组织一个专家团再过来实地考察。”

  兴乐集团总裁虞文品同样对一些技术性、制造业项目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他表示自己要在北京多停留两天。“项目书上的介绍太简单了,我要带着技术人员去实地考察一遍,必要时也从侧面摸摸底。”虽然虞文品一直不愿透露具体的项目内容,但是他表示他看重的两个项目“一定与现在企业经营的内容相关”。

  提升产业层次国企要素资源最具吸引力

  “北京在我们的印象中总是高高在上的。如果不是北交所主动来温州推介项目,参与北京的国企改制我们想都不敢想。”周德文告诉记者,对于此次北京有关单位“放低身份”,来温州主动伸出“橄榄枝”,温州企业家是“又惊又喜”。

  北交所总裁熊焰的一番话,则道出了北京方面的初衷。“温州企业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有活力的群体,它代表了活跃的民间资本。我们希望通过温州民营企业的参与,向所有民间资本发出一个信号,国企的大门正在向民企进一步开放。”

  “出身寒门”,是诸多温州民营企业发家史中的一个共同点。靠着当年手工作坊加工式的小本经营,温州的民营企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一路打拼走到了今天。

  与之相比,那些北京的国企在温州企业家眼中看来算得上是真正的“豪门”。国企特殊的身份,不仅使它拥有了不小的生产规模,而且还储存了大量丰富的研发人才、生产技术、市场网络,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是众多温州民营企业无法获得的资源。

  对于这些,上光集团董事长何光善心里自有一把算盘,他对记者说:“光利用北京国有企业原有覆盖全国的市场网络,就可以让企业的销售获益非浅了。”

  因此,温州的民营企业急需借搭上北京国企改制“最后一班船”,对原有产业结构进行一次重组,以提升温州企业的产业层次。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姚先国认为:“北京国企向民资大门敞开,给急于提升企业层次的温州企业提供了一次合作的机会,是‘强强联手’。同样,我们也不能否定,北京国企通过这次联姻,有可能获得更大的发展机遇。”

  “藤蔓经济”反哺温州向外扩张为了更好发展

  “资本都是逐利的,哪里有钱赚就会流向哪里。”温州民资现在正在经历着这样一个外溢的过程。

  有数据显示,现在每5个温州人中就有1个人在外地打拼。1998年至2005年底,温州对外投资性资金逐年上升,累计超过1000亿元。温州人在全国各地投资1800多亿元,创办的工业企业有18000多家。

  然而,伴随着温州企业家在外地的不断扩张,温州本地的许多企业想得更多的是,积蓄力量,在产业层次上进行新的蜕变。

  然而,李伟力同时也对记者坦言,要想完成这一步跨越,“尚待时日”。

  目前大部分温州企业向外走的是产业扩张的发展之路,这条扩张之路基本上遵循两条原则,即“纵向一体化”和“横向关联化”。“纵”是指发展与原有产业相关的上下游产品,追求从原材料生产到产品深加工的掌控;“横”则是发展那些可将企业生产的产品进行配套使用的各类工程项目。

  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认为,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帮助温州企业把“触须”伸入各地的同时,把各地优秀的科技、人才、市场资源引入企业,增强企业的综合实力。

  “向外扩张,是为了本土更好的发展。”李伟力说,虽然目前无数的温州民资还在外溢,但是几乎所有的民企都把总部基地留在了温州本土,并且把总部基地作为企业提升产业层次的主要对象。

  外流的温州民资就像是块茎上长出的无数条藤蔓,他们在外面吸收了氧料、水份、空气之后,又源源不断地把最精华的养料反哺给总部的“块茎”,这种发展模式,将有利于企业在高科技、高附加值等产品的研发领域中注入资金,使企业拥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李伟力说,这或许是对温州商团进京更真实的考量。

  2006年,温州资金流向何方

  动向一:大企业谋求做精做强

  据温州市统计局的最新数字:2005年温州限额以上工业性投资120多亿元,比上年增长近50%。上规模企业增加到5000多家,产值增长近1900亿元,增长率为22%。另外,从银行的短期贷款看,去年全市工业性贷款300多亿元,增长26%以上。熟谙民间借贷的人士透露,去年温州民间借贷发生额较上年同期明显上升,不少手头富裕的温州人将钱“存”进了企业。

  温州市经贸委投资与规划处处长郑柳伟分析这种“回归现象”时认为,尽管这几年不少人尝试了多元化投资,但很多人的主要精力还在“老本行”。因为实业投资利润稳定,感觉踏实。

  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温州人第一次创业靠“前店后厂”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温州企业家“热衷”的是怎么去做别人没做的、怎么打响品牌、怎么开发高科技产品。

  大企业谋求做精做强。兴乐集团主要生产电线电缆,但最近他们走了两步棋,一方面在全国布局,先后建立20家制造基地,实现就地生产、就地销售,降低成本,扩大地盘。另一方面,对上下游产品进行拓展。

  越来越多的温州企业注重与科研院所联姻,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以提高自身产品的附加值。去年,温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全年科技活动经费支出16亿元,其中科研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6.3亿元,占销售收入的0.35%。技术改造经费支出19.5亿元,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9.2亿元,全年专利申请量1186件。还有不少企业通过与世界巨头合作提升品牌价值。

  动向二:一些企业“走出去”发展

  从温州人投资的运行轨迹看,前些年主要投资范围在国内,先以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为主,之后向二三线城市拓展。目前,全国各地经商的温州人几乎覆盖了所有大中城市,人数达到175万余人,资产超亿元的近200家。

  近年来,温州对外经贸合作步伐加快。2005年温州市外贸进出口总额达78.6亿美元,同比增长31.72%。“温州货”已进入191个国家和地区。数据显示,去年经温州市外经贸局审批设立的新增企业有107家。与往年相比,这些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直接投资。

  去年,温州境外企业投资总额与上年相比增幅达到了80%。现在,温州人带着资本和智慧“进军”国外就地发展。比如温州企业亨迪机械塑料有限公司,抓住商机,前往越南投资100万美元,把原来在温州萧江生产塑料编织袋的企业“整体迁出”,生产销售全部本土化,大大提高了企业利润。

  目前,温州人的投资主要集中在俄罗斯、越南、尼日利亚等地。他们搞投资,就像带着一袋麦种去找地。他们知道,先行一步就可能获得较高回报。

  动向三:关注金融业推出的新产品

  随着国内各家银行间竞争加剧,金融品种层出不穷。手头资金“盈余”的温州人立即看到“商机”。2005年,除光大银行外,所有全国性内资银行齐集温州。截至去年12月末,温州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达到2425.19亿元,新增369.02亿元,增幅为17.95%。同时,保险机构保费收入和证券期货交易总额都比上年有较大上升。

  温州商业银行2003年第一次增资扩股时,20多家温州企业争相报名,去年这家银行进行第二次增资扩股,现在也已“名花有主”。温州的老板说,入股银行不仅仅是投资回报率稳定,还因为做银行股东对提高企业信誉很有作用。

  就连拿着闲散小钱的普通市民也要在金融上“小试牛刀”。去年初黄金价格还是每克114元多,到年底,就已上涨到每克134元多,而国际金价去年的涨幅已超过15%。在这波行情中,温州人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去年,农行温州市分行第一个推出个人黄金实物交易业务。一年下来,这家银行实物黄金的总交易量达到43.64千克,交易额为545.5万元,占全国农行系统总成交量的八分之一。

  由于温州人投资热情高涨,各家商业银行的金融产品推出一个就被“消化”一个。

  让“钱生钱”的强烈愿望,迫使温州人马不停蹄地寻找新的投资空间。反正,市场怎么变,温州人就怎么变,他们从不恋战。2006年,温州人还会靠着“嗅觉”赚钱去。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中瑞的故事,温州民资的“困境”? 06-02-19 10:51
·实业投资再辟新天地 温州民资赴京抢购好企业 06-02-08 09:03
·十一个五开局之年 温州民资寻求投资新突破 06-01-17 08:28
·央行意欲收编温州民资 05-11-02 09:54
·温州民间金融日渐式微 央行意欲收编温州民资 05-11-02 08:57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浙江人如何迈人均GDP3000美元"坎"?
·温州财团北京之行收获了什么?
·商业地产:如何走进三线城市?
·高油价时代 给我们带来什么感受?
·三大病症困扰长三角民企自主创新
·如何从轮胎销售下降看长三角经济增长?
·长三角发展方式该转弯了
·同比增长54% 长三角私企领跑国内外贸
·863计划将给浙江民企带来什么?
·海外基金投资房产为何纷纷选择长三角?
·雅戈尔整合渠道 瘦身重组
·浙江民间金融现象引起高层注意
·浙江省民间投资放慢脚步
·万向系成功入主承德露露
·日本经济复苏迅猛 低利率将变?
·宜家低价策略抢得中国市场
·Google投资人来华"扔钱"
·斯威特再涉水文化传媒业
·发改委:水泥业不准再铺新摊子
·巴曙松:企业过分依赖贷款
·浙商看好沪企业信息平台
·浙商"充电"突破管理瓶颈
·浙商打造“布码头”雄风
·杭六月召开首届浙商大会
·浙商正式进驻"平壤一百"
·政协委员走访浙商听意见
·浙商"健康工程"全面启动
·蒋伟华:让老外给我贴牌
·南京日报推出"走近浙商"
·重庆市委书记为浙商解难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热点专题
·2005浙商:谁在进?谁在退? 浙江经济全景
·浙江经济人物评选 评浙江经济十件大事
·浙商或垄断楼宇电视 聚焦中国GDP"修正"
·浙商沪上收编老字号 浙租被明天系碰撞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能源浙商的财富神话
·自主创新在浙江的实践 个税起征点调整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