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价时代”的“限小”困局

http://www.zjsr.com  2005年08月16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小排量汽车折射出

  国情、“市情”与“户情”

  与地方政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些年来,国家有关部门三令五申,接连出台鼓励发展小排量汽车的政策。早在十年前,国家就曾发布政策,引导消费者使用低能耗、低污染的小排量汽车;在去年6月1日出台的新的《汽车产业发展政策》中,也鲜明地提出:“国家引导和鼓励发展节能环保型小排量汽车”;去年11月2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我国第一个《节能中长期专项规划》也明确提出:“取消一切不合理的限制低油耗、小排量、低排放汽车使用和运营的规定。”

  “小排量车符合国情,但目前放开小排量车不符合广州市情”。近日,媒体报道了广州市交通主管部门对限制小排量汽车问题的表态。而同广州一样,北京、上海等城市也可以大大方方地摆出自己的“市情”,除了广州列举的带有共性的部分,还包括首都长安街的特殊性、上海已经令人“忍无可忍”的交通拥堵等独特的“限小”因素。

  各大城市交通主管部门列举的“市情”也许不是全无道理,但是站在中央精神和国家政策的高度看,各个城市交通主管部门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大多是降低本部门管理难度,对小排量汽车“一禁了之”。前几年,这种“一刀切式”的简单管理思路可能还能勉强应付;如今,随着中央提出建设节约型社会,我国逐步迈入汽车社会的门槛,这种“地方主义政令”,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换个角度,地方主管部门的管理者也应当俯下身来,考察一下中国老百姓的“户情”。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老百姓的平均购买力水平决定了更多人需要的是量入为出的“经济适用车”。在5万元至10万元的价格区间内,小排量汽车本来就是省油、省钱、省心的最佳选择。但是,由于84个城市出台限制小排量汽车的政策,严重压抑了老百姓购买节能型轿车的热情,并直接影响到我国微型车产业的发展。

  其实,在对待小排量汽车的问题上,也有成都市这样的“正面典型”。作为我国西南地区的大城市,成都市的主管部门就“不限小”,任由小排量汽车大行其道。结果自然是成都的老百姓养成了“不嫌小”的健康消费观,买车实用为先,量入为出,这在高油价时代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弥足珍贵。

  国情与“市情”其实并不是绝对对立的,也完全能够形成统一。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城市管理者有没有放开“限小”政策的勇气,以及更加高超的城市交通管理能力。

  让小排量汽车

  在法制轨道上行驶

  多年来,小排量汽车一直在国家宏观政策与地方“土政策”的博弈中艰难地“活着”。

  事实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汽车的普及率将会越来越高,控制上路车辆总数无疑是缓解道路交通不得不采取的措施,这也是符合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但是控制上路车辆总数最终应该限制哪些车辆拥有者的自由,这成了最难制定的标准。

  尽管标准本身确实难以确保绝对公平、公正,但是,目前这种以汽车排量为限制上路标准的做法实际上是不科学的。这样一种明显不科学、不合理的限制标准,不仅可能导致被限制者的受歧视感,而且也会使得蕴含在小排量汽车相关问题中的利益冲突难以协调。因此,确立更加科学的限制标准在利益协调中就显得十分重要。

  然而,小排量汽车行路难的问题所体现的,不仅仅是作为社会公共利益的道路交通秩序与部分车辆拥有者利益之间的冲突,在更深层次上,它还反映出国家调控与地方调控的矛盾与冲突,社会整体利益与地方特殊利益的不和谐。

  我们不难发现,由于那些体现国家产业政策和厉行节约的国策,大都以不具有刚性的政策、意见、通知、规划等形式发布,因而,当这些政策与地方政府所面临的棘手问题或所关注的利益不一致时,其执行往往就会大打折扣。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方法,应当运用具有执行刚性的法律,建立良好的利益协调机制来予以解决。也就是说,只有将产业政策和厉行节约的国策明确规定在法律之中,并配有可操作性的程序和监督惩罚机制,才能使之得到贯彻执行。

  当然,问题的解决不是简单地将政策转化为法律就能够实现的,还需要法律确立能够协调利益冲突的机制。特别是在问题具有复杂性,其所包含的利益都值得保护的情况下,具有执行刚性的法律就应当具有一定的灵活性,而不应当“一刀切”。具体到解决小排量汽车行路难的问题,就要在保证小排量汽车行路不受阻的同时,允许某些具有特殊情况的地方基于合理理由,经过法定程序给予上路车辆一定的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媒体报道,有关部门正在酝酿,借鉴汽车发达国家的经验,对汽车消费税进行调节。新政策有可能把小排量汽车的消费税税率大大降低,而排量大的汽车消费税税率则有可能大幅度上调,这非常符合构建节约型社会的精神。有这种“真金白银”支持的国家消费政策,小排量汽车的春天一定会到来。

前一页  [1]  [2]


来源: 新华社、《人民日报》、《法制日报》  作者:   [发表评论]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盲目投资,长三角银行业警醒绩效怪圈
·上海平价药房缘何此时陷入集体亏损?
·医保割裂 长三角能否建起医疗联盟
·从“浙江国信”的衰落反思三个方面
·加快发展浙江版权产业的思考
·“循环经济”怎么变成了污染毒瘤?
·热从何来?理性看待长三角艺术品市场
·傍名牌让名企蒙冤 浙江华立无故受牵连
·宏观调控令下温州炒房团为何逆水行舟
·长三角经济增长趋缓 是滑落还是蝉蜕?
·独家:阿里巴巴收购案真相
·浙江造船业:如何对症下药
·直销条例获通过 两大变动将使企业兴奋
·[记者直击] 9日,苏商与浙商对话妙语
·股改新政将体现出五大创新思路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鲁冠球7000万美元划转权
·10万浙商在黔投资150亿
·浙商赢下全国半数反倾销
·浙商撑起甘肃民企半边天
·地产,在豫浙商群体选择
·马云:不对传闻发表评价
·众浙商有意向购买公务机
·浙商挖到老挝市场"金矿"
·浙商考察团"三进"秦皇岛
·浙商给邳州市民登门上课
 热点专题
·股权分置 张国芳,浙商的“警示文本”
·新型农作制度五模式 “品牌浙江行”
·浙洽会&消博会 华庭云顶业主维权全记录
·直播:浙商网开通仪式 杭州土地拍卖会
·阿里巴巴鲸吞雅虎中国 2005浙商论坛
·伦敦大爆炸震动全球经济 八国集团峰会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