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起眼的重要角色 农技员助力农作创新

http://www.zjsr.com  2005年08月10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浙江有不少地方,农田一年只种一季水稻,其他时间都是抛荒的。今年1月,余杭镇农技站在8个村的50多亩田里试验种植马铃薯,尝试稻田不抛荒过冬。春节后马铃薯大获丰收,每亩纯收入800元以上。如今,晚稻刚种不久就有很多农户找农技站,要求今冬引种马铃薯。

  浙江创新农作制度的过程中,农技站成为了农民增产增收的技术宝库。

  作用一:农作技术送上门

  1999年起,余杭镇下陡门村的王阿牛承包了200亩水稻田,开始几年稻田里杂草很多,每年请人拔草就要花费6000多元,每亩仅能收成900斤稻谷,比一般水平少收200多斤。

  3年前,余杭镇农技站站长朱焕潮主动找到王阿牛,向他推荐省内其他地方成功实行的“稻田养鸭”技术,并承诺:保证增产、节约成本,否则就赔偿损失。实行稻田养鸭后的第一年,王阿牛的水稻亩产就增收100多斤,去年亩产达到1150斤。

  在新昌回山镇,农技人员参观学习绍兴的稻田养鸭技术后,把茭田养鸭技术介绍给了农户。为了达到推广的目的,最初两年农户饲养的蛋鸭鸭种全都是镇政府“埋单”的。

  作用二:帮农民省了成本

  朱焕潮说,大多数农户承包的稻田数量不大,从未计算过农药用了多少,农技站便帮农民算了算账。比如,水稻播种前都要用药水浸泡一下,以前用的是呋喃丹,每亩成本5元。后来农技站引进一种叫吡虫淋的药,能达到类似的效果,每亩只要0.6元。

  余杭镇有4万亩稻田,仅这项简单的技术创新,就能省下17万多元。

  稻田养鸭技术省得更多。杂草是鸭子的主要食物,把鸭子放进稻田,每家农户可以省下好几天的人工。

  作用三:提高土地利用率

  去年开始,朱焕潮在余杭镇实行稻田养鸭的2660多亩稻田里,推广实行“两种三养”技术(之前是“一种一养”):“两种”是指种一季单季稻和一季麦子;“三养”是指将原来每年在田里养1批鸭子改为3批,3-5月麦子收割后养第一批,6-8月稻田养第二批鸭,9月晚稻收起后再养一批。

  今年1月,朱焕潮在余杭镇8个村的50多亩田里试种马铃薯,解决抛荒现象,提高土地的利用率。进行试验的50多亩稻田,每亩出产马铃薯3000斤左右,农民多收纯利润800-1000元,是种油菜的3倍。

  种植马铃薯用的是稻草覆盖法。3亩田产的稻草盖1亩马铃薯,稻草厚度约10厘米。马铃薯成熟收起后,腐烂的稻草和马铃薯藤都成了稻田的有机肥。

  向农户推广新技术,农技员本身对新技术的敏感性非常关键。朱焕潮说,每年他都不定期出外考察。“冬天种马铃薯技术,是从萧山戴村学习来的,马铃薯品种是另行考察引进的新疆冬农303号。”


来源: 都市快报  作者: 顾国飞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农作制度创新座谈会 05-08-10 17:10
·农作制度替代耕作制度? 05-08-10 16:48
·全球农作制度 粮农组织新编“农业地图集” 05-08-10 16:41
·浙江农作制度创新五大模式 05-08-10 16:17
·农作制度改革备忘录—— 来自嘉善县的报告 05-06-11 15:37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循环经济”怎么变成了污染毒瘤?
·热从何来?理性看待长三角艺术品市场
·傍名牌让名企蒙冤 浙江华立无故受牵连
·宏观调控令下温州炒房团为何逆水行舟
·长三角经济增长趋缓 是滑落还是蝉蜕?
·宁波舟山港一体化将给我们带来什么?
·要解楼市之困应把温州炒房团逐出家园?
·浙江经济:结构调整正在破题
·上半年,浙江工业经济效益为何下滑?
·新民企连登纳市 上海经济初露转型活力
·[记者直击] 9日,苏商与浙商对话妙语
·股改新政将体现出五大创新思路
·长三角:老路走到尽头?
·梦成真!百度纳市上市首日暴涨
·消逝中的“意大利奇迹”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地产,在豫浙商群体选择
·马云:不对传闻发表评价
·众浙商有意向购买公务机
·浙商挖到老挝市场"金矿"
·浙商考察团"三进"秦皇岛
·浙商给邳州市民登门上课
·吉利李书福香江“舞剑”
·王坚强,民间金融实践者
·浙商热建石油"水旱码头"
·浙商投资团出击北京西南
 热点专题
·股权分置 张国芳,浙商的“警示文本”
·浙江经济“腾笼换鸟” “品牌浙江行”
·浙洽会&消博会 华庭云顶业主维权全记录
·直播:浙商网开通仪式 杭州土地拍卖会
·阿里巴巴鲸吞雅虎中国 2005浙商论坛
·伦敦大爆炸震动全球经济 八国集团峰会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