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坚强:民间金融实践者冒险之旅

http://www.zjsr.com  2005年08月03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从民间借贷开始,到参股城市商业银行,我的最大目的就是追求利润。”今年43岁的王坚强丝毫不掩饰他欲在金融业扩张的野心,“如果有可能,将来我会建立一家我自己的银行!”

  王坚强,浙江台州人,以做外贸生意起家,以做物流成就自己的事业。“当然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是做什么职业的,我就说我是做金融的,未来的银行家!”

  熟知王坚强的人,有的说他个性太张扬,有的说他敢闯敢干,还有的说他像的冒险的赌徒。

  “没有个性,没有点冒险精神,什么事也做不成!”对这些说法,王坚强都不否认,“我借出第一笔款的过程就特别的刺激,今天回想起来仍然惊心动魄。”

  借贷的故事

  王坚强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笔借贷是发生在1991年的初春,“那天还下着小雨,一个朋友打电话来,说要给我谈点事,语气显得很神秘。”王坚强说。

  半个小时后,他们在王坚强的家里见了面,与他朋友同来的还有一个叫阿峰的人。因为熟知王坚强的性格,来的这两个人没有任何的寒暄就直奔主题,他们是来借钱的。见朋友有困难,王坚强问都没问借款数目就答应了下来。

  “这两个人开口就要借100万,并且许诺在借款的一年之后还,还款的时候,除了还本金外,他们还要给付我高于银行的双倍利息,这让我没有想到。”王坚强说。

  王坚强第一个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开口就要100万,要知道当时的100万对王坚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它至少要占我公司流动资金的一半以上。”

  王坚强第二个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借款期限是一年,对他公司资金的使用来说,未免有点长。

  让王坚强第三个没想到的是他们在还款的时候会付给他大大高于银行的利息。

  但有一点王坚强想到了,那就是他借钱给别人是合法的,但将来他收取别人双倍利息是违法的,有放“高利贷”之嫌。

  “别人根本无法体会到那段时间我的压力有多大,也想象不到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无论在家,还是在公司,我的心思就想着那100万,我失眠的毛病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坚强的王坚强还是有他脆弱的一面。

  一年之后,王坚强的100万被还了回来,当然还有丰厚的利息。

  “你知道我激动的心情用什么词可以来形容吗?”王坚强自问自答,“‘空白’,是心里一片空白!”

  但紧接着,银行部门就会同公安去了王坚强的家,其后到向他借钱的朋友住处,了解他有无放贷的事实。

  “还好,亏得朋友够义气,没把事情兜出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王坚强长嘘一口气,仿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一样,“要知道我身边有好几个放贷的朋友,要么是钱收不回来的,要么被有关部门发现了,被罚得很惨的!”

  “虽然被查的情况屡屡出现,但还是有好多人乐不知疲地充当借贷者和被借贷者,因为这一块的利润空间实在是太大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能了解王坚强的心情。

  夏斌认为,由于受国有金融机构战线收缩、体制冲突、成本高、证信体系滞后等因素的影响,民营企业向国有金融机构融资的难度相当大。因此,他们不得不把融资的手伸向民间资本。王坚强的朋友就属于这样的情况。

  夏斌透露,从1986年开始,农村民间借贷规模己经超过了正规信贷规模,而且每年以19%的速度增长。在经济相对发达的东南沿海城市,企业之间,特别是民营企业之间的直接临时资金拆借或高于银行固定利率性质的民间借贷数量巨大,估计仅2000年企业之间直接拆借或借贷的金额高达800~1000亿元人民币。

  来自温州银监部门的统计数字表明,温州全市中小企业资金来源总额中,来自国有商业金融机构的贷款仅占24%,其余76%全部来自民间金融。苍南是温州市民营企业较发达的县之一,2001年,该县工业企业流动资金构成中,民间借贷占45%,个别企业可高达50%以上,自有资金占35%,银行贷款仅占20%。

  参股银行

  在经历了有惊无险的过程后,尝到甜头的王坚强意识到,在未来的融资领域他应该有所作为。他不但要合法地放贷,还要合法地收息,而目前最好的途径只有两条,要么自己建一个银行,要么想法参股银行。也享受一下坐庄的乐趣。

  “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前者的目标只能说过十年以后再提,而后者对我来说则比较现实。”王坚强说。

  为了能圆他的金融投资之梦,王坚强与他的两个助手小李和小艾开始了他所谓的金融考察“梦幻之旅”,从浙江到福建,从广东到山西,从美国到欧洲。这一趟走下来,王坚强花了150万人民币。用王坚强的话说:“花200万也值,毕竟办银行是有钱人玩的游戏!”

  随后,王坚强又用将近八个月的时间,选择实现他金融梦的突破口。

  “我先后与山西、河北、东北、广东、福建等省的一些商业银行接触过,但结果不是他们不满意我的投资方案,就是我看不上他的资质。”王坚强用手在他办公室后面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2004年初,浙江省商业银行的招股方案吸引王坚强,浙江省商业银行发布公示,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投资者。吸引王坚强目光的是浙江省商业银行民营的身份。随后,他便与有关部门进行的接洽。

  事情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顺利。“有关部门对我的企业情况、资金来源状况、包括家庭背景作了深入的调查,然后又由几个部门联合对我进行了两次质询,质询完毕后,又经过两个月的公示,确定我没问题时,才确定我的股东身份。”王坚强淡淡地说。

  经过与他的投资顾问和他的家庭商谈后,王坚强迈出了圆他金融梦的第一步:入股浙江省商业银行。

  “当然,我的股份不大,只占全部股份的0.8%。”王坚强幽默了一把说。

  但他还没透露另外一个信息,浙江省商业银行的注册资本金为300亿元,他的直接投资是2.1亿元。

  王坚强表示,他的下一步目标是,在条件成熟时,联合一些财团,控股银行。

  然而现实的情况,让王坚强不得不考虑他的投资步伐。在王坚强入股浙江省商业银行不久,就传来这家银行实际上已经被政府实际掌控的消息。

  “政府掌不掌控都没关系,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还是希望政府掌控,这样的话,我的投资收益就有了政府的保证,我也只是说在条件成熟时,控股一两家银行。”

  现实的无奈

  “这件事情恰如其分地反映出了我国金融体系的现状。”夏斌表示。

  经济学家樊纲基本上同意夏斌的说法。他认为,我国的金融体系是一个以官方金融为主的体系。不仅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具有国有性质,其它股份制商业银行也都是由各级政府管辖并拥有控股权,连城市信用社和农村信用社都具有官方金融的性质。

  樊纲进一步介绍到,我国金融资产80%集中于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而且还不断发生非国有金融部门的资源向国有金融部门集中的趋势:20世纪90年代的金融改革在基本保持原有所有制结构的前提下,原城市信用社被重组为有政府投资并控股的新的准国有机构——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曾作为农业银行的基层机构,承担部分政策性业务。

  1996年行社分家后,信用社向合作金融的方向发展,但2003年改革试点,信用社交由省级政府管理,中央政府对农村信用社的亏损补贴50%并实行一系列优惠政策,以化解历史包袱,说明中央政府对其经营亏损负责,农村信用社并不是真正的合作金融组织。

  “可以说,在我国,凡是得到法律认可、纳入了政府监管体系的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和城市信用社都具有了官办金融的性质,而民营金融机构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樊纲说。如浙江曾有三个私人钱庄领了营业执照,而后又被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在全国各地都得到了快速发展,但也被作为非法组织取缔了;民生银行作为我国第一家民营银行采取了官办金融的经营机制,因为民生银行高官的任命是双重管理,它的行长的任命,董事会不能定,还要国家相关部门审查之后才能通过。而真正的民营银行的高官任命只要通过银监会的资格认可即可;五家试点民营银行迟迟得不到银行监管部门的批准;而被称为国内首家民营银行的浙商银行2004年7月底试运营,但浙商银行重组过程基本上由地方政府一手主导,其董事长内定为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行长是人行杭州分行行长,谈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民营银行。

  “如此等等,说明办民营金融步履艰难,在我国没有合法地位,允许其合法存在的空间极小。”夏斌表示,“但凡得到法律认可的金融机构,都成为官办金融机构,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我国虽然对金融业进行了股权结构多元化、投资主体多样化的改革,但以国有金融为主的框架仍未被打破,金融业的改革步伐远远赶不上民营经济发展的需要。”

  “虽然目前的情况如以上专家所说的那样,我还是坚持我的投资方向;也许你三两年之内看不到我的收益期,但我希望十年后你再看我的名片时,上面印着‘某某银行董事长’王坚强。”王坚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高昂的。


来源: 《法人》  作者: 张驰   [发表评论]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民间金融发展的出路是什么 05-07-30 17:02
·为3000亿民间金融找出路 05-03-11 09:43
·打造畅通的融资渠道 为3000亿民间金融找出路 05-03-11 09:14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浙江经济:结构调整迫在眉睫
·上半年,浙江工业经济效益为何下滑?
·新民企连登纳市 上海经济初露转型活力
·石油水旱码头 浙江商人的新“财路”?
·瓶装水标准引发的多种思考
·江浙富豪一掷千金 上千万书画还要涨?
·浙江小水电轮流发电 为何有电送不出?
·新职业病北侵长三角 苏州打响阻击战
·“三力合一”,新亮点提升长三角
·发展迅猛 长三角社会初现“橄榄型”
·浙江经济:结构调整迫在眉睫
·温州炒油团谣言如何出炉?
·张国芳,一个浙商的“警示文本”
·温州军团是这样造船的
·浙江小水电 为何有电送不出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浙商热建石油"水旱码头"
·浙商投资团出击北京西南
·湖南浙商爱智本 忙充电
·温鞋企老板抱团游说欧盟
·温州商看好武汉地产开发
·嘉兴浙商涪陵办起榨菜厂
·宋昌美:农妇瞄准种白茶
·在沪浙商抢进现代服务业
·八万温商瞄准了中亚贸易
·马云邀请克林顿来杭论剑
 热点专题
·股权分置 张国芳,浙商的“警示文本”
·浙江经济“腾笼换鸟” “品牌浙江行”
·浙洽会&消博会 华庭云顶业主维权全记录
·直播:浙商网开通仪式 杭州土地拍卖会
·2005财富全球论坛 浙商论坛2005峰会
·伦敦大爆炸震动全球经济 八国集团峰会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