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小水电轮流发电 为何有电送不出?

http://www.zjsr.com  2005年07月31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电荒之下,整个浙江“嗷嗷待哺”。浙南近2000座小水电,却被迫实行轮流发电

  何序昌又一次失望了。

  7月19日,台风“海棠”来袭,原定在温州举行浙江省水电工作会议被迫延期,至今未定。而何序昌任会长的温州泰顺县小水电协会,对这个会议已等待多时。

  何序昌想当面给领导“打报告”。

  其实早已不是第一次,但何序昌不肯放弃任何一次反映情况的机会。因为,“损失的确太严重”,“存在严重的不公平、不公正、不合理现象”。

  何序昌所指,乃是当地蓬勃发展的民营小水电无法同国有电厂“平起平坐”的问题。这一问题,在电力紧缺季节更显突出。

  电网不通

  浙江是个水电大省。据统计,到2003年为止,浙江全省共有1800多座小水电电站,总装机容量达225万千瓦。这些电站大多散布在浙江南部山区。

  然而,随着山区小水电建设步伐加快,有电输不出的情况也凸显出来。据何序昌介绍,泰顺如此,而浙南小水电发达的地方几乎都“同病相怜”,其中景宁县的情况尤其严重。

  丽水市景宁县是浙江小水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县,正在申报“中国农村水电之乡”。“从4月开始到6月7日,我们已经限制发电4000万千瓦时,经济损失1700万元。”景宁县小水电协会副会长任知富说,“今年底,我们的总装机容量将达到30万千瓦,却只有15万千瓦能送出去。”

  与此同时,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全国电力缺口最大的浙江,可谓“嗷嗷待哺”。

  据记者了解,2002年以前,浙江省内电力部门曾下达正式文件要求各电站轮流发电。2003年和2004年干旱少雨,也就不存在轮流发电的问题。今年雨水充沛,问题再现。“现在电力部门不敢再发正式公文让我们轮流供电,因为缺电严重,发正式公文要承担责任。他们只是在电网承受不了时,临时限制我们发电。”何序昌无奈地说。

  有电送不出的直接原因,是输变电设施严重不足。

  以泰顺县为例,全县建成110KV变电所2座,即泰顺变电站和雅阳变电站,往温州市网送电都必须经过这两个变电站。然而,距离温州市区最近,并且连接着4座35KV变电所的雅阳变电站,只有1台110KV主变设备,容量明显偏小。

  “雅阳变电站机器老化,经常遇到问题。连一台备用的都没有。我们连续几年要求增加一台主变设备,人大后来也立项了,但是从去年推到今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果。”何序昌对此颇为不满。

  考虑到雅阳变电站变输电能力不足,当地电站便主动集资600万元,架设了14公里线路,将司前变电站和泰顺变电站连接起来。但这也只能解决司前当地的一部分问题,其他变电站还是难以通过泰顺变电站,往温州市网输电。

  事实上,按照国家《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规定,电站只负责电站到变电所之间输送线路的建设,而变电所之间互相连接,以及连接更高级别电网,则由供电局负责架线。

  但是,“供电局没有建设电网的积极性”,何序昌认为。

  原因在于这样一笔账:国家税务总局规定,县以下的小水电增值税税率为6%,而县供电局供大网的增值税为17%。相抵扣后,县供电局需要承担11%的增值税税差。因此,小水电供市网的电量越多,供电局垫付增值税差额越大。

  为鼓励供电局收购小水电,浙江省有关部门在2000年出台相应政策,意图弥补供电局上述政策性亏损。按照该政策,泰顺县供电局从温州市电网购电,电价仅为0.28元/千瓦时(2005年调整为0.326元/千瓦时),且不受量上的限制。

  电价低且不要承担增值税,无疑意味着多用大网一度电,就多一度电的利润。如此造成的结果不言而喻——小水电上网,更加困难。

  电价不公

  “既然路这么窄,谁先过、谁后过、怎么过,就要看权力部门了。”任知富说。

  掌握这个权力的当然是电力部门。

  据任知富介绍,景宁县供电到县电网的小水电共有88家,年上网量1.3亿千瓦时,电价从2000年至2005年3月一直是0.305元/千瓦时,此价格比省指导价少0.11元。这导致小水电每年减少收入1350万元。

  此外,在浙江,1997年以后投产的供电企业控股大电站,电力峰价为0.55元,而小水电是0.533元;大电站谷价0.2元,小水电则是0.177元。“这严重违反了同网同地同价的原则。”何序昌说。

  《国家发改委上网电价管理暂行办法》第八条规定:“同一地区新建设发电机组上网电价实行统一价格。”

  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浙江省物价局公价处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你应该去听听供电局的意见,去问问它们一年亏损多少钱。”

  记者得到的一份《泰顺县供电局2004年财务经营情况》显示,到2004年,泰顺县供电局资产总额6366万元,负债总额5034万元,资产负债率79.06%。这是否能为记者的上述疑问提供部分答案?

  何序昌说:“既然全省民用电价是一个统一的价格,小水电也应该实行统一价位,如果小水电能在全省有统一的上网价位,将会对欠发达地区小水电是个有力的支持。”

  不久前的6月16日,浙江省小水电行业协会要求省政府调整小水电上网电价,这也是该协会一年之内第三次向省政府报告。但时至今日,未有消息。

  负重小水电

  事实上,小水电的“委屈”还不止这些。

  比方建设成本。据浙江当地业内人士测算,目前小水电的单位产能投资为4万~5万元/千瓦时。这已经比过去几年高了许多,并且还在上涨。

  即便如此,也不能不继续上马,原因很简单——小水电已成为浙江南部山区的支柱产业,其发展状况直接影响着当地农民的收入水平。

  浙江小水电基本属于民营股份制企业。以泰顺县为例,截至今年6月,该县投产水电站134座,其中民营股份制电站109座,装机容量占总量的51.1%;正常年份可发电5亿千瓦时,年产值2亿元。小水电业已成为全县四大支柱产业(小水电、矿产品、竹木制品和绿色食品加工)之首。

  据任知富介绍,景宁县的民营股份制小水电企业,入股方式有四种:一是现金投入;二是由于电站建设占用当地农民土地,可以以补偿金入股;三是融资和银行贷款;四是劳务收入入股。这些措施可以把当地农民和电站利益联系起来,“老百姓都把电站当成自己的企业看待。”任知富说。

  拿景宁县粗龙一级电站来说,该电站拥有200多个小股东,包括周边3个行政村。电站同时给当地村民以优惠措施。比如岭头村,电站给每户每年300度生活照明额度,300度以内享受0.15元电价,电站还另向村委会交纳5万元的管理费用。

  “我们景宁总共17万人,而因小水电投资受益的就多达7万人。”任知富说。

  言及此,任知富不由对何序昌的失望深表同情。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李秀中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新职业病北侵长三角 苏州打响阻击战
·“三力合一”,新亮点提升长三角
·发展迅猛 长三角社会初现“橄榄型”
·浙江:外资银行与民营银行争夺之忧
·开发商让利 温州炒房团欲卷土重来?
·加快发展服务业 长三角产业结构望提升
·上海经济转型的时候到了吗?
·温州第二经贸委 民间商会的政经行走
·省建设厅:杭州楼市“崩盘”为时尚早
·在充分竞争市场中国企业该如何竞争?
·温州军团是这样造船的
·浙江小水电 为何有电送不出
·特别推荐:企业家的另一片天空
·“品牌浙江行” 本网提供独家网络支持
·人民币汇率提高2% 各行业利弊不一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 八万温商瞄准中亚贸易
·马云邀请克林顿来杭论剑
·邳州推出招引浙商新举措
·浙商抢滩无锡现代物流业
·五百浙商赴甘肃白银考察
·"走出浙江"让浙商收获啥
·美通由设计切入家纺行业
·浙商“收藏手”伸向海外
·浙江五大商会找沈阳财源
·浙商新疆建边贸物流中心
 热点专题
·股市进入股权分置时代 股改中的浙企角色
·浙江经济“腾笼换鸟” “品牌浙江行”
·浙洽会&消博会 华庭云顶业主维权全记录
·直播:浙商网开通仪式 杭州土地拍卖会
·2005财富全球论坛 浙商论坛2005峰会
·伦敦大爆炸震动全球经济 八国集团峰会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