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自创品牌 浙江纺织业谋求创牌突围

http://www.zjsr.com  2005年07月11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夏日炎炎,但在商城义乌,纺织企业的创牌热比逼近40℃的天气更热。义乌袜业目前已形成1400家企业的产业规模。其龙头企业“浪莎”,在中国5000多家袜业企业中,率先获得了中国驰名商标和中国名牌产品称号。而“梦娜”、“芬莉”、“宝娜丝”等企业也毫不示弱,投入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的巨资,竞相实施品牌战略,成为电视、报纸上的广告明星。

  新兴的义乌无缝内衣行业近来也频出大手笔,近十家企业聘请身价几十万元乃至几百万元的影视明星为自己企业代言,齐头并进走上创牌之路。浪莎集团还与世界500强之一的日本伊藤忠公司、以色列最大的无缝内衣企业特夫兰公司联手,组建无缝内衣生产企业,以合作求发展,优势互补,做大品牌。据悉,这艘内衣“航母”仅设备投入就达6亿元人民币,配套设备投资1亿元人民币,员工达5000多人,每年销售额将达10—12亿元。

  义乌纺织业的创牌热,是浙江纺织业抛弃过去“量大价低”的出口策略,自创品牌,提升国际竞争力的一个缩影。

  浙江是全球主要的纺织品出口加工地区之一,2004年纺织品出口总额占全国的20.9%,占全球的3.4%。自今年1月1日取消纺织品“贸易配额制”以来,我省纺织品出口增长迅速,1至4月,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33.02亿美元,同比增长35.4%;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35.91亿美元,同比增长26.1%。然而,好景不长,纺织品出口量增价跌,引起欧美等国的敏感反应,纷纷采取措施对中国纺织品设限。浙江纺织业一度面临出口困局。

  目前,中欧纺织品贸易之争尘埃落定,一场可能爆发的贸易战得以避免。而另一方面,中美之间有关此问题的争论还在继续。经受了全球化贸易风风雨雨的浙江纺织品企业在积极反思:出口困局“困”在何处,如何突围?

  省经贸委纺织行业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指出,浙江纺织业出口遇困,关键在于我省纺织行业的产业结构和增长方式不合理。从产业结构看:出口产品基本处在国际分工和价值链的低端;在科技和资本投入要求高的新型纤维和面料、染整、产业用纺织品、环保型产品和纺织机械等领域,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很大。从增长方式看:纺织品增长以“跑量”为主,过多依靠价格竞争。如出口的化纤染色布和印花布,每米平均售价为0.8—0.9美元,袜子平均价格每双0.21美元,领带平均价格每条1.6美元,几乎接近成本,出口效益低微。纺织业要提高国际竞争力,必须高度重视发展纺织品牌,加快从低层次的价格竞争向高层次的质量和品牌竞争转变,尤其是要发展国际知名品牌。

  痛定思痛,越来越多的浙江纺织企业认清了与国际品牌的差距,投巨资对产品进行升级,做大叫响品牌。浪莎集团董事长翁荣金说:“在国内构筑品牌势力,再以中国名牌的身份去参与国际竞争,是我们纺织企业发展的必行之路。”他说,就一些纺织企业的实力而言,创牌也是水到渠成之事。如义乌无缝内衣行业,仅进口的无缝内衣设备,就有2000多台,是世界上第二大无缝内衣生产基地,无论产品质量和档次,都达到了品牌生产的要求。

  为促进纺织企业实现从贴牌加工到自创品牌的飞跃,浙江省经贸委今年4月专门发布了产业指导意见,鼓励纺织企业实施品牌战略和“走出去”发展战略。各地也积极出台相关政策,如义乌市政府规定,凡在产品出口国(地区)注册商标1只,且该产品一年内有出口实绩的,奖励人民币2至5万元。

  事实上,纺织品的中国品牌大有可为。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认为,目前国际服装的消费市场已经变化,中国服装文化元素在设计中不断被提起。他提醒说:“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蜘蛛侠》里男主角的女朋友从楼上摔下来的镜头?她穿的就是旗袍。以前,欧美的电影里只有演到中国功夫时,才会出现中国服饰。如今在许多大片里,演员都穿着中式服装。影视是文化的先锋,中国服装文化在世界上已经越来越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中国服装文化走向世界已经有了很好的形势,现在就看中国企业愿不愿意、有没有能力迈这一步了。”

  浙江纺织品牌如何打入国际市场?有关专家认为,有如下三条途径:第一,在欧美等国际市场创建自己的品牌;第二,在全球市场上收购当地的产品品牌;第三,收购拥有全球分销渠道的零售企业。这方面,我省已有部分纺织企业作了有益的尝试。义乌贝克曼集团在国外设立了10多个分支机构,营销触角伸向了欧美主流市场及五大洲的30多个国家,其在意大利的服装销量已占了总销量的30%。绍兴的纺织上市公司——浙江永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则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成功增发2.255亿股H股,其中2.095亿股定向配售给意大利的纺织及成衣巨头——米罗利奥,使其成为永隆实业的第二大股东,由此获得了欧盟“市场经济地位”。


来源: 浙商网  作者: 骆逸群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没人接盘成房东 温州房客的上海新职业
·罗孚自降身价碰吉利 买家火中取栗?
·房产热潮高烧不退 城市可否经营?
·中信入浙,收购“金通”的台前幕后
·阿里巴巴B2B利润能养活只花钱的淘宝?
·谈判破裂 浙江小企业与国际巨头抢商标
·并未大量流出 温州资本流连上海楼市
·浙块状经济遇困 政府主导能否成功迈坎
·欧盟环保 长三角制造应对还是放弃?
·拍卖会连创记录 浙江艺术收藏风生水起
·物权法草案公布 群众意见直送全国人大
·煤炭,如何从颗粒演变为财富
·货币政策松动在即 紧缩政策有望转向
·面对国际化,浙企遭遇“三大瓶颈”
·杭州楼市进入“买方市场”了吗?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王国军:自信不是盲目的
·温州炒房客的上海新职业
·浙商资源战略瞄上俄罗斯
·李书福在海南摔过大跟头
·陈金义直面"水变油"质疑
·记者特写:江西浙商印象
·浙商先行新疆,挖宝掘金
·汪力成:我到过溃败边缘
·解读浙商爱做慈善的力量
·宗庆后对话EMBA管理精英
 热点专题
·专题:第七届浙洽会 第四届消博会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股权分置开始试点 10家浙企入选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