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破裂 浙江小企业与国际巨头抢商标

http://www.zjsr.com  2005年07月05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俞愈最近为了注册商标的事情头痛不已,作为绍兴康可胶囊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我觉得自己受到多方面压力,甚至连个人通讯都被人监视了,前阵子我发现自己的电子邮箱被人盗开。现在我换了新的电子邮箱,而且每3天更换一次密码。”

  而这一切,都源于该公司的“康可”商标一直被德国一家跨国制药巨头使用一事所致。目前工商部门已经介入此事调查。

  绍兴“康可”商标受保护

  德国默克公司(下简称默克公司),全球500强企业之一,世界制药行业的大佬。绍兴康可胶囊有限公司,新昌一家年销售额不过千万元的制药企业。但是,第345737号“康可”商标把这两家中外企业连在一起。

  “康可”商标于1989年注册,至今已经16年,其间,德国默克公司两次申请撤销“康可”注册商标,绍兴康可公司均据理力争最后胜出。

  作为国际制药行业的巨头,德国默克公司为何屡屡与新昌这家小公司过不去?俞愈给记者一盒默克公司生产的标有“康可”字样的“富马酸比索洛尔片”,这是一种治疗高血压、冠心病的药。根据《说明书》的标注,它的注册商标是con-cor,而商品名是“康可”。一般来说,进口药的中文商品名与注册商标是相同的,但是默克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时该商标早已经被绍兴这家企业注册了。

  尽管如此,从1995年至今,德国默克公司在中国地区销售该药片始终使用“康可”名称。虽然在《说明书》上指出作为商品名使用,但是杭州市商标事务所的商标代理人陈文钧指出,实际上,默克公司就已经把“康可”作为未注册商标使用了。

  默克申请撤销“康可”未果

  陈文钧就是绍兴康可公司第二次应对默克公司撤销申请时的商标代理人。1999年和2003年,德国默克公司两次向国家商标局提出撤销“康可”注册商标的申请,理由均是绍兴康可公司连续3年未使用该商标。对此俞愈很不明白:“我们一直都在使用,从注册至今办理过一次续展、两次转让,都按照正常程序进行,这个商标同时是我们公司的名称,从来没有停止使用过。”陈文钧告诉记者,根据商标法规定,如果企业连续3年未使用注册商标,国家商标局可撤销该商标。而且如果有人向国家商标局提出撤销请求时,按规定由被申请人负责举证。

  无疑,这个举证的过程让俞愈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第一次,康可公司是独立应付,收集材料、书面答辩等等都相当繁琐,最后,国家商标局认定“康可牌及图”注册商标继续有效。

  3年后,德国默克公司再次提出撤销申请。刚开始俞愈也没有想到请商标代理人,但是从2003年起收集资料,一趟一趟地给国家商标局寄印有“康可”商标的包装和相关资料,但还是被认定证据不足。最后,俞愈请了陈文钧作为商标代理人,陈文钧做了一份《补充材料》,在今年5月底,俞愈终于拿到了国家商标局的决定,“康可牌及图”继续有效。

  两次谈判均告破裂

  1995年,德国默克公司曾经派代表来新昌谈判,要求转让商标。当时,绍兴康可公司前身的老总还不是俞愈,而是“康可”商标及图形的设计者。因为是自己的心血,当时康可公司的负责人就拒绝转让该商标。

  谈判不成,德国默克公司也就没理睬新昌这家小小的制药公司了。

  但是对方两次申请撤销“康可“商标让绍兴康可公司不安了。

  绍兴康可公司生产的是胶丸,而默克公司生产的是片剂。“两年前,就慢慢有客户来问我,是不是我们公司也生产康可片了。”俞愈告诉记者,他到了那时才警觉,原来默克公司的“康可片”在浙江销量很大,而且现在已经列入医保用药范围。俞愈担心,默克公司的影响力将束缚绍兴康可公司的发展,如果他要打响“康可”品牌无疑得先明确商标问题。

  因为默克公司只在北京设有机构,于是俞愈在北京请了律师发警告函给对方。警告函发出后,默克公司有了回应,今年年初,再度派代表前来谈判。

  据一位当时旁听谈判的知情人士描述,默克公司的代表态度比较傲慢,开门见山就问,你们到底要多少钱。俞愈表示,他们并不打算出售自己的商标。绍兴康可企业几十年来发展得不错,而且只有这么一个商标,如果卖掉了自己怎么办?俞愈提出可以做使用许可,绍兴康可公司许可默克公司使用该商标。但是默克公司的代表不同意,原因是他们公司从来没有这种做法。谈判再度破裂。


来源: 今日早报  作者: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为进中国市场 国际巨头与浙江小企业“抢”商标 05-07-05 08:34
·第二次荣登双榜首 我省55件驰名商标称雄全国 05-06-29 07:56
·我省增10件驰名商标 新认定数及总量全国双第一 05-06-27 18:44
·新科康佳德赛等我国知名商标在俄罗斯遭遇抢注 05-06-20 09:42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并未大量流出 温州资本流连上海楼市
·浙块状经济遇困 政府主导能否成功迈坎
·欧盟环保 长三角制造应对还是放弃?
·拍卖会连创记录 浙江艺术收藏风生水起
·美国封关令前 杭州纺织出路在哪?
·波导秘密研制3款乘用车 立志单飞?
·慈溪淘金旧货 循环经济做出百亿产业
·景德镇瓷器店 为何温州屡屡遭遇关门?
·杭州湾大桥:民资光环缘何会褪去?
·浙企“上岸出海” 通过香港走向世界
·浙江块状经济遇困 政府主导越坎运动
·海外华商:中国经济的第二种力量
·本网与浙大CRPE合办民企国际研讨会
·杭州地产市场冷热不均 萧山三块地流标
·投资东盟潜力巨大 浙企搭上快车去掘金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陈金义直面"水变油"质疑
·记者特写:江西浙商印象
·浙商先行新疆,挖宝掘金
·汪力成:我到过溃败边缘
·解读浙商爱做慈善的力量
·宗庆后对话EMBA管理精英
·黄永坤从炒商铺到造市场
·任建华下岗后做起农庄主
·EMBA硕士出师 80%是浙商
·山东民营经济借鉴浙模式
 热点专题
·专题:第七届浙洽会 第四届消博会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股权分置开始试点 10家浙企入选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