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湾大桥:民资光环缘何会褪去?

http://www.zjsr.com  2005年06月29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社会各界对宋城集团退股的关注,表达的是对民企的热望。

  当年,浙江民间资本充裕而又急于寻找出处,而可投资的领域又十分有限。当一直被视为禁区的大型基建项目主动伸来橄榄枝,许多民企满腔热情投身其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垄断行业和领域向民资敞开大门,经过几年历练甚至在别处品尝到了失败滋味的民资,渐渐学会了理性和务实

  世界第一跨海长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的雄姿日益显露,民企宋城集团却在此时选择了悄然离开。本月,作为大桥最大的民企投资方,杭州宋城集团正式完成股权变更,将其名下的大桥股份全部转给国企中国钢铁集团。

  同时,慈溪建桥投资有限公司、慈溪兴桥投资有限公司、余姚市杭州湾大桥投资有限公司等全部5家民企背景的投资公司,在大桥增扩建设股本金的同时,不约而同地作出了原承诺出资额不变、但不再另行增资的决定。

  根据大桥指挥部公布的宁波杭州湾大桥投资公司持股情况,国有资金占到了股权的70.62%,一度占据绝对优势的民资,则下降到了29.38%。

  过去高调进入,如今集体后撤,民企为何忍痛割爱

  这样的情形,与大桥开工建设之前大相径庭。

  于2003年开工建设的杭州湾跨海大桥,一直因民营资本的大举进入而成为一大亮点。在大桥工程38.5亿元的资本金中,由17家民营企业组成的民间资本占有股份50.25%,其中杭州宋城集团是最大的民间投资方。

  宋城集团是一家大型民营旅游投资集团,以旅游休闲和房地产为两大主业,近年来,以大型基础设施投资为新的增长点。2002年,宋城集团受让了同为民企的雅戈尔集团所持有的17.3%的股份,高调进入杭州湾大桥建设。

  宋城集团负责大桥项目投资的副总裁张娴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电话采访时,用“忍痛割爱”四字表达了放弃大桥股权的心情。她说,宋城是杭州世界休闲博览会主会场休博园的主要承建单位。为迎接2006年在杭州举行的世界休闲博览会,总投资金额高达35亿元的休博园正在紧张地建设之中。

  张娴说,杭州湾跨海大桥和休博园都是好项目,对于企业而言都难以割舍。根据匡算,宋城将分6年,向大桥建设投入总计约5亿—7亿元的资本金。而他们正在承建的诸多项目需投入资金浩大,在资金有限的前提下,两相权衡,舍弃一方就成了不得已的选择。

  同时,方太集团大桥投资项目负责人夏小青也透露,方太控股的慈溪兴桥投资有限公司在杭州湾大桥的股份已由此前的7.41%减持为5.77%。夏小青解释,大桥总投资增资到了118亿元,但公司不想随之增资,因而总的股权比例随之下降。

  过去争相入主,而今集体后撤,让人颇为费解。有人以为,宏观调控引发的民企资金链普遍紧张,可能是个重要原因。

  相隔不到50公里,三座跨海大桥争锋,会否稀释投资回报

  而另一种解释则是:作为沟通杭州湾南北和接轨上海的通道,按照规划,不长的杭州湾上,将以相隔不到50公里的距离,密集地建设3座跨海大桥。有人以为,这是引发民资减持的重要诱因。

  杭州湾跨海大桥曾被认为是一个具有持续、稳定的回报,且投资回报率极高的项目。根据交通流量预测,大桥建成后的2009年,年车流量将达5.2万辆,到2027年将达9.6万辆。按14年投资回报期计算,30年内将有300亿元以上的收入。

  因此,早在2001年宁波杭州湾大桥投资公司成立时,3个大股东中就有两个是民企。其中宁波市交通投资公司和民企雅戈尔集团公司各占45%,民企慈溪建桥投资有限公司为10%。民资占据了55%的绝对控股地位。

  2003年,宁波服装业巨子雅戈尔集团发布公告,称将所持股份减持到4.5%。雅戈尔的减持,并没有撼动民资在大桥投资中的垄断地位。其出让的40.5%的股权,立刻被其他民企所瓜分。到2003年,参股的民营企业已增至17家。而股东数增多所导致的持股分流,促使宋城一跃成为民资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正在杭州湾区域规划的绍兴、萧山及近日全线结构贯通的上海东海大桥,使若干股东尤其是民企投资方产生疑虑。

  业界分析,东海大桥连接上海浦东南汇的芦潮港和舟山的大小洋山港,这座今年就将全线通车的大桥将分流宁波港、舟山港及洋山港的物流运力,从而对宁波大桥的未来收益造成一定影响。

  萧山通道全长约4.5公里,建成后将使萧山至上海的车程缩短70多公里。目前,其10个桥型方案已向社会公示。绍兴大桥跨度约13.6公里,建成后可使绍兴至上海的车程缩短1个小时。近日,该大桥的八车道审查方案已呈交国家发改委,一旦通过,它很有可能成为杭州湾上惟一一座八车道的高速通道。

  有专家称,这两座同样横跨杭州湾的大桥,将以彼此相隔不到50公里的距离,直接分流宁波杭州湾大桥的车流量。

  政府开放民间投资“禁地”,民资热情空前高涨

  民企为何在大桥建设初期踊跃入主,而在建设渐入佳境之时却步履迟缓。

  有专家分析,杭州湾大桥是浙江省五大百亿工程中的重要一项,它承载了多少浙江人的期待和梦想,在规划之初即得到了政府和民间的大力支持。更何况,它有着如此丰厚的收益回报。

  作为特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杭州湾大桥过去是国家禁入的投资领域。

  民资当年对杭州湾大桥表现出如此高的热情,与建设初期政府对民间投资的大力鼓励直接相关。

  近年来,浙江民间投资得到长足发展,但多数规模和投资能力有限。浙江省因势利导,提出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资金运作方针,同时放宽准入限制,为民间资本投入基础设施产业创造了较为宽松的政策和体制环境。浙江还充分发挥财政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全国率先运作财政贴息政策,通过对建设项目银行贷款给予财政贴息补助的方式,从1998年到2000年的3年间,浙江省各级财政共安排贴息资金25.2亿元,直接带动银行贷款500亿元和数百亿元社会资金,有力地带动了民间资本投向基础设施产业。

  在政府的积极引导和推动下,民间资本丰厚的浙江非国有投资呈现出空前的发展势头,“九五”以来,浙江已有7000多亿元的非国有投资以前所未有的迅猛势头,进入了包括基础设施产业在内的国民经济各行业,高居全国之首。在全省已建的83个特色工业园区中,约2?3的投资来自民间;总投资额达100多亿元的5个高教园区中,各种民间资本和市场化运作投入占83%以上。

  曾经只想喝“头口水”的民资,学会了理性与务实

  今年“两会”前夕,国务院颁布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即“非公经济36条”)明确表示,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等垄断行业和领域,首次将非公有制企业与其他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同时为非公经济进入垄断性行业打开了大门。

  尽管政府已明确出台政策,鼓励非公企业投资垄断领域,但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建军表示,民企的担忧仍然存在。他说,由于国内市场经济发展时间还比较短,浙江民企投资大型基建领域的心态,多数仍是短期行为,他们一心想吃“破冰之旅”的“头口水”,没有长期的打算。一旦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就担忧政策风险。

  还有人认为,民资的撤退或减持并非坏事,它恰恰表达了一种务实、严谨的态度。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一位专家表示,当年,浙江民间资本充裕而又急于寻找出处,而可投资的领域又十分有限。因此,当一直被视为禁区的大型基建项目主动伸来橄榄枝的时候,许多民企未作深入调研,仅凭一腔热情就投身其中。然而,市场经济是公平的,并不会因为你是民资而青眼有加。随着越来越多的垄断行业和领域向民资敞开大门,经过几年历练甚至在别处品尝到了失败滋味的民资,渐渐学会了理性和务实。

  民企撤了,国企来了———中钢集团的如意算盘是什么

  同样让人费解的是,就在包括宋城在内的部分民资谨慎观望乃至后撤的同时,一家国企却选择了大举进入。

  中钢集团除了悉数受让宋城的全部17.3%的股份外,还将其余几家民企不愿再增资扩股的部分悉数吃下,使其持有的股权比例提高到了25.62%。

  中钢集团是国资委直属的中央企业,是中国主要钢铁生产企业的原料供应商和产品代理商。目前在全国建有30多家分支机构和物流服务系统,并在澳大利亚、南非、巴西等国家和地区建有14家海外机构。去年该公司经营规模30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200亿元。

  杭州湾大桥指挥部副总指挥、杭州湾大桥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金建明告诉记者,中钢集团从一开始就对大桥表现出浓厚兴趣。它在得到消息后的5天内迅速作出了接盘决定。为表诚意,交接手续尚未办完,第一笔资本金就已到位。

  金建明说,促使中钢集团作出如此决定的,依然是大桥的收益。针对前面提到的民企的忧虑,大桥指挥部聘请专家对3座大桥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大桥的收益进行了再次调查测算。结论是:东海大桥和萧山通道,前者从上海抵达洋山港,后者主要是解决杭州城郊外围交通,与宁波杭州湾大桥的功能和服务对象均有较大差异。

  相比之下,绍兴大桥会有一定的交通分流,但影响不是很大。其一,绍兴大桥要迟杭州湾大桥三四年以后才投入使用,“头口水”让宁波杭州湾大桥喝了;其二,现杭州湾地区每年车流量以30%的速度递增,至绍兴大桥投入时,单凭杭州湾大桥通行能力已难独立支撑;其三,绍兴大桥还要兼顾金衢(金华至衢州)、金温(金华至温州)、上三(上虞至三门)等区域性高速公路的车辆分流任务。因此,绍兴对宁波杭州湾大桥的回报效益直接影响不是很大。

  原材料涨价带动大桥成本上升的问题,也得到了精确计算。金建明说,大桥建设的水泥供应早在2001年就一次性招标买断,不存在涨价风险。钢材价格上涨会带来一定影响,但最初测算的12至15年的投资回报比较保守,其中已考虑到涨价、成本上升带来的回报风险。

  专家的论证结果,让中钢集团坚信:投资杭州湾大桥仍有丰厚回报!

  国有的宁波市交通投资开发公司也明确表示,尽管大桥项目资本金扩充,但公司仍将同比增资,并确保45%的持股比例。

  大桥建设像“围城”:里面的想出来,外面的却想挤进去?

  选择进入和增资的,远非这两家,也并不都是国资。有人戏谑,杭州湾大桥像“围城”,里面有人想出来,外面的人却想挤进去。

  金建明说,早在雅戈尔转让大桥股份不久,宁波一家民营企业即找到大桥指挥部,愿拿出3亿元股本金入股,但各个股东没有一家表示想出让股权。听说杭州湾大桥民企撤资的传闻,广东一家大公司雄心勃起,表示有多少空缺的股份,他们愿全部“接盘”。此外,北京一家有外资背景的投资公司也抛来绣球,询问是否能因此通过“本土化”身份验证,进入大桥投资。

  金建明认为,无论是雅戈尔转手宋城,还是宋城转股中钢,都是正常的企业间的股权变更。他说,杭州湾大桥公司股东资金是在5年内分期注入的,在长达6年的工程建设中,有可能出现多种情况。金建明说,我们理解企业的目的是追求效益最大化,所以,当大桥总的股本金数量增加和第二、三期投入加大时,有的企业提出新的股权调整,资本的进进出出就不足为奇了。

  让大桥指挥部高兴的是:尽管股东大会作出了2005年增加资本金11.5亿元的决议,但该年度第一期资本金的筹措并未受到宋城转股事件的影响,总计11.775亿元已于5月31日按时到位,各银行的配套贷款也将足额到位。

  随着中钢集团的进入,宁波杭州湾大桥“民资控股”的背景已成历史。综观大桥的股权变局,笼罩在大桥之上原本耀眼的“民资控股”光环正在淡去。业界认为,伴随着政府放开非公经济对垄断领域的准入,社会各界此番对宋城转股的关注,客观上表达了对民企的热望。

  中国路桥集团第一公路工程局副总工程师陆仁达认为,各界不必对民营资本的进出太过苛求,大桥投资者中民企身影的日渐式微,并不代表民营资本投资能力的降低。金建明表示:“国家对基础产业已‘打开门户’,欢迎内资、外资、国资、民资等各种资本一起加盟。在此形势下,我们不希望再拿资本的性质来做文章,既然大桥建设是市场行为,我们就按市场规律办。”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裘立华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宋城集团退出杭州湾大桥项目 05-06-09 09:18
·浙江民营企业 欲撤资杭州湾大桥? 05-01-27 10:40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浙企“上岸出海” 通过香港走向世界
·长三角:总部经济的先声与诱惑
·形象口号多 杭州定位到底是啥“都”?
·浦东再次站改革最前沿 下一轮如何改?
·外资涌动 信贷巨变之下浙江选择务实?
·江浙服装业 贴牌之路还能走多远?
·套牢还是脱身 政策重压下的温州炒房团
·超大酒店不再主流 杭州餐饮争相瘦身?
·地产业:长三角超越珠三角的引擎?
·香港 浙江企业走出去的“跳板”
·投资东盟潜力巨大 浙企搭上快车去掘金
·长三角,总部经济时代已临近?
·尚福林讲话 “红色星期一”显现
·尚福林讲话 “红色星期一”显现
·面对“缺口” 浙江恢复农用地转用审批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解读浙商爱做慈善的力量
·宗庆后对话EMBA管理精英
·黄永坤从炒商铺到造市场
·任建华下岗后做起农庄主
·EMBA硕士出师 80%是浙商
·山东民营经济借鉴浙模式
·浙商20多亿投资上海旅游
·山东成浙商第三投资高地
·浙商打造邳州第一大市场
·省委书记习近平三论浙商
 热点专题
·专题:第七届浙洽会 第四届消博会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2005北京《财富》全球论坛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