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浙商做慈善的力量
解读浙商做慈善的力量

http://www.zjsr.com  2005年06月28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在浙江,前两年曾经流行过一本浙商写的书——《财富与责任》,写这本书的德力西集团董事长胡成中,今年在福布斯慈善榜上排名51位,在胡润版慈善榜中列第10位。

  而从今年6月起,在时尚的年轻人中,又流行起一个新玩意——励志腕带。有些人可能会诧异一条小小腕带有什么大用处,我们姑且不去讨论商家搞的噱头,说到那条黄色腕带却还是有段历史的:它是由连续六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阿姆斯特朗发起的,并在全球范围刮起了一场慈善旋风。配戴彩色腕带成了支持慈善的响亮宣言。

  这几年,我们在最具活力的创富团队浙商身上时常可以看到“乐善好施”等与慈善有关的字眼。我们更可以回顾今年四五月份,三张慈善榜先后出笼,不同的炮制者,但其中却有着惊人的一致性,那就是上榜人物中,浙江的慈善家所占的比重都是最高的:在胡润50人的名单中,有18个浙商,宗庆后、王振滔、胡成中三人列中国慈善家排行榜第七、八、十位;在其后的福布斯中文版的慈善榜中,21位浙商占了1/5。记者从浙江省慈善总会得到的信息也显示了浙江商人的不凡实力,总会所接受的慈善捐款有80%来自民企,这个比例在全国也是最高的。虽然谈到捐赠的动机时,浙商们的说法都千差万别,但我们可以看到浙商笔笔善款都流向了教育事业、灾难救助、扶贫帮困、疾病医疗领域。

  于是,当近日,浙江龙泉、景宁、泰顺等地遭遇大雨连降,多处塌方和山体滑坡的突发性灾难后,一场场自发的救助活动又在浙江民间涌动。到底是什么造就了浙江如此庞大的慈善家群体,又是什么的动力让“慈善”这股热流在浙江大地激荡?我们希望通过的采访,来了解浙商慈善背后的故事。

  灾难救助篇

  2003年,当“非典”肆虐的时候;2004年,当台风“云娜”以狰狞面目袭击浙江台州的时候;2004年下半年,当东南亚海啸造成巨大伤害的时候,我们总是能深刻体会到“天灾无情人有情”。这时候,我们总能看到往日在商界长袖善舞的浙江商人的身影:康莱特的李大鹏在“非典”时捐出了大量药品;在云娜过后没几天,德力西的胡成中、正泰的南存辉都捐出50万元以上;未来食品有限公司的蒋敏德托朋友向印尼捐款100万元……

  反哺社会是件幸福的事

  这几天,绍兴的气温都在30摄氏度以上,每天的天气预报都说要下雨,可雨水却一滴也没落下来。

  早在采访前,记者就听人说,浙江中成控股的“掌门人”王永泉总是很有活力,在事业上有着一股子的冲劲。但要采访他,却真有点难——因为王永泉是一个低调实干的人。

  昨天,当记者终于联系上王永泉时,他一直表示还在开会,这几天都很忙。当记者搬出那些他曾经在慈善捐助上的事迹,他一开口就是“这没什么好说的。”似乎想从他嘴里掏出点资料来,好真不容易。最后记者问起了去年“云娜”台风过后的捐助活动上,他才松了一下口,“这都是我们企业应该做的,赚了钱就要回报社会。”

  去年8月,台风“云娜”正面袭击浙江台州地区。强度、风力、降雨,都可以说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造成的损失,更是1997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80多亿元。浙江的民营企业家们再也坐不住了,当民企协会一公布要组织企业对灾区进行捐助的时候,王永泉也马上从集团拨出了10万元钱。

  这几年来,面对各地突发的灾害,中成控股总是及时地伸出援助之手,如2003年捐赠10万元现金和慰问物品援助山东滕州7·26矿难,2004年出资35万元用于敬老院改(扩)建工程,拿出10万元用于云娜后的灾区恢复。在王永泉的“领导”下,至今,公司捐助社会及开展慈善活动的资金总额已超过2.5亿元。而他对这个巨大的捐款额却说得很谦虚,只是很平淡地对记者说:“到如今,中成捐出去的钱已经过亿元了,各方面都有。”

  谈到这样做的原因,王永泉说得很实在,“刚创办企业时,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断地把企业做大,创造更多的利润。但当企业积聚了一定的财富后,在给我带来成就感的同时,却不知不觉地产生了一种社会责任感。我常常在反思,这财富是怎么来的?应该怎样反哺社会?钱多了,你一日三餐能用多少?这钱就不是你的,而是社会的财富,我只是一个管钱的人。怎样用好这些钱、怎样花钱对社会更有益。”于是,在绍兴市慈善基金会成立时,他一下子就拿出了800万元。

  王永泉是绍兴马山人,而他的“马山情结”也颇为深厚,所以袍江工业区马山镇的一些大伯、大娘们只要一提起这位绍兴乃至浙江商界都赫赫有名的王总,都夸“他可是个大好人”。因为王永泉扶老助幼、修桥造路、资助教育,他一掷千金,从不心痛。去年,这位热心公益的浙江中成控股集团董事长还因为捐款390万元给国家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而成为“维护司法公正爱心大使”。

  教育捐助篇

  去年,卡森实业的朱张金捐款350万元建了12所希望小学;娃哈哈集团的宗庆后资助各类教育事业720万元;未来食品有限公司的蒋敏德捐资1000万元设立“未来基金”……在福布斯、胡润等内地慈善榜上占据多数席位的浙商对教育表示出浓厚的兴趣,我们更可以看到,除了希望工程外,不少企业家还纷纷捐款设立了专门的教育基金,一笔笔的善款流入教育事业。

  说起对教育的热心,内地目前捐助“希望工程”最多的人——浙江圣雄集团董事长林圣雄感慨地表示:“在每一次颁奖的时候,我坐在上面,他们坐在下面,孩子们用真诚的眼光看着我,渴望求学的眼光叫我帮助他们,我真的很幸福,很高兴,很自豪。”

  钱要花在有意义的事上

  一个立足在香港10平方米店铺里,以卖大闸蟹、茶叶蛋谋生的平凡老人,却累计捐赠1200余万元用于家乡上虞的教育事业,在故乡大地上建起了18幢教学楼,并捐赠了教学仪器和设备,受惠学生达10000多名。在上虞,张杰老人可谓家喻户晓,而人们提起他的名字时,总是和那些学校,和那些孩子们紧紧相联……

  由于张杰一直在香港做生意,所以当记者在打听如何才能联系上张杰的时候,上虞乡贤研究会会长陈秋强高兴地提供了消息:“真是巧,张杰先生刚好在上虞。”而这是张杰今年第三次回上虞,乡贤研究会正打算把一块“大道之行”的金匾颁给张杰。

  一说起投资家乡的教育事业,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立马声音激动了起来:“我在世一天,就要支持家乡教育一天。”79岁的张杰最喜欢听的就是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每次走进那些乡村学校,他就感到一阵欣慰。

  浙江商人的吃苦精神在张杰身上最能体现,他在香港就是一个“睡地板的老板”……对家乡教育事业出手阔绰的张杰在香港这个繁华的都市里,他只拥有一个出售湖蟹、粽子、汤圆的铺子,铺子很小,毫不起眼,每天他都是在店里张罗着小生意。

  原本凭借着浙江人的勤劳,张杰是可以过上较为宽裕的生活的。50岁时,他租下了现在那个铺子,也赚了不少钱,他甚至打算过了六十岁就收摊歇业,回家含饴弄孙,安享晚年。但一次回乡的所见所闻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那天,张杰走进上虞中学,却发现整个学校里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实验室,看不到一个像样的图书馆,学生们挤在光线暗淡的教室里上课。

  张杰小时候家里很穷,兄弟姐妹又多,他只读过五年书,自己的经历让他悟出了一个朴素的道理:“一个人要有所作为,必须有真才实学;一个国家要富强,关键在教育。”于是,他慷慨解囊,先后为上虞中学捐建了2幢教学楼、1个图书馆、1幢宿舍楼,并捐赠了彩电、乐器、面包车、吊扇……上虞中学的面貌为之焕然一新,看着新的教学楼,他喜悦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一位普普通通的小商贩,近20年来出资1200万元,捐建了5所中学、5所小学的教学楼,还赠送了一大批教学、实验设备。背后是怎样的巨大动力支撑着张杰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投入到这样一个事业中去呢?他告诉记者:“我有深刻感触,书读得少只能干苦活,所以我不希望下一辈再因为没文化而受苦。”

  张杰告诉记者,他经常回上虞,有时候多的时候一年要达到7次,每次回乡,他总要踏上乡间公路,走访那些散布于村村落落的学校,并设置了好几个五年计划。

  “钱要花在正道上。”张杰说,他的“正道”就是为家乡的孩子们造学校。如果单单论资产,张杰远远算不上富豪,对于财富的继承,他表示;“钱要花在有意义的事上,对于子女,我和他们说过,要自立,我不会留给他们一分钱,他们也很支持我现在做的事。”

  每当又一幢新教学楼落成时,张杰就会感到格外兴奋,他说:“这比吃什么山珍海味,穿什么绫罗绸缎都受用得多。”而在每一幢“张杰楼”落成的纪念碑上,张杰总不忘请人题上“用功读书,报效祖国”的字眼。

  扶贫济困篇

  即使在地处中国民营企业最发达的温州,在被称为“中国电器之都”的乐清,较先发展和迟滞发展的差距也难以避免地存在。于是,应运而生的国内首个民营企业慈善组织——乐清民营企业扶贫济困总会就诞生在这里。

  由当地162位民营企业家组成,会长是胡成中和南存辉,前者在福布斯慈善榜上排名第51位,后者是胡润慈善榜上捐款最多的民营企业家。

  创造财富是一种责任,使用财富更是一种责任。尤其是在迈向富裕的阶段性过程中,发展不均衡导致的贫富差距将在一定时间内继续存在。因此如何均衡社会财富,把财富分配到更需要他们的人手中,对浙商来说则是另一种责任。

  企业家有责任创造社会和谐

  在温州白石镇的一处山脚,乐东隧道正在被一群忙碌的工人们作最后的检查。“估计下个月就可以通车了。”郑元豹兴奋地喃喃自语道。和往常一样,每次驱车经过施工现场旁边时,他都会下意识地探出头去看看。

  这份对隧道的渴望心情,丝毫不亚于当地的村民。郑元豹是人民电器集团董事长,去年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碰到白石镇大岙村的一位村民。他住在乐清当地海拔最高的村子山上,大山的隔离加上交通不便,很少下山的村民几乎与外界隔离。

  “本可以几分钟就可以解决的路程,却要花上大半天,就是因为穷啊。”脑子里当即闪过“治贫”二字,郑元豹当即决定拿出50万元建设资金。

  在他的发起和带动下,当地的很多企业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只有路通了,才能早点发展经济,早日甩掉贫穷的帽子。”想象着这条总投资1500万元、全长1225米隧道即将带来的“脱贫”效应,郑元豹露出会心的微笑。

  而对于郑元豹来说,这只是冰山一角。

  有爱心的“豹子”,是外界对郑元豹的一个称号。2005年福布斯中国慈善家排行榜上,以115万元的捐献金额排名第六十九位;从1988年开始,十多年来他已累计捐赠2000多万元。

  企业利润伴随着企业壮大而攀升,这给郑元豹的慷慨之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自小受父母“好心有好报”观念的影响,一种健康、共赢的心态处世,则成了他扶贫济困之举的另一种力量。

  这个月初,郑元豹刚从四川北部贫困县———仪陇县考察回来。取消去国外考察的计划,特意参加由全国工商联组织的去革命老区仪陇县扶贫考察活动,该县人均年财政收入仅有60元。

  “那里学校都是泥巴建的,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亲眼目睹西部山区的贫困,郑元豹非常感慨。当眼前个个聪明好学的学生因为贫困面临着即将失学时,他立刻掏给每人100元钱。“当时孩子们都哭了,我的泪水也在眼眶子打转。”于是,一个捐赠的计划也油然而生:向当地政府承诺捐建30所希望小学,大概需要1000万元;另外又向仪陇县人民政府再捐145万元,用来改善仪陇县人民的生活现状。

  在前往温州的上三高速公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电器广告牌就林立两边。而在与记者的交谈过程中,“为人民服务”五个字,是郑元豹最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在他的办公室里,最令人瞩目的就是100多件各种奖牌、奖杯,其中绝大多数有关扶贫济困。2003年1月,他为乐清市扶贫济困基金会捐助的1000万元奖牌也在其中。

  “国家让我们富起来,我们当然要知恩图报……”对于这些荣誉,郑元豹有着非常明确的回答。他说,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规模越大,意味着承担的社会责任也越大;把企业做大并不是为了企业家自己,更多的是为了回报社会,让全社会和谐共同发展。”

  朴实的郑元豹坦言,“能对需要帮助的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人给予力所能及的帮扶,这是企业家的责任,也是一种无形的企业文化。”如今,郑元豹早已定好了自己的“光彩”计划:把慈善当做企业之外的另一份事业来做,每年设定一定比例来支持慈善捐赠。

  健康救助篇

  每个人对健康的愿意都是强烈的,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在追求健康路上并不平坦。

  于是,伴随着“livestrong黄腕带”在世界各地热卖,对健康的慈善捐赠也正逐渐风靡。在浙江,这股风同样强烈。

  非典袭来时,在急需各种物资的紧急时刻,他们迅速加入到这场紧急的抗非战役中。浙江康恩贝向全省中小学生捐赠价值400万元的洁触洗手液等物品,浙江001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项青松捐赠价值160万元的150台可视电话和5套网络办公系统软件……

  而当艾滋病肆虐时,胡成中则参与发起设立“中华红丝带基金会”,认捐基金1000万元,救助艾滋孤儿。各种纷涌而入的捐赠资金,用“民间力量”筑起中国“防艾长城”。

  以各种方式对公众健康提供赞助,这些慷慨之举帮助越来越多的人谱写了精彩的健康人生。这些,是对顽强生命的礼赞,更是对健康慈善事业的讴歌。

  我富了,当然要帮他们

  家住瑞安的张师傅是聋哑人,先天的残疾加上原本家庭贫苦,无经济收入的张家一度为生计发愁。

  而这一切,在年前进入浙江华滨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后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因为工作干得不错,张师傅每个月都能拿到1000元的工资;更让他安心的是,公司还给他买了“三保险”,即社会养老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

  “今后生活有了保障,心里就踏实多了。”通过手势,张师傅说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也很感激公司的老总,好几次竖起了大拇指。

  和他一样,很多和他有类似残疾的工人都享受到了这样的丰厚待遇。身为瑞安市的民政工业福利企业,华滨公司是一直以安置残疾人就业为己任,至今已经安置了190名“四残”员工,占生产员工的63%。目前50%的残疾员工还享受到医疗保险,保险全部由公司支付。另外,这里残疾员工的月平均工资超出1000元,是瑞安市民政福利工业企业残疾人待遇最高的单位之一。

  解决了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使残疾人老有所靠,这些充满暖意的举止,离不开背后默默奉献的一个人——浙江华滨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当地有着“爱心大使”之称的余碎斌。

  “他们生来不健康,那是改变不了的,但我会尽量让他们在生活工作中健康起来。”这是余碎斌的一种解释,也是他对自己乐意为慈善慷慨买单的理解。

  渴望健康,需要关怀的人太多了。当地一个家境贫困的村民生了重病,60多万元的医药费近乎天文数字,于是他带了头,发动全厂伸出援助之手;受累于多次医治,一个无钱医治的家庭面临着放弃的困境时,他当即以个人名义捐出了5万多元……发生在余碎斌身上的类似故事,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

  尽心尽力承担社会救济责任。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子过得还不是很富裕的他,就乐善好施。但凡邻里有困难,村里修桥铺路,总有他捐的钱。因为他的济贫扶弱,村里人对他十分尊敬,有什么纠纷,总是请他去调解。

  “致富思源,富而思进”,这种热心随着企业的壮大延续下来。2001年,向红十字会捐赠了共计136万元的慈善款,接着两年来,用于各类扶贫、公益事业的资金达750多万元;去年,他又分别向瑞安市红十字会认捐50万元,瑞安市慈善总会100万元。5年来,他共向社会捐出1300万元善款,在“2005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评选中,名列第63位。

  而就是这样一个轰轰烈烈做慈善事业的人,在谈及自己的贡献时,他却始终保持着一贯的低调。“做好事不需要张扬,我这么做了,也是为了自己睡得舒服。”采访中,不善言谈的余碎斌用了这么一句朴实的话,正如他那一贯朴实个性。

  “我只是做了一个企业主应该做的事。国家让我富了,我当然有责任帮他们。”一直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的余碎斌,在该公司办公楼墙壁上,醒目地印着20个大铜字:“尚德修行,不断创造财富;济贫扶弱,真心回报社会”,这是余碎斌的座右铭,或许能提供另一种回答。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 陈聿敏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温商首现“抱团”做慈善 05-05-28 15:28
·福布斯公布2005中国慈善榜 21位浙江企业家上榜 05-05-11 09:40
·福布斯中国慈善榜出炉 05-05-09 23:57
·慈善排行榜的相对意义和绝对价值 05-05-08 09:41
·慈善排行榜不代表财富伦理的全部 05-04-28 15:51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浙企“上岸出海” 通过香港走向世界
·长三角:总部经济的先声与诱惑
·形象口号多 杭州定位到底是啥“都”?
·浦东再次站改革最前沿 下一轮如何改?
·外资涌动 信贷巨变之下浙江选择务实?
·江浙服装业 贴牌之路还能走多远?
·套牢还是脱身 政策重压下的温州炒房团
·超大酒店不再主流 杭州餐饮争相瘦身?
·地产业:长三角超越珠三角的引擎?
·香港 浙江企业走出去的“跳板”
·长三角,总部经济时代已临近?
·尚福林讲话 “红色星期一”显现
·尚福林讲话 “红色星期一”显现
·面对“缺口” 浙江恢复农用地转用审批
·谁来为温州热钱“引流”?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浙商财富像阳光普照社会
·宗庆后对话EMBA管理精英
·黄永坤从炒商铺到造市场
·任建华下岗后做起农庄主
·EMBA硕士出师 80%是浙商
·山东民营经济借鉴浙模式
·浙商20多亿投资上海旅游
·山东成浙商第三投资高地
·浙商打造邳州第一大市场
·省委书记习近平三论浙商
 热点专题
·专题:第七届浙洽会 第四届消博会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2005北京《财富》全球论坛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