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坤从炒商铺到造市场

http://www.zjsr.com  2005年06月27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上个世纪末,一个发生在绍兴柯桥轻纺城的财富奇迹至今被很多人津津乐道。有人说,那个炒铺的奇迹是被一群独具慧眼的浙江商人创造的,而温州人黄永坤就是其中之一。

  15岁那年,黄永坤离开温州只身外出闯荡。20多年后,他从个体户发展成为一个名闻江浙的巨贾。2004年底,黄永坤从绍兴中国轻纺城抽身闯进江苏扬州,在高邮建起了一座占地500多亩、建筑面积50多万平方米的国际服装商贸城。黄永坤也一跃成了拥有上万个商铺的“江浙铺王”,不过他的理想并不是单单成为那么多商铺的主人,而是要打造“第四代市场”。

  浙江市场模式不能简单输出

  笔者:现在浙商到全国各地办市场的很多,而且也有“哪里有浙商,哪里就有市场”的说法,那你认为浙商办市场都有哪些经验?

  黄永坤:浙江民营资本的活力有目共睹。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浙江就出现了第一代市场;发展到今天,已经经历了“沿街为市”、“大棚式的粗放管理市场”、“手扶梯商场式市场”三个时代。现在应该是进入“第四代市场”的时期。

  比如义乌中国小商品市场、绍兴中国轻纺城,这么多年下来,一套被认可的市场运作模式已经形成。这种模式的形成有其内在的规律,并非先凭空构筑一个载体,然后想方设法来成市;而是先发现其中的“市”,再造一个“场”。

  现在,很多浙江商人将这套办市场的模式带到了全国各地。

  笔者:你认为此种办市场的模式是否会因为水土不服而导致输出失败呢?

  黄永坤:一种模式的产生必然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这也就是所谓的水土问题。浙江的市场模式,实际上都是通过无数次的实战而总结出来的。但到外省,各种条件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操作者必须要在原有的模式上有所创新。

  笔者:是否正是因为这些想法,才使你看到商机,萌发创办中国第四代市场的念头?

  黄永坤:一方面浙江的土地资源比较少,很多办市场的人都把眼光转移到了外地。另一方面,盛极一时的现有市场已经出现了瓶颈,有些甚至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危机;比如越来越大的物流量,却没有相应配套的物流体系支持,商户生活区域和商务活动区域太远。

  就服装纺织行业而言,目前国内还没有集物流、生活、商务、贸易于一体的市场,也就是我所说的“第四代市场”。打造这样一个市场将是一件非常具有潜力和意义的事情。

  “第一桶金”来自炒铺

  笔者:这些年来,为什么你会对服装纺织行业情有独钟?

  黄永坤:受家庭环境和温州当地浓厚的经商氛围影响,小时候,我就一边读书一边学做生意。成年后,父亲觉得我有商业天赋,就把我交给几个同乡,跟他们到郑州做服装面料生意。经过一段学徒期后,我开始独自租房营业。这时候,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温州人敢闯敢干的精神在我的体内沸腾起来。于是,我开始转战各地,四处找生意做。从此,我与这个行业结下不解之缘。

  笔者:你的“第一桶金”是从哪里来的?

  黄永坤:上世纪90年代初,在浙江民营经济起步的时候,我回到了温州。那时,钢材的需求量特别大,到国有企业提货要排队才能拿到货。我发现这里面有巨大的市场开发空间,于是,就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并向亲戚朋友借了些钱创办了钢铁厂。不过,当时国家对这一行业实行综合治理整顿,钢材价格大幅下跌,我差点过不了这关。后来,我及时调整思路,对工厂进行技术改造,专门生产三角铁等新的钢材品种,企业才又兴旺起来。

  现在很多人都说温州人胆子大,其实这些冒险举动的后面几乎都带有严格的市场调查以及深入的商机分析。

  笔者:正当钢铁厂日益兴旺的时候,你却再一次回到了纺织行业,这个举动似乎比当时的第一次转行更加令人困惑。

  黄永坤:创办钢铁厂的几年里,我对服装纺织行业的兴趣也从没有减弱,一有空就四处走走,考察市场。

  那时候,我们整个家族产生了抱团作战的共识。而当时绍兴轻纺城的反常现象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这个始建于1986年的市场每间店铺的售价当时不到万元。我们在市场调查中发现,这里不仅地理位置好,而且当地也有相当好的产业基础,具有很大的升值潜力。

  笔者:轻纺城的奇迹至今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谜,而你由于轻纺城的经历被称之为“炒铺高手”,这个谜底你能揭开吗?

  黄永坤: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其实还是炒铺得来的。轻纺城商铺价格由最初的不足万元到现在每间300万元仍炙手可热,这个结果看起来是一个“谜”一般的奇迹,但实际过程却仅仅是对浙江市场模式的又一印证。

  当时我拿出自己多年来的积蓄,购买商铺用于经营和投资。也就是在之后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轻纺城的商铺价格涨了几百倍,一跃成为亚洲最大的轻纺交易市场。这让我看到了依托产业办市场的巨大商机。

  打造“第四代市场”

  笔者:是轻纺城的经历让你萌发了自己创办市场的念头?

  黄永坤:多年经商的积累加上绍兴中国轻纺城的经历,让我有了自己的资本、团队和经验,于是,我开始萌发创办一个更有特色、功能更全的现代化市场的念头,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第四代市场”。

  在浙江模式开始输出到全国各地的背景下,我和我的伙伴们决定暂时离开绍兴去开拓新的市场。

  笔者:你认为中国“第四代市场”是什么样的?

  黄永坤:“广场式环境、科学化管理、完备式配套、完善化服务”。这是中国“第四代市场”的特征。我们的目标也是打造融产品交易、精品汇集、仓储物流、博览展示、商务办公、科技研发、信息交流、技术培训、生活配套等功能于一体的市场。

  国内其他市场或因先天不足,或因过度饱和,在仓储物流、技术研发、生活配套等方面的缺陷越来越明显。我们在扬州高邮投巨资打造中国“第四代市场,正是为了顺应形势发展,承接国内外同类市场各种要素的转移。

  笔者:你怎么想到把投资地点放在高邮呢?

  黄永坤:扬州高邮国际商贸城是去年上马的。之前的一年时间里,我们在全国各地做了充分的调研,发现扬州高邮不仅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良好的产业基础,而且有着良好的投资环境。于是,我们才最终决定将项目落户到扬州高邮。

  近年来,国内正逐渐形成以江浙为核心的服装纺织经济圈。江苏服装纺织加工企业很多,从世界各地赶赴江苏寻找合作的商家每天络绎不绝,但目前没有一个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功能配套齐全的服装纺织和鞋革箱包交易集散中心。

  笔者:近几年来,扬州高邮的房地产也在快速增值,作为开发商,如果能够成功将商铺售完,利润已经相当可观,为什么你还要担市场运作的风险?

  黄永坤:按照规划,商贸城将有一个生活区,我们完全可以将生活区建在最好的地段。这样算下来,商贸城仅生活用房的销售就有可观的利润,事实上,我们将最好的地段留给了商铺。

  我们来扬州高邮投资的重要因素,是看中服装纺织和鞋革箱包行业的潜力。

  笔者:你打算如何运作这个市场?

  黄永坤:我们的市场运作不同于一般的房地产开发,造房子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把这个市场打造成全球服装纺织、鞋革箱包交易中心和科技博览中心。

  旺市的关键在于商户的入驻,如果按照国内产权式商铺普遍采用的返租销售法,就将承担很大的租铺压力,反而不利于旺市。而我们的做法是:

  通过建立市场培育基金,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来吸引、激励客商入驻,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开门营业。市场建成后,公司将在两年内投入1亿元人民币作为市场培育基金,直接赠送业主。


来源: 今日早报  作者: 蔡坚瑞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国际品牌相中杭州商业地产 商铺展成交5.2亿元 05-06-22 09:02
·零售商要和房产商捆绑发展 吸取了吴山商圈教训 05-06-19 09:10
·开发商“试金”商铺展 展会未出现排队预订 05-06-18 11:11
·“地铁商铺”的几个亮点 05-06-16 08:37
·杭州城北商铺将集中上市 是否有新机会? 05-06-02 09:18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浦东再次站改革最前沿 下一轮如何改?
·外资涌动 信贷巨变之下浙江选择务实?
·江浙服装业 贴牌之路还能走多远?
·套牢还是脱身 政策重压下的温州炒房团
·超大酒店不再主流 杭州餐饮争相瘦身?
·地产业:长三角超越珠三角的引擎?
·香港 浙江企业走出去的“跳板”
·“总部经济”与长三角地区的互动发展
·浙江中小纺织企业为何选择资本联合?
·环保压力促升级 台州废物拆解业调查
·面对“缺口” 浙江恢复农用地转用审批
·谁来为温州热钱“引流”?
·杭州房价降了没有?三迹象显现
·国家统计局长质疑“绿色GDP”
·第二批股权分置试点启动 10家浙企入选
·我省百强县人均GDP超3000美元
·刘明康:暂无境外机构增持中资银行安排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望两年内实施
·谢国忠:中国的贸易转向下降周期
·曹远征:GDP低于7%是不可以忍受的
·任建华下岗后做起农庄主
·EMBA硕士出师 80%是浙商
·山东民营经济借鉴浙模式
·浙商20多亿投资上海旅游
·山东成浙商第三投资高地
·浙商打造邳州第一大市场
·省委书记习近平三论浙商
·浙商在外投资地图已出炉
·宁波商会迎来百年华诞
·浙商“同学经济”现魅力
 热点专题
·专题:第七届浙洽会 第四届消博会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2005北京《财富》全球论坛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