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四大现象,看浙江纺织业何去何从?

http://www.zjsr.com  2005年05月30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五月中旬,美国、欧盟先后对中国纺织品启动“特保程序”在中国纺织业占据要地的浙江纺织业将何去何从?———

  -最新消息

  要求就T恤和麻纱两类纺织品的进口问题与中方进行正式磋商欧盟启动两类纺织品“特保”

  欧盟委员会27日宣布,已经要求中国方面就T恤和麻纱两类纺织品的进口问题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进行正式磋商,从而启动了对这两类纺织品的“紧急特保”程序。

  根据世贸组织相关规则,中国与欧盟的磋商期将为15天。而且,在欧盟提出正式磋商的请求后,中国方面必须将上述两类纺织品出口增长率控制在7.5%以内,否则欧盟将单方面采取设限行动。

  不过,欧盟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欧盟希望能在15天的磋商期内与中方达成相互满意的协议。

  5月17日,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以今年第一季度欧盟从中国进口的T恤和麻纱增长过快,且扰乱了欧盟市场为由,建议欧盟授权其与中国方面进行正式磋商。为了缓解纺织品争端,中国于5月20日宣布从6月1日起大幅度提高74种纺织品的出口关税。在这些产品中,多数产品的税率比原来提高了4倍。

  有关人士指出,今年前3个月部分中国纺织品出口出现快速增长的原因,主要是一些发达国家未能在过去10年根据世贸组织相关协定要求逐步开放市场,而把70%的配额保留到最后一刻。

  中国纺织业的烦忧一直插曲不断。今年1月1日,全球纺织品贸易配额刚刚解除,中国纺织品出口企业还未从解除禁锢后的欣喜中消退热情,4月4日,美国纺织品协议执行委员会正式宣布,决定对部分原产于中国的棉制针织衬衫(TC码3387339)、棉制裤子(TC码3477348)以及棉制和化纤内衣(TC码3527652)等三类纺织品自动发起纺织品特保调查。

  仅隔两天,欧盟公布了针对中国纺织品的特别限制措施行动指南,即预先设定中国纺织品的增长率,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一旦中国的纺织品进口超过这一“尺度”,随即启动特保调查。5月13日和18日,美国先后宣布对中国的七类纺织品启动“特保”。同期,欧盟对包括T恤、套衫、男裤、外套、袜子、女外套和胸罩等中国九类纺织品的“特保”调查已然跟进。

  5月20日,财政部宣布从6月1日起,将对中国出口的74种纺织品提高关税税率,其中大多数产品关税税率提高了4倍多。在“特保”和提税双重火力的夹击下,作为在中国纺织业具有地标象征的浙江省,“25%的绍兴纺织企业生产线已停工”,“绍兴纺织企业裁员已达5%-10%”等消息不断爆出。

  在中国纺织业占据要地的浙江纺织业将何去何从?他们将如何化解困境,面对这场或许刚刚开始的纺织品贸易恶战呢?记者从5月25日至5月28日,先后辗转杭州、绍兴等地实地调查浙江纺织业的现状。

  

  -调查

  现象一 企业加班加点抢在6月前出货

  网上流传的“25%的绍兴纺织企业已经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绍兴纺织企业裁员已达5%-10%”的情况并没有得到绍兴县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官员的认同。“企业受到的影响肯定有,但是像这样的数据我们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也是不太可能的。到底有多少企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还要实地摸摸情况。”绍兴县外经贸委外贸科科长沈东风向记者表示。

  5月27日,当记者从杭州赶到绍兴时,绍兴县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以下简称绍兴县外经贸局)外贸科科长沈东风正准备下到企业“了解情况”。“我们也很想了解到底是不是像有些媒体说的那样。”沈东风告诉记者,自去年12月29日海关总署出台对部分纺织品出口征收从量税的政策后,绍兴县涉及的产品出口量仅占全县出口总量的5%。1-4月份涉及的出口产品仅占出口总量的4.6%。

  记者在绍兴县外经贸局的公示牌上看到,今年绍兴县计划自营出口总额为40亿美元,到4月份已累计完成10.3928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其中加工贸易出口年计划为3.65亿美元,4月累计完成9593万美元,同比增长96%。而今年1月份,绍兴县纺织品出口增长高达38%,与浙江省持平,但仍比全国高出25个百分点。

  究竟有多少纺织企业在“特保”、提税压力下“倒下”?记者在绍兴柯桥经济开发区看到了另一番景象。位于绍兴柯桥柯西工业区的绍兴天圣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厂房内,近1000台无梭织机每周七天全马力“开工”。“我没有听说有停产的事情,倒是周围的几个企业都在四处招人。”据天圣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朱建农介绍,不少企业目前都在加班,裁员和停产的可能性不大。即使裁员也是企业提高工作效率后对人员的精简,而非因为此次特保、提税带来的后续反应。

  记者在相隔不远的绍兴县服装工业园里看到,年初新张的浙江意希欧服饰有限公司上下两层的厂房内,工人正在成堆的牛仔裤中加班加点“赶货”。负责计货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货要在5月底前赶出来,“有2万条牛仔裤要出口到意大利。”

  “裁员?怎么可能!现在忙得做都做不完,要裁人也是要等到7月份再看的呀!你去车间里看,几乎家家都在加班加点要抢在6月以前出货,好尽量减少损失。现在看影响还不明显,到7、8月份应该比较难挨。”一位从杭州萧山前来洽谈业务的销售代表对停产的传言极其诧异。

  -现象二 买卖双方交投谨慎

  5月23日,在美国宣布对我国7类纺织品实行特保之后的第五天,由72个美国买家组成的“美国纺织买家中国采购会”开进杭州元名都大酒店。这个“特保”之后首个来华大型采购团受到媒体前所未有的关注,但持续两天的采购会“看的多,买的少,真正下单签约的更少”。

  据中国贸促会杭州分会的工作人员透露,采购团原计划年采购包括纺织、成衣和服饰在内的1亿美元产品,实际上,此次意向签约的只有786万美元,正式签下订单的仅有120.6万美元。

  “大家接单的时候都很小心,基本上8月以后所有受限产品的单都不接了,即使接也是非配额产品。”杭州万事利进出口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蒋康松告诉记者,去年出口达3500万美元的万事利,今年受特保和提税影响,“起码有500万美金没了。”

  以婴儿装为主打出口产品的万事利此次涉及产品达30%-40%,占出口总量的近六成,这部分的损失已“全部抵销了”应有的利润收入。杭州汉龙威尔服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鸿贵估计,汉龙威尔的受限产品成本由此上升了25%,有些订单“会成为负数”。“这取决于你面对什么市场,如果你走日本市场,几乎就没有什么影响。”。

  

  -现象三 受限企业日子难熬

  5月26日,在绍兴县外经贸局召开的“纺织企业积极应对座谈会”上,去年出口达8000多万美元的华港染织有限公司高层算了一笔账,仅今年1-4月,华港就多交了138万美元的出口关税。“我们这样的大企业还能扛着,那些小企业就很难讲了。”

  即使是大企业,在特保和提税的交错出台下也有些自身难保。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受此次特保影响较大的地区是江苏、山东等地,这些地方是产棉大省,受到的冲击最大。同时,一些生产受限产品的企业受到的打击犹如雨天雷击,瞬间倒闭并不是没有可能。

  以宁波一家颇具规模生产衬衣的企业为例,该企业日产衬衫5万件,实行提税政策后,三个月内就要亏掉一个亿。在江浙一带,做纺织是个看上去不错又能赚钱的行业。不少人以3万元7台的低成本买几台织机,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收回成本。这样的创业故事激励不少人纷纷跳进这股“纺织洪流”。

  “企业都有一种博弈的心态,很多企业只要有钱赚,有些人就会有侥幸心理,持续目前的生产方式。一旦风暴来了,那些利润只有几美分的小企业肯定最先撑不住。”浙江省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WTO浙江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查志强认为,出口提税真正受冲击的是一些利润极低的企业。

  -现象四 多数企业早有预感调整产业结构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尽管突如其来的“特保”和提税让企业有些措手不及,但打惯了纺织品反倾销官司的浙江企业家对欧美有可能采取的举动有种本能的预感。

  在杭州汉龙威尔服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鸿贵看来,有些货已经考虑有可能的受限因素,因此在签订合同时提前规避了风险,并调整了生产周期。设计含量高,定价也相对高的产品也会消化提税带来的利润减少的冲击。

  “你很难想象浙江企业家的反应能力,他们都是在市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精英人才,相当一部分企业已经意识到美、欧会有所动作,都做了相应对策。”正如浙江省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WTO浙江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查志强所说,涉及产品达四成的杭州万事利进出口有限公司已开始加重非配额产品的生产。

  “面对欧美的特保政策,中国的企业基本无能为力。我们要做的是尽量避开那些配额产品,多做非配额产品。除了欧美市场,开拓没有配额限制的日、韩、中东市场也是个办法。”据杭州万事利进出口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蒋康松介绍,万事利随时监控美国服装纺织品协会、美国海关、美国商务部的网站,根据以上部门提供的数据随时调整公司的接单量和出口量。

  针对美国的特保政策,万事利已考虑在美国买入一家公司主做销售和设计,由中国公司打样、打板,这样“利润转移到国内”,就会有效规避还有可能的特保风险。

  

  -预测

  -究竟多少人受此影响?

  究竟有多少人会受到此次特保、提税风暴的影响?在采访中,大多数受访对象表示,提税后的两个月将是企业最难挨的时刻,也会有新一轮裁员高潮。从目前看,8月份的单子企业基本不接,有的也是非配额产品和一些对日、韩、中东市场的单子。

  从整个纺织品的生产链看,一旦成衣无单可做,受此波及的上游,如面料、辅料、棉农的日子都很难过。这样,包括织布、染色、涂层等相关行业也受此牵连,以及围绕纺织品企业周围的其他供应链皆株连于此。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100多万纺织品相关企业,以此估算,约有1亿人会有相关影响。

  -记者手记

  四个厅长都“不在家”

  “我们老板很忙,没有时间接受采访。”这是记者在浙江实地调查时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即使是政府官员也一再向记者表示,实在太忙,不太可能有时间陪记者下到企业考察。一家终于答应面见记者的服装公司副总也是在一边和手下谈业务的情况下,“见缝插针”断断续续回答记者的提问的。

  忙着赚钱是浙江商人给记者最深的印象。浙江的纺织企业家不愿意接受采访,比较一致的说法是“我们不了解别人,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今后怎样还要走一步看一步”。

  浙江的政府官员也无暇顾及采访。记者在杭州调查时被告知,浙江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的四个厅长均“不在家”,忙着带企业出去推广、考察。办展会,招商引资是浙江省外经贸厅的主要工作。

  几乎所有人都这样告诉记者,特保和提税对企业肯定有影响,影响有多大,今后怎样,谁也不好说。这需要一段时间再看,也取决于中国政府和美国、欧盟的谈判。“其实,企业真的是无能为力。”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新华社  作者: 田帆 杨青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纺织业根本出路在于结构升级 05-05-30 07:45
·双重压力之下 美国采购商依然钟情浙江纺织品 05-05-30 07:43
·欧盟启动针对中国两类纺织品的紧急特保程序 05-05-30 07:05
·欧盟对T恤和麻纱两类纺织品正式启动特保程序 05-05-28 14:13
·内提税率外临特保 浙江纺织业全线恐慌 05-05-27 22:59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温州出现亲子鉴定市场 因为需求旺?
·国际化得讲究战略 浙江民企寻找拐点?
·企业四面楚歌 浙江省纺织业艰难洗牌?
·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对浙江经济的影响
·“四低”打天下 浙商面临“第二选择”
·限期将至 杭州楼市传染"成交急迫症"
·高风险市场 期货“浙江帮”的财富奥秘
·外资经济 温州模式转型的“棘轮效应”
·大唐:“国际袜都”是怎样形成的?
·宁波商会 凭什么能够屹立百年不衰?
·透过四大现象,看浙江纺织业何去何从?
·《浙江商业周刊》:五浙商造车露峥嵘
·大购上海老字号 义乌新财团露出水面
·创新专家探讨:浙江民企该如何国际化?
·浙江纺织业恐慌 或停产或划清界线
·浙产热水瓶出口占全国三分之一
·4月,杭州消费品卖出67亿元
·继任者难觅  格老任期将再度延长?
·中国与美元挂钩 将会承担巨大风险
·濒临全行业亏损 放松电解铝调控力度
·钱金波:回归制鞋老本行
·20浙江商会会长将聚杭州
·浙商建华东最大书画中心
·温商首现“抱团”做慈善
·浙商欲造全国最大私博馆
·浙商投资15亿苏北建商城
·浙商瞄准“年金”留人才
·浙商之石可以攻“豫”
·浙商面临“第二选择”
·浙商搏击全球化浪潮缺啥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2005北京《财富》全球论坛
·关注徽商大会 浙商网记者访徽商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