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商网 > 浙江商业周刊 > 本期观点 正文

浙江富豪窖藏白银 有产者为何草木皆兵

  “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早在去年春天,就作为佐证中国法治进步的例证,白纸黑字写进了中国的宪法修正案。欢歌的诗作墨迹未干,2005年初的《瞭望东方周刊》,便幽默地爆出“浙江富豪窖藏白银数十万两”的新闻。坦率地说,我对这则新闻中的事实是将信将疑的,但我相信它可能符合新闻的“本质真实”。以我有限的接触和观察,中国绝少有私营企业主真正地相信他们的私有财产是“神圣”的,哪怕宪法明确地告诉他们“不可侵犯”。

  报道评论这则新闻的媒体,甚少从产权申说,而是将中心思想延伸为“私营企业主的心理压力”。我猜想,这大概是不愿老调重弹的新闻界意图追求新意。我心中,构筑“中心思想”的关键词,是私有财产,是产权。富豪们为什么要低调?他们的心理压力为什么那么大?我以为,产权在部分有产者的内心还是一片模糊的阴影。

  去年春天,发轫于江苏常州的“铁本案”,让一个辛苦打拼的私营企业主,转瞬间一贫如洗,还迎来一场牢狱之灾。依理说,中央政府铁腕推动宏观调控,依法行政,本无多少法律或者政策上的不当。可浙江的私营企业主阶层中,却有人感到不安。以至中国的领导人不得不亲身南下,劝慰浙江的富豪们放心。据一位出席座谈会的浙江商界人士说,领导人一再告诉与他同为富豪的人们,中央政府没有打压私营企业主的意思,宏观调控也不是针对私有财产下的药。一个不可证伪的流言说,领导人离开杭州的那天晚上,很多浙江的私营企业主说,他们“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

  我们注意到,领导人南下劝慰富豪的时候,距离人大代表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写进宪法不到半年的时日,然而,“铁本”一个个案就动摇了他们对于一部宪法的信心。事实上,他们对“根本大法”并没有给予根本上的信心。很多时候,他们相信的是政治,而不是法律。

  今天,人们喜欢将1989年前后捐赠资产给公家的私营企业主,说成精神高尚的人,不愿意一人致富的人。不是我恶意揣度人,他们真正的动机,可能担心“政策一变,私产变公产”,与其被动地重蹈历史上割资本家尾巴的覆辙,还不如主动地赢得一个有利的空间。

  十五年过去了,中国共产党向私营企业主阶层敞开了怀抱,“劳动价值论”不再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评价有产者的理论基础。宪法也在千呼万唤中赋予私有财产崇高的法律地位。一时间,知识分子们开始额首相庆。只有谨慎的有产者担心这一切会不会仅仅是一个难得的“小阳春”。

  所以,去年夏天,当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胡德平提出私营企业要追逐“利益最佳化”而非“最大化”时,敏感的私营企业主们便对“青岛会议”遐想联翩,怀疑政策风向标会否变动。为什么东南沿海一带的富翁们不少人拥有国外的绿卡?原由之一,也是害怕私有财产有朝一日不能姓私。

  2004年,中国的私营企业主确实有些提心吊胆。无论是郎咸平引发的产权改革方向的大讨论,还是大型企业不准MBO、中小企业要规范的国家命令,在部分胆小的有产者心中多少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

  新的一年开始了,中国私营企业的担心也没有了,但这并不表明,他们在未来就不会再度害怕被公产。“掘地藏银”的黑色幽默提醒我们,对私有财产的保护,需要的不仅仅是法律上的确认。对法律的尊重是一种精神,任何政策都不能轻易将之撼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英国商业银行并没有取消作为叛军将领的华盛顿的股东资格,他的私有财产也没有被冻结或者剥夺,直到战争结束,他还在享受银行的“红利”。试想,如果私有财产在我们国家拥有这样的地位,私营企业主还会因为政策而担心么?掘地藏银的故事还会牵动我们的视线么?-

来源: 《决策》杂志  作者: 章敬平 编辑: 余爱华  
 
期号目录
 
 
·第一期

浙商网  http://www.zjsr.com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 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简介 | 网站顾 问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 明 | 客户服务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 持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