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浙商撤离重庆的始末
本希望到西部"掘金",不料上千万投资化为乌有--

http://www.zjsr.com  2005年04月13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我出来做生意十多年了,到现在也跑了不少地方,杭州、淮安、上海我都有产业。就这次在重庆碰了壁,遇到这种事。”温州商人程建利说到“重庆”时,下意识地顿了顿,提高了音调。说完他摇了摇头。语气中包含的不平多于无奈。

  2002年底,程建利和他的伙伴信心十足踏上西部的这块热土,他们的热情不比这块土地的炙手可热来得逊色。令他始料不及的是,他的“山城梦”还没有真正开始,他就以一个败诉者的身份,不甘心地被迫撤离了重庆。而从他决定投资到只身而退,一年的时间还不到,上千万的投入化为乌有。

  重庆怎么就成了程建利的伤心地呢?

  热情相邀,投资山城

  2002年11月,程建立作为重庆总商会浙江商会的代表之一,受重庆市政府之邀,参加渝西经济走廊特色工业园洽谈会。在会上,他结识了重庆华宇物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副总罗平。

  罗平得知程建利在做市场方面颇富经验,便多次邀请他去华宇公司的在建工程——沙坪坝华宇广场3号时代商都考察,希望他能在此投资办个市场。经过几次洽谈,华宇公司表示建成之后的华宇广场商圈将形成浓厚的商业氛围,北京华联集团也将作为华宇的业主进驻此商圈,华联的开业时间初定2003年10月,最迟不会超过2004年元旦。赛博数码3C卖场也将引进,能够保证对购物人流足够的号召力。这样的承诺写进了会议纪要。考虑到商圈的氛围和市场的需求,程建利觉得发挥自己所长,投资搞个服饰城也未尝不可。于是,在重庆市总商会浙江商会的牵头下,以程建利为主的5名意大利侨商和温州商人共同投资的重庆华都服饰商城有限公司,作为重庆市沙坪坝区人大常委会招商引资项目准备落户山城。

  2003年1月28日,程建利便先以其经营的江苏淮安市华都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华宇公司签订了商城租赁合同,在投入500万元注册成立了重庆华都服饰商城有限公司后,又将租赁合同转为该公司承受。在双方达成的《房屋租赁合同》中写道:租赁期限为12年,自2003年5月1日起至2015年4月30日止;甲方(华宇公司)同意给予乙方三个月的装修免租期,自2003年5月1日起算,乙方(华都服饰商城)承诺于2003年8月1日开业,甲方免收2003年8月1日至2003年8月31日的租金,计租日从2003年9月1日开始,如因标的房屋未能如期竣工而延期交付乙方,则计租日相应顺延。

  承诺流产,矛盾重重

  原以为一切都将按所设定的进行。没想到,从一开始的房屋交付起就埋下了矛盾的引子。

  合同第二条约定,甲方华宇公司于2003年4月30日前交房。而事实上,程建利是在5月15日才真正拿到房屋。在此事件上,程建利就对华宇公司的诚信度不免产生了一点怀疑。但毕竟延期交房的时间并不长,程建利不与其计较,便开始着手装修及开业之事。

  商城原先定于8月1日开张,也不得不顺延。9月26日,投入了上千万元的服饰商城正式开业了。而程建利发现,当时华宇广场的商圈氛围并没有像华宇公司承诺的那样浓厚,而华宇称10月1日将开张的北京华联还没有一点进驻的动静。“华都广场即将打造浓厚的商业氛围”是当时吸引程建利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如今连周围道路还没有通畅,如此冷冷清清的商业环境,无疑使商城的招商工作陷入困境。这时,程建利与华宇公司多次交涉,希望依承诺尽快完善周边环境或适当降低租金,但华宇公司置之不理,更没有给予正面回答。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强烈地向程建利袭来。

  2003年11月10日,程建利不得不动用法律的手段,向华宇公司发出了“律师函”,要求其尽快落实招商承诺和合同要求。而华宇公司迟迟不予回复。时隔4天,在华宇公司仍然不予答复的情况下,程建利将华宇告上了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要求华宇公司赔偿损失。

  商城关门,损失惨重

  而更让程建利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2003年11月17日下午3时左右,原本秩序井然、正常营业的重庆华都服饰商城因突如其来的停电陷入一片混乱,而商城所在地华宇广场喧闹异常。这次令人措手不及的拉闸停电行为正是华宇公司所为,理由便是华都服饰商城存在安全隐患。而程建利对安全隐患说法的回应是,商城在开业前已经通过消防部门的严格审查,是验收合格的经营场所。并且依据租赁合同规定,华宇公司不得干涉公司的一切经营管理,消防管理工作也是由公司自行负责。

  停电长达3天。在一片混乱无序的状态下,一种说法在人群中传开:华都公司负责人已经卷款潜逃。本来就已经慌乱成一团的商城供应商和员工此时情绪更加恐慌和冲动,连续几天,数百人围攻商城,强烈要求撤货,部分货物被哄抢,商城陷入了瘫痪。

  而事实上,传言中华都公司负责人程建利并没有离开重庆。程建利被供应商和公司员工围困住,失去人身自由长达72小时。11月20日,华都服饰商城在被逼无奈中,只得同意供应商撤货要求,开业不到2个月的华都服饰商城以此宣布关闭。据初步估算,由拉闸停电和散布谣言给华都服饰公司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上千万元。

  状告华宇被迫撤离

  华都和华宇的再次碰面是在重庆第一中级法院的法庭上。

  2004年8月26日,重庆第一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了判决:解除重庆华都服饰商城有限公司、淮安华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华宇物业(集团)之间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由华都服饰商城有限公司给付华宇物业(集团)有限公司租金100万元,并赔偿重庆华宇物业(集团)有限公司200万元。而对于华宇公司拉闸停电的法律后果,判决书中这样写道:

  华宇公司认为,华都公司未按期交付租金,华宇公司在发出《催款暨解除合同通知书》后,已于2003年11月17日解除,之后无论基于何原因停止对租赁物业的供电系行使自己的权利,不应承担违约、侵权责任。华都公司依据之后的停电事由要求华宇公司承担违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对于这样的判决,程建利无法接受。"无端停电所造成的损失且不论,这100万租金又从何而来?我们双方曾约定2003年11月15日前缴清一、二期租金211.665万元,首期我已经付了111.665万元。2003年11月10日,我们发出解除合同的律师函,11月14日,又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并追究对方违约责任,根据《合同法》,上诉人解除合同的意见表示在未经法律程序确认效力前,原租赁合同对双方就没有约束力。而且房屋就租赁了不足2个月,后来就因对方擅自断电而停业关门。这100万租金自然不应再交。”对于一审判决,程建利称疑点重重。

  程建利被迫撤离了重庆,但他仍会把官司进行到底,“我相信司法公正,我也相信重庆会给我们外来投资者一个公平的说法。”

  目前他已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诉讼。

  作为华都公司的法律代理人,重庆名言律师事务所秦齐顺透露,华宇公司是当地最大的房产开发商、西南片区开发的龙头老大。此案的辩护有一定的难度。一审也是经过了多方较量。

  记者找到华宇公司负责处理此事件的商业部长唐平,他不愿对此事件发表意见。华宇辩护律师赵羽称,一审没有生效,在案子没有结束前暂时也不想发表意见。


来源: 《浙商》杂志  作者: 龚艳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屡遭劫难 求解温州鞋与温州商人的宿命
·浙江民企:上市如何走出“围城”?
·长三角居民的困惑:白领工资 蓝领日子
·浙江民资涌入 文化产业是最后的晚餐?
·浙江工业出现需要高度重视的新问题
·长三角:建在“楼顶上”还是“齿轮上”
·宏观调控下的浙江楼市将何去何从?
·宁波北仑欲斥4亿 圆梦“国际邮轮母港”
·温州游资遍布,引资闹剧正在上演?
·未来三大挑战 长三角要靠软实力升级?
·规范房市多管齐下 浙江启动透明售房
·证监会:解决股权分置具备启动试点条件
·抑制声大,杭州犹豫中悄悄放量供地
·房价遏制难 从房价看地方与中央的博弈
·如何让“浙江制造”迈向浙江创造?
·浙商密谋保护老字号“新招”
·解决股权分置:中小投资者应静观其变
·内忧外患 摩根士丹利两资深银行家准备辞职
·日均存款余额低于十万要向银行支付管理费
·贯彻国务院要求 上海39条向非公经济敞开
·挫折,赐给浙商成长力量
·“温州炒房团”收手了吗
·台州79个老板个个不健康
·十大慈善家 浙商占三甲
·养生堂总裁央视坦露心迹
·夏建统:企业要强于盛大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推荐]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
·浙商陈天桥收购新浪引发争议
·综述分析:“春节经济”赢家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