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企业家的毁灭之路
短短四年时间,输掉人民币3200万元之巨,最后自断两指,身败名裂--

http://www.zjsr.com  2005年04月13日  浙商网  文字大小[ ] [打印] [关闭] [评论]

  2004年年末,位于杭州经济开发区的浙江琴鸟木业装饰有限公司大门紧锁,占地面积25346平方米的企业,生产车间铁将军把门。

  公司保卫处有两个人闲得慌,正以下军棋来打发时间,一位是广发银行的监管员,另一位是开发区管委会派出所的老公安。他们告诉记者:“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

  一对来自安徽巢湖的夫妇,是留守下来的保安,他们不想留下来了,说“厂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晚上黑灯瞎火,慌兮兮的。”但由于公司欠着他们工资,他们想拿到以后就走人。

  琴鸟木业,一家曾在浙江省家具装饰业界无人不知的著名企业,仅仅几年时间,竟然败落到如此地步!原因何在?只因老总金建春陷入豪赌。

  他输光了艰辛创业积累起来的财富,输光了长期市场打拼树立的企业品牌,输掉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输掉了个人人格,身陷囹圄。

  曾经傲视群雄

  今年41岁的金建春,曾在余杭赫赫有名,他麾下的“琴鸟木业”名震一方。在余杭区6路与8路公交车牌上,记者看到标有“琴鸟家私”这个站点。出租车司机小沈对记者说:“在余杭谁不知道琴鸟?”余杭工商分局临平工商所所长郎掌根已经五六年没有碰到金建春了,但他说:“金建春生意做得蛮大的,北京中南海的‘民族风情’工程就是他做的。”

  在做小木匠时,金建春就很会动脑筋,常常做出一些新款家具,令人刮目相看。1992年,金建春创办“乾利亚”公司,专营塑料和木制品家具加工。金建春很善于向竞争对手学习,在每一次参与竞标失败后,他总要好好研究竞争对手的家具,把对手的长处学到手,改进自己的工艺和款式。这样,他生产的家具档次不断得到提高。他最大的特点是,生产的家具,在款式与质量上都努力按照香港美时、利兹洋行等大公司的标准来做。几年后,与内地一些公司的家具相比,他们的产品款式新颖,特色鲜明,加上经营思路新颖,金建春很快就结识了大批有实力的客户,为今后的企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8年,“乾利亚”发展成为106万元注册资金的“金恒工贸”公司,金建春占了95.4%的股份。2000年1月,金建春在余杭经济开发区成立了浙江琴鸟木业装饰有限公司,固定资产近3000万元,在北京、天津、大连、重庆、汕头等地设立办事处,成为余杭名气最大的家具企业。在禾丰村的老厂由跟着他一起做过木工的弟弟金建忠接手,更名为杭州维恩家具有限公司。

  金建春有一个独特的经营理念,就是争取做每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的大工程。他认为,只有这样,企业才能有竞争力。金建春遵照这一理念,把握住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使琴鸟获得了超常规的跳跃式增长。他先后成功承接了天津晚报大楼、天津港务局、杭州西子宾馆、宁波财政局、浙江日报社、中信实业银行大楼等大型项目装饰工程的设计施工。据他弟弟金建忠介绍,琴鸟还承接了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办公家具与全国政协的部分办公家具设计加工。其中负责设计施工的天津晚报大楼装饰工程,获得了代表国家建筑工程最高成就的“鲁班奖”。

  他弟弟说:“不管是设备还是管理,当时的琴鸟在杭州家具行业是数一数二的。”

  嗜赌成瘾,“琴鸟”折翅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板总喜欢与老板们在一起。他们在一起,交流经验,沟通信息,也一起娱乐。他们娱乐的一种很通常的方式,就是聚在一起“小搞搞”。

  金建春难以免俗,就渐渐跟着学会了赌博。开始时,老板们真的只是“小搞搞”,筹码不高,输赢不大,局限在“娱情”的境界。但是,好景不长,当地有老板去澳门旅游,回来后大谈在澳门参赌的神奇感受。于是,有些很有赌瘾的老总就开始结伴到澳门豪赌。

  金建春是余杭的大老板了,出境谈生意的机会也多起来了。2001年的某一天,他跟一个客户去澳门谈生意,就跟着朋友去赌场试试手气。这一晚,他赢了上万元。

  就是这一次,就是这一晚赢得的万元,彻底改变了金建春的思想和意识。他想,办企业赚钱,真是不容易啊,竞争如此激烈,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可能全功尽弃。而澳门的赌场,仿佛给他敞开了一扇轻松赚钱、一夜暴富的大门。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内,澳门赌场成了金建春的“阿里巴巴”,也成了他的“滑铁卢”。

  在这三年内,金建春去澳门豪赌达到60次之多,成了赌场贵宾房的常客。赌注越下越大,从几百几千到动辄几十、上百万的下注,金建春越陷越深。短短3年,金建春在澳门豪赌先后输掉了3200万元。

  看着自己十几年来辛苦赚来的钱被赌场吞噬,沉溺于赌场的金建春很不甘心,期望着总有一天翻本,总有一天从赌场里捞到个发财梦。2002年,输红了眼的金建春将琴鸟持股51%的金腾房地产公司的48%的股权转让,把得到的2410万元转让款中的1300万元直接扔进了澳门赌场。1300万元啊,扔进赌场,连水花也不溅起一朵。

  他弟弟金建忠告诉记者:“那时他完全是变态了,很多话都是说瞎话,我觉得他是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金建春已经彻底变成了赌博的俘虏,为了筹钱翻本,金建春开始诈骗。金腾房地产公司原来在临平茅山开发区有50亩土地,但是事实上金建春已经不是金腾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也便失去了茅山开发区土地的使用权。2002年9月,金建春谎称自己在临平茅山开发区有50亩土地,要找人联合开发土地。经人介绍,金建春与杭州某房地产公司签订了一份合作开发土地的协议。期间,杭州那家房地产公司先后给金建春指定的账户汇入800万元开发资金,但金建春拿到钱后,又将其中425万元带到了澳门赌博。

  可是,“十赌九输”,每次去澳门,金建春尽管准备了数百万元的赌资,但几乎都是空手而归。

  杭州那家房地产公司,见工程迟迟未动工,才知道自己被骗,向公安机关报了案。9月22日,金建春被刑事拘留。随后,金建春又被查出涉嫌抽逃出资犯罪。余杭区检察院初步查明,2000年1月,金建春在成立琴鸟公司时,曾向人借款900万元,打入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账户用于验资注册。验资结束后,金建春把900万元归还,抽逃资金达90%。11月12日,金建春因涉嫌合同诈骗、抽逃出资两罪被杭州余杭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自断两指,可悲可叹

  金建春沉溺于赌博,对企业的管理也就没有心思,企业的经营状况就一落千丈。而他在澳门豪赌烂输的事,不久也就在余杭企业圈和亲戚朋友间传开了。原来相关联的企业就不敢与“琴鸟”做生意了,企业界的朋友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尊重他了,亲戚朋友也都不愿借钱给他了。一时之间,原来满身光环的企业家,成了大家躲之唯恐不及的讨厌人物。

  更糟糕的事是,金建春为了翻本,还欠了高利贷一屁股债,2004年5月,金建春被高利贷追债走投无路,到处躲藏。

  对沉溺于赌博,金建春也曾多次表示过后悔。但是,这样的后悔在强烈的翻本渴求面前,变得很没有分量。今天刚说过后悔,第二天就又筹了钱去澳门了。

  在余杭,有金建春自断两根手指的说法。

  金建忠告诉记者,去年5月,金建春似乎真的后悔了,下狠心自己拿刀砍下了两个手指,发誓再也不去赌博了。他还信誓旦旦地说:“我想重新做人!”

  余杭工商分局郎掌根也说:“听说为了戒赌,金建春自己斩断一根指头。”不同的是,郎掌根说是砍了一根手指,而不是两根。

  但余杭区禾丰村书记任雪林有另外一个版本。他对记者说:去年8、9月份,金建春去澳门赌博,欠了“黑帮”的高利贷,“黑帮”分子每天追着他要账,他还不出,就被逼着斩掉了指头。金建春的弟媳与任雪林的说法一致:“他欠了高利贷的钱,所以被斩了指头。”

  事实上,金建春断了几根手指已不重要,其遭遇只能用可悲可叹四字来形容。但就像他弟弟对兄长所说的:“你现在想回心转意已经来不及了!”

  受害的岂止自己一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11月15日下午,身陷囹圄的金建春看着窗外南飞的大雁,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琴鸟公司老总泪流满面地向看守人员恳求:“我想儿子,能不能叫他写封信寄张照片给我?”

  在杭州余杭区禾丰村金建春老家,61岁的母亲浑浊的眼睛布满血丝。弟弟金建忠把哥哥被捕的消息隐瞒了很久,不忍心让父母知道。然而还是被年迈的父母发觉了,他们接连几个夜晚都睡不着觉。一个多月后,母亲还是经常恍恍惚惚地从梦中惊醒,不相信这个曾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村里人告诉记者,一个多月了,从没见金建春的父母笑过。“以前他们经常来串门的,现在都不出来了,一闲下来就窝在家里。”已经与金建忠离婚的妻子对记者说:“公公婆婆天天苦闷着脸,一旦提起儿子赌博的事就眼泪直流。”金建春63岁的父亲在禾丰村承包了一家预制品厂,已经有十几年了。他把这么多年辛苦经营积攒下来的钱,全部替金建春还赌债了。老人身体不是很好,今年还开了刀,动了大手术,但为了维持生活,他与老伴至今还在拼命地干活。

  2004年6月,金建春与妻子被人从余杭临平街道东海花园的家赶了出来。这套三年前买的房子不得不拿去抵债,妻子再也不愿相信丈夫金建春了。每次金建春赌博输钱以后,便骗家人:“公司欠了高利贷的钱,再不还钱他们会要我的命的,他们说要把我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于是,每一次都是全家人发动亲朋好友筹钱还款。金建忠告诉记者:“家里所有亲戚朋友,该借给他的钱都借给他了。”

  “建春就连一双袜子也要问我在哪里的,我为了照顾他和儿子,工作也辞掉了,一心扑在老公和儿子身上。”伤透了心的妻子终于下定决心,与丈夫离了婚。离婚以后,妻子至今也没有见过金建春一面,只是后来听说他在9月22日已经被拘留。“我想金建春现在肯定觉得还不如死掉,赌博这东西跟吸毒一样的啊!”

  金建春唯一的儿子,今年19岁,在余杭临平职业高中上学。父亲出了事以后,他不愿意去学校了:“同学们知道了,我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的。我们家跟大家不一样了,我得出去打工赚钱。”母亲已无心照管孩子,金建春的儿子现在由金建忠夫妇领养。金建忠说:“这么大孩子,没人管很担心。作为弟弟,我只能尽责把他的儿子管管好。希望他在里面能反省反省,今后出来即使自己没什么用,也得给儿子一个好印象。”

  近日,金建春的儿子给父亲写了这样一封信:既然出了这样的事,大家也没办法了。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妈妈的,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改造思想,争取早日出来。

  “他伤了很多人的心,原来绝对想象不到他是这样一个人!”金建忠一直很佩服兄长:“在家里,哥哥很有威信。他原来是干事业的人,从零开始都是自己拼出来的。十几年前很多人很崇拜他,他做人很厚道。”

  金建春结婚时,没有拍过结婚照,也一直没有拍过全家福。虽然已经离了婚,但他的前妻依然痴痴地等着金建春回来拍全家福:“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出来?如果判10年的话,那么出来时儿子都结婚生孩子了……”     

  金建春事件余杭冲击波——

  赌毒之路,是一条绝路

  “赌博和吸毒是社会毒瘤,是两大瘟疫,他们经常找财富较多的人下手,我们的企业经营者不可避免地成为重点侵袭目标。”

  杭州市余杭区区委书记何关新,就琴鸟木业的案例指出:“金建春经历了‘艰苦创业——辉煌顶点——进入赌场——债台高筑——失去自由’五个时段。作为临平街上第一辆‘蓝鸟’轿车的拥有者,短短四年时间,输掉人民币达3200万元之巨,倾家荡产,负债累累,最后自断两指,身败名裂。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变成一个没落的赌徒,其结果是十分悲惨的,也是令人痛心的。”

  何关新在一次会议上对企业家们说,你们有了相当的财富积累,但你们面前有这么几条路:赌毒之路,虽有一时之娱,却是一条绝路,越走越险,走不通;守摊之路,虽可以小富即安,却是一条小路,越走越窄,走不长;创业之路,虽充满艰辛,却是一条明路,越走越宽,走得远;慈善之路,虽是一条正路,但也必须以创业为基,创业为本。

  余杭禾丰村是金建春创业发家之地,村干部向记者介绍:“金建春脑子聪明,胆子大,18岁开始做木匠,很勤奋,对事业很钻营。他跑供销,搞公关能力很好的。以前从来不赌博的,就连‘小搞搞’也不来的。事情出来,村里人都不相信。整个摊子搞大了,走到这条路太可惜了!”

  禾丰村支部书记任雪林告诉记者:“金建春一家人为人都很好,他和他父亲都是党员。他们看到穷人生病什么的,都会救苦救难。村里人找不到工作,如果找到他,只要工作对得上,他马上就会帮大家解决。金建春的母亲与解放军117医院的医生认识,她经常出钱帮村里的穷人买车票,送他们去看病。”

  杭州众望布艺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林山对陷入赌博死胡同的金建春深感震撼。他谈到,做企业一定不能涉赌,不然既耗时间,没有精力去经营企业,还易产生不劳而获思想,心态、心理扭曲。办企业挣的都是“辛苦铜钿”,掼进赌场能忍心吗?


来源: 《浙商》杂志  作者: 董树荣 何晓春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屡遭劫难 求解温州鞋与温州商人的宿命
·浙江民企:上市如何走出“围城”?
·长三角居民的困惑:白领工资 蓝领日子
·浙江民资涌入 文化产业是最后的晚餐?
·浙江工业出现需要高度重视的新问题
·长三角:建在“楼顶上”还是“齿轮上”
·宏观调控下的浙江楼市将何去何从?
·宁波北仑欲斥4亿 圆梦“国际邮轮母港”
·温州游资遍布,引资闹剧正在上演?
·未来三大挑战 长三角要靠软实力升级?
·规范房市多管齐下 浙江启动透明售房
·证监会:解决股权分置具备启动试点条件
·抑制声大,杭州犹豫中悄悄放量供地
·房价遏制难 从房价看地方与中央的博弈
·如何让“浙江制造”迈向浙江创造?
·浙商密谋保护老字号“新招”
·解决股权分置:中小投资者应静观其变
·内忧外患 摩根士丹利两资深银行家准备辞职
·日均存款余额低于十万要向银行支付管理费
·贯彻国务院要求 上海39条向非公经济敞开
·挫折,赐给浙商成长力量
·“温州炒房团”收手了吗
·台州79个老板个个不健康
·十大慈善家 浙商占三甲
·养生堂总裁央视坦露心迹
·夏建统:企业要强于盛大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推荐]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
·浙商陈天桥收购新浪引发争议
·综述分析:“春节经济”赢家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