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工业出现需要高度重视的新问题

http://www.zjsr.com  2005年04月13日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对当前工业经济发展趋势的严峻性,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决不可盲目乐观。决不能只看到整体经济形势较好,而看不到经济增长中潜在的危机;决不能只看到当前工业生产增速还不低,而看不到工业发展趋势的严峻性。宁可把问题和困难估计得多一些、判断得重一些,未雨绸缪,积极应对,防止全省经济出现大的波动,牢牢把握工作的主动权。

  一、去年下半年来浙江工业的增长趋势值得高度关注

  2004年以来,在加强宏观调控和生产要素严重制约的大环境下,浙江工业坚持紧中求活、稳中求进、好中求快,总的形势是好的。突出表现在两方面:

  1.工业经济呈现较快增长

  去年全省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21.7%,工业总产值增长29.7%;企业利税总额和利润总额分别增长18.7%和19.1%,国家考核的7项经济效益指标综合指数比上年高出1.25个百分点;规模以上企业工业从业人员净增63万人,为历年最多。今年开年之初,全省工业延续去年来的增长态势。1—2月,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20.1%,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4.1个百分点;工业出口交货值增长42.2%,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高达38.2%,显示纺织品贸易一体化的即期效应。

  2.工业发展的指导思想进一步端正

  各级深化对科学发展观和宏观调控的认识,积极引导工业经济朝宏观调控的方向发展。注重树立“四个意识”:一是确立机遇意识,借势而上。变压力为动力,将宏观调控转化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机遇,切实利用好重要战略机遇期。二是强化发展意识,顺势而为。面对新挑战,比思路、比理念、比创新、比实力,争取又快又好发展。三是体现忧患意识,应势而作。在不折不扣执行宏观调控决策的同时,正视并解决由此带来的新情况和新矛盾。四是增进创新意识,蓄势而发。以宏观调控为契机,认真反思传统的经济发展路子,推进经济增长方式转变。

  但是,在总体形势较好的大局下,浙江工业出现了需要高度重视的新动向和新问题。特别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工业增势回落过快,主要经济指标在全国的位次明显后移,发展趋势严峻。突出表现在三方面:

  1.工业生产逐月回落,增长速度在全国靠后

  从经济运行态势看,浙江工业在本轮经济增长周期的峰值出现在去年5月,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的月度和累计增长率分别达到26.7%和24.5%,为1998年经济启动以来的最高点。从去年6月开始,工业增长速度回落较快。12月工业增加值增长14.2%,比5月回落了12.5个百分点;全年的增长率仅排在各省市区第21位。今年1-2月的增长率又比去年同期回落了1.6个百分点,排在各省市区的第16位。

  2.经济效益显著回落,综合指数首次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伴随生产减速,企业利润增长逐月减缓,去年1-12月全省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增幅比1-3月回落了19.8个百分点,跌至全国第30位。经济效益指标综合指数列各省市区第16位,比全国平均水平低8.4个百分点,这是1992年建立考核制度以来的第一次;而在本轮经济增长高峰前,浙江的综合指数长期位居全国三甲。今年1-2月经济效益滑坡。企业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2.7%,为1998年经济启动以来的首次,而全国利润仍保持两位数的增幅;企业亏损猛增49.9%。

  3.工业投资大幅回落,新的增长点严重不足

  去年,全省限额以上制造业投资增长27.9%,增幅比上年回落52个百分点;工业园区建设投资增长16.3%,比上年回落102个百分点;全年新开工项目仅增加1.3%,远低于上年50.2%的增幅。全社会工业投资增幅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5个百分点,列各省市区第19位。今年1-2月,限额以上工业投资增长13.7%,比去年同期和年底又分别回落68个和21.6个百分点;11个市中有7个市的工业投资负增长。工业投资增长依仗大规模的电力建设,作为工业主体的制造业投资负增长0.9%,新开工项目负增长6.8%,为改革开放以来所罕见。今年要实现工业投资增长12%的预期目标,具有相当大的难度。

  浙江工业增势明显回落,在全国具有特殊性。从历次经济增长周期和加强宏观调控阶段的表现看,浙江工业往往显示上得快下得也快的特点。典型如治理整顿期间,工业经济增势出现"三个最",即在全国下滑最早、下滑幅度最大、下滑持续时间最长。1989年8月工业总产值出现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负增长,为全国最低,此后连续5个月的月度增幅负增长;1990年又创下累计增幅连续7个月负增长的新低。再如2001年,受国际经济衰退影响,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自三季度起明显回落,8月和9月分别跌至7.8%和8%,从上半年一度列全国第4位骤然降至第19和20位。这一次浙江工业在新的经济增长周期和加强宏观调控阶段的重要关口,又重蹈下得快的覆辙。

  二、浙江主要工业增长指标低于全国的基本原因

  客观地说,在宏观调控政策措施的作用下,经济景气状况已经发生趋势性的变化,工业增势有所回落特别是过热的投资有所降温是必然现象,全国均如此。但是在同样的大环境下,浙江工业不仅没有保持领先增长,相反增势回落过快,主要工业增长指标甚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尤其是经济效益滑坡。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和深入思考。其原因,主要在于两方面。

  就近期来看:

  1.受到比全国更突出的生产要素制约

  煤电油运和土地等生产要素严重制约,是近年影响工业增长的最主要因素,全国皆然,但浙江的制约程度比多数省市区更深,工业增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1)缺电情况在全国最严重。其后果:一是严重影响工业正常生产。2003年起大规模拉闸限电,此后两年拉闸限电所损失电量占全国的份额高达54%和49.7%,大量生产能力放空。据测算,每年减少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近3个百分点。二是严重影响企业经济效益。大规模停电使得企业单位产品固定成本提高15%-20%;为生产自救,到去年底有11.2万家企业自备柴油发电机组,装机总容量骤增至1078.4万千瓦。全省因大量启用柴油发电,去年增加企业运营成本数十亿元。

  (2)能源原材料涨价压力远比全国大。2003年底以来基础产品价格全面上扬,以加工制造业为主的浙江不堪重负。2004年全省能源原材料购进价格上扬13.4%,比全国高出2个百分点;工业品出厂价格只上升5%,比全国低了1.1个百分点。能源原材料购进价格和工业品出厂价格的差率为8.4个百分点,是略低于1993年的次高点。省统计局测算,浙江工业每百元销售收入的直接材料费用约占70%。按此推算,全省去年因高进低出造成的工业减利因素高达900亿元左右,其中因高进低出差率比全国大出3.1个百分点,减利因素比全国多增加200多亿元。

  电价上调的影响不容小视。浙江去年6月上调的幅度在全国最大(每千瓦时平均销售电价比全国高出1.8分),下半年制造企业共增加电费支出23.4亿元。浙江的销售电价已在华东和全国冒尖,每千瓦时比江苏高出5.2分,今年将比江苏多开支50多亿元的工业电费。

  (3)工业用地保障形势严峻。近年来,浙江工业投资高速增长主要依赖工业园区建设的强力推进,其数量和规模在全国居前,2003年工业园区投资新增额占制造业的比重高达89.4%。国家严把土地闸门进行宏观调控,对浙江工业投资带来很大影响。工业园区建设投资大幅下降是工业投资明显减速的最大因素,2004年其投资新增额占制造业的比重骤然降至34.9%。不少工业投资项目和招商引资项目,因没有土地无法实施。

  2.部分行业盲目扩张产生不良后果

  制止部分行业盲目扩张,是这次宏观调控的一大重点,这方面的问题浙江同样存在,其后果已经凸现。突出反映在化纤和水泥两个行业。近年,化纤制造业高速扩张,2003年投资增长86.2%,总产量从2000年的154.6万吨猛增到2004年的557.8万吨,占全国的39%,去年起全行业陷入严重困境。今年1-2月利润猛降83.4%,亏损增幅高达4.3倍。水泥产量从2000年的4236万吨猛增到2004年的8190万吨,实际生产能力已突破1亿吨,显然超过省内市场需求。今年初水泥平均价格只有200元左右,远低于全国平均价。1-2月,以水泥为主的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总产值下降8.8%,是全省制造业中唯一负增长的行业;企业利润大降98%,亏损猛增4.1倍。

  就中长期来看:

  1.工业经济存在较明显的结构性缺陷

  这是当前浙江主要工业增长指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与其他经济发达省的工业增势形成反差的关键因素。本轮经济周期形成了高增长产业群:其一是基础原材料工业。2004年全国工业新增利润明显向基础原材料工业集中,石油、钢铁和煤炭三个产业对全国工业利润的增长贡献率高达49.5%。其二是以信息产品制造业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前几年,信息产品制造业发展成为对全国工业增长贡献最大的首位产业,去年其销售和利润的增长贡献率仍在10%以上。而在这些高增长产业方面,浙江不占优势,有的可说是劣势。

  “十五”以来,浙江工业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步子不大。产业层次偏低,产业高度化不足。直到去年,工业生产增长贡献率最高的产业依然是纺织业,其对第2位的产业还保持近5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作为战略产业培育的临港工业,尚在建设中,还没有进入大的收获期。浙江"十五"规划提出,要建设全国重要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基地,形成工业新优势。近年来,高新技术产业不断成长,但离规划目标差距很大。2002年高新技术产业占全省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仅为7.78%,在全国排在第16位,比1998年还后退了4位。进入新的增长阶段,浙江现有主体产业面临生产能力过剩、资源供给趋紧、竞争格局变化的新压力,增长潜力受到很大制约,增长优势削减势在必然。

  2.工业经济增长方式尚未根本转变

  转变增长方式早在10多年前就强调,迟迟转变不了有多方面的原因。首要的是体制问题。在体制的影响下,一些地方没有牢固确立科学的发展观,片面追求高速度和高投入,急于求成,急于出政绩。就企业来说,关键是技术创新能力较弱,相当部分企业尚未真正走上依靠科技进步的必由之路。据省统计局统计,2004年全省规模以上企业的研究开发费用合计46.9亿元,只占销售收入的0.28%,不仅大大低于发达国家,甚至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作为重要经济指标的劳动生产率和工业增加值率,也长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受技术创新能力的限制,主要产业没有掌握关键技术,主导产品和主要技术以模仿和引进为主,缺乏自主知识产权。也正是受技术创新能力的限制,浙江工业总体上形成了以低成本、低价格、低收益为特征的数量扩张为主的发展模式。

  当前浙江工业经济运行中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是高投入、高消耗、低技术、低效率的增长方式在新形势下的反映。沿袭这样的增长方式,受到资源和环境的很大制约,不仅影响工业持续较快增长,而且制约了工业经济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提高。

  三、对当前浙江工业发展趋势的严峻性,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和切实的对策

  1.今年工业经济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十分突出

  浙江工业发展正进入一个关键时刻。总的看,工业发展仍有一个比较好的宏观经济环境。持续三年的宏观调控,削减了经济运行中的不稳定不健康因素,加强了经济生活中的薄弱环节;国际经济步入持续复苏阶段,我国基本结束加入世贸组织的过渡期。但是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不容低估。主要反映在两方面:

  (1)在宏观调控作用下,经济运行已经发生趋势性变化。全国和浙江的情况都显示,整体经济开始从2003年下半年起的高速增长期转入平稳较快增长期,增长速度放缓。随着宏观调控政策进一步落实到位并推出新举,其后续效应在今年还会增大。特别是在宏观调控的强力影响下,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大幅回落;与国内消费需求和国际市场需求保持稳定增长不同,投资需求将进一步减弱,其对工业增长的影响日渐显现。此外必须看到,在这一轮经济增长周期中,不少行业投资过度,形成了大量过剩的生产能力,伴随经济景气度的变化,今后数年剧烈的市场竞争和大范围的企业重组在所难免。

  (2)生产要素严重制约工业经济发展。一是煤电油运等瓶颈制约依然突出。电力方面,全省今年尽管新增装机容量542万千瓦,但电量缺口仍达70-100亿千瓦时,最大电力缺口将超过800万千瓦,缺口均大于去年,夏冬季供用电紧张度不减。今年全面执行去年出台的电价调整措施,工业电费支出将增加50多亿元;实施煤电联动方案,工业电价又面临新的上调压力。煤炭供应更紧,价格坚挺上扬;铁路运输十分困难。

  二是国家仍严把土地和资金两个闸门。今年全省工业建设用地总规模很可能比去年减少,计划指标可用于工业的最多6万多亩。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进一步严格,计划指标的60%控制在国土资源部;征地程序更加复杂,征地补偿标准有所提高,基本农田保护费和占用费进一步增加。信贷资金供应总体趋于收紧,商业银行的信贷发放倾向保大企业和保中长期项目,大量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不易解决。去年10月上调基准利率,今年全省企业将因此增加利息支出30亿元,而且利率很可能再次上调。

  三是国际市场石油、铁矿石、有色金属、木材等基础产品价格攀升。特别是油价高位震荡,牵动了工业经济的神经。

  总的看,今年在加强宏观调控的大背景下,在投资需求减弱、要素制约严重、企业成本上升、竞争更加激烈等多重压力下,要实现全省工业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难度很大,而要进一步提高增长质量和效益的难度更大。

  2.增强忧患意识和危机感,把好工业经济发展的重要关口

  (1)切实把好经济增长周期和加强宏观调控的重要关口。在加强宏观调控的大环境下,经济景气和企业预期均在变动之中,整体经济发展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今年有效需求有可能进一步变化,浙江工业增长势头有可能进一步回落,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程度有可能进一步加深。今年初制造业投资负增长是一个强烈的先兆,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这既昭示着当前的工业增长走势,又警示着明后年工业持续增长能力的严重不足。

  对当前工业经济发展趋势的严峻性,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决不可盲目乐观。决不能只看到整体经济形势较好,而看不到经济增长中潜在的危机;决不能只看到当前工业生产增速还不低,而看不到工业发展趋势的严峻性。宁可把问题和困难估计得多一些、判断得重一些,未雨绸缪,积极应对,防止全省经济出现大的波动,牢牢把握工作的主动权。

  (2)切实把好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增长方式的重要关口。改革开放以来的前20年,浙江工业的增长速度在全国最快,产业地位显著提升。但是近些年发生了值得关注的新动向:“十五”前4年,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增幅居全国的位次分别是第8、3、5和21位,利润增幅居全国的位次分别是第9、18、26和30位。在新的经济增长周期的扩张阶段,浙江工业以往上得快的特点没有充分展现,而下得快的缺陷却暴露无遗。

  这给我们发出了强烈的信号:浙江工业存在较突出的深层次矛盾,原有的发展优势正在逐步削减。现在到了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加快结构转型和增长方式转变的重要关口了。如果固守低附加值、低加工度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不在制造业的先进性上迈出实质性步子,势必难以占据国内外竞争的有利地位,把握好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如果沿袭数量扩张为主的粗放型的增长方式,势必难以承受日益加大的资源和环境的压力,发展的路子越来越窄,不仅不可能在全国保持增长领先,而且存在落后的危险。

  “强工业”,促发展,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是实施“八八战略”和建设“平安浙江”十分重要的任务。工业是现代化建设的主要支撑,没有强大的工业支撑,浙江不可能提前基本实现现代化。工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去年工业对全省生产总值的增长贡献率高达58.7%,如果工业不在全国领先增长和优化整体素质,浙江经济就不可能在全国保持发展优势。工业是全省财政收入的积累主源,提供了1千多万个就业岗位,如果工业发展不稳,全省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不稳,实现经济平安与和谐社会也就缺乏基本保障。我们一定要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进一步加深对"强工业"重要性的认识,果断采取有效措施,切实解决当前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促使工业经济朝好的方向发展,确保全省经济平安和持续较快增长。

  (作者单位:浙江省经济贸易委员会)


来源: 《浙江经济》  作者: 周必健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路径选择:重化工业还是信息化 05-04-10 01:08
·产业结构升级 温州下猛药治理工业“低小散” 05-04-09 16:31
·我国一季度GDP增长8.8% 05-04-12 15:29
·一季度 杭州国税入库超76亿元 同比增长19.73% 05-04-12 08:57
·降耗节水减污 湖州努力降低“增长的代价” 05-04-12 08:15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浙江工业出现需要高度重视的新问题
·长三角:建在“楼顶上”还是“齿轮上”
·宏观调控下的浙江楼市将何去何从?
·宁波北仑欲斥4亿 圆梦“国际邮轮母港”
·温州游资遍布,引资闹剧正在上演?
·未来三大挑战 长三角要靠软实力升级?
·华尔街日报:阿里巴巴路向何方?
·“绯闻”缠身 UT斯达康的生死轮回命
·温州企业反思低价竞争之痛寻求竞争力
·浙商试水苏中 专业大市场的聚集效应
·证监会:解决股权分置具备启动试点条件
·抑制声大,杭州犹豫中悄悄放量供地
·房价遏制难 从房价看地方与中央的博弈
·如何让“浙江制造”迈向浙江创造?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沪深107只股票已跌破净资产
·中国央企境外资产总额达6299亿元
·国开行今年可发200亿次级债
·中国外贸1000亿美元欠款黑洞
·我国一季度GDP增长8.8%
·十大慈善家 浙商占三甲
·养生堂总裁央视坦露心迹
·夏建统:企业要强于盛大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白智勇:我不是企业家
·王水福欲建“百年西子”
·浙商瞄准吉国劫后市场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推荐]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
·浙商陈天桥收购新浪引发争议
·综述分析:“春节经济”赢家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