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游资遍布,引资闹剧正在上演?

http://www.zjsr.com <%# Write(Records.Fields.Item("时间").Value.getYear() + "年" + Records.Fields.Item("时间").Value.getMonth() + "月" + Records.Fields.Item("时间").Value.getDate() + "日"); #%>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千人大会、百人考察团,鸡年春节后温州召开的第一个全市千人大会明确提出,2005年实际利用外资增幅要达到50%。

  紧接着,温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率领百人考察团,前往上海松江等地重点考察招商引资工作。参加会议的各县、市领导干部和市级机关负责人,都拿到了一份2005年的招商引资目标责任书,各县、市负责人还当场与温州市长刘奇签下了招商引资“军令状”。

  这么大张旗鼓地引进外资,对于温州而言,有没有必要?

  这是人们对于“一号工程”的第一质疑。

  温州先发制人的经济模式经过十几年的积累,资金已经出现“外溢”现象,比如温州炒房团在全国几大城市的征战,比如世界各地都有温州投资商人活跃的身影,甚至近两年火热的民间地下金融仅温州一地的资金就有1000亿,等等。这些都是温州并不缺钱的佐证。

  吸引外资就要有吸引外资的靓点。按全国通常的做法,无非是对外资在税收、土地等方面的优惠政策,还有就是政府的扶持,可是,并不缺钱的温州值得为外资推行超国民待遇吗?这种待遇的后果会影响生存大环境本来就不佳的民营企业的发展吗?还有,这种厚此薄彼的气氛,对于一直创造温州活力的中小企业会是一种打击吗?作为温州民企生命线的创新力一旦消失,很难预计将出现怎样的结局。

  引进外资后,借助强势资本和管理经验,共同把蛋糕做大,有利于疗治温州企业目前“低、小、散”的痼疾,有利于温州企业的国际化和出海,有人这样为引资辩解。这看起来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愿望,可是在打好这个小算盘之前,不得不慎重考虑一下温州企业的生态环境之特殊。

  温州经济的主体是民营企业,这些发端于改革开放第一缕春风中的经济形态,如今已经具备了一些共同的传统,那就是自发发展的模式和创新能力。而盲目引资是对温州经济模式的破坏,有人断言。

  经过20年的发展,虽然目前温州企业还没有摆脱“低、小、散”的状况,但有一些企业已经长大,并且创出了自有品牌,期待完全依赖外资介入而使“低、小、散”破局,将把温州的未来完全置于赌桌之上,这是极端危险的,俗话说,外因只有通过内因才起作用。另一个危险就是,在这个即将企业生态分层的时刻,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带有政绩性质的引进外资,往往会把我们辛辛苦苦养育的民族品牌拱手让人,从而打断企业的正常成长,最终既丢了鸡,又蚀了米。

  其实这样的例子信手拈来:当初已经占领国内70%高能量电池市场的南孚电池,在当地政府的“热心”参与下,被迫与摩根斯坦利等几家外资合资,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处于控股地位的大摩又将股份卖给了生产金霸王电池的美国吉列公司,其结果呢?南孚电池被金霸王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收购,南孚成了它的子公司了。

  同样,无视客观环境,政府一厢情愿式的生硬嫁接,将让好端端的温州结出什么果实,令人担心。

  但是,有人认为这并不值得人们过分忧虑。一直研究温州经济的温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马津龙认为,对于温州企业来说,政府充其量只能起到指导和引导的作用,因为温州企业的发展轨迹、模式和市场决定了政府在其中并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他说,合资还是不合资,是企业根据市场作出的自由选择,大规模地引进外资从而破坏温州经济模式似乎不可能,因为市场的主体是企业,而政府左右不了企业。

  引进外资对少数企业来说有必要,也是他们欢迎的,而温州的环境、位置和市场等外在因素也不支持所有的外资大批量进来。

  至于目前政府大张旗鼓地招商引资,用马津龙的话说,就是“政府总要有点事做吧,新任领导班子总要推出一些举措吧。”


来源: 《环球财经》杂志  作者: 席秀梅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温州游资遍布,引资闹剧正在上演?
·未来三大挑战 长三角要靠软实力升级?
·华尔街日报:阿里巴巴路向何方?
·“绯闻”缠身 UT斯达康的生死轮回命
·温州企业反思低价竞争之痛寻求竞争力
·浙商试水苏中 专业大市场的聚集效应
·温州资本 能否烘热杭州吴山商圈?
·刘亭谈新形势下浙江民营经济的新发展
·温州与欧洲逾越商业的文化冲突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房价遏制难 从房价看地方与中央的博弈
·如何让“浙江制造”迈向浙江创造?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股市可期待的利好 专家解读救市政策悬疑
·原材料价格上涨 全球经济面临增长极限
·谢国忠:经济泡沫仅靠恐吓是吹不破的
·中国股市何时走出无限监管怪圈
·百强企业中,哪家面临的法律风险最高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白智勇:我不是企业家
·王水福欲建“百年西子”
·浙商瞄准吉国劫后市场
·卢伟光盯上俄罗斯森林
·民企瞄上网络竞价排名
·新经济显“浙商危机”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推荐]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
·浙商陈天桥收购新浪引发争议
·综述分析:“春节经济”赢家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