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建统:做一个比盛大更大的公司

http://www.zjsr.com <%# Write(Records.Fields.Item("时间").Value.getYear() + "年" + Records.Fields.Item("时间").Value.getMonth() + "月" + Records.Fields.Item("时间").Value.getDate() + "日"); #%>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虽然现在这个会已经由教育部和建设部在主持筹备,但国外一些机构还总是往我这里传材料。”虽然完成了牵线搭桥工作,但这两天夏建统依然为今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新一届国际大学规划大会在奔忙。

  这是我国在大学规划领域第一次举办这样的国际会议,它的幕后促成者正是来自我省衢州的夏建统。

  夏建统何许人?

  他1976年出生,5岁上小学,14岁上大学,20岁赴哈佛留学,可以说是哈佛最年轻的博士。2001年,他应杭州市政府邀请回国创业,注册成立美国XWHO(艾斯弧)设计公司中国机构及TEAMAX(天夏)科技集团。同时他还是一名作家,出版的作品有《做一回哈佛情人》、《手心手背》、《给后现代把脉》等。

  上周,夏建统在他那被红、黑、白三色包围的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不到4年的时间,他的GIS(地理信息系统)由构想变成现实,并相继应用于中国北京、扬州、成都等城市的数字建设工程,成为中国数字城市建设试点工程。今年起,他们又开始涉足美国、日本等国际市场。

  这次,夏建统把国际大学规划大会搬到中国来,是因为他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天夏集团明年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后,他们将涉足自己理想中的教育产业。

  做一个比盛大更大的公司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这次把国际大学规划大会争取到我国来举行。那么,你作为一直从事规划,而且想涉足教育产业的人,一定在自己的脑海中对学校有自己的规划吧。

  夏建统(以下简称夏):我们就是希望建成一个从小学到大学,这样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设计了,包括教材的编写,课程的设置等方面。在这样一个系统中,我们教给学生的不仅仅是技术,更多的是如何做人处事。这次,我们把很多世界知名大学的校长都请来了,目的是通过大家的研讨来改变我们的教育模式,进而通过教育改变人。

  记:这就是说,你打算自己创办这样一所学校?

  夏:是的。等到明年我们的公司在美国上市后,我们的教育计划就开始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

  记:这大概需要多少资金投入?

  夏:这应该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记:那启动资金大概需要多少呢?

  夏:十几个亿吧。记:这么多钱,你从哪里来呢?

  夏:我们现在努力做产业,就是一个积累资金的过程。另外我们明年在美国上市之后,我们的市值可能会比盛大还大,这个融资渠道非常重要。

  记:比盛大还大?凭什么呢?

  夏:凭什么?因为我们的产业完全不一样。我们在国内具有非常大的领先优势,在国际上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而且处于领先地位。

  记:你希望圈这么多钱来投入教育,股民会认同吗?

  夏:我的意思当然不是我们天夏一家企业做这件事情,融资仅仅是一部分。

  记:也就是你们希望有更多的人、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

  夏:是的。前几年,我有这个设想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跟我联系,希望共同来做这件事情。不过当时我觉得,这些人并不符合我的理想。他们都是想跟现在很多的民办学校一样,只是为了获取高额的利润。我觉得这样没什么意义。我的目的不在这里。

  记:那也就是说,你涉足教育,并不只是看好教育产业的广阔前景。

  夏:有一点我特别执著地坚信:就是只要你为社会付出了,总能够得到回报。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先求回报,再去付出。账不能这样算。

  从GIS掘到第一桶金

  记:我们知道现在天夏集团主要做的事情是关于GIS的。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能用比较通俗的例子给我们解释一下吗?夏:所谓GIS就是地理信息系统。比如说,某一天,你打算开一家麦当劳连锁店,城里已经有十几家分店了,在什么地段开店才能实现利润最大化呢?

  你可以先从网上调出城市电子地图,对主要商业区、居住区、城市繁华地段快速查询统计,各种数据、指标一目了然。然后你输入自己的期望值,系统很快筛选出5个最具价值的热点区域,并根据人流量、交通状况、周边地段未来发展预测等情况仿真计算出店面经营状况。整个过程清晰逼真,这样你就马上可以从中选定自己最满意的店址。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而GIS就可以让这个成为现实。其实,全世界90%以上的工作都与地理信息技术有关。GIS技术可以把所有描述地球的海量空间信息数据整合在一起,分层叠加,完整地表达客观地理世界,自动进行空间分析,提出决策方案,并借助网络技术信息共享,以便更好地指导人们的生产、生活。它可以广泛应用于城市智能交通、灾害综合防治、环境气候监测、市场调查、农业林现代化、风景区管理、电力电信等各个方面。在美国,GIS技术已成为IT产业的重要力量。

  记:那你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学的是园林设计,后来怎么想起做GIS?

  夏:这应该缘于一件事吧。1999年,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连续遭到三颗导弹的袭击,美国人凭借的就是完善的军事GIS地理信息系统。当时我就萌生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开发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GIS,打破美国人垄断GIS产业的历史,打造中国人自己的GIS品牌。

  记:掘第一桶金的过程一定非常艰难,现在你们发展如何?

  夏:在哈佛的时候,我就谢绝所有的投资,自筹资金独立开发第二代GIS产品——XGIS天图系列软件。但我的GIS平台软件商业化并投入生产还是回国以后的事情。2001年,我回到杭州成立了公司,我的GIS平台软件也开始在城市建设、房地产开发、交通等诸多行业领域发挥作用。

  在哈佛学到了自信

  记:其实,说到教育,你自己应该很有心得。据说你当年考大学就看准了清华,可最后却去了北京林业大学。这中间到底怎么回事?

  夏:1991年的时候,我本来是可以保送到北大读中文的。可我想通过考试来证明自己,所以放弃了。填自愿的时候,我就填了清华大学的微电子专业,而且不服从分配。可当年这个专业在浙江省只招一个人,结果我们省的状元去了,而我只拿到了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学校。

  记:那你怎么愿意去?你为什么不再考一次?

  夏:也没有办法啊,那个时候的规定就是只要有大学录取你了,就不能再复读了。因此,当时我心情非常失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精神游离的状态,对学校、老师、同学和课程都很漠然。我也很放任自己,跟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这一过程持续了一年。

  记:这个颓废的心态,都是因为你没有考上清华?

  夏:其实,自从我去北京林业大学上学后,就没有考虑自己是否考上清华的事情。

  记:那是不是跟另外一些少年班的学生一样,就是他们小时候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习上,而失去了很多玩耍的机会。这样进入大学后,就有一种把以前失去的东西找回来的心态,而放纵自己。

  夏:我从小到大并没有像一般人想象的整天都在学习,没有时间玩。

  记:那你认为你在小时候是玩够了?

  夏:从玩的角度来说,我并不像其他人一样,让学习占去了我大部分的时间。

  记:这么说来,你似乎是一个天才。你自己认为呢?

  夏:可能在某些方面我的悟性会跟一般人有点区别,比如在数学方面。我爷爷和父亲的数学都是很差的,但是我在两三岁的时候就能够进行3位数的运算了。文学方面可能就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吧,但更多的差别就没有了。

  记:你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两年,而且都是当公务员。那后来为什么想去哈佛?

  夏:其实,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想出去了。在我度过了一年的颓废期,心态平和了以后,我又开始发奋学习,也知道要想学到更多的知识就必须走出去。

  记:当时你打算出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回来,还是出去就不回来了?

  夏:在还没有出去的时候,我就打算以后肯定要回来做些事情。那时候,我反而觉得“海归”都是很烂的。但我自己就是有这么一种情结。

  记:哈佛成就了你很多,比如,最年轻的博士、令人羡慕的文凭、海归的名号……那你自己觉得,你在哈佛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夏:对于是否是最年轻的博士,我自己并没有什么概念。而文凭肯定也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我的硕士文凭都不见了,博士文凭也被我的秘书把它收上去了,怕我再弄丢。我觉得,我在哈佛最大的收获,第一就是有了真正的自信。这种自信就是在这件事情没有成功之前,能够预见到过程中的各种挫折,以及如何去应付解决。第二就是我接触了更多的资源:一方面哈佛有100多个图书馆,这可以让我吸取更多的知识;另一方面就是人脉关系。

  记:人脉关系?但是,你现在是在国内创业,跟你在国外的有密切关系吗?

  夏:当然有,比如,现在我们在纳斯达克上市,通过对方的人脉关系就很方便。而这次国际大学规划大会能够在北京举行,也是通过这种关系。

  希望影响更多人

  记:你在2001年回来的时候,有着很多的光环:最年轻的哈佛博士、而且杭州市特地请你回来做西湖申遗规划……当时很多媒体人觉得你很拽呢。

  夏:刚回国的时候,我确实被很多媒体所包围。而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但这并不是拽吧。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做好了就可以了,不用去管别人怎么说。

  记:那现在你频频在媒体中露面,是观念的转变还是为了你自己的企业?

  夏:我回到国内这些年最大的体会就是,国内物质方面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反而是年轻人的做事的态度,或者某些方面的素质跟国外还是有较大的差距,因此我想影响更多的人。其实现在我做很多事情,都是抱着一种很感恩的心态,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如果你想让这个社会真的变得好一点,你必须让更多的人变得好一点。

  记:你刚才说到了感恩的心态,那么你或者你的企业给了我们社会哪些更为具体的回报?

  夏:现在我自己也有助学对象,另外我们还捐助了缙云的一个希望小学。

  记:这方面的投入有多少?

  夏:大概有50万元吧。这是一方面,当然,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自己最想做的,不是给别人一点钱,而是通过某种方式影响别人。比如,通过你们媒体,比如通过我自己的作品,比如通过我们以后的全新的教育体系。


来源: 今日早报  作者: 余广珠

■ 相关新闻 ■ 推荐服务

 浙商网财经新闻新闻精粹
(每日定时免费发送)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华尔街日报:阿里巴巴路向何方?
·“绯闻”缠身 UT斯达康的生死轮回命
·温州企业反思低价竞争之痛寻求竞争力
·浙商试水苏中 专业大市场的聚集效应
·温州资本 能否烘热杭州吴山商圈?
·刘亭谈新形势下浙江民营经济的新发展
·温州与欧洲逾越商业的文化冲突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盛大贴牌“泡泡糖” 陈天桥的新金矿?
·李氏兄弟貌离神合 车商共谋产业链生存
·如何让“浙江制造”迈向浙江创造?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杭州凭借什么举办中国动漫节?
·谢国忠:经济泡沫仅靠恐吓是吹不破的
·中国股市何时走出无限监管怪圈
·百强企业中,哪家面临的法律风险最高
·曹凤岐:证券法修改应突破分业经营
·当前经济焦点仍需宏观调控应对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白智勇:我不是企业家
·王水福欲建“百年西子”
·浙商瞄准吉国劫后市场
·卢伟光盯上俄罗斯森林
·民企瞄上网络竞价排名
·新经济显“浙商危机”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推荐]看浙江经济如何实现“腾笼换鸟”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
·浙商陈天桥收购新浪引发争议
·综述分析:“春节经济”赢家大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