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公经济36条》 三千亿温州民资严阵以待

http://www.zjsr.com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2005年2月24日,新华社全文播发《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中明确提出“消除影响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体制性障碍”,并在文件中明确鼓励“放宽非公有制经济市场准入”。

  对温州的民营企业和庞大的民间资本而言(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数据显示,截至2003年末,温州辖区内民间资本存量约2770亿元),一场新的历史序幕正徐徐拉开。

  为出路曾经苦苦挣扎

  身为华士服饰的董事长,曾旭光做了整整15年的民营企业家。曾一直专注于服装领域的他,最近几年开始不断地在一些非服装领域进行尝试。被人喻为是国内民营经济春天的《非公经济36条》的出台,对民营资本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这位驰骋商海多年的温州民营企业家虽然因为感冒声音还有些沙哑,但是嘴里仍然很清楚地吐出了几个短句:“以前是不敢,现在敢了。”

  曾旭光只是温州近4万户私营企业中的一员,市工商部门的统计报表显示,至2004年末,全市共有个体工商户24.6万户、私营企业3.86万户、投资者11万人。而《非公经济36条》的出台,影响最大的恰恰是这部分人。

  曾旭光的一句“不敢”与“敢”,也证实了温州民间投资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改革开放以前,国家对温州的累积投资不足6亿元,民间投资几乎为零。改革开放后,民营经济迅速崛起,民间投资不断发展扩大,几乎涉及了所有行业,但是这些民间资本主要集中在传统的制造业和收益率较高、准入门槛较低的房地产行业。2003年,温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曾做过一份调查,发现“2002年在全市限额以上房地产业和制造业的投资中,民间投资所占比率最高,分别为全行业的84.4%和70.3%,而交通运输及邮电通信、卫生体育和社会保障、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等行业中,民间投资所占比率不超过32%,其中卫生体育和社会保障业低至2.3%”。

  温州民间资本的投资意愿历来很强,前些年,有人说,温州人的头发是“空心”的,要问空心的头发里装的是什么,答曰:“是生意经,是智慧!”而今,又有人说,温州人的每根头发都是天线,信息很灵,哪里有商机就冲向哪里。不过,可以看到,温州人的投资渠道其实很有限,由于缺乏合适的投资渠道和项目,以致于部分民间游资不得不通过“炒楼”这种方式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在社会舆论对“温州炒楼团”拼命封杀的同时,温州活跃的民间游资又拼命地寻找新的出路,一时间“炒车团”、“炒字画团”、“炒煤团”一拨接一拨出笼。在这种自发的探索过程中,一些民间资本也碰得伤痕累累,受阻的受阻,受挫的受挫,而且社会舆论中也掺杂着讨伐的声音。

  在民间资本左突右围寻找出路的时候,一些温州的民营企业家颇有怨言:“国有企业是独生子。”在他们眼里,作为民营企业并没有得到一种公平的待遇。

  大门开启前的冲动

  怨言归怨言,并没阻碍温州民资探索的脚步。在《非公经济36条》还未明朗化之前,一些温州企业早已开始了试探性的投资。2004年,温州16家民营企业发起成立注册资本分别为1亿元和5580万元的中驰、中瑞两大财团,被外界和部分学者专家称为是一次民营企业进军金融业的试水行动。而2003年3月,一贯以“第一个吃螃蟹”而闻名的民营企业均瑶集团,在创造出第一家民营企业包机、第一家民营企业入股航空公司等“第一”后,又直闯机场“禁区”,做出了令国内民航界轰动的举动———入主湖北宜昌三峡机场,这是内地首例民营企业收购机场案。

  与此同时,温州企业在本土的探索也暗潮涌动。三年前,温州伟明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筹资3.7亿元建设东庄、临江、永强等地的垃圾发电厂;平阳国华引供水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7亿元建设平阳引水工程。去年,瑞安市成功地将旧城区管道燃气特许经营权向全社会进行了拍卖。

  “当年决定做垃圾发电的时候,我们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之前温州没人去尝试。”伟明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因为政策没有很明朗的支持,温州民资的这些大胆举动都是在试探中艰难地前行,而早前的均瑶集团收购湖北宜昌三峡机场一案也是历经了诸多波折。

  大门开启

  2004年8月28日,温家宝总理亲临温州并在温州召开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座谈会,会议上,一份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讨论文件(草案)发到每位企业家手中,阅读时间不到15分钟,讨论后旋即收回。“文件分为7大项36条,提到很多垄断性行业的市场准入问题,针对非公经济在金融、税收等方面的政策我以前想都没想过。”与会的一位民营企业家说。这份文件也让与会的所有企业家感觉到了一丝兴奋,如果草案变成正式文件,那意味着民营企业投资的渠道将大大增加。

  果然,2005年2月24日,新华社全文播发《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又称《非公经济36条》)。

  作为全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的温州,政府对此事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在《非公经济36条》正式出台之前,温州市委、市政府已经出台了一份《关于进一步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征求意见稿。这份意见稿充分肯定了我市非公有制经济的地位和作用,还提到要“进一步打破行业垄断、部门垄断和地域限制,除关系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和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领域外,都要放手让非公有制经济的投资主体进入……对政府已经投入的可由民间投资的项目,能退则退;对新的可由民间投资的项目,政府性资金原则上不能进入,让给民间投资”。“鼓励非公有制经济进入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领域。在准入条件、资质认定以及信贷、财税、土地使用等方面,与其他所有制享受同等待遇。”

  温州向来就是民间资本十分活跃的地方,但是过去由于缺少政策方面的支持,民营企业只能在各种政策的缝隙中寻找着自己的生存空间。我市发展计划委员会的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政府对于民营经济的态度比较模糊,对于不少问题都持默许态度;现在有了《非公经济36条》,国家的态度就十分明确了,不仅政策更加宽松,而且支持力度也较大。

  伸来的新橄榄枝

  《非公经济36条》出台后,我市市政园林局率先向民营资本伸出了橄榄枝。3月10日,中国建设报及中国建设部的网站上公布了我市中心片污水处理厂TOT(转让—营运-移交)投资法人招标项目咨询代理机构的招标公告。

  据温州市政园林局招商引资办公室负责人介绍,该污水处理厂的转让方式是在资产所有权不变的基础上,按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原则,将转让金额为3亿元左右的经营权转让给民营或者外资企业。此举的目的一是为了筹措建设资金,将这些资金投入到其他城市基础设施工程的建设;二是为了吸引既有资金又有水务管理经验的民营或外资企业参与,为我市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先进的经营模式和管理经验。

  该项目招商的消息一经公布,就有不少温州老板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除此之外,温州市政园林局即将推出的温州市西片污水处理厂BOT工程是一个更加吸引民资关注的投资项目。因为该项目采用BOT(建设-经营-移交)的方式,由投资方负责投资、建设、经营和维护,对于投资方来说,这样的自主权更大。

  除了污水处理项目,温州市政园林局的城市管道燃气工程也将进入招商阶段。目前我市城市燃气供气气源主要为液化石油气,但今后燃气使用的发展趋势将以管道燃气为主。我市现有5家管道燃气公司,分属于不同的部门,因此温州市政园林局对此次招商准备了自己的思路———将5家公司进行整合和资产评估,确定各自的资产所占比例份额,统一包装后引进民间资本或外资,由投资方与组合后的煤气公司合资共同建设、开发和经营我市的管道液化石油气工程。

  市政园林只是对民资大开门户的一个领域,温州市委、市政府《关于进一步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征求意见稿中已经明确指出,“支持非公有制经济以独资、参股、控股、合作、联营等方式,参与水利、交通、能源、公交、供水、供气、供热、垃圾和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参与教育、科研、文化、卫生、体育、社会福利等领域建设”,可以预见,一扇可以看到新风景的大门正向温州民资徐徐打开。

  叫好声中的期待

  3月15日,温州市总商会三楼会议室里召开《非公经济36条》座谈会,我市多家知名企业负责人和商会负责人如约而至,人一到齐大家便直奔主题。在座的企业家对《非公经济36条》出台的看法出奇的一致———《意见》出台给了民营企业一个与公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的机会。“这意味着我们获得了平等待遇,对企业今后加快发展有了信心。”首先发表意见的德力西集团副总经理卢友中带来了总裁胡成中的原话。而在座的诸位企业家对于《非公经济36条》出台也表示出了极大的兴奋。

  不过,在一片叫好声中,有个声音也很强烈,那就是各地方政府部门应该加紧落实具体措施,让民资进入各“非禁即入”的领域不是纸上空话。“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要的不是文件,要的是落实。”在座的一位企业家毫不客气地发表自己的看法。而他的不客气也得到了多数企业家的支持,“东风吹过来了,没有服务环境,一样是空话。”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言的丹顶鹤服饰董事长蒋少毅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现在制约企业发展的因素还有很多,譬如土地和融资问题,《非公经济36条》虽然给民营企业打开了很多扇新的大门,但是民营企业要想发展还存在一些障碍,这些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又作了补充。

  企业家们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我市目前各部门基本都已获悉《非公经济36条》的出台,但是仍有一些部门称,具体的实施方案还在进一步的制订过程中。

  俗话说“好马还须配好鞍”,对温州的民间资本而言,要真正尝到《非公经济36条》带来的甜头,还需要政府各部门对具体政策的落实,希望这是个不太长的过程。


  

来源: 温州都市报  作者: 方欣慰 林剑静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盛大贴牌“泡泡糖” 陈天桥的新金矿?
·李氏兄弟貌离神合 浙江车商共谋产业链化生存
·《非公经济36条》 三千亿温州民资严阵以待
·台州还能托起第二个“汽车狂人”吗?
·送上门的商机 新疆棉企的绣球为何没人接?
·盛大拐弯 陈天桥攀登第二座山?
·建德引资绿卡引争议 500万享受豁免?
·长三角如何应对印度引资新政?
·"浙江制造"要上天 民企造飞机究竟能飞多远?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杭州凭借什么举办中国动漫节?
·杭州规划商贸新局 大量专业市场外移
·索尼效益不景气高层换马 找老外当掌门换手气
·服役沃尔玛28年库格林涉嫌财务丑闻提前离职
· 胡晓炼接棒外管局  应对热钱赌人民币升值
·摩根斯坦利首席经济师称中国经济会再度过热
·国家拟投千亿升级乡村公路 5万村仍不通公路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白智勇:我不是企业家
·王水福欲建“百年西子”
·浙商瞄准吉国劫后市场
·卢伟光盯上俄罗斯森林
·民企瞄上网络竞价排名
·新经济显“浙商危机”
 热点专题
·韩国重型化之路对浙江的启示
·事件关注:8000万温州鞋在俄罗斯被扣
·特别策划:浙商在熊市吞噬上市公司
·“两会”经济话题与浙商代表言行
·新闻聚焦:浙江民资不相信“垄断”
·浙商陈天桥收购新浪引发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