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http://www.zjsr.com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截止到昨日19点(俄罗斯时间下午2点),被俄罗斯税务警察拉走的中国鞋总价值已经超过8200万元,其中温州鞋价值为6000多万元,涉及22家企业。作为温州鞋事件的“受难方”,温州佰斯特鞋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林权弟告诉记者,他们的鞋在俄罗斯已经第3次“涉难”,但前两次的损失没有这么大。目前该企业已派代表前往俄罗斯。

  “位于俄罗斯莫斯科萨达沃特·别杰察·列那克花鸟市场的中国鞋集装箱仓库里的鞋子,已被莫斯科税务警察全部搬空。”林权弟苦叹。目前,莫斯科税警并没有停止对“来源不明”的中国商品的查抄行动,而是把目标指向了另一个中国鞋商的仓库,那仓库有30多个集装箱的鞋子全部是温州鞋。

  林权弟说,俄罗斯税警查抄货物时,只出示了一张搜查令。而按照正常情况下相关程序,则应该是先封库房,并向法院申请查抄,经法院同意后方可执行的,因此俄罗斯税警的这次行动是违规行为。

  他介绍说,当地温州鞋商已联合起来,聘请俄罗斯律师,准备起诉俄罗斯税警。温州市鞋革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朱峰说,那些被强行拉走的中国鞋将被运往何处,以及将被如何处置,相关的近30家中国鞋商至今仍一无所知。他担忧,因为这批货物大部分是温州鞋,如果价值8000多万元的这批货物被当地警方拍卖的话,不但对眼下被查抄的中国鞋商是个打击,对整个温州鞋业都是一大冲击。朱峰表示,尽管拿回来的希望不大,但他们还要作努力。

  3月17日晚。温州市鞋革行业协会灯火通明。年轻的温州瓯海纳斯特鞋业老板蔡仁胜,满脸愁容。

  12日消息传到温州,他的28个集装箱货柜被俄罗斯警方拉扣,他的材料供货商和银行方面的电话不断。

  “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一点也没指望。”同时被查扣的另一位制鞋老板王女士说,“之前很多温州商人被俄罗斯查扣的货物,都不可能回来。”

  灰色清关路径

  温州是“中国鞋都”,年产值达300多亿元的4000多家鞋革企业,都是清一色的民企。当地外经贸部门统计,温州鞋年出口额达12亿美元,占全国鞋类出口企业创汇的7%。

  然而,在这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链上,近几年派生出一个“灰色货运代理”的出口通道,他们在各国反倾销的声浪中艰难生存,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铤而走险,形成了一个国外查扣、国内照做的非正常国际贸易的高危产业。

  一位长期在俄罗斯做鞋生意的温州商人向记者透露:他们在俄共有4个秘密仓库,为了躲避警察,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货物存在哪。只有老板亲信知道出货地点和交易时间,这些工作基本上由当地俄罗斯“清关公司”负责。一般从中国温州出货办好合法手续后,交由中国的货运代理公司交运到边境,之后的工作就全部交给俄罗斯“清关公司”处理。

  中国商人出去往往是先联系中国货运代理商,在国内与货运代理商签订协议之后再分两种形式出去,一种是全包,货物到俄后直接由俄方的清关公司运到目的地(仓库);另一种是,货物到俄罗斯后凭提货单到海关提货(这种提货单又叫单证,有出口权的产品公司可以由货主自己做,没有出口权的往往是通过国内的外贸公司来做)通常拿到提货单的货主也都是通过清关公司去提,不然俄海关也会压货直到季节过后。

  由于国内商人的俄语有障碍又无俄方的背景关系,所以大部分都是依赖清关公司提货,且绝大多数都是选择全包的形式,以海运或铁路运输为主出去。

  海运费往往在2000~3000美元不等,外加一个货柜3万美元给灰色清关(货代)公司,保证进入俄罗斯。

  根据季节、油料价格的浮动而变,全包的清关费在1万美元或更多,根据俄海关政策的松紧有所浮动。所有的费用可分别支付,是海运费+清关费。原则上是国内付海运费,俄罗斯付清关费。也可在货到一并再付,清关费是货到了港口就通知付钱的,关系好的,就可先付一部分,也可以货到了再慢慢付。“大客户”就可欠部分运费,在5万~10万美元左右。”该商人说。

  “不过很少人把两笔运费分开付。”“大部分人都是在国外一起付的,把清关费也交给国内货代在国外的代理人,再由他们转交给清关公司,海外的清关公司通常就是由这些代理人联系的。如果不全包的话,清关费就只要1000~3000美元不等。”

  “国内也很少有人直接跟清关公司打交道的,都是跟国内的代理人说话。清关公司是他们找的,因为他们知道地比较清楚,哪家公司实力较强。”据透露,国内的货代多如牛毛,比如温州就有东方公司、东风公司等,俄方那边较知名的清关公司有鸿运公司和林源公司、ACTgs等等。其中ACTgs占了俄罗斯清关市场的一大半份额(俄罗斯的清关市场又是分区的,具体有ACTgs区,太阳区、黑毛区、越南区、还有几个小的区)。

  清关公司内幕

  俄罗斯有两种清关公司,有官方清关公司与灰色的清关公司。官方的清关公司按照国际分类分成几类品种几类价,比如一货柜鞋子,按照官方清关的收费就要收取2.5万~2.8万美元,而灰色清关只需要1.78万美元左右。

  俄罗斯的清关公司混乱,没有国家的统一标准定价,也没有行内的一些潜规则约束。遇上一些非人为不可控因素时,比如战争、天气灾害、或者俄海关紧急闭关的,丢了也就丢了,这些都在货主与国内货代的协议上写清了。

  “为了拉运输生意,国内的货代公司投入的资金也很大。”据说往往是在国内按照正规途径通过宁波港或上海港出去后,到那边就由清关公司报关。

  “一个货柜明明有1万双鞋,清关公司只报个3000双,以减免税收,而剩下的7000双就成了清关公司的囊中物。”

  “更多的清关公司在俄海关用的就是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的伎俩。他们报货是水果或者是其他低税物品。”由于报的是不同类的货物,清关公司就会自己保留报关单,以保护海关人员和清关公司的利益。”

  只有极少的中国商人会在俄罗斯注册公司,作为本国进出口就可直接到俄海关报关。

  不过,据说货代也有从乌克兰清关的,再从乌偷进俄罗斯。“因乌克兰的关税可能低一点,但风险更大。”

  其中通过清关进来的税要论港口而定。比如针织品类的袜子,每货柜就可能相差1000美元。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王孔瑞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盛大贴牌“泡泡糖” 陈天桥的新金矿?
·李氏兄弟貌离神合 浙江车商共谋产业链化生存
·《非公经济36条》 三千亿温州民资严阵以待
·台州还能托起第二个“汽车狂人”吗?
·送上门的商机 新疆棉企的绣球为何没人接?
·盛大拐弯 陈天桥攀登第二座山?
·建德引资绿卡引争议 500万享受豁免?
·长三角如何应对印度引资新政?
·"浙江制造"要上天 民企造飞机究竟能飞多远?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杭州凭借什么举办中国动漫节?
·杭州规划商贸新局 大量专业市场外移
·索尼效益不景气高层换马 找老外当掌门换手气
·服役沃尔玛28年库格林涉嫌财务丑闻提前离职
· 胡晓炼接棒外管局  应对热钱赌人民币升值
·摩根斯坦利首席经济师称中国经济会再度过热
·国家拟投千亿升级乡村公路 5万村仍不通公路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白智勇:我不是企业家
·王水福欲建“百年西子”
·浙商瞄准吉国劫后市场
·卢伟光盯上俄罗斯森林
·民企瞄上网络竞价排名
·新经济显“浙商危机”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