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经安徽被工商拦截刁难 浙江商人忍气吞声

http://www.zjsr.com   浙商网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 评论

  国务院和有关部门三令五申,除公安、林业、交通三部门外,其他任何部门不得在公路上拦截车辆,进行检查、罚款。而近来,不少浙江湖州织里镇的货车在途经他省境内时,除公安部门“出手”外,还屡遭工商部门的刁难。
  
  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是闻名国内外的童装之乡。12月初,童装名镇十几名商户在织里联托运市场管委会门口,高喊“还我货物!”“赔我损失!”历经数天,每天如此。
  
  风波源于两大货车的童装被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扣押。一位姓金的老板说,“货物被查扣不是一次两次了,近3个月来,仅在安徽省境内就有十几次之多,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扣押童装遭质疑
  
  “11月27日,托运部的人打电话告诉我们说,童装在路经安徽省时,又被公安查了。”一位姓何的童装企业主对记者说,“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头都炸了。”一位姓吴的女士接着说,“前几次发货,因为中途被有关部门检查,浪费了不少时间,西安的客户颇有怨言。我们说尽了好话,他们才答应继续在织里采购童装。目前是销售旺季,时间就是效益,经济上蒙受损失不说,我们无法向客户交待呀!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客户都跑光了。只好请政府出面协调解决。”
  
  湖州市政府对这次扣押童装事件非常重视,指派吴兴区交通局、工商局、公安局、联运公司的同志前往安徽协调。对于不请自来的浙江政府官员,六安市公安局的警官有点惊愕,连称没想到。
  
  12月1日下午,在六安某盐务公司的仓库里,记者见到了所谓的嫌疑物品,200多个大包裹堆得像一座小山。
  
  据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刘警官介绍,“11月27日接到举报,说是从湖州织里发往西安的两车货物中有假冒伪劣童装。按照规定,要依法全部开包检验,万一里面有违禁品呢?”12月2日,在六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记者看到了扣押清单,但上面没有案由。下午,经侦支队说,第二次抽查的部分童装商标存在问题,案件将移交工商局。
  
  商户们对有关部门扣押童装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童装的供销手续都是合法的。如因假冒伪劣问题,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保护知识产权等行动,主要是针对产销地而进行的。对正常行驶的道路运输车辆进行拦截,对没有人身危险性的童装采取了扣押,有行政乱作为的嫌疑。”
  
  烫手山芋无人接
  
  在六安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工商局公平交易局通报了检查情况,表示部分服装吊牌上没有厂址,或商标没有注册,或仿冒别人商标,进而认定仓库里的童装部分涉嫌“三无产品”。根据相关条例,明知或应知假冒伪劣商品的,要对承运人罚款,但罚多少,自己先商量一下。随行的托运部老板一合计,认为承受能力最高为1万元。公平交易局的领导显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没有四五万,肯定不行。据我们了解,以前你们在安徽其他地方罚款一般是2万元。”
  
  此后,不知是何原因,公平交易局的同志说,这个案件还没移交过来,但现在不打算受理了。而公安局经侦支队的负责人称,这段时间正逢全国范围的保护知识产权专项行动,省公安厅要求彻查该批次童装。
  
  12月3日,六安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再次要求把童装扣押案移交给工商处理。六安市工商局领导表态说,现在有省纠风办等这么多单位盯着该案,听说还有记者暗访,不同意受理。
  
  12月6日,六安市公安局将童装查扣案移交给湖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在湖州市警方的见证下,扣押了十天的童装货物被放行,案卷留在六安市。
  
  对于浙货在安徽省的遭遇,安徽省纠风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除公安、林业、交通三部门外,其他任何部门上路扣货罚款都是明文禁止的。按规定,公安经侦部门接到举报后,必须无条件受理,检查认定事实后,应该立即放行。
  
  “受害者”为何忍气吞声
  
  为什么浙江商人会忍气吞声?“只怪自己腰板不够硬,部分商品不规范。”吴兴区织里工商分局的姚副局长一针见血地指出。织里镇的童装工业是千家万户型的,大小厂家有8000多家,质量参差不齐。特别是一些小作坊,品牌观念淡薄,管理难度比较大。工商部门发现有“三无”或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等违法产品的,就坚决整顿。但违法违规操作的小作坊这边关掉了,那边又开起来了,实在是防不胜防。
  
  据童装业主王老板讲,西安托运部是今年被安徽工商光顾最多的托运部,近三个月就达十多次之多。当记者向西安托运部及有关部门采访时,有关人士要么是三缄其口,推脱不知,要么就说,不多,也就几次罚款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既然罚款也罚了,‘朋友’也交了,湖州到西安,安徽是必经之路,货物每天在这条路上走,就当一路烧香求个太平吧。”
  
  “那边工商局对承运人的处罚依据有时是《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我们学习条例后发现,居然没有对承运人处罚的条款。”提起罚款,这位人士有点激动了,“他们有时会给你一张赞助费的收据,还叫你们写上一张自愿捐款的说明书。有时甚至连收据都没有,这边把款汇到某个单位账号或个人信用卡号,那边货物就放行了。”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一张巢湖市居巢区工商局开具的罚款收据,收费项目名为“赞助办案经费”,盖着居巢区工商局公平交易局的公章,负责人一栏签的据说竟是副局长的大名。
  
  上路检查与“利”挂钩
  
  据知情人士反映,有关部门以执法为名的上路检查,是与部门利益直接挂钩的。这些部门的罚没款上缴财政以后,年终可由财政按40%到60%的比例返还作为办公经费。“一些财力不足的地方,因此把创收立为工作任务,执法部门内部甚至有‘绩效考核制度’,按罚款记工分。年终单位考核,以‘绩效’为依据之一,决定职务升迁与福利等。”
  
  “功夫还在罚款之外。按照道路运输、打击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违法行为相关条例,对运输者明知或应知是假冒伪劣商品而为之运输的,由主管部门没收所收运输费,处以五至十倍的罚款。对罚款的金额,操作空间非常大。”
  
  “为了尽量减少耽误交货期的损失,让货物尽快上路,一般的承运人,即托运部都会使尽浑身解数,花费上一笔,要求从宽从低处理。能让执法者个人得利,承运人也少交罚款,何乐不为。因此实际操作中,各地对承运人罚款上限一般不超过两万元,下限为几千元。”
  
  知情人尖锐地指出,“一些人是吃了上家吃下家,既参加举报人的宴请,又拿承运人的好处或罚款。部分经办人拦下车辆后,直接通知托运部前来处理。收了好处或罚款后,有时连象征性的检查都免了,就直接放行了。”
  
  据了解,罚款金额与托运部罚款外的“公关费”相比,甚至不成比例。安徽省萧县工商局曾在两个月内扣押了织里的两车货,罚款都是两万元。而湖州方的托运部说,两次总共花费(含罚款)在10万元以上,连工商局奖励举报人的2000元奖金都是托运部自己支付的。这样一来,举报者既可以达到“惩戒”竞争对手的目的,执法部门和个人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创收,实现了“双赢”。
  
  后记:12月15日,记者结束采访时,从湖州传来消息说,12月8日,又有一车发往兰州的织里童装,被安徽省蒙城县工商局查扣;9日,一车发往西安的童装,被河南桐柏县公安局查扣;12月中旬,一车发往北京的货物被河北省沧州某工商局查扣,罚款4万元。


  

来源: 市场报  作者:

■ 商业评论 ■ 精彩推荐·决策参考
·外资为何爆炒上海房价 关门打狗在即?
·盛大贴牌“泡泡糖” 陈天桥的新金矿?
·李氏兄弟貌离神合 浙江车商共谋产业链化生存
·《非公经济36条》 三千亿温州民资严阵以待
·台州还能托起第二个“汽车狂人”吗?
·送上门的商机 新疆棉企的绣球为何没人接?
·盛大拐弯 陈天桥攀登第二座山?
·建德引资绿卡引争议 500万享受豁免?
·长三角如何应对印度引资新政?
·"浙江制造"要上天 民企造飞机究竟能飞多远?
·华立系:国际化冲动下的收购和“试错”
·重化路径之惑:经济学家比地方政府聪明?
·温州鞋走向俄罗斯的灰色路径
·杭州凭借什么举办中国动漫节?
·杭州规划商贸新局 大量专业市场外移
·索尼效益不景气高层换马 找老外当掌门换手气
·服役沃尔玛28年库格林涉嫌财务丑闻提前离职
· 胡晓炼接棒外管局  应对热钱赌人民币升值
·摩根斯坦利首席经济师称中国经济会再度过热
·国家拟投千亿升级乡村公路 5万村仍不通公路
·徐龙:新浙商文化的内涵
·义乌女董事长教子出狠招
·李书通开始“弃车投铝”
·倪建成游走于“三色”间
·白智勇:我不是企业家
·王水福欲建“百年西子”
·浙商瞄准吉国劫后市场
·卢伟光盯上俄罗斯森林
·民企瞄上网络竞价排名
·新经济显“浙商危机”
 热点专题